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降落伞》03

※音乐学院paro

※学弟×学长(年下注意)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当然不是情歌啦!”

图书馆四层的小组讨论室中隐约传出一丝声响,令路过的学生不禁扭头张望。玻璃门后的桌前正坐着两名男生,小个子的橙发少年正在线圈本中里指指点点,而身旁的黑发少年却紧锁眉头,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那这里的描写是怎么回事?”影山理直气壮地勾画出横格中手写的歌词。

“这里是拟人,说明韶光易逝……算了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不喜欢的话我改就是了。”日向也懒得跟影山多解释,他能看出对方并不满意第一段的歌词,自己再怎么说明也是白费,于是索性将整句划掉,“我回去再想新的,你先把副歌部分合来试试。”

影山将靠在桌旁的吉他拿起,放置在翘起的右腿上拨弦,指节轻扣面板打出节拍后开始弹奏副歌部分,却并未听见日向的声音。

“唱啊?你发什么呆。”

“啊?我唱吗?”日向这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在影山不满的视线下抓起歌词本腹诽。这么凶做什么啊?又没说让我唱,我怎么能理解你要做什么。

影山能察觉出两人僵持的气氛,却熟视无睹地准备重新演奏——

“你等等。”日向将歌词本摆在大腿上,浑圆的双瞳盯向影山,“你今天心情不好吗?”

影山简单利落地回答:“没有。”

“那为什么总是皱着眉头啊?”日向伸出食指顶着影山蹙起的眉心,“说话还这么凶。”

别扭地躲开日向的举动,影山感到眉心有些发痒,伸手搓揉着不知应当如何回答。

“你到底在着急什么啊?”日向将摆放在桌前的水性笔插在线圈本的侧面,“这是你想做的事吧?为什么就不能开心点呢?”

影山张口想要辩解,却又无话可说。自小他便不善与人交流,同时还有过强的控制欲。在合作中要么是自己包办一切,要么是莫名地心烦意乱,惹人厌烦。就像这次,自己硬是把正在图书馆温书的日向拉来小组讨论室,却在讨论歌词时又重蹈覆辙。

日向见对方沉默,不免有些尴尬,起身收拾手边的物品:“算了,你改天再找我吧。”

抿湿干燥的嘴唇,影山抓住日向的手腕,在酝酿情绪后道歉:

“对不起,我今天有些着急了。”

在道歉后,影山意外地发现自己烦躁的情绪所有改善,但两人的僵持氛围却依旧没有丝毫减退。日向的手腕要比影山想得更纤细,细腻的触感令他的指腹泛起丝丝暖意。他抬眼仰视遮挡在额发阴影后的侧脸,日向意料之中的沉默令他更为在意。

“真是……”手臂抬起时挣脱影山的束缚,日向双手叉腰原地踱步后略显焦躁地扶额,随即露出短促的笑声,“干嘛把气氛弄得这么正式啊,受不了。”

影山并不理解对方的意思,只见日向在调节心情后坐回原来的位置,拿起歌词本嘟囔:

“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易地原谅你了。”

虽说对音准和气息的把握仍旧有些不稳,但毋庸置疑,日向的声线和音调很适合他的曲调。日向原本的声音就比普通男性高亢清脆些,在伴随悠扬的节奏时原本略显高亢的声音会变得更为柔和婉转。虽说有时会随性地加入尾音,但因为这首歌还在修改阶段,所以影山对日向的唱法并未干涉过多。

“咳咳,前面这部分,可以稍微高些吗?”在一小时左右的和声后,日向在轻咳后往乐谱中勾画,与身旁的影山商量,“感觉会有些吃力……但也不改没关系啦,反正是试唱。”

这部分的音节按理来说对于男性并不算低,但考虑到日向特殊的音域后影山回答:“我回去会尝试更改的。”

日向仰头看向墙壁上的挂钟问道:“那好吧,你等会要做什么?”

“今天周末,还算清闲。”在轻描淡写地回答后,影山将吉他收入袋中,眼神却无意间瞥往日向书包旁的复习材料,“你还没考教师资格证?”

“去年参考过,但因为在授课审核阶段太紧张,所以……患上了痢疾。”日向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毕竟教师资格证在大二时便能开始报名,身边的不少同学也已经拿到证书。

会有这么夸张吗?影山腹诽着转移话题:“所以毕业后就是做音乐老师了?”

“是的,我想做国小教师呢,所以报考的资格证档位也是国小。”日向将复习资料举到脸庞,兴致勃勃地看向影山,“这次笔试的成绩要比去年好呢,但是授课审核就……”

影山对教育这方面知之甚少,也并未妄自揣测,顺着日向的回答问道:“既然是教小孩子应该不会有压力才对。”毕竟你有时候看起来也像个孩子。

“才不是啦!授课审核时底下全是考官。”日向想起去年的残酷经验,包子脸愁得好似苦瓜,“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紧张……对了!”

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事,日向从笔记本中翻出一张夹在其中的纸,递到影山面前:“哈哈,这是我写的儿歌,教给小朋友唱的。感觉这点能够加分呢。”

几串被涂改数次的简谱书写在平滑的信签纸中,凌乱的字体罗列在横格间。这是首旋律简洁的幼教歌曲,大致唱得是阳光、天空和海边的向日葵,一览无余的‘日向风格’。

“这种四三拍起调,小孩应该很难掌握吧?”影山指着开头的部分看向对方。

“哈哈,可是我觉得在这里进拍会很意思呢!”日向的手掌撑在木椅两侧,方才露出灿烂笑容的包子脸转眼间愁眉苦脸,“好紧张!周末就要考试了!总觉得什么都没准备好!”

“这周末?”不过好像也听别人说过这件事。影山对教育行业向来兴致缺缺,自然也不会在意这方面的资讯。

日向用力地点头:“是啊!只要想想手心就会冒汗!”说罢抬手,朝影山五指张开。

手好小。日向的掌心要比脸颊白皙些许,几条纹路浅浅地蜿蜒其中,因为指骨纤细,比例良好的双手并不显得短粗。影山的目光从日向的指缝间探出:“你打算怎么做?”

“额……就是普通流程啦。”日向将手收回,左手扶着膝盖,右手为难地抓揉头发,“前十五分钟是PPT介绍音乐背景、基本知识之类的,然后在实践环节教唱歌。”

影山将桌上的吉他暂时靠放在桌沿处:“那你PPT做好了吗?”

“大概吧,但是感觉挺乱的。”日向将书包中的电脑抽出,打开屏幕后按下电源键,“嗯?要不我先跟你彩排怎么样?”

“也行。”影山今天确实也没多少事,于是点头答应。

转眼间,两人达成合作关系已经有将近两周的时间,期间讨论过三、四回。所谓‘慢工出细活’,影山对这件事也并非急于求成,所以前期的大多时间都拿来与日向磨合。

也许是出于习惯,日向总喜欢在讨论后提议和他做些其他事,久而久之影山也会将讨论后的一段时间留给日向消磨。

日向的PPT做是简单直接,偶尔会弹出一些可爱的小语句或者图片。和平时交谈不同,手里备着教案的日向在说话时,声音显得更为清脆而富有活力。

不得不承认,日向的形象确实很适合做国小老师,阳光的笑容感觉会容易受到小孩子的信任与依赖。虽说也有不足之处,但在影山看来已经准备得很是充足了。

待到一刻钟的‘讲课’结束,日向这才如释重负般地将备课本拍在桌面:“总算完了!感觉还是会紧张啊,就算只面对你一个人。”

“心态确实还需要调整。”影山点头承认,在梳理逻辑后提出建议,“我觉得你还是不要频繁地看备课本会更好。”

日向恋恋不舍地看向备课本:“可是,那样我会记不清流程的……”

“回去试着脱稿练习。”影山也不知自己的话语是鼓励还是命令,但总是依赖备课本是种不好的习惯,会让学生出现‘老师的能力不够’这样的想法。

在日向点头答应后,影山伸手去点击键盘中的空格键,浏览屏幕中的PPT:“PPT感觉重点不够明了,等会我们再整理下。”

影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自然地说出‘我们’,不过也难怪……毕竟是搭档。在踯躅后,扭头朝日向看去:“另外……你是宫城人?”

“哈?——是啊!我是呢!”日向惊讶直点头,随即问道,“你怎么知道啊!”

本想委婉些回答,却又不知如何表达。影山干脆实话实说:“可能是因为你太紧张,刚才在练习时,有些地方会带乡音。”

“啊?是吗!我完全没注意!”日向急忙去摸自己的嘴唇,露出苦恼又沮丧的模样,“大发了……这样会不会扣分啊?很严重吗?”

影山摇头:“不算,只是一些词汇而已,别人应该不会注意。”

“原来如此。”日向这才稍稍放心,舒了口气后却又好奇地看向对方,“嗯?影山怎么会听出我是宫城县的?……难道影山也是?”

“……算是半个吧。母亲是宫城人,所以老家也在那里。”影山有些不自然地回答,毕竟他很少跟旁人谈起关于自己的事。

日向明了地点头后露出笑容:“原来是这样啊!哈哈,那影山家现在是在本地?”

“是的,我国小毕业就搬来这里。”影山向对方解释,“上高中后就很少回老家了。”

日向表示理解:“哈哈,毕竟是大城市。影山身边也有不少同学是这种情况吧?”

影山并未回应日向,只因他并不清楚身边有多少人和自己有相同的情况。毕竟他并非是善于与人交际的类型,对于别人的私事和过去,也都没什么兴趣了解。

原本是尺寸统一的木椅,在日向坐来却显得莫名地宽大。他穿着露出小腿肚的短裤,双脚正套着白色运动鞋摇晃,卷翘的发丝散发出耀眼的橙红,那双漂亮的杏眼清澈而灵动。

“这么说,我们也算是半个老乡?”日向将摇摆的双腿登在椅座下方的横杆中,“影山老家是在宫城哪里啊?”

“仙台。”影山顺手将日向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移到自己面前,开始为对方修改PPT。

日向习惯性地凑到对方身旁查看,一边寒暄:“仙台吗?我家不在那里呢。但以后去仙台做老师倒也挺好。”

“毕业后,你不打算留在本地?”影山将PPT中多余的小图片删除,心弦没来由地波动,“……这种小图片还是不要频繁出现比较好,毕竟台下都是考官。凸显几个会觉得有趣,但数量多起来后就会感觉轻浮了。”

“确实没有留在本地的意向呢,而且回乡找工作也会更方便。”日向单手托腮,百无聊赖地看着影山为自己修改课件。不得不承认,影山的逻辑思维真的很强,所以每次他们在进行讨论时,都会有明确的主题和目标,自然效率也会很高……

“突然发现,影山你原来也挺常说话的嘛。”

在此之前,日向并未想过影山会是如此热心的人,毕竟对方看起来总是眉头浅褶,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然而在之后的接触中,日向也逐渐发觉影山跟之前所想的有些出入。

“是吗?”影山并未发觉,在更改好课件后将电脑移到日向面前,“你看下。”

柔软的指腹在触摸屏中滑动,日向专注地将幻灯片浏览后又播放一遍,发觉影山为自己插入了主页和目录后,确实让课件显得更为简单明了。于是满意地直点头,朝影山露出灿烂的笑容:“真的比以前好太多了!谢谢你!”

“没事。”影山摇头后又陪日向熟悉了一会新课件,待到再次查看时间时发现已经快到离开的时间,于是动手开始收拾背包,“我有事得先走,你要一起吗?”

“算了吧,我去阅览室复习会儿。”日向草率地将桌面中的物品揽入包中,背到肩头后将几本参考书捧在怀里,愁眉苦脸地回答,“你去做什么啊?”

影山站起身与对方走出讨论室,硕大的吉他袋背在身后,把他的后背显得笔直:“给高中生辅导乐理。”

日向的语气中尽是羡慕:“哇,做家教会很赚钱吧?”

“还好,确实比我当初想的要省心。”影山轻描淡写地回答。对于万事嫌麻烦的他来说,带准考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们多半基础能力较强,需要的只不过是考前的经验传授和要领提点而已。加之家长的望子成龙,自然不会吝啬补习费,所以收入也还算可观。

“那么影山现在有几个学生啊?”

影山在默数统计后说道:“五个吧,每次一到两小时不等。”

“真好啊。”日向在感叹后不禁佩服对方。毕竟作为大二生,影山无论在专业课的学习方面还是在个人生活中都有能管理得井井有条,在他看来是件了不起的事。

两人在交谈中走入空荡荡的电梯,影山伸手帮日向按键后询问:“你周末在哪里考?”

“考点还是在教育大厦,我是周六下午。”日向打了个哈欠,“虽然有些晚,但也挺好!那时候考官多半已经审美疲劳,分数也不会打得太严格。”

“别想着靠运气得过且过啊,呆子。”不知为何,每当看见日向这种无所谓的样子时,影山总会莫名严肃地去提醒对方。

日向不满地皱起包子脸,向影山敷衍:“好啦好啦,我会认真准备的。先走咯!”当二楼到达时日向走出电梯,朝对方道别。

“喂!”当电梯门即将合拢时,影山突然按下开门键叫住对方,“周六我正好有事去那个街区,如果时间合适,我会联系你。”

“嗯?”日向在微愣后忍俊不禁,“哈哈!没问题!”

直到给学生补习后乘坐地铁回学校,影山都始终认为自己下次和日向的见面时间会在周末。然而并非如此。

手机突如其来的振动打断耳机中播放的音乐,影山掏出手机发现来电显示中正写着‘呆子前辈’,于是按下接听键回复:“怎么了?”

对面传来日向着急的声音:“影山!下午时我收东西太急,不小心把你的文件夹收进书包了。你们宿舍现在又没有人,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说刚才怎么没找到……在腹诽后影山说道:“我在地铁,快到学校了。”

“好的,那你回来后跟我说哦!”日向回话声很大, 让影山不禁将耳机音量调低两格。

“没问题。”天色昏昏欲睡地泛起橙红,在影山眼中却好似日向那灿烂耀眼的发丝,在点头答应后,有些手足无措的寒暄,“……你吃晚餐了吗?”

日向不暇思索地回答:“我正准备去呢。”

影山很少主动约人,在思量后却只能说出最蹩脚的邀请:“我记得你说过有家龙虾饭很好吃,是吧?”

“是啊!影山要去吃吗?”日向的语言总是阳光而跳跃,好似小孩子般,“被你这么一说,我也好想吃啊。一起去吗?”

在犹豫后,影山这才答应:“……好,十五分钟后我在校门口等你。”

在道别后将电话挂断,耳机中重新响起方才的乐曲。影山无意识地从背包中掏出钱包打开,中间正夹着今天才收到的学费。正在默点时,又好似被突然提醒般合拢皮夹,略显烦躁地将皮夹塞回背包中。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疯了。


评论 ( 18 )
热度 ( 76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