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你的梦》三年级paro

前章:《抱歉,让你久等了》

前情回顾:高中二年级时,日向曾向即将去东京进行职业队训练的影山告白。第二年深秋,影山赛季休整期间回到宫城,最终对正在筹备毕业考试的日向表明心意,并且确认交往关系。

 

当影山睁眼时,发觉自己置身于一间陌生的卧室。

虽说陌生,却并未令他不安。木制家具与暖色调的墙纸,将房间铺设得温馨自然。蓬松的被褥散发出干燥而温和的气息,身下的双人床宽敞舒适,就连透过窗帘洒进房间的阳光都如同设计好般,投射出最美好的角度。

拖鞋由棉布制成,路过房间内的盥洗室时,影山将睡乱的发丝简单梳理。说来也奇怪,虽说洗漱架中摆放着两套用品,但其中却有不少是自己惯用的品牌。

金属门把被阳光晒得温热,客厅中的藤编沙发上摆放着浅色的坐垫与抱枕。无论是半开放式的厨房还是餐桌顶上的吊灯都莫名地和影山的心意。

所以说,这里到底是哪里啊?怀着这样的疑惑,影山的注意力被吸引至客厅内的装饰柜。玻璃隔断中摆放着几座相框与奖杯,他走向装饰柜,想看清其中的照片与奖杯中的刻字。却无论如何仔细,都像是蒙上薄雾般模糊不清。

一股温热向他的背后袭来,柔软的手臂从身后环在上腹。影山惊讶地回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份耀眼的橙红。“怎么?大清早就要‘巡查’一遍啊?”温热的脸颊靠在影山的上臂,语气一如既往地轻快,却带着令他心头一紧的亲昵,“你都从来不问我最喜欢哪个。”

自巷口的告白后,影山只在宫城短居两周便起身回到东京。其中日向每日还要完成繁重的学业任务,所以两人真正的相处时间也不过50个小时。由此看来,两人虽然已经确认关系,但实质上的进展却很少。别说是接吻,就连拥抱与牵手都显得很是生涩。

“……那你喜欢哪个?”站在眼前的日向正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影山在迟疑后轻揉发丝。

日向转身将放置在左侧的一枚相框取出,递给影山。海边、阳光与向日葵,影山不清楚那是什么地方,但照片中实实在在地印出两人的模样:“怎么样?我们去海边照的。”

海边?在影山的记忆中两人从未去过海边,又怎么会有这张照片?指腹摩挲着玻璃相框中的笑靥,还未来多加思考,便感到脸颊传来温暖的触感。略显惊讶地望向面前的日向,他们离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起伏。

被指节分明的纤细双手捧起脸颊,影山没来由地心跳加速。日向的笑眼微微弯起,手指擦去影山眼角的污渍:“就知道你还没洗漱,等会要吃早餐了。”随即在影山的脸颊留下一吻,笑着走去不远处的厨房。

回到盥洗室的影山,有些木讷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伸手摸了下被日向亲吻的地方,被这亦虚亦实的情景搅得糊里糊涂。这是在做梦吗?意识到这点时,影山立刻抬起手想掐脸颊,却又下不去手般地悻悻收回……

口中还残留着牙膏的清凉感,影山来到餐桌旁入座。日向将橱柜中的半袋切片面包放在餐桌,打开冰箱取出牛奶:“都怪你,昨晚这么急着回家,只能吃面包了。”

“我昨晚做了什么?”影山有些出神地盯着日向将牛奶倒进玻璃杯中。

端着两杯牛奶绕过厨台,日向将玻璃杯放在影山面前。没好气地伸手轻敲额头,日向的双颊莫名地泛红:“你还好意思说……我都没睡好。”

日向的回答令正在喝牛奶的影山差点被呛到,抽出几张纸巾按在口边咳嗽。这果然是在做梦吧!抬眼看见日向正坐在桌前叼着面包玩手机,清嗓后别扭地回答:“抱歉。”

“噗,这有什么好抱歉的啊?”日向倒是被影山逗得发笑,口中咀嚼着面包含糊地抱怨,“你真好啊,还有赛季休整。我还有报道要写,烦死了。”

报道……原来已经是上班了吗?影山在日向的语言中搜索着信息,狐疑地啃着面包却又放弃了要将自己叫醒的想法:“是什么报道啊?”

“当然是U20锦标赛啦!虽说你也参加不了了,但也不至于这么不关注吧?”日向的语气中带着调侃,“我是今晚坐飞机去赛场附近,明早还要做采访。”

“才没有好吧……”影山不禁反驳,以职排选手为目标的他,自然很关注U20的动向。不过按这么说,这呆子,难不成是记者?但他说我参加不了U20……

“好好好。”日向的话又再次打断影山的思路,用指节刮了下对方的鼻梁,露出笑容,“你啊,就好好休息,之后不是奥运资格赛吗?”

奥运资格赛……影山瞬间觉得自己的这个梦真是做得太美了,不由得埋头轻笑,却引来日向无奈的挑眉。

在琐碎的对话中,日向一如既往地健谈。但相比平时来说,他的语气与动作却显得更为亲昵。当日向自然地伸手为自己擦去嘴角的面包屑时,影山没来由地心跳漏拍,却又不住地扬起嘴角。最后招得日向难为情地皱起眉头:“笑得好傻啊你。”

把玻璃杯在水槽中洗净,影山将其放入滤水网中。卧室的窗帘已经被合拢,明媚的阳光透过质地柔软的窗帘,将房间中映得昏暗与温馨。

日向的体格小巧,缩在被窝中实在没多少实感。当影山躺进床中准备睡回笼觉时,突然感到怀中挤进一股温暖。卷翘的发丝间溢出甜橙的清香,多次洗涤的家居服柔软而宽松,包裹着微蜷的躯体,轻靠在影山的锁骨前合上眼帘。

试探地伸手将日向圈入怀中,影山极力平复心情,生怕对方察觉自己过快的心跳。日向的呼吸平稳而温和,在睡熟后甚至带有些许鼻音,令影山也逐渐放松。困意愀然钻入骨髓,在那份惬意的温暖中,影山感到眼帘也逐渐加重,最后同对方进入梦乡……

 

果然,真的是梦吧。虽说是早已发觉的事,但是当睁眼望见那熟悉的天花板时,影山不由得在心底留恋梦境中的亦虚亦实。真是个好梦啊。在感叹后,影山利落地起身洗漱。

此时的他因为在东京进行职业训练,所以正住在职业队分配的宿舍中。跟以往的学生宿舍大相径庭,不过是四人各自有单间,并且有共用的休息区域。

当自己来到客厅时看见其他队员已经收拾好装备准备去体育馆,在简单的问好后向铃木说道:“对了,铃木前辈。昨天跟你说的……”

“啊,车钥匙是吧?见你没起床,我刚准备放在钥匙碗里呢。”正在玄关穿运动鞋的铃木起身,将随手摆放在鞋柜上的车钥匙丢给影山,“记得走中环,免得被查到。”

“没问题。”影山接过钥匙,点头道谢,“谢谢前辈。”

铃木摆摆手,与影山寒暄:“小事而已。你今天请假是要去接同学?”

“是的,他来东京校考。”

日向乘坐的列车在上午十一点到达。为防止迟到,影山提前半小时便来到车站外等候,看着LED中不断变换的列车班次,影山掏出手机给日向发送短讯:我在D口,下车联系我。

那个呆子肯定还没吃午餐吧。影山停留在车站外的速食店门口,为对方买上热橙汁与炸鸡块。手中捧着温热的食物,伫立在出站口的栏杆旁。

这是他们分别两月后再次重逢,虽说两人已经有用短信维持关系大半年的经历,但是在确立关系后,影山却变本加厉地常想起日向。但毕竟日向是备考生,所以他也只能压抑着自己的心情,等待着对方。

“影山!”耳畔传来熟悉的叫唤声,影山朝车站中望去,正看见日向穿着亮眼的橙色棉衣,朝自己兴奋地挥手。

因为只在东京停留两天一夜,所以日向并未带多少行李。他背着书包一路小跑地来到出口的检票器前,却怎么也没法把票插入机器中,尝试两次后只能跑去人工检出。笨死了。虽然心里这么想,影山却不住地扬起嘴角,看见对方跑到自己面前。

“我自己能拿啦。”接过影山递来的橙汁与炸鸡块,日向感到自己背后一轻。

将日向的背包挎在肩头,影山不客气地揉乱对方的头发:“你就专心吃东西吧。你的考试在下午两点?”

“是啊,不过是最后一个学校了,而且还在志愿里排一位!好紧张啊!”日向在咀嚼食物的间隙吮吸着橙汁,“不过考完后就很快轻松了吧?哈哈。”

用手表查看时间后,影山走向通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别掉以轻心啊呆子。”

“当然不会啦!我明明很重视。”日向跟着走进电梯后环顾四周,“嗯?不坐地铁吗?”

“今天时间紧,所以借了前辈的车用。”

日向惊讶地瞪圆眼睛:“哇!影山已经会开车了吗!不过好像之前你也有跟我说过……”

“是啊,不过是亲戚教的。”明天才满十八岁的影山自然不会有驾照,打开车锁后将书包放进后座中,伸手敲了敲日向的额头,“这是秘密。”

“哈哈,我当然不会说啦!”日向捂着额头在车外喝完果珍后将垃圾丢进楼梯间的垃圾桶,随即坐进副驾驶位中东张西望,“真厉害,会开车感觉好酷啊。”

“说什么啊,丢死人了。”在将车发动后影山将手刹拉起,用别扭的话语来掩饰内心的雀跃,“想去吃什么?”

日向给家中发短信报平安后,抬头看向影山的侧脸:“在大学附近随便吃些就行了。”随即从口袋中掏出随身携带的备考本翻阅,“果然还是好紧张啊,国语还好,但是时政部分真是……明明在列车上都背过了,现在看又觉得好陌生。千万别考到不熟悉的地方啊。”

在对方默背的间隙中,影山开口:“对了,之前没问过你是报考什么专业。”

“新闻哦。”日向带着笑容自信地回答,“目标是做排球月刊的记者呢!”

不会吧……真的是新闻,那不就跟昨晚的梦一模一样了吗?影山暗自心头一惊,下意识看往日向的侧脸:“我昨晚做了个梦,你要买吗?”

“嗯?什么梦?”日向感兴趣地将手中的备考本暂时合上,好奇地询问。

“我做过最好的梦。”影山语气淡然地回答,“也许可以保佑你。”

“这么好的梦啊!我要买!”日向连忙从裤袋中掏出一百元放在仪表盘上,“内容呢?”

影山看了眼仪表盘,撇了撇嘴:“都跟你说了,是最好的梦。”

“那好吧,你说多少?”影山的意思日向倒是心领神会,爽快地答应后期待地望着对方。

面对日向的追问,影山作势思考后半开玩笑地回答:“至少也得五百吧?”

“财迷。”日向又从钱包中掏出几张纸币,放在仪表盘上,撇着嘴不甘示弱地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将五百元收进口袋中,影山在停顿后开口:“我梦见在很好的时候,和对我非常重要的人在一起……一切都很美好,是想要一直做下去的梦。”

“虽说听起来很好啦 ,但是根本就没有说明白吧?”日向不满意地皱起眉头,在与影山拌嘴几次后再次摊开备考本背诵,“好啦,这个梦不准跟别人说咯。”

影山点头答允:“当然。”

 

在短暂的午休后,影山将日向送往应考的大学门口。门外的车位早已被占满,于是待到日向下车后两人约定电话联系。

“加油啊!”坐在驾驶位中朝日向挥手告别,不得不说,对方在车上抱着书包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应考生的模样。

“一定!”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清澈的双瞳中映照着自己的模样,他伸开手臂,猝不及防地给了影山一个拥抱。

也许是被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到,影山别扭地拍拍日向的后背,耳根泛起不经意的红晕:“你知道就好,快点去考场。”

驱车在附近寻找着停车场,最终在后门找到适合的位置停靠。下车后在附近找到一处咖啡厅歇脚,掏出手机点开游戏却莫名地心神不定。

真是的,这个呆子真的没问题吧?……算了,之前不是说过模拟考的结果都不错吗?应该问题不大吧。这家伙这么容易紧张,不会在考场拉肚子吧?

啊,麻烦死了。影山想抛开这些不切实际的坏想法,将手机锁屏后靠在卡座中发呆,在心中说服着自己。就算日向没考上东京的学校也无所谓吧,毕竟异地恋什么的,他们两人多多少少也算经历过吧。但自己并不是普通学生,赛季休整与大学放假的时间也并不吻合……上周某天训练后,日向给自己来电话,说他已经收到了关西其中一所大学的通知,加上宫城的一所,已经有两所大学的专业决定录取他。

说来有些自私,影山真希望日向至少能留在本地读书,但本地大学的排位确实没有在关西那所好。他影山飞雄,始终追寻着自己的梦想,连一刻都不愿停歇。这样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来劝说日向放弃更好的出路?

他很清楚,试图用感情来牵绊对方是件很差劲的事,但是影山偏偏不愿放弃。明明已经等待这么久才终于得到,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开始……他真的不想就这样结束,就这样假装大方地与对方分离。

想要更多,更多和日向创造回忆的机会,更多与对方相处的时间。但这一切都已无济于事,影山帮不了在考场中答题的日向,也无法决定他的未来。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期待昨晚的梦能够实现,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们可以在这座由钢筋混凝土制成的梦想之城中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公寓,有一个共同的未来。

焦灼与不安,却执着地渴望。运动员对含糖饮料的控制令影山只能向点最普通的现泡茶。舌面早已熟悉苦涩的触感,明明是用于提神的饮品却令他莫名地疲乏。他尝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效果却并不显著。最终只能靠在卡座的软椅中用手机看排球比赛的转播。

U20吗……虽说这个呆子考试完就总算放假了,但是接下来就轮到我了吧?作为亚洲青年男排比赛,U20对于影山这种有才能的年轻选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之前教练也有专门拿这件事与他商谈,在关东代表队的新人中,影山的能力与位置不容小觑,自然也得到了不少媒体的关注,同时还有……国家队。

但若是要进国家队,谈何容易?即使是强大如牛若、及川的前辈们也是在职业队中磨练后才正式进入国家代表队。

不知为何,影山开始愈发重视自己的梦,也许是那场梦做得过于美好,令他有些想入翩翩。但在梦醒后,影山依旧要为自己的梦想去拼搏。而那个呆子,也会因为这个梦的保佑而更加努力吧?

真是的,我到底在担心什么啊?那家伙可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别小看他了。影山窝在卡座中胡思乱想着,最后不禁扬起唇角,脑海中回忆起日向步入那所大学的背影。虽然起初觉得违和,但是真相配啊。

手机铃声打断影山的小酣,揉按着太阳穴查看来电显示。什么?已经考完了?时间过得好快。连忙接起通话,贴在耳边:“喂?怎么样?”

电话那头传来日向兴奋的声音:“影山,我考完了!太幸运了,时政部分真的没有出到没背熟的地方!果然是你的梦在保佑我啊!”

“那不是很好吗?你现在在哪里?”对方的报喜令影山也总算放心,舒了口气后问道。

“我在,我才出教学楼,正在往校门走呢!”日向开朗地回答着,心中的雀跃不言而喻,回头望向身后的教学楼,压力突如其来地消失反而令他莫名地红了眼眶,“太好了,比之前预料得好。这样,这样也许真的能考上了。真是太好了……”

“别哭啊呆子,丢死人了!我这就来接你。”


评论 ( 3 )
热度 ( 82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