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day贺文】《便当男神》白色情人节paro

【影日day贺文】《便当男神》白色情人节paro

 

新刊求支持!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poll/137478911

※影日day快乐!!

※夏天终于快过去了,想写点凉快时候的故事。

※虽然是校园梗,但并不是原背景。

 

“安心啦,小翔你的义理巧克力肯定不会少的。”

“哇,那先提前感谢咯!”日向咀嚼着学校食堂外卖的炒面面包,向在教室共餐的小野和由美露出灿烂的笑容。

小野爽快地点头后,将便当中的炸鸡夹到由美唇边:“来,最后一块。”

“不要啦,炸物会变胖。”由美躲过小野的筷子,低头舀着手中的酸乳酪。

“真是无趣啊。”小野叹着气将炸鸡块塞进口中,“你这样减肥会长不高的。”

由美没好气地看向对方,含着塑料勺嘟囔:“才不会……而且后天就是情人节了,午餐钱还要省下来买巧克力。”

“如果你上周没买那件裙子,现在想吃什么都行了吧?”小野随口回应后也开始数落自己的情人节理财计划,“不过也没办法,今年我也要比往年多送些义理呢。”

两人的对话引起日向的注意,好奇地抬头:“嗯?小野你这次要送几件义理啊?”

“我还好,就是舞蹈社的两份、你,还有三组的影山。”小野掰着指头清点,随即用手肘顶了下由美,“由美就多了,人家可是篮球部经理。光是部员就得发十多份吧?”

谈到这件事,由美便打心底里感到沉重无力:“是啊……虽然已经和后辈说好拼单了,但光是贺卡就要写好久。而且加上小翔、影山同学、还有——”

“还有泽井是吧?”小野挑起眉头坏笑地凑近。

由美被调侃得耳根红:“哎呀,你好八卦。”

在两位少女的互相挪喻中,日向的思绪却缠住其中一个不起眼的词汇:影山。

三组的影山吗……毕竟已经升入二年级,日向不可能完全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在印象中,他曾几次在楼梯拐角处的自动售货机旁遇见过这位同学——

虽然有着180公分以上的身高,脊梁却挺得笔直。额发与鬓角被修剪得干净利落,高挺的眉骨与鼻梁将眼窝衬得深邃。虽然五官清秀立体,但令日向印象最深的却是对方的耳朵。

影山没有耳垂,耳朵上缘稍尖是少见的精灵耳。

日向趴在课桌上思考着,虽说影山同学长相和身材都不错,但在年级里也只能算得上中上级别,并不是一等一的大帅哥。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生愿意送他巧克力呢?

之前在走廊里也有听见同班的几位女生在讨论送巧克力的事,加上由美和小野……光是一组就已经有五、六位女生了吧?

“你们为什么都要送他巧克力啊?”再多想也毫无头绪,日向干脆开口询问。

由美停下对话,转向对方:“他?你说影山同学吗?”

“是啊,感觉你们平时和他也没多少交集吧。”小野与由美算是他平时相处较近的朋友,日向自然也多少会了解两人的社交圈。

“那当然是因为好奇啦。”身旁的小野理所当然地回答,看见日向茫然的神色不禁扬起笑容摆手,“哎呀,其实就是去年在SNS上看到有关于他的帖子啦。”

日向也来了兴趣,连忙追问:“什么帖子?”

“就是在高一时,有两位女生在情人节送给他巧克力,至于是义理还是本命也并不清楚。但在白色情人节时,这位影山同学的回礼竟然是便当。而且味道超级好,还是他亲手做的。”由美整理着搭在锁骨的卷发,兴奋地向对方讲出来龙去脉。

“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日向难以置信地瞪圆眼睛。

小野在SNS中找到那篇帖子,虽然是去年的帖子,但在将近情人节时又被人顶在首页。发帖人是去年给影山送过巧克力的妹子之一,中间还附上回礼的图片。在接过手机浏览全文后,日向露出惊讶又好奇的神色:“哇!这真的是他做的吗?这看起来也太好了吧。”

“当然啦,帖子里不是都说了吗?”小野指着屏幕中的文字,“影山亲口说‘不知道用什么回礼,所以就自己准备了便当。’而且听三组的人说,平时的便当也都是他自己做的,而且家政课的小饼干也做得很好吃。”

日向看着照片中秀色可餐的食物,真的让人很有食欲。而热帖的回复中除了个别黑酸外,也都是正面评价居多,甚至戏称影山是“便当男神”。

所以说,这些女生在情人节打算送人家巧克力,就是为了回礼的便当吗?

将手机递回后,日向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这种想法。但全凭感觉行事的他却早已做好打算——虽然无法理解,但不代表不能尝试吧?毕竟是看起来那么丰盛的便当。只要想起那图片中的食物,令出生在双职工家庭、每天中午只能用食堂面包充饥的日向莫名地向往。

放学的路上,日向将自行车停在沿途的便利店外,在琳琅满目的货架前选择。轻而易举地略过那些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毕竟他也没有那么多零用钱来进行花销。最终在纸盒中抽出一包正在促销的瑞特运动,前去收银台结账。

日向正准备掏出钱包时,却无意看见摆放在柜台上的贺卡架。低头看向手中朴素到有些寒酸的塑料包装巧克力,总觉得毕竟是情人节巧克力,还是不能如此敷衍。于是从不锈钢架中抽出一张相对顺眼的贺卡,与巧克力一同结账。

 

今年的情人节要比往年要忙碌些。

影山在班级门口接过几位女生递来的巧克力后,分别点头道谢。果然是和去年在SNS上发布的帖子有关吧?影山的抽屉中已经有一半都装着巧克力,虽然往年也会陆陆续续收到几枚巧克力,但今年的数目确实要多出不少。

起初看见那篇SNS的帖子时,自己并未有多在意。但后来不断蹿升的评论与热度令它几乎整个春假都出现在首页,后来甚至有学生将帖子内容精简,发布在推特中。

其实三组的同学们对于影山擅长料理这件事并不感到惊奇。毕竟家政课与修学旅行中,他们都见过影山制作料理,而且不得不承认,影山的料理确实很好吃。

国小是影山内心最为自卑的阶段。因为早产,他从小有较为严重的过敏体质。虽然接触性过敏现象很少,但对食物却很容易过敏,所以影山几乎没有在学校的食堂吃过东西。

小时候家里会给影山准备便当,但因为父母工作都很忙,所以影山吃到的几乎都是前一天留下的剩菜。待到再大些后,家里甚至会忙到连回家准备晚餐时间都没有,这也是影山自学料理的起因。

毕竟是过敏体质,“怎样的食物绝对不能吃、怎样的食物尽量避免食用。”这些日常生活中的问题都只有影山最清楚。而如今,他已经学会些简单的料理,能够为家人准备饭菜,也自然而然地为自己准备便当。

“影山!有人找你!”

同学的呼喊将影山的思绪拉回,将巧克力放进抽屉中再次离开座位。还被坐在前排的男生笑着调侃:“今天这么受欢迎,干脆搬个凳子坐在门口吧。”

影山的社交圈几乎局限于本班,所以今天被人叫出来时,也自然而然地认为是准备送巧克力的女生。所以当他看见一个身形小巧的橙发少年站在班门口时,也不禁有些惊讶。

虽说很少注意外组的学生,但这个小个子男生影山却多少有些印象。不过也难怪,这么扎眼的发色也很难让人忽视吧?

起初是在高一时校运会的短跑比赛,当时的自己正在检录点旁边的休息站里,帮助同学们发放矿泉水。这个男生突然出现在影山身后,穿着白色T恤与运动短裤,脖子上松松垮垮地挂着号码牌。

“能帮我重新栓下脖子后面的带子吗?这样太松了,我又解不开。”他随手扯了扯影山的袖子,转过身有些吃力地指着身后系成死结的带子。

影山没有理由拒绝,在帮忙系带子时却不禁去观察对方的脖颈与发丝。他的皮肤要比普通男生更白些,发丝直到发根都是耀眼的金橙色。

也许本不是应当如此在意的细节,但影山清楚地记得:自己为他系上的号码牌是1号,而在最后的短跑决赛中,这个男生也恰巧夺得年级第一。

从那天之后,影山就多少会注意这个一组的男生。他这才清楚对方的名字原来是“日向翔阳”,而日向也经常在走廊中和同学很健谈地聊天。也许名字对人真的有影响,日向的名字与他的人就是如此相似。不仅仅是灿烂的笑容,就连与人相处的方式也如同太阳般温暖。无论是放学、课间还是午休,身旁总是围绕着许多朋友。

而此时站在影山面前的他,却显得有些捉摸不透。其实在校运会后的几天里,日向有跟自己主动打招呼,但可能是感受到影山的冷漠,于是也渐渐识相地只是在擦肩而过时有简单的眼神交汇。

不过像这样两人说话,从运动会后也是第一次吧?

“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吗?这里不太方便说。”日向用清澈的双眼望着对方,朗声提议。

虽然并不了解是什么事,但影山还是点头答应。毕竟现在正是午休时间,自己也没有理由拒绝。跟着日向走到行人较少的侧楼梯,与对方站在二楼与三楼的拐角平台处。

影山率先打破沉默:“有什么事吗?”

“那个……对了,这个给你。”眼前的日向显得有些慌张,揉乱脑后卷翘的发丝,从裤袋中掏出一包瑞特巧克力塞到影山手中,缓解尴尬地清咳,“……送给你的,你别多想啊!”

这是包再普通不过的瑞特夹心巧克力,里面还含有影山过敏的花生与榛果。他静静地看着手中这包巧克力,它甚至因为教学楼的暖气与少年的体温而有些发软。如果日向没有亲口说送给他,影山绝对会认为是对方在恶作剧。

“啊,还有这个。”日向摩挲着口袋,从里面翻出一张拍立得大小的贺卡,被附赠的信封包着,看不清里面的内容,“这个你回去看哦,一定要看。”

“好。”除了答应影山真不知还要怎么回应对方,“谢了。”

“不用不用。”日向连连摆手,摸了摸泛红的耳根又捋开袖口看手表,“我还要去职员室找老师,先走咯!”说着便露出开朗的笑容,用自己认为很大方的方式与对方道别。

与对方挥手道别,当日向消失在自己眼前,影山才继续看着手里的巧克力与贺卡,久久无法移开视线……

 

“所以说你贺卡里面就写了这种东西?”小野哭笑不得地再次确认。

从楼梯间匆忙逃回一组教室的日向趴在课桌前捏耳垂,眼神飘忽不定地回答:“除了这个我也不知道能写些什么啊!再说,反正他白色情人节也会做便当……”

“你真是……”小野真不知如何回应,开口说到一半便忍不住笑出声,“就算这样你也不用直接把想吃的东西写上去吧?!”

对,日向送给影山的情人节贺卡中就只写着一行字:回礼想吃海鲜粥,拜托了。

“你以为别人家是开餐馆的吗?”小野恨不得立刻将这件事情编成段子发在SNS上。

日向委屈地反驳:“可是我真的很想喝海鲜粥啊!最好里面有虾仁和香菇……”

昨晚准备写贺卡时,日向咬着笔杆冥思苦想了很久。毕竟两人都是男生,而且自己也只是送义理巧克力而已。写“情人节快乐”?总觉得很暧昧……那么写“来年请多指教”?搞什么啊,又不是新年贺卡。

日向从来都神经大条,自然也不愿意在这种事上纠结过久。于是干脆将想吃的东西写在贺卡里,封好包装后还美滋滋地想像着白色情人节时能喝到温暖鲜美的海鲜粥。

小野望着正在回忆昨晚的日向,露出无奈的神色:“虽然说冬天能喝海鲜粥是很享受啦,但是这种东西真的能做成便当吗?”

“咦?不是有那种密封的保温壶吗?”日向露出大大咧咧的笑容,单手托着被暖气吹得泛红的脸颊,“哈哈,其实就算不是海鲜粥我也无所谓啦!反正也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时间过得很快,但快不过日向的记性。

周末时,日向兴致冲冲地陪父亲开车到港口冬钓。但没想到,港口的气温要比市内低不下十度。日向原本就比同龄人要耐寒些,加上天气的回暖以及冲锋衣可以抵御日常的寒冷,所以他还是大意地没有在里层加衣服。

自然而然,日向在港口被冻得直打哆嗦。就算拿着父亲的钥匙躲回车里,但在回家后还是患上了流感。日向从小身体就好,很少生病。恰是因为如此,当日向生病时往往会很严重,虽然症状不过是普通流感,但当晚却始终在发低烧,就算吃了速效药也没有多大用处。

周一,他没去学校。而今天,恰好是白色情人节。

其实日向已经把上个月送影山巧克力的事情忘得几乎一干二净,毕竟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

无论是送影山巧克力,还是期待对方的便当。日向都是抱着好奇去期待,小孩子心性地在意几天后便又有其他的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不过也是,如果耿耿于怀地期待一个月,那样才不正常吧?

在清晨迷迷糊糊地被母亲拉起来吃早餐后,日向便再次躺回床中补眠。因为生病而虚弱的身体自然很容易感受到困意,再次睁眼时便是中午。

从床头柜拿起手机,中间有几条小野发来的line,以及母亲嘱咐自己醒来后吃午餐的短讯。在回复家人后,日向点开软件。小野先是拍了几张便当的照片,又附上一段语音:

“怎么样!是影山今天带来的便当哦!味道超级棒!”

影山……便当……对啊,影山的便当。

日向在仔细回想后,才总算记起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望着图片中加过滤镜的便当图片,里面的菜色丰富精致。如果自己没有生病,恐怕现在也会食指大动吧?

不过也没有办法啦,就算看起来很好吃,但也完全没有食欲。日向将手机摆回床头柜,为了方便亲人回家前联系,特意将静音模式退出。

要说日向有没有感觉遗憾,说是有却也不像,没有却又感觉不真实。

虽然影山并没有按照他无厘头的要求做海鲜粥带到学校,但这种有烤香肠和厚蛋烧的便当绝对要比学校的配餐看起来好吃。但也许是因为生病,日向反倒认为就算没吃到也没什么大不了,于是打着哈欠打算随便热些冰箱中的食物果腹。

这一天,日向几乎都躺在床上睡觉。食欲不振的他吃了几口午饭后,便再次缩进被窝里昏昏欲睡。直到下午傍晚时,才被父亲的电话闹醒。

说来也巧,今天恰好是姥爷的寿诞,所以父母会在下班后带着小夏直接去姥爷家祝生,而抱恙的日向只能独自在家。

“嗯,好……我现在好多了,没问题的。”在回应父母的嘱咐后,日向挂断电话将手臂收进被窝中。也许是因为充足的睡眠,日向感到身体已经恢复不少,但依旧没多少胃口吃东西。啊,其实不吃也无所谓吧?反正现在过午不食的人也很多。

在家居服外套了件保暖的帽衫,虽然房间中开着暖气,但是当他下床时依旧被突如其来的冷空气冻得打了个哆嗦。磨蹭地离开卧室,走下楼梯时还思考着干脆把前晚那场排球比赛的回放看完,免得母亲回家又要唠叨他作业没写完。

“滋滋——”门铃声突然响起,引起日向的注意。

不会是他们回来拿东西吧?日向疑惑地走向玄关,踮起脚尖去看猫眼,却望见门外的人是不由自主地小声惊呼。

他怎么会来这里?

日向一方面大脑当机,一方面又强迫着自己去思考。再次踮脚去确认,只见影山飞雄正站在门口等待着应门。也许是太久没有回音,影山又尝试地按了按门铃,随即抬手敲门:“请问有人在家吗?”

“啊……啊!在家在家,你等等!”日向连忙高声回答,手忙脚乱地将防盗门打开。

影山依旧穿着那套黑色立领校服,外面套着带兜帽的牛角扣大衣。日向真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容易显矮显胖的直筒外套穿在影山身上时就好看得像是杂志内页。

影山的双颊被冷风吹得微微发红,手中还提着一罐保温壶,吐息洒在空气中化作团团白烟:“打扰了——那个,我发现外面的铁栅栏好像坏了,所以就擅自进来了……”

“没什么大不了啦,我们家的栅栏从年后就一直坏着没有修。你快进来吧!”日向侧身让影山进屋,从鞋柜中找出拖鞋放在对方脚边,“家里没人,我也才刚醒。所以还没来得及开灯。”说着将走廊灯和玄关灯顺手打开。

影山将手中的保温壶递给日向,穿好拖鞋后跟在对方身后:“嗯……里面是海鲜粥,昨天不清楚你患上流感,所以还是做好带到学校了。”

海鲜粥吗?日向望着手中提着的保温壶,回想起自己当时给影山写的贺卡,不禁有些难为情:“哈哈,难得你这么有心啦。虽说喝不了真的很可惜,但是专门跑来一趟真的好辛苦啊。其实影山同学你带回家喝也行啦……”

“……没事啦,我不能喝这些的,带回去也只会浪费。”影山的回答轻描淡写。

日向将海鲜粥摆在厨台前,接好热水摆在影山面前的茶几:“不能喝?”

影山点头:“我对这类东西过敏。”随即看见日向担忧的神色,再次补充,“如果只有接触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因为无法提前尝,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哈哈,我现在身体已经快好了,明天也许就能拿它做早餐了!”日向露出灿烂而温暖的笑容,“你还真做了海鲜粥便当,原本只是随便写的,现在看来像是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影山在含糊地回答后,两人便有些尴尬地沉默起来。

虽然并未有过多少交流,但日向也能料到影山不像是热情的类型,于是主动开口寒暄:“你是坐什么过来的啊?我们家住得离学校还挺远的。现在家里也没人,原本想着晚上不吃东西了,所以也没什么东西能招待的……”

“没事,反正我回家也是一个人。”影山的回答倒也不拐弯抹角,“我是坐地铁来的。”

“坐地铁啊?那怪不得被冻得这么厉害,以后坐公交来吧——”

咦?不对,为什么我还要告诉他下次来我家应该怎么走啊?!日向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被对方那双乌黑的瞳孔直视着,让他莫名地手足无措:“总之,总之啦!你现在回去该晚了,还是打车回去比较好,我给你拿钱。”随即便想起身找钱包。

“……你晚上不吃饭吗?”日向家的厨房是半开放式,现在已是傍晚,却丝毫没有动过的痕迹,所以影山不由得开口询问。

正准备走出客厅的日向不由得停住脚步,大大咧咧地回答:“啊?我没什么胃口啦。”

“你家里有什么食材吗?”

日向也搞不清现在事情的走向究竟如何,仅仅十来分钟过去,自己就已经坐在自家的餐桌前看着在厨房中忙活的影山了。

咦?原来他是这么热心的人吗?

望着影山摆在自己面前的拉面,含着筷子的日向在心里琢磨。而且看起来一副很少说话的模样,其实也比想象中会接茬嘛。

将围裙挂回原位,影山坐在餐桌旁看着正在吃面的日向:“别吃那么快,对胃不好。”

“哇,你的料理比想象中好吃嘛。”日向心满意足地吹着木勺中的面汤。

“还好。”影山的回答依旧惜字如金。虽然他经常自己做便当,但为同学专门下厨这还是第一次。望着日向在自己面前津津有味地大快朵颐,突然想起其实他们的关系也只不过是普通同窗而已。但发展成如今的局面却并不感觉奇怪,反而是顺理成章。

与自己家的公寓不同,日向家是略显陈旧的民居。影山从小很少去同学家做客,自然也很少能体会这种老式民居散发出的独特韵味。

日向的腮帮因为塞满食物而鼓鼓囊囊,如同花栗鼠般咀嚼着食物。脸蛋被热气熏得有些粉红,看起来竟然有些可爱……影山觉得这种想法怪异极了,于是强迫自己不再多想。

“呀!”

在晚餐后,影山自然而然地在盥洗台前洗碗,突然听见身后的日向发出惊呼。

“怎么?”将洗净的碗碟放在水池旁的滤水网中,影山将挽起的衬衫放下,袖口沾上些许透明的水渍。

蹲坐在餐椅中的日向连忙下地,穿好人字拖一阵小跑地来到影山身旁:“你还没吃呢。”

“啊……是啊?”现在提出来也已经晚了吧?影山也才想起来刚才自己没有吃饭,转过头将盥洗台四周的水渍搽干:“没事,我回家还能吃。”

日向不好意思地提出补偿:“唔……那要不我给你点零食带回去?”

“不用了,谢谢。”影山因为过敏体质,对其他人给的食物也很少会入口,所以拒绝。

“那好吧。”日向见对方没有兴趣便也不再追问,在沉默后抬头回答,“不过,你明天早上别吃早餐哦!”

影山不解地皱起眉头“嗯?”

“我明天给你带早餐,就这样说定咯。”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

面对日向如此开朗的模样,影山走出客厅,将摆放在沙发中的书包提起,轻描淡写地拒绝:“不用了。”

“为什么又不用了?”日向跟在影山的身后追问,站在衣帽架旁看着对方套上大衣。

影山见时间也不早,如果再晚家里可能就要担心了。于是走向玄关一边换鞋一边向对方解释:“因为是回礼,所以不用了。”

“这样不算,今天的回礼面条。明天我帮你带早餐,那是回你做海鲜粥的礼。”日向倔强地反驳着,“不然我就不还给你保温壶了。”

在观察对方认真的神色后,影山无奈地垂下眼:“那随便你好了。”

 

第二天的早自修前,影山收到了日向的回礼。

不锈钢保温壶里塞着两枚热腾腾的烤番薯,壶壁上还贴着一张画着鬼脸的便签条——

‘记得明天回礼啊!’

盯着那淡黄色便签中的涂鸦,影山忍不住扬起嘴角……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14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