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降落伞》02

※音乐学院paro

※学弟×学长(年下注意)

※本作品纯属虚构,细节请勿考究。

 

在这22年的人生中,日向翔阳初次体会到当洗澡时浴帘被突然拉开的那份恐惧,以及在做‘澡堂歌手’时被抓正着的那份屈辱。

“不可能!”日向一把将站在隔间门口的影山推了个踉跄,狠狠地拉上浴帘简直被气得脑袋发懵。急忙将花洒调成凉水来冷却下,真怕自己急起来想窜出去抽人。

“真的不行吗?”门外的声音还在坚持不懈地问。

“你,你先出去!”日向在恼羞成怒地乱喊一气后不再理会影山,自顾自地开始洗头,两颊尴尬地发烫。

在里面折腾了十来分钟,日向这才收拾好洗漱用品走出隔间。虽说途中有了这样一段‘小插曲’,但那个人在自己说完后也没再纠缠。

到底情商得多低才能干出这种事来啊?白痴吗?日向用吸水毛巾摩擦着卷翘的发丝,腹诽着走出二楼的洗澡间。正琢磨着趁还没断电,赶快回去下两部电影。一抬眼便瞧见刚才的那个黑发少年居然正好站在楼道口。

日向立马觉得形势不对,想要逃开却时机已晚,那个男生已经立刻跟在他的身后怎么也甩不掉。日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一边上楼一边朝对方开口:“喂!你怎么还在啊!”

少年跟着也走上楼梯:“你是音教的?大四?”

“我们专业住在这栋楼里的也只有大四吧!”见鬼,他怎么知道我的专业?难道这是蓄谋已久吗!日向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得冷汗直冒,想要甩掉身后的人,但无奈对方天生两条大长腿,日向不仅没法把对方甩开,反而一路把他带到了自己宿舍门口。

对方不苟言笑的木讷模样让日向有些犯难:“刚才的事,我希望你再考虑考虑。”

“我知道啦!”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敷衍了事地答应后警告对方,“我宿舍里有人,你别进来——诶呀!不是让你别进来了吗?”

宿舍有人还需要拿钥匙开门吗?连撒谎都不会。影山腹诽着,伸手将电灯开关拍亮。虽说因为舍友们已经基本搬走,日向的宿舍显得有些冷清。但仅凭日向一人之力,倒也能让这个地方乱得很是壮观。

太没礼貌了吧!看见对方大步流星地走进自己的宿舍,日向不满地腹诽着。将物品放进置物架中,把台灯顺手拧开。等到日向坐进桌前的软椅,那少年已经将摆放在桌旁折叠椅拖来,坐到自己面前:“你好,我是影山飞雄,作曲专业大二生。”

谁想和你自我介绍啊?心里这么想着,但看见影山认真的神色,日向也只能憋着火嘟囔地回答:“音教专业大四,日向翔阳。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虽说影山在专业知识方面确实很出色,但是在人际交往中却是意外的单细胞。回到宿舍后礼貌性地与室友们打招呼,影山便一如既往地戴好耳麦与之前写好的旋律开始较劲。在反复琢磨许多遍后,影山始终觉得主副歌衔接的地方很是奇怪。改完主歌改副歌,实在不行又加间奏做缓冲,但无论怎样都没办法拯救它。

说实话,在决定写歌前,他真没想到这条道路上存在有这么多瓶颈。原本想着只是流行乐,总不可能比交响曲还难写吧?但事实上,他错了。

身为大二生的影山正式接触作曲也不过一年半时间,而且大一时许多精力都花费在各种基础课上,对古典乐写作倒是略通一二,但是面对流行曲调时,反而更是力不从心。更何况如今还在曲调完善的阶段,影山就因为种种原因已经换了两名搭档,现在更是心烦意乱。

虽然及川说自己的要求过于严苛,但影山却并不这么认为。之前的两位歌手虽然都有着很不错的嗓音,但配上自己的曲调试唱时却总觉得不对盘。不是说影山想要技艺多么高超的人来做搭档,但起码想要的效果得呈现出来啊!

但是影山的标准至今没人能达到,包括他自己。

这就是影山会如此执着地想要和日向成为搭档的原因。当他在洗漱间中无意听见从洗澡间传来的歌声时,先是震惊再是果决。他对自己的耳朵时绝对的信任,虽然有瞬时的迟疑但他还是能立刻判断出这就是‘日向’的声音,即使歌曲风格不同,吐字气息也有些许差异。

如果是这个声音,应该能行。在没有见到日向前,影山就已经单方面地做出这样的决定。三步并作两步,影山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对方正在洗澡,一股原始的冲动占领他的胸腔,驱使着他立刻向对方提出自己的要求。

好,这一切绝对不是在给掀开日向的浴帘找借口。

望见面前一脸不满的小个子,影山想要解释之前自己冲动的原因,但话到嘴边却又怎么都说不出来,索性破罐破摔地顺着日向的问题回答:“我现在正在做一首歌曲,还处于作曲阶段。想请问,你有没有想做试唱的意愿?”

“你不是作曲专业的吗?应该认识不少声乐系的学生吧。”日向并不理解影山为什么会找到自己,“我毕竟没接受过专业训练,这种事情找专业学生应该会更靠谱吧?”

“不行。”影山的异常坚定,丝毫没有要动摇的意思,“你是我认为合适的人选。”

“合适的人选什么的,以后也是能碰——”日向无奈地推脱着,却被对方打断。

“我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而不是就这样随意地拒绝我。”

现在的学弟怎么脾气这么拗啊!对方一本正经的模样,让日向真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他平时很少接触如此较真而固执的类型。

虽然心里还藏着些许愤懑,但是理智思考后总觉得要先问清事情的原委再做定夺。

“既然你找我帮忙,总得告诉我原因吧?”日向单肘靠在书桌前询问,“你是要参加比赛?还是和成绩有关,作业之类的。”

“并不是。”影山一口否定,“我只是想要证明自己。”

预料以外的答案让日向有些惊讶:“证明自己?”

“难道只有交作业才会写歌吗?”影山倒也并不理解日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因为想做这件事所以就去做了,不是很正常吗?”

原来他是这种类型的吗?因为影山一丝不苟的较真模样,让日向自然而然地以为影山是要自己帮忙完成学业方面的‘正事’,所以多少还有些顾虑。但如果只是课余内容的话,意外地值得考虑。

“所以说就是个人兴趣方面的?”

影山下意识地抚摸后颈回答:“也不算,在demo制成后会尝试给公司或者工作室投稿。”

“以出道为目的?”日向内心警铃大作,这样的话对试唱的要求肯定会很严格吧!

影山摇头:“都说了吧,是为了证明自己。”这个人难道之前没有再听自己说什么吗?

证明自己原来是这个意思吗!日向不禁感叹现在的学弟还真有志向,真不愧是王牌专业的学生。望见影山坚定而执着的模样,总感觉这人意外地靠谱。

反正这最后半年除了考证和毕业论文外也没有其他事,加入这样一段小插曲也没什么大不了吧?日向在心中有谱后问道:“我具体要帮助你做什么?只是试唱?”

“可能填词方面也需要帮助……”回想起金田一留下的那堆闹心歌词,影山皱起眉头。

日向点点头,随手扯来半张白纸书写后递给影山:“你刚才说过现在还在作曲阶段吧?这是我的邮箱和line,把现有的片段发给我听,考虑后会回复你的,怎么样?”

影山拿过纸片放进上衣口袋,他恨不得现在日向就做出决定,张望四周后发现立在墙角的吉他:“那是你的吉他吧?我现在就可以弹给你听。”

这人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啊!日向急忙阻止影山的动作:“你干什么啊!现在都凌晨了,你弹吉他不得打扰别人休息啊。回去把片段发给我,我明早给你回复。”

影山悻悻地收回手:“那好。”

“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也该睡觉了。”日向按亮桌前的电子闹钟发现已经是00:43,打着哈欠起身,却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是怎么认出我就是‘日向’的?”

“光用听不就知道了吗?”影山也跟着起身,在对方问及后随手指向耳朵。

日向也不知影山说得是真是假,更何况他现在也累了,伸着懒腰向影山强调:“那这件事你不准跟任何人提起,知道吗?”

“为什么?”影山不禁有些困惑。虽说以他的性格也绝不会外传这件事,但仍旧并不理解日向的种种反应。

明明如果曝光这件事就可以获得许多媒体的关注,对于一位普通的艺校学生来说,是次不可多得的机会。但若是收了事务所的封口费,按理来说会更加谨慎小心。但是当自己猜出他的身份后,除了起初的些许惊讶,日向并未有过激的反应。

如此推理后,影山只能得出一个最不可能也是最有可能的原因,那就是——日向根本就不在乎这件事。

“因为冒充女生唱歌,感觉很丢脸。”日向轻描淡写地回答后,扭过头时正巧对上影山有些诧异的目光,“你这是什么表情啊?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影山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是这么单纯的原因,不禁自嘲地扬起嘴角。这人是个呆子吗?对方可是旗川藤子,这件事闹得如此沸沸扬扬,正是自我曝光的大好时机,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被看中噱头的事务所培养出道。

“你傻站着干什么啊?我要睡了。记得关灯锁门啊!”日向见对方伫立在寝室中,自顾自地关掉台灯与电脑爬上床铺准备睡觉,“对了。”

“怎么?”正准备与对方道别的影山手握门把。

日向的问题显得有些无厘头:“你记得我是谁吧?”

“……日向翔阳,音教专业大四?”影山在沉默后脱口而出。

从床帘中探出头来的日向不满地蹙起眉头:“亏你还知道……记得说敬语啊小鬼!”

那晚,影山意外地睡了个好觉。醒来后隐约记得自己昨晚做过梦,却怎么也想不起梦的内容。伸手抽出压在枕底的手机,按下开机键。现在是上午八点半左右,影山比平时要醒得晚些。他很少使用line,在昨晚回寝后便重新将卸载已久的app安装进手机。

按照日向的要求,影山已经将片段发送给他。点开line,看见对方凌晨两点发来的信息:没问题!11:30,我们去趟琴房。

11:30……不应该是吃午饭的时间吗?

“你懂什么?就只有这时候人最少。”中午,两人在走廊中寻找着空琴房,日向在解释后连忙叫住准备朝207走去的影山,“那间不行,琴是坏的。”

在这所学校抢琴房是一场战争,也是一门学问。在这里打拼四年的日向自然很清楚在什么时间、地点更容易找到空琴房。正在逐间寻找的日向在路过217室时意外地发现熟悉的身影,敲门后走进琴房问好:“山口,中午好啊!”

“啊?是日向学长啊!”正在收拾琴谱的雀斑少年露出温和的笑容回应,“我正准备去食堂呢,你是要用琴房吗?”

“是啊,带学弟来商量些事。”日向看了眼身后的影山,向山口介绍,“这是作曲专业大二的影山,和你应该是同年级吧?”

“山口忠,钢琴专业大二。”山口自我介绍后与影山握手。

握手后影山原本想开口寒暄两句,却怎么也找不着话题,只能干巴巴地回答:“你好。”

“哈哈,没想到日向学长原来和影山同学也有交情啊。”在发觉日向不解的神色后,山口忍俊不禁地圆场,“但也不奇怪啦?毕竟是作曲专业有名的‘天才’呢。”

原来这小子这么厉害吗?不过也难怪,虽然日向对作曲只停留在基础技能水平,但也能听出昨晚的片段里确实有很是出彩的曲调。

山口的话让影山没来由地感到难为情,只能敷衍地回答:“还差得远呢……”

“不过依然很优秀呢。”在寒暄两句后,山口的手机突然响起,查看来电显示后向两人道别:“我这里约了同学去吃午餐,那我先走了。”

“好的,再见!”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在目送山口离开琴房后,大大咧咧地将背包放在钢琴顶部,挪喻着身旁的影山,“哇,没想到你还挺有名的嘛。”

“碰巧的吧。”影山坐在钢琴椅前,从背包中掏出电脑和几页琴谱。

日向毫不客气地坐在影山身旁,将琴盖打开,掰下谱架:“把你之前的曲调弹来听听?我在昨晚感觉有几处可以再润色下。”

“好。”影山把复印的琴谱和自动铅笔递给日向,随即将摆放在谱架中的文件夹展开,“有问题的地方可以在上面勾画。”

“你居然还编了琴谱!”日向拿着手里的五线谱,浑圆的双眼快速地浏览。感觉很用心啊,双手都有很明确地分工。

一般来说,现在的歌曲在作曲的初级阶段时,都是先在软件里成型,用钢琴演奏也都是即兴的成分居多。真不愧是写古典乐的啊……

影山轻描淡写地回答:“因为编曲后想要乐队伴奏,所以会写得比较详细。”

“乐队伴奏吗?好厉害啊。”将琴谱摆在大腿上,日向的眼神中闪烁着兴奋,“但会很麻烦吧?而且还要排练。”

“这种事总会有办法的。”影山在回答后开始简单地在钢琴上弹奏音阶,意外地发觉这架钢琴虽然琴键偏轻,但音调确实要更准些。

自动铅笔发出划过纸面的‘唰唰’声,日向将笔尾顶在下唇,抬眼看向正在黑白琴键间流利弹奏的双手。影山的手指骨感而修长,手背处带着几缕并不明显的青筋,却不经意地透露出禁欲感。

正值夏末初秋时节,灿烂而温暖的阳光透过飘扬的纱帘洒进略显狭小的琴房,照耀在修剪清爽的青丝中,折射出黑曜石般的光泽。虽说是亚洲人却有着深邃的双眸,搭配高挺的鼻梁呈现出几乎完美的侧脸。

昨晚都被这人给气懵了,今天才发现原来他长得还真不错。目光在影山纤长的睫毛间留恋,直到影山伸手翻页,日向才突然回过神来。连忙将手里的琴谱调到相应的页数,收回眼神用笔尖敲打纸面,仔细聆听音乐。

要说起这首歌的风格,虽然前奏带有些许爵士的韵味,但整曲还是以现代民谣为主。这种旋律确实用乐队伴奏会更好呢,但两种风格的衔接处还有些生硬。日向思索着勾画,在一曲终了时将琴谱递给影山:“问题大概是在衔接处,还有间奏部分。”

在简单翻阅琴谱后,日向和自己勾画的地方大致相同,在整理歧义处后影山对照着第一个勾画处弹奏小节:“这里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我觉得这段可以删去……”用笔尾戳进自己的头发里摩擦着,日向在斟酌表达后解释,下意识地抬眼观察影山的表情,“因为前奏有些长了,而且这段要重复两遍感觉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你是说多余对吧?”影山一针见血的评价即使对象是自己的作品也毫不留情。

日向有些尴尬地犹豫,随即缓慢地点头:“……可以这么说吧。”

影山将那段划掉的旋律去掉后重新弹奏:“这样?”

“我觉得这里可以空两拍。”日向在查看琴谱后靠近对方,伸手在键盘中弹奏,他的指法在影山看来有些散漫,看来确实基础并不牢固。

“这里用二四指会很吃力吧?”也许是强迫症发作,影山开始纠正日向的指法,“用二五指,而且这段是连奏,不是跳音。”

日向大大咧咧地发出笑声:“哈哈,因为入学时要求钢琴会弹唱即可,所以确实基本功会比较差呢。但这样也没差吧?总之能弹出来。”

影山张口想要反驳,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日向笑得如此没心没肺,他也不知如何开口,索性跳过话题:“那随你好了,我们继续。”

虽然勾画出来的片段只有四处,但经过一下午的修改,除了间奏部分两人没有达成共识外,其他地方已然润色完成。对于影山来说,和日向的合作还算默契。所谓熟能生巧,虽说日向在悟性和乐感方面有所欠缺,但是在作曲方面的经验要比影山更为丰富,对流行音乐也更加了解,所以在两人讨论时也能想出不少好点子。

相比低年级的学生来说,日向的个人时间也显得更为充裕,在合作时两人也能相处更久。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好了。”影山将修改完善的琴谱收回文件夹,开始整理背包。

“好的,我回去会开始想歌词的。”日向惬意地伸懒腰,鼻息间发出舒爽的呜咽声,“啊!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好饿啊。”

褪色的夕阳与渐浓的夜色交织出别样的黄昏,各个琴房已是灯火通明。收拾好物品后走向门口,侧身让等候在外的学生进入,跟在日向背后的影山顺手将门合拢。走廊的灯光带有些许青灰,洒入灿烂的橙发中却泛起丝丝温暖。

实话实说,如果单凭外貌来判断,影山绝对无法猜出日向已经大四。他的面部线条柔和,鼻头圆润,那双眼睛如同玻璃珠般清澈而灵动。小巧的身形外套着T恤和运动裤,越发得像高中生,而谈吐和举止也是意外的开朗大方。虽然在初次见到日向时总认为他身上有种‘混吃等死’的气息,但现在看来自己的判断也有所偏颇。

“你要去吃晚饭吗?我知道有家龙虾饭特别好吃。”两人走出教学楼后日向热情地邀请。

影山查看时间后摇头:“……改天吧,我回去还有作业。”

“年轻人的神经别绷得太紧啦。”日向好意劝说后从裤袋中掏出手机,“那么下次再约好了,有什么问题记得line联系我!”

两人道别后日向朝校门的方向走去,而影山却提着背包去往食堂。两排青木顺着步伐的前进而逐渐推后,影山并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条件反射地拒绝日向的晚餐邀请。明明自己很不擅长说谎,却能有理有据地推脱对方。

日向是自己的合作伙伴,按理来说结束后吃晚餐是很正常的事,但影山却莫名地有所顾忌。就像是,感觉这种事……为时尚早?算了,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影山打消脑内盘旋的奇怪想法,走进食堂。

 

评论 ( 23 )
热度 ( 100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