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初恋10题之在校运会的那些小事》

《初恋》个志印调结束,首印本数已经确定,谢谢大家支持!

 

面对一年一度的校运动会,每天在排球部进行训练的影山自然而然地成为一年三组的‘主力’成员。无论是单人项目还是集体项目,影山都被体育委员催促着报名了不少。

简而言之,在校运动会期间影山比上课时更忙。

在参加完4×400米接力的初赛后,影山回到班级的看台前休息,伸手拉住正准备去检录的千木良:“躲避球是什么时候?”

“下午吧。你等会是什么项目?”千木良在掏出手机确认赛程表后,随口问道。

影山回答着,将运动包中的水瓶掏出利落地打开:“三公里吧。”

“三公里,你厉害啊。”千木良挑起眉头往影山的背后拍了拍。

“咳咳!你干什么!”影山被水呛住后猛地咳嗽起来,擦去唇角的水渍,“没人跑。”

千木良无奈地点头认同:“这种项目确实没人报。辛苦了!”

“没事。”跟千木良道别后,影山平静地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运动场,不愧是校运动会,估计就连体育室里也有不少人吧,“小岛还在比赛呢?”

“没,刚才回来了。”千木良朝看台的另一端望去,小岛正站在那里和同学说话。

影山不禁皱起眉头:“50米这么快就比完了?”

“没有吧,看他那样子估计复赛没进。”在与对方攀谈几句后催促检录的广播再次响起,千木良摆着手道别,“我得先去检录了。”

“嗯,加油。”在千木良离开看台后影山又休息片刻,随即站起身朝小岛的方向走去。初赛没进吗?估计是分组时运气不好吧。

小岛是田径部的正选,专攻短跑。这次班级里的男子短跑单项和三公里长跑他都有报名,通常情况下是不会在分组赛时就被刷下来的。

还未来到对方面前,小岛的声音便已传入影山的耳朵,他正手舞足蹈地给同学比划着跑步时的场景:“就是那3号跑道的小个子,反应特别快!枪声一响,‘唰!’的一下就撒腿跑,立马跟后面拉开好长一段!就跟疯狗似的,根本赶不上!”

“小个子?是哪个组的啊?”旁边的同学奇怪道,“你就一点没赶上?”

“你不知道,50米就是几秒钟的事!他一瞬间就冲出去的那段差距,除非说是跑特别快,不然根本无法超越。我死命赶啊,但还是追不上。100米估计有希望反超,50米?啧啧,就算是我和他再比一次,估计都不一定能跑赢。”小岛夸张地回答,一面啧着嘴佩服,“哪个组啊?哪个组我倒是忘了,但我总觉得在我们班门口见到过他。”

“真是可惜了,原本想着50米男子单项幸运的话,能得个冠亚军什么的。”

我们年级的小个子?影山不由得在意起来,小岛的描述总觉得让他有些似曾相识。不过这种反应快的小个子,他思来想去也就只认识一个。嗯?不会是——

“影山!”小岛突然想到了什么,正好看见影山站在自己身旁的栏杆处,连忙跑过去问,“那个有几次来我们班找你的小个子,是谁啊?就是橙色头发、眼睛很大的那个。”

果然……小岛的反应在影山的意料之中,不暇思索地回答:“日向翔阳,一组的。”

“哦!对对对,就是他!”“他是你们排球部的吧?你这朋友跑得可真太厉害了,那换布的频率就像放胶片电影!”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听到有别人夸奖那个呆子时,影山却也跟着挺受用:“嗯,我刚才听到了。复赛现在还在比吗?”

“才刚开始,你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看到。”小岛指向操场西北端的赛道,那里正拉着终点横幅,枪鸣声时而响起,“你那朋友什么时候介绍我认识下呗。”

“好,我会跟他说的。”在暗自重新打量小岛后影山答应,与对方道别,便顺着楼梯走下看台,朝50米的赛场走去。

实话实说,影山并没见过日向跑步的模样。因为在绝大多数时候,当日向在跑时影山也在跑,视野颠簸时谁会这么无聊去观察别人跑步的模样。

日向起跑快这件事影山能感觉到,无论是在训练中还是日常的你追我赶,影山都不得不承认,日向的反应能力确实很快,特别是在精神集中时。

50米的复赛正进行到一半,赛道旁的加油声层出不穷,伴随着维持秩序的呼喊。影山选了个人少些的地方站着,往起点处探头,想寻找那抹起眼的橙色。

也许是位置离起点太远,影山并没看清起点后的候场选手,下意识地向前迈步,却不小心撞到了身旁的人:“啊,抱歉!”

“没事。”

对方是位影山有些眼熟的女生,齐肩短发、中等身高、手中拿着一条吸水毛巾。这……影山认出了那条淡蓝色的毛巾,是自己在周末时才送给日向的礼物。再仔细去端详那女生的长相,才发觉这是一组的小野,常和日向在课间说话的女生。

小野在低头用纸巾搽干净鞋面后,起身正对上影山的双眼,立刻便认出了影山:“嗯?你是三组的影山吧,和日向经常午休的那个。”

“是啊。”影山微愣了下,他没想到对方能这么清楚地记得自己。不过也难怪,在他的印象中女生确实更擅长记人。

“哈哈,你好啊。我是一组的小野!日向的朋友。”小野露出爽朗的笑容与对方问好,随即转头指向候选人的后排,“你是来看日向的吗?还有两组就是他了。”

“好的,谢谢。”影山并不擅长和女生说话,回答的语气显得拘谨。

在片刻的沉默后,小野突然将日向的毛巾塞给影山,看向对方疑惑的目光后连忙左顾右盼地解释:“那个什么,我有点事得回看台一趟。等日向比完后把毛巾给他吧。”

“啊?好。”影山也没多在意对方的解释,于是点头答应。

短跑的比赛速度一向很快,没等小野走多远,影山就已经在起跑线的位置瞥见那抹橙色的身影。日向套着训练时常穿的短裤和T恤,胸前贴着号码牌,站在2号跑道中做准备运动。

他正专注地伸展手臂和肩膀,并没注意到影山的存在。在蹲下系紧鞋带后,听到预备的号令。虽然距离较远,但日向身上散发出的那份专注,却是影山再熟悉不过的。

真不知道这家伙在比赛前去了多少趟厕所。

枪鸣震耳欲聋,若不是亲眼所见,影山绝不会相信。虽然之前在听到小岛的描述后,自己也有想过日向起跑的模样。但当面对现实时,却只能说自己的推测甘拜下风。

那恍如一道橙色的闪电,就像是小岛说的那般,瞬间就能和人拉开差距。日向跑步时的步速极快,而且步伐也迈得很宽。电光火石般,突然窜出四周,立马占据领头的位置。那头灿烂的橙发在阳光下照得更为耀眼,令影山几乎无法移眼,目光始终紧锁,直到终点线冲破时传来一组同窗们的欢呼。

“哈哈,其实没什么啦!就是运气好。”日向被旁人夸得脸颊泛红,揉着后脑勺的头发向身旁的人说道。

来到对方面前,影山将手中的毛巾丢到日向头顶:“呆子,你的毛巾。”

“谢啦!”依旧是那副爽朗的笑容,将毛巾扯下后擦拭着后颈的汗水,“影山,怎么是你啊?小野呢?”

影山扭头朝不远处的看台望去:“她回看台有事,就把东西给我了。”

“哈哈,影山是看我比赛的吗?”日向与影山一同走在操场中,绕过铺设的比赛场地,眼中迸发出期待与好奇。

影山自知无法否认,别扭地点头:“是,看到了。”

“那我跑得怎么样啊?”好似一只讨主人奖励的幼犬,日向伸着脖子想看清影山的神色。

手掌顺着头顶抚向后颈带出温热与干燥,日向感到脊背僵硬,眼神顺着触感向后望去,心跳逐渐急促。那截从袖口露出的小臂轻靠在肩头,日向神色微愣却在意料后忍俊不禁。

“你笑什么,呆子。”对方的笑容让影山莫名地不好意思,原本插在发丝之间的手指再抽出后,报复般地朝日向的后脑勺处轻拍。

“哈哈,没什么。”享受地朝手心处磨蹭几下后,日向扬起嘴角转移话题,“等会你有什么项目吗?”

日向的话正好提醒了影山,掏出手机查看时间:“三公里。”

“影山很擅长长跑啊!”日向回想起昨晚影山有给自己发信息,报名的基本都是长跑。

“相对来说还好。”将手机放回裤袋,影山与日向已经走到一组的看台楼梯下。一组和三组在不同场地,中间隔着一排低矮的器材室和工作处。

日向靠在楼梯的扶手旁与对方攀谈:“哈哈,我会给你加油的!”

“长跑比赛可没什么意思。”在迟疑后影山回答,而此时的广播中也开始通知检录,“……那我先去检录了。你上午还有比赛没?”

“没有了!决赛和跳高项目都在下午呢。”日向在思考后回答,突然灵光一现,“对了!我们中午出去吃拉面怎么样?”

在答应日向后,影山向操场另一头的检录点走去,耳后还传来对方大声嚷嚷着‘一定要加油哦!’。有些尴尬地加快步伐,冰凉的手背敷上发烫的脸颊,自言自语:“真是的,又不是国小生……”

在走上看台后向体委要来分组名单,日向坐在被阳光晒得有些发暖的石阶上,数着人名查看,这才发现影山正好和一组的选手分在一组。虽然内心有些纠结,但果然还是很想让影山获胜。想到这里日向不禁扬起嘴角,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他还记得以前为了锻炼耐力,影山有时会在部活结束后陪他在操场跑圈。不得不承认,影山的体力确实很好,在进行这种不算激烈的有氧运动时也很少会挥汗如雨。只记得有次在跑步后不小心碰到他的脖颈,一层薄汗正亮晶晶地覆盖其上,伴随着呼吸的节奏而起伏。

日向下意识地望向自己的手掌,回忆起当时的触感。有些暖暖的,却感觉不讨厌呢。真是的,我在想什么啊?强行打断自己的思绪后,日向将名单还给体委。

靠在班级看台的栏杆前,百无聊赖地盯着正在清空跑道的志愿者发呆。三公里长跑的比赛,每场的时长都会在15分钟左右。影山被分在第三组,那大概就是半小时后吧?日向正漫无边际地思考着,却被同窗们叫唤着打断了思路。

与看台的同学们聊着天,偶尔轮着玩些小游戏。转眼间便快到第三组起跑的时候,一组的同学们纷纷簇拥地站在栏杆前,准备为自己组的选手加油。

起跑的地方离看台有足足半圈的距离,日向只能凭借轮廓来辨别影山在几号赛道。枪鸣响起,看台上的加油声瞬间沸腾,日向也跟着大喊,目不转睛地锁定着在4号跑道的影山。

影山的起跑速度并不算快,在一次拐弯后正好排在是第三位。毕竟是比赛,日向能从影山微蹙的眉头中看出认真的神色。影山在长跑时上身总是很直,肩膀也不见倾斜,给人一种很笔挺的感觉。

真好啊,腿这么长。不知道他脑子里正在想什么。日向的目光顺着影山的身影移动,一圈又一圈,丝毫不感到厌烦,视线如同上瘾了般无法移开。

“4号道的男生长得还真不错啊?”

耳边隐约传来同班女生断断续续的交谈声,虽然偷听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但日向却还是不由得地去在意。

“啊,你是说三组的影山吗?”少女身旁的同学说道,“听说是已经有交往对象了呢。”

“是吗?在学校里也没看见过有女生和他走得近啊。”

同学思索着回答:“好像是外校的呢。我是听凉子说的啦,她男友是三组的。”

“就是那个千木良是吧?”不得不说,女生聊起八卦来真是感觉世界很小呢。日向的双臂靠在栏杆处下巴枕着手背,注视着影山被风吹起的刘海。

“翔阳!”

突如其来的叫唤让发呆的日向回过神,直起身才发觉是刚才的那堆女生在叫自己。朝她们小跑过去露出笑容:“怎么了吗?”

“你和三组的影山相处得很好吧?”女生们好奇地盯着日向发问,“他有交往对象吗?”

“这个啊……”日向并不清楚影山是怎么回答旁人的,所以也不敢断言,毕竟他们还在秘密交往中,揉着头发露出犯难的模样,“你们可以直接去问他?”

“不要啦,又不认识他……”女生们纷纷摇头后,又继续磨着日向回答她们的问题,“别这么小气啦,你说实话就行,到底有没有啊?”

说实话?……反正又没有问是谁,回答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有哦。”这样的承认让他莫名地有些难为情,耳根爬上些许绯红,在点头后再次确认,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他有交往对象的。”

被女生们缠着又问了些问题后,日向突然发觉体委和其余几位应援的同学已经不在看台。哎呀!糟糕了!慌慌张张地把自己的运动包翻得个乱七八糟,好不容易掏出水瓶和毛巾,快步跑去长跑的终点处。

刚才影山跑了几圈?五圈?六圈?记不清了!原本想着提前在终点处等着给影山递水的日向却因为和同学说话一时没注意时间。待他气喘吁吁地跑到终点处时,那里已经挤满了应援的同学,比赛,也已经结束了。

虽然事先也没人要求他这么做,但日向却还是感到莫名的失落。在操场的草坪中寻找着三组的身影,终于在主席台旁发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三步并作两步跑地来到正被人递矿泉水和毛巾的影山面前,喘着气将自己的水瓶递给对方:“哈……水。”

“没事,不用新的了。”正准备拧开瓶盖的影山在看见日向后,将手中的矿泉水还给同学,伸手接过日向手中的水瓶,“我喝他的就行了。”

日向在深呼吸两口后直起身板,影山正用毛巾擦着头发和脖颈,脸颊上带着些许汗渍,呼吸的起伏也比平时更为沉重。果然因为是比赛,所以和平时训练要更努力呢。

“跑得怎么样?”日向在问出这句话后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

看见对方那副懊悔的神色,影山可真是一点也生不起气来。“进复赛了。”伸手朝日向的卷发上拍了下,别扭地皱起眉头道谢:“谢谢。”

“哈哈,没什么啦……”影山的道谢让日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在比赛前有承诺过会看影山的比赛,结果却因为粗心大意连比赛的结果都不知道,在片刻的沉默后,抬起头与影山对视,“那等会我们——”

“翔阳!快过来啦!”突如其来的呼喊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影山抬头,正看见一组的同学们正挥着手让日向过去。

“那么,他们在叫我来着,我先走了。”不知是因为难为情还是兴奋,日向的脸颊上还残留着些许粉红,回头跟同学们打招呼后,又转向影山迟疑着,“嗯……要在看台等我哦。”

直到日向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影山再次仰头喝水。冰凉清冽的液体混合着离去时在橙瞳中的那份不易察觉的留恋。

水好像有点甜了呢。

 

评论 ( 8 )
热度 ( 67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