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日向小王子》童话paro(上)

哈哈,突然想到很可爱的脑洞所以把他写出来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庶安宁的国家,名叫小太阳国。

小太阳国的小王子名叫日向翔阳。他有着一头耀眼灿烂的橙色头发,就连笑容都如同阳光般爽朗温暖,只要是见过这位小王子的臣民都对他赞不绝口。

明天,是日向小王子的妹妹——小夏公主一岁的生日。正值六岁的他决定要给妹妹准备一件最好的礼物。在经过缜密的思考后,日向小王子头脑一热,决定给小夏公主亲手摘一束最漂亮的嘎哩嘎哩花!

但是嘎哩嘎哩花在宫殿外才有,所以小王子将自己的想法偷偷告诉了侍卫田中,希望他能带自己出去。第二天早晨,为准备公主的满岁舞会,日向小王子也穿上了母亲准备好的礼服。纷繁错杂的花边与华丽的纹饰,白色缎面的礼服将他装点得像是一具精致的洋娃娃。

因为自己出宫殿采花是个秘密,所以日向小王子只好穿着礼服同侍卫田中偷偷跑出宫殿,来到不远处的一片森林。不得不说,田中是位尽职尽责的侍卫,当昨天小王子告诉自己想要采嘎哩嘎哩花时,他就想办法选好了人烟稀少又安全的地方供小王子活动。

田中指着不远处的溪流对小王子说:“嘎哩嘎哩花很喜欢长在临近溪水的地方,只要往溪水的上流走,就可以看见很多很多嘎哩嘎哩花。”

“不行,我要一个人过去!不然就不能算是亲自给妹妹采花了!”日向小王子倔强地摇摇头,用软绵绵的小奶音命令,“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侍卫田中表面上答应了小王子,但是当日向走远后还是悄悄跟着对方走到了小溪边。

嘎哩嘎哩花、嘎哩嘎哩花……咦?怎么这里的嘎哩嘎哩花全都不见了?日向小王子沿着小溪走啊走,却发现没有发现一朵嘎哩嘎哩花。就当他正在犯愁时,却看见上游不远处的岩石旁蹲着一个小孩。

在环顾四周后,小王子迈开小腿开始朝岩石的方向跑去,嘴里叫着:“诶诶诶!你知道这附近的嘎哩嘎哩花去哪里了吗?”

那是个黑头发的小女孩,她的竹篮子被丢在一旁,里面的嘎哩嘎哩花被撒得乱七八糟。呀!她怎么把花都丢在地上啊?日向刚想开口搭话,却隐约听见对方的啜泣声。于是乖乖安静下来,凑到小女孩的身边小心翼翼地关心:“咦?你怎么哭了?有什么伤心事吗?”

日向话音刚落,哭声就戛然而止。黑头发的小女孩胡乱地抹干净眼泪,埋着头强忍哽咽:“谁哭了?我才没有哭。”

但是你明明哭了啊?日向小王子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有开口。毕竟母亲曾经教育过他要尊重女孩子,不要让女孩子难堪:“好好好,你没有哭。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把嘎哩嘎哩花丢在地上吗?”

“因为……因为我不开心。”小女孩在抽噎两下后抬起头来。

哇!当小王子看见小女孩的模样时不禁呆住了。她有着一双黑曜石般清澈的瞳孔,唇红齿白,好看的不得了。虽然穿着不起眼的蓝色花边裙,但小王子仍旧认为这是自己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

小女孩好像被日向看得浑身不自然,粗声粗气地开口:“你看什么啊!”

“啊?哦……我不看。”日向小王子连忙移开视线,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既然不开心,那一起玩就会变得开心吧!”

这个陌生小孩的笑容着实让心情不悦的影山有些发愣了,不经意间已经脸颊发烫。再仔细观察,才惊异地发现对方的头发和瞳孔都是金灿灿的橙色。

因为昨天与农场的男孩子们踢球而蹭坏了裤子,家境贫寒的影山只能在裤子补好之前先穿姐姐小时候的裙子,而且还被妈妈命令到不远处的小森林里采嘎哩嘎哩花。明明打算趁着小伙伴们不在时偷偷溜出去,结果没想到还是被国见与金田一撞见。

影山原本自尊心就强,又不善于宣泄。被小伙伴们随意调侃几句后,便自己拿着小篮子跑进森林里去了。在溪边采着嘎哩嘎哩花,结果越想越丢脸、越想越委屈,最后丢开篮子蹲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而眼前这个小孩,影山却是从来都没见过。橙色的头发和瞳孔……对了!以前影山问过爸爸妈妈,为什么自己居住的国家叫做小太阳国。父母的回答是“因为统治这座王国的皇族们头发和瞳孔都是金灿灿的橙色,就像太阳一样。”

影山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亲眼看见皇族,无论是头发、瞳孔还是笑容都是如此灿烂耀眼,真的就像太阳一样。而且还穿着这么漂亮的衣服……白色的衣服吗?在农场里只有庄园里不用干活的公爵小姐们才会穿这么浅色的衣服。所以这应该就是小公主咯?

哇,居然看见了真正的小公主!

从小影山就听过勇士为了拯救公主打败恶龙的故事,他也时常会想,现实中的公主真的像书中描写的那样吗?但是在看见日向后,影山立马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对的,公主真的就像童话书里说的那样,甚至要比童话书里的更加可爱。

日向见对方不说话,所以不好意思地揉揉头发问道:“我想要摘一束嘎哩嘎哩花,可是这里的都没有了。你知道在哪里还有吗?”

影山站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灰尘,犹豫地点点头:“我知道。”

“那,那你可以带我去吗!”日向期待地望着这个比自己要高一两公分的小女孩,心想回去一定要多喝些牛奶。

“……嗯。”影山捡起丢在地上的竹篮,别扭地转过身,“别跟丢了。”

日向小王子觉得自己很幸运,他跟着这个漂亮的小女孩走到了上游旁的一处花田里,采到了许多的嘎哩嘎哩花。可是,明明嘎哩嘎哩花很漂亮,在他眼里却没有这个陪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好看。

我以后,以后一定要她做我的王后!日向这样暗中心想着,在最后两人道别时,将一枚别在领口的小太阳领扣取下来,递给眼前的小女孩。

“等到我成人礼的那天,你拿着这枚领扣到王宫的舞会里找我,好不好?”

影山手里拿着那枚精致的小领扣,也许这枚领扣在王公贵族眼里并不稀奇,但对于作为平民的他来说却是精巧而珍贵。望着眼前捧着嘎哩嘎哩花的小公主,影山被对方期待的眼神望得有些难为情,抓着后脑勺的头发嘟囔:“好啦!……知道了。”

“我先走咯!”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俏皮地贴近影山耳语,“悄悄告诉你,我的侍卫就在附近哦。虽然告诉他不准跟过来,但是他肯定在,嘿嘿。”

软绵绵的气息捧在影山的耳畔,令他不禁红了耳根。暗自攥紧小手与对方道别,却忍不住叫住对方的背影:“喂!——”

“嗯?”日向抱着花停住脚步,转过身望着花田中的小女孩。

“那个,这些花……”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影山突然对接下来想说的问题感到畏惧,张口闭口最后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些花……你是要送给王子的吗?”

眼前的小公主仿佛被逗笑了,朝影山摇摇头,用清脆爽朗的语气回答:“不是哦!……我等着你!”最后抱着嘎哩嘎哩花离开了这片花田,只留下独自红着耳根的影山手里拿着空荡荡的花篮。

我一定,一定要变得很优秀、很强大,在成人礼的那天绝不会让她失望……即使最终无法与她结婚,就算是作为侍卫也要守护在她身边。

 

……

 

    望着手里那枚太阳形状的小领扣,日向将自己从回忆中抽离。即使已经过去许多年,日向依旧记得那个在妹妹一岁生日时自己在花田碰见的小女孩。虽说那天回到城堡后,比起自己送的这束嘎哩嘎哩花,小夏似乎更喜欢伊达工的青根王子带她玩骑高高……

在小太阳国中,男子成年是20岁,而女子则是18岁。日向举行成人礼的那天便向侍卫们吩咐,如果有少女拿着一枚太阳形状的领口来城堡参加舞会,无论她的穿着与相貌如何,都必须立刻放她进来。

然而,在日向成人礼时这个少女并没有出现。

日向曾想过,是不是她不慎将领扣弄丢了。于是在21岁生日时,邀请了全国的适龄女子参加舞会。他等了整整一夜,从第一位客人走进,到最后一位走出。甚至在舞会结束后,仍旧站在空荡荡的大厅等待。等到天明,她却依旧没有到来。

一定是因为一些不可控的因素,使她没办法来参加舞会吧!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日向在22岁时将舞会延长成三天,甚至将范围扩展为只要是适婚年龄的少女,都可以前来参加。

三天,整整三天他都没能合眼。只要一闭眼,他就会被自己的意识惊醒。如果只在这小酣的十分钟里,她来到宫殿却没有人迎接她,她一定会很失落吧?

就在这种意料之中却又难以接受的情况下,三天的舞会结束……日向仍旧没有等到那个拿着领口参加舞会的少女。

23岁,不……他还没有23岁。但今年,他还会这样召开盛大的舞会吗?

也许是不会了吧。日向将领口不舍地放回雕木抽屉中走出卧室。明天是小夏的成人礼,这三年来因为他在生日舞会上大量的支出,小夏的生日往往被置办得很是简单。明明是心爱而珍贵的妹妹,自己却让她这三年来没办法过一个像样而体面的生日。这样想起来也是太不应该了……

在宽阔的走廊中行进,夜色被天鹅绒窗帘遮盖,墙壁中摇曳的烛光映出日向单薄的身形。不过也是啦,自己这么瘦小,说不定她听说“小太阳国的王子是个矮子”的消息后,就打算不与我相见,也是有可能的……

带着苦笑敲门,在应门后走进小夏的卧室。已经年满18岁的小夏正在梳妆台前整理着白天被绑疼的头发。看见日向进来后露出笑容:“哥,怎么了?”

“没什么啊?”日向毫不客气地将妹妹的头发又揉乱,在抱怨声中发出爽朗的笑容,“明天你就成年了,今天哥哥来给你说睡前故事。”

小夏用木梳不客气地拍了下日向的额头,连忙拒绝:“呀!我才不听呢,你那个故事我都听过几千遍了!”

“都听了几千遍了,再多听一遍也无所谓吧?”日向委屈地揉着额头。

“那你都说了几千遍了,少说一遍也无所谓吧。”小夏摇着头,从镜子中看着日向坐在床边,“不过啊,你真的还相信她会来吗?都这么多年了……我倒是无所谓啦,但是一连这么多年都大办生日舞会,而且还邀请适龄少女,很容易招人非议的。”

“你这个鬼丫头,什么事都比别人清楚。”日向扬起嘴角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即转移话题,“以后父王还不是会给你办舞会选王子?”

小夏回过头吐着舌头做鬼脸:“吁……才不会呢!我都已经想好要嫁给青根了。”

喂喂……你原来是认真的吗?日向无奈地看着小夏,想张口再说,但想到这小姑娘脾气比自己可是要犟多了,于是也乖乖闭上嘴巴。

小夏的成人礼如期举行,为了庆祝小公主的诞辰,宫殿中举行了热闹非凡的舞会。日向在与王公贵族们寒暄后,便独自坐在角落望着在宴会厅中周旋的小夏。啊,这个丫头也在不知不觉长这么漂亮了啊。

她应该也是吧,那么漂亮的黑头发,一定长得又直又长了。

杯盏交错之间带出清脆的声响,人们的交谈声令日向不禁有些困倦,于是起身朝天台走去。月色降临的天台中稀疏地站着几对宾客,在点头示意后,日向靠在天台的大理石扶手中享受着夜风的凉意。

果然自己一点也不适应这种舞会,但也是没办法的事啦。今年就算生日不举办舞会了,但还是不想放弃寻找那个女孩的想法。应该怎么做呢?带着骑兵和侍卫去每家每户探访?呀,这样实在太奇怪了。搞不好会从“矮人王子”变成“怪人王子”的!

日向自嘲地扬起嘴角,看着城堡外灯火通明的街道。怎么办,感觉好无望啊?从小夏那丫头的态度上看,不出两年应该就兴冲冲地嫁去伊达工国了吧?真的要把我一个人留在城堡里吗!……算了,我的人生又不是只有寻找爱人。这么大的国家需要我来治理,不学些拿得出手的本事怎么可以?现在的和平全是仰仗父母的才干与仁心,我也得不负众望才行啊!

朝夜空叹了口气后,日向小王子重新整理好礼服,准备再回去与要臣们交谈寒暄。然而在进入大厅时,却被舞池中的景象所吸引。

那是首说不上悠扬,反倒有些欢快的曲目。舞池中簇拥着几对翩翩起舞的男女,其中最为显眼的莫过于小夏公主与……一个日向不认识的男人。

这个男人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段,都不像是寻常平民所有。俊朗的容貌与提拔颀长的身材,比起与生俱来的贵气更像是种长期打磨出的坚毅与精致。

虽说有些自大,但宾客请帖中成百上千的权贵日向都能一一叫出姓名。难道是哪位公爵家的少爷吗?不,这个人都已经二十来岁,如果是少爷绝不会如此眼生。别国来的使者?那样卫兵可不会如此轻易地放他进来。

“我说啊……”男人戴着手套的手掌并未有一丝温度,沉默的视线看得小夏心里有些发悚,在开始第二首曲子时,终于忍不住开口,“您是?”

清冽的声线在她耳畔响起:“您不记得我了吗,公主殿下。”


评论 ( 15 )
热度 ( 93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