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个人志《POPCORN》预售+试阅!❤


预售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8547618081

昨天宣图有误,所以今天重发哦!

PS:该本内容将不会发布在任何网络平台中!


以下是试阅部分

 

人们常说,形成或改变一个习惯只需要21天,其实不然。

实际上,习惯形成所需的时间与其本身有着极大的关联。经过统计,人们大胆推测:运动习惯几乎所有日常习惯中最难养成的,平均在坚持90天左右才能具有自发性。

然而日向做到了。

他从未在意自己的运动习惯是从何时愀然养成。也许是在国中时独自坚持训练时、也有可能是在每日清晨的慢跑时……总之当他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拥有了这种大多数人都难以形成的习惯。

然而,有一个问题他却始终无法参透——

如果运动习惯需要90天才能养成,那喜欢一个人呢?

 

 

(上)

 

盛夏时节,令学生烦恼的有三样东西:蚊子、酷暑与假期补习。

前两项是多数人无法避免的,而第三项却是影山与日向都无法避免的。

乌野作为一所普通高中,每级也不过六七组,估算起来大概有三百来号学生。然而被选中参与假期补习的却仅有此次期末考试排名倒四十的学生。

其实,日向曾抱怨过自己与影山实在没什么缘分。暂且先不说两人明明在同一层楼上课,但平时能在走廊中碰到的概率近乎为零,就连他们的吃穿用度在日向看来也是大相径庭。

有时他甚至认为:自己与影山的相似之处恐怕也只有排球、性别以及那身同款不同号的校服了。但在假期补习这件事上,日向是真不想两人这么有缘。

问为什么?如果恋爱和假期补习必须并存,那日向肯定会用放弃恋爱来逃避补习。毕竟本质上他仍旧是个血气方刚的十六岁少年,如果比起学习来说,当然是玩乐更加重要。

今天是暑期补习的第一天,和平时上课不同,学校补课期间并不要求着校服。偌大的教学楼中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位学生结伴而行。将运动鞋放进柜中,换好室内鞋的日向穿着宽松的T恤与短裤,和往常一样背着那个有点皱巴巴的斜挂包走在一楼走廊中。

参与本次补习的学生大约有一百二十人,按年级总共分为三个班,全部安置在高一的教室进行学习。路过三组时发现里面已经坐着十来名高三的学生,日向下意识地抬手看表,发现距离开课还有十分钟。

熟悉的教室中出现了不少生面孔,日向朝自己的座位走去,在那里正坐着两位隔壁组的学生。露出亲和力极强的笑容,日向自然地开口:“不好意思,这里是我的位置。”

“啊,你是本班的?”正在交谈的同学抬头看向站在身旁的日向。

“是的哦。”日向点头后看见两人拿起书包挪到前排就坐,于是将背包放在身旁的座位中,“谢谢啦。”随即环顾四周确认影山并不在教室。

从口袋中掏出手机,调开与影山的短讯界面,发送文字:‘到哪里了?’

大约两分钟后影山发来讯息:‘才出地铁站。’

‘咦?那你要快点啦,马上就上课了。’日向抬头朝黑板旁的挂钟看去,现在距离上课只有五分钟,‘我给你占位咯!’

‘行。’

影山的回复倒是意简言赅,日向将手机放回裤袋中,从包里掏出空瓶去饮水间接水。因为是补习期间,所以只有一个饮水器开设。几位学生正顺着饮水器前面排队,日向在接水后将水瓶匆忙地摆在饮水器上,转身去隔壁上厕所。

待到一系列“行程”结束后,日向才浑身轻松地端着水杯从后门进入教室,却望见影山已经坐在自己的座位旁边。

“让下啦。”日向的位置正好在靠墙,所以只能站在影山旁边开口,“你怎么知道在这?”

影山起身让对方走进靠里的座位:“看包不就知道了?”

“很聪明啊,做选择题的时候怎么不用上?”日向扬起笑容,将水杯摆在课桌上。

“我还想问你呢,谁说这次考得还不错来着?”影山倒也毫不客气地反驳,单手托腮地看着日向,“刚才做什么去了?”

“上厕所了。”

影山的视线移向日向的水杯:“啊?在杯子里吗?”

“笑话有没有那么冷?”日向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伸手随意拨弄了下影山的额发,丝毫没受影响地扭开瓶盖喝水,“昨天晚上我跟西谷前辈聊天了。”

影山悻悻地扭过头,从书包中掏出笔盒摆在光滑的桌面:“聊什么?”

“说这次田中前辈蒙对了两道选择,正好倒数四十二名,没被要求补习。”日向的下巴枕在瓶盖上,下嘴唇微微地嘟起,“现在正跟着姐姐的太鼓队去北海道旅行了呢!”

“要想出去玩,等这三周过去就行了吧?”

日向愁眉苦脸地回答:“话是这么说,但三周后假期就差不多过去一半了。”

“也是。”影山看向悬在教室半空的几枚吊扇,伴随着窗外的蝉鸣,虽然教室内相对凉爽,却仍旧想念家中的空调,“不过啊,你不是对这次考试挺有信心吗?怎么还坐在这儿?”

日向不好意思地揉揉卷翘的短发:“是挺有信心的,但还是被前面的人挤下来了!”随即嘟囔着抱怨,“明明再多考十来分就能不用补习的!好讨厌……”

影山对此倒没多少感觉,一向不在意成绩的他从国中起就与假期补习结下不解之缘。于是朝闷闷不乐的日向问道:“你以前没参加过补习?”

“雪之丘没有这种东西存在啦。”日向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伸懒腰后突然想起昨天与西谷的聊天记录,“对了,最后三天是要考试吧?”

“是,如果及格会在成绩单上改等级。”影山倒是一副驾轻就熟的模样,但放在日向眼里却丝毫不值得钦佩,“虽然会有补课记录,但总比挂科记录好。”

日向若有所思地点头:“不过我听西谷前辈说,假期补习的考试其实用的是去年的试卷呢。”随即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他答应给我们复印两份,嘿嘿。”

影山淡淡地点头后望见任课老师也已经走入教室,于是不再搭话。

因为本身在不同组,日向与影山在除去部活外也算不上熟络。即使在补习阶段,老师的讲课声依旧令日向昏昏欲睡。坐在里侧的他靠在冰凉的瓷砖墙上,视线固定在斜前方同学的后脑勺以及同桌的影山中间,略显呆滞地望着站在讲台中来回行走的老师。

但不知为何,视线不由自主地往左移动……最终停留在影山的侧颜。几乎是两人开始相处的第一天起,日向就很中意影山的面部线条,但他并未告诉过对方。无论是眉骨还是鼻梁都将眼窝透得深邃,秀气的下巴与嘴唇勾勒出柔软却又流畅的轮廓。

虽说不是一等一的大帅哥,但算作中上等也绝对不委屈。

要说日向看影山最多的模样,那肯定是在排球场上。他偶尔站在自己身前,宽肩窄腰的身段即使藏在运动服中也引人注目。他时常站在自己身旁,在激烈比赛时化作指引日向移动的指挥塔,只要在起跳的瞬间,望见他的身影便会感到安心。

影山听课算不上认真,课本忘带不说也不会找日向借,反而怡然自得地趴在课桌中微酣。从愀然步入青春期起,日向便总希望自己能有一头直发。他的头发是天然卷,却又偏偏不如月岛那般柔软,所以每天早晨不洗头便会翘得乱七八糟。

而影山却不同。他的头发很黑很直,即使过度运动后也并不会显得杂乱,反而像小说中描写的那般“略显慵懒的凌乱”。日向很喜欢影山的头发,就连发丝在光线照射下出现的环装光晕也很喜欢。有人的头发在阳光下会泛红或者泛黄,但影山的头发却仿佛是最纯正的乌黑,就和那双黑曜石般的瞳孔一般。

日向不由自主地靠近影山的睡颜,他的睫毛纤长却不浓密,因为毛发细软而耷拉在下眼帘,闭合的眼睑微微颤抖,吐息缓慢,是已经接近梦乡的表现。

这种时候理应会害羞吧?日向心想。

但直到视线移向嘴唇,他都并无感到应有的羞耻感。与之相反,是难以言喻的贪恋。

因为很少能见到,所以当影山睡着在自己身旁时才会不由自主地观察。希望这样的行为不会让老师觉得自己在开小差吧?

“日向同学,你在看同桌睡觉的时候可以抽空看看黑板吗?”

站在讲台中的滕川老师用指节敲着黑板,藏在镜片后的双眼朝教室左侧望去。滕川原本就是一二组的国文老师,教训起学生也是有板有眼。

日向被喊得打了个激灵,抬眼看向讲台,发现同学们都不时地朝自己回眼,慌张得心跳加速不禁胡言乱语:“老,老师!他有两个发旋!”

影山在学生们的笑声中醒来,修长的指尖略显烦躁地抓弄了下头顶的发丝,扭过头懒洋洋地靠在臂弯间继续合上双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被老师这样提醒后,日向也不敢正眼去瞧身旁的影山。虽然在贫嘴时神色正常,但越是回忆方才的场景越令他耳根泛红。

在课堂中,影山时常趴在桌前浅眠,偶尔也会用双手枕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打呵欠,直到上午的最后一堂课才稍微恢复精神,与同桌的日向有一塔没一搭地聊天。

这样成绩能好才有鬼!

在“观摩”影山这半天的表现后,午休时的日向捧着从食堂买来的零食,走在走廊中腹诽。停伫在自动售货机前,从裤袋中摸索出几枚硬币。

“买牛奶呢?”路过的同班同学寒暄。

日向在听见坠落声后,蹲身从取货口中拿出冰牛奶:“嗯,帮同学。”回到班级时影山并不在座位上,日向将零食与牛奶放在桌面上整理。

“回来了?”从盥洗室回来的影山自然而然地坐在日向身旁,“买这么多。”

“下午上课会饿啊。”日向将几袋小零食藏在桌屉中,露出灿烂的笑容,将塑料袋中的牛奶放在影山的桌上,“牛奶。”

影山从书包中拿出便当,日向认为这可能是书包里影山唯一在意的东西:“谢了。”随即将包裹便当的布料解开,准备吃午餐。

“等等,我想上厕所。”日向突然站起身,“让我下啦。”

影山不满地抬眼:“啊?我想吃饭。”随即事不关己地埋头拒绝,“等会再出去。”

“不行啦!”日向伸手推搡着坐在位置中不愿挪动的影山,“快点啦!让开让开。”

“你刚才回来前怎么不知道上厕所?现在让你出去,等会你回来还要起来,好麻烦啊。”

从那一瞬,日向翔阳不禁认为:和影山飞雄做同桌,也许真的是件很讨厌的事情。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