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良药苦口,美食暖心》9-1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前情回顾:本篇讲述的是影日在高中毕业两年后又再度相会(再续前缘)的故事。在体校被职业队看上成为准职排运动员的影山,利用赛季休整的两个月回到宫城县。然而却遇到了自己在高中排球队时暗恋多年的朋友——日向翔阳。此时的日向翔阳并未进入大学深造,而是在乌野高校附近开起了一家口碑不错的料理店……在日向的盛情邀请下影山与对方成为合租关系,并在小夏的暂住后两人处于暂时同床的阶段。

 

当影山推开日向家的料理店时,迎面而来的是正绑着花边围裙的小夏。

“飞雄哥好!”小夏将手中端着的餐点放在客人面前,扭头朝影山热情地问候。

“好啊。”影山与对方问好后坐进常驻的那张吧台椅中,现在正是中午一点,虽然客人不少但也过了最忙碌的时候。

小夏怀中抱着托盘,移到影山身旁。对方正盯着料理台前的哥哥,并未发觉自己的存在:“飞雄哥,你要吃些什么啊?”

“啊?啊——我都可以。”影山被小夏的声音拉回思绪,有些愣神才反应过来回答。

将煎熟的汉堡排上撒进芝士与胡椒,日向专心地将料理装盘。转手把盘子递给在吧台前的小夏让她端给客人,面朝影山露出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既然都可以,那就牛肉盖饭好了。”

“嗯,好。”影山扭过头看向给顾客上菜的小夏,随即回答,“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哈哈,前几天还有些害羞呢。”日向抬起头将最后一张小票取下,穿进插单器中,“明明以前也来帮过忙,果然是小女孩呢。”随即便低头开始熟练地将洋葱用色拉油煸熟。

不知不觉间,小夏已经来这里一个多星期,在她的帮忙下日向的工作也轻松许多。在影山看来,小夏确实就像初次见面时那样,很机灵也挺懂事。虽然偶尔会耍赖或者撒娇,但也知道适可而止。不仅如此,日向兄妹的感情也很亲密,谈话时也没什么代差。

“哥!我去裕子的店拿新茶叶咯!”小夏将餐上齐后掏出手机看时间,随即便将托盘摆回厨房取下花边围裙。

小夏和茶叶店的裕子关系不错,所以拿茶叶也是由小夏负责。偶尔也会在裕子的店里坐会儿,陪着裕子母女聊聊天。

“嗯?等等。”日向见对方风风火火地就要出门,连忙喊住小夏,取出些做好的糕点装进送餐盒中拿给对方,“这些新做的甜点你带给她们哦!”

“没问题!”小夏兴奋地接过糕点连忙答应,却被对方冷不伶仃地敲了下额头,“唔!”

“不准吃啊!”日向无奈地看着孩子气的小夏。别以为他不知道,好几次都是送些点心过去,裕子母女说一起吃,接过这孩子就坐下来毫不客气地吃了一半,饱得回家晚饭都吃不下……

小夏失望地揉着额头,不情愿地点头:“唔……好啦。”

“回来给你做好吃的。”日向嘱咐两句后便开始低头把姜片放进锅中的肥牛片上,翻炒几回后用铁勺去撇清汤上的浮沫,“路上骑自行车小心啊!”

“哈哈,那我要吃可丽饼!”听见对方的话后,小夏露出灿烂的笑容挥着手跟两人道别,“哥再见!飞雄哥再见!”

见小夏离开店面后影山又扭回头看向正炒着洋葱与牛肉的日向,对方将锅铲退出后盖上锅盖,随即便弯腰从电饭煲中添出一碗米饭:“影山,明天你有空吗?”

“有,怎么了?”影山点头回答,明天正巧是周末,排球部也没有训练。

日向见洋葱变软后便揭开锅盖用勺将汤汁洒进米饭中,随即用筷子将牛肉与洋葱扒入碗中:“明天小夏正巧要去同学家玩呢,不如我们出去一趟吧?”

“出去?”虽然清楚事情绝不是脑中所想的那样,但这话听起来却莫名地像在要求约会啊。

将生鸡蛋打入牛肉中间,放进些许泡姜丝后,日向把牛肉盖饭放在影山面前,露出笑容:“是啊,马上是小夏的生日了,但还不知道送些什么礼物呢。明天陪我去选选吧。”

“没问题。”影山用勺子将鸡蛋戳破后回答。

在影山的记忆中,日向很少与自己一同搭地铁。次日的中午,两人站在开往商业区的地铁中,影山不自觉地侧头看向日向橙红的发丝。一时有些晃神。

“嗯?”日向似乎感觉到对方的视线,疑惑地抬起头,“怎么了?我的头发很奇怪吗?”随即便伸手去整理自己的头发。

影山摇头后平视前方:“没有,都很好。”

“哈哈。”日向靠在地铁门口旁的站立处,而影山正站在自己面前扶着栏杆,“说起来,这次你回来还一直没能和你出来逛逛呢。”

“是啊。”影山本就不是爱玩乐的人,每天过着固定行程的生活在他看来也不错。但说起来,两人一同逛街的最后一次也大概在三年前了吧……

日向穿着那件枣红色的卫衣,宽松的款式将他的体格显得更为瘦小。卷翘的发丝随着地铁的颠簸而微微摇曳,仿佛在指尖下轻颤的琴键在影山心中奏出轻快的旋律。耳机正温暖地窝在那温润小巧的耳屏之间,日向正盯着面前的地铁线路图发呆,没再注意影山的视线。

“这件衣服,以前在集训时也见过你穿过。”

“啊,是吗?”日向条件反射地低头看向身上的服装,随即抬起头露出笑容,“哈哈,不过这件衣服确实有些年头了。大概是高二时妈妈给我买的吧。”

影山不知应当如何继续话题,在点头后陷入沉默,随即开口:“总是看到你穿以前的衣服。”

“是啊,我不太买衣服的。”日向不好意思地揉着头发来转移话题,“不知道为什么,小夏从以前开始就意外地很中意你挑的东西呢。”

影山奇怪地挑起眉头:“嗯?是这样吗。”所以才会找我来帮忙选生日礼物。

“千真万确。”日向笃定地点头,“在高中时,只要是你帮我选的东西。即使没有告诉她,小夏也会主动说出来很好看。包括那个音乐盒,你还记得吗?”

“我还记得。”影山点头答应,与对方并肩走出地铁。

那个音乐盒是他送给日向的生日礼物。影山依旧记得,在四年前的初夏时节他站在手工店中纠结了很久,最后用半个月的零花钱买下这个礼物。也至今都忘不了,在日向的生日派对后,自己将包装好的音乐盒递给他时内心的那份忐忑。

日向回忆起往事,跟身旁的影山讲述:“那个东西很漂亮呢。小夏特别特别喜欢,那时候她还是国小生嘛,所以就吵着让我送给她什么的。”

“所以呢?”听到这里影山不禁内心一紧。

“结果当然是没有给啦,毕竟是我的生日礼物。”日向摇摇头利落地回答,“当时小夏还跟我生气了呢,说哥哥是大坏蛋什么的。这件事千万别跟她提哦!”

日向将手指放在唇边的模样意外地可爱,这样影山下意识地移开视线,在对方的解释后滋生出莫名的安心与愉悦:“没问题。”

在乘坐电梯来到地面后,日向伸了个懒腰呼吸新鲜空气:“哈哈,不过那么好看的东西感觉和我的房间很不配呢。所以就一直收在柜子里没有摆出来。”

“以后总有机会的。”影山也知道这个东西并不实用,于是对日向的做法也表示理解。

这是日向成为社会人的第二个春秋。去年小夏的生日时,店里的生意才刚刚起步没多久,在余出房租和生活费后确实手头也很紧。再加上当天下午时店里的煤气出了故障,日向更是忙得焦头烂额,直到晚上九点才将事情摆平。

虽然事后在补送生日礼物时小夏表示并不介意,但这件事却始终是日向的心结。现一年过去,自己的处境也要比去年改善不少,于是想要挑件像样的礼物给小夏过个令她满意的生日。

“所以说你为什么会想到买手机?”两人伫立在柜台前,影山看向正摸索样机的日向。

“请问这个有其他颜色吗?”日向将手机还给工作人员后问询。

工作人员摇摇头:“很抱歉,这款手机只有黑色。”

“好的,谢谢。”日向露出亲和力极强的笑容,与影山一同离开柜台时回答方才的问题,“因为小夏在新学期后就要去分校区了,如果是全日制住宿的话还是有手机更方便吧。”

影山继续问道:“不过,你有想到买什么类型的吗?”

“翻盖机吧,总觉得智能机会更影响学习。”日向犯难地思考着,“但现在学生有很多都用智能机呢……总之,我当时想选稍微可爱些的?”

影山知道日向的思维还有些混乱,于是点头后也不再多问。与对方在柜台中的廊道里穿梭,一边留意着有没有适合的机型:“小夏今年应该是十三岁?”

“十四岁。她是年初的生日,所以入学要比同年级要晚些。”日向回答着伸手指向不远处的玻璃柜台,“咦?你觉得那个蓝色的怎么样?”

“那个怎么看都是男式机吧?”影山看了眼那台手机回答。

日向定睛观察后才发现,机身的设计确实挺硬朗:“果然我不适合给女生挑东西呢。”

“也许以后你可以给我挑手机。”看见泄气的日向,影山的语气轻描淡写,在环顾两畔后在正对左侧的柜台前停下,“这台红色的不错。”

日向好奇地探头去看,那是台正红色的翻盖机,尺寸合适款式也大方:“哇!这个不错啊。”

对方的突然靠近令影山心跳漏拍,不经意地挪开身形对工作人员说:“这台可以拿出来吗?”

“真好看啊!就它了吧!”日向兴奋的模样和以前买到满意的护膝般如出一辙。

在进一步了解性能和配置后,日向很爽快地买了这款手机作为给小夏的生日礼物。他一路讲述着小夏生日当天自己的计划,语气依旧轻快双手在空中比划。那份熟悉的聒噪仿佛将影山拉回高中时代,垂眼看向那双弯成弧状的笑眼,嘴角轻扬勾出不经意的弧度。

“没想到这么顺利就买到了!我还以为会花不少时间呢!”日向用手机查看时间,发现才下午两点,于是计划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确实,午饭在店里吃过了,最近也没有上映有意思的电影。正在思索着的日向突然灵光一闪,停下脚步提议:“不如你帮我挑几件衣服吧?”

“可以啊。”影山不暇思索地答应,来到宫城县后除了前期要置齐生活用品外,确实没什么需要买的东西,这次外出也全当是陪日向逛街。

“哈哈,去年夏天时我的衣服被妈妈清理了大半。”日向跟在影山身后来到服装店面中,笑着与对方攀谈着,“说是旧了之类的。不过也没办法啊。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很久没长个子了。”

影山在陈列满商品的衣架中打量着有没有适合日向的款式。高中时他也曾经陪过对方买衣服,还记得日向的尺码总是很小,如果是欧美尺寸恐怕连最小号都没法穿。偶尔被自己坏心眼地调侃,还会嘟囔着抱怨‘果然应该和西谷前辈出去买的。’

“你去试试这几件。”拿衣服在日向身前比划,他把合适的款式搭在臂弯中,随即递给对方。

“好的!”日向捧着那叠衣服左顾右盼地寻找试衣间,“可是我不太穿衬衫啊。”

影山坐在门前的座椅中休息,示意对方进去:“你先试。”

当日向进入试衣间后影山从外套中掏出手机,却发现未接来电中显示出大学教练的名字。将手机抓在掌中,来到试衣间前敲门:“日向,我去回个电话。”

“啊?好的!”里面传来衣服摩擦的声响,混合着含糊的回应。

走出人头攒动的廊道,影山来到店面旁较为安静的楼梯间。深呼吸后拨打电话,将手机贴在耳边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楼梯的木质扶手。在等待几秒后电话接通,有些迟疑地开口:“喂?教练,我是影山。”

“你的邮件我看到了。”对面的中年男人语气严肃,说话方式利落干净,“不行。”

“……”在意料之中的沉默后影山回答,“可是我认为他有这个能力。”

“那也不行。”教练的态度十分坚决,“还没进队就想着托人帮投简历,你让别人怎么看你?”

影山并未说话,昨天他给自己在大学的排球教练发邮件,大意是想向职业队推荐日向。自从和小夏与日向的谈话后,影山并不认为日向应该放弃排球的道路,自然私心想要帮助对方重新开始进行训练。毕竟在高中时日向就被选为县内的种子选手,在经验和技术逐渐成熟后更是能在高手云集的全国大赛中占有一席之地。

日向对排球有着源源不绝的热忱,影山并不甘心对方就这样结束自己的排球生涯。虽然想给职业队推荐日向,但没有可靠的推荐人也是于事无补。于是他向自己在大学的教练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想由他来定夺。

“我是不会给根本没亲自带过的选手写推荐信的。”教练知道影山也并非冲动的性格,这件事既然向他提出,说明多少有些把握,“你那朋友条件如何?”

“就天赋来说反应能力很快,爆发力和弹跳力也很强。”

影山很少会如此正面地评价一个人,这令教练也多少也有些好奇:“身高体重?”

“身高165公分——”

教练不仅长期接触体大学生,还常给职业队培养选手,在听到这个数字后不禁皱起眉头:“165公分?自由人?”

“他在高中时打副攻,高三时成为县内的种子选手。”影山知道对方在顾虑什么。日向的身高对于副攻来说,不对,对于排球运动来说,确实并不寻常。职业圈不比高中时的小打小闹,身高作为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武器,自然所有人都会更重视运动员的硬件条件。

“他是我见过,最有潜力的运动员。”影山的语气中充满着坚定,不容质疑。

教练在犹豫后只能叹气:“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优秀,那我相信你的眼光。你把他的简历复印几份寄过来,我帮你联系几间俱乐部和学校。”

“谢谢您。”影山点头感谢道,“辛苦了。”

“不过到底能否成功我这里也没办法打包票。提前告诉你,几率不大。”比起影山,教练自然更懂得职业圈里很多不成文的规定。即使他答应联系,到底能否被人选中也得看运气:“之后被退回来的简历我会邮寄给你,等会把你的地址发简讯给我。”

在反复几次道谢后,影山挂断电话。虽然结果依旧破朔迷离,但多少教练愿意卖自己这个面子已经是大幸。因为顾及退回的邮件被日向看到,始终放心不下的影山留下了公寓楼旁门房的地址,准备以后亲自去拿。

TBC

评论 ( 5 )
热度 ( 79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