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初恋10题之约会是在家看电视剧》

大家愚人节快乐!

※《初恋10题》个人志印调还在进行中哦!→印调地址❤

 

“啊?对不起,我刚才没听清。”在隐约间发觉有人在叫自己,正在听歌的日向伸手将耳机取下,浑圆的双眼疑惑地看向前排的小野。

“我刚才问你是不是换耳机了。”小野重复刚才的话后,看着摆放在眼前的耳机莫名地觉得熟悉,于是从桌屉中抽出前两天带来学校的杂志“很漂亮啊,我好像在杂志上看过呢。”

“哈哈,我不清楚呢。”日向揉着后脑勺的头发,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是别人送的呢,前阵子我的耳机坏掉了,他家里正好有多余的,所以就给我了。”

正在翻阅杂志确认的小野很快便凭借记忆找到了页面,将杂志立在日向眼前,用手指着中间的宣传广告:“看!我记的没错吧,就是这款呢!”

“啊,这么看确实好像啊。”日向趴在课桌上拿起耳机仔细对比着杂志,“应该是一款吧——咦!!”当日向瞥到宣传图旁的价格时瞬间瞪圆双眼,“原来这么贵吗?!”

果然是这样啊。眼看日向毫不知情的模样,小野只能无奈地叹气:“这个交往对象还真是大方啊。不过你在收别人东西时也该留个心眼吧?”

“我哪里知道那家伙……不不不!什么交往对象啊!”原本正打算辩解的日向却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脸颊发烫地挥着双手否认,“和人交往什么的!我才没——”在小野一副‘你当我是傻子吗?’的神色下,自知口拙舌笨的日向只能犹豫地收回手按在膝盖上,为难地垂头,耳根泛红地轻声承认:“有是有啦……”

小野也不想跟对方计较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告诉自己了,索性跳过话题打量起日向:“要是这么说,这个也是交往对象送的咯?”随即朝日向桌前的新笔袋扬起下巴。

“是啊……因为他说这个颜色和我的头发很像什么的。”日向拿起那只橙色的笔袋,有些拘谨地望向小野,仿佛在猜测对方的意思。

“那么书包也是咯?”

日向点点头:“是啊,因为他说之前的太旧了,看着很碍眼什么的……”面对小野意料之外的沉默,日向不禁心里有些犯嘀咕,“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人送了这么多东西给你,你有回礼吗?”在沉默片刻后,小野再次开口。实际上从前两个月开始她就发觉日向身上总会凭空冒出不少新东西,从对方十分珍惜的反应中来看,也不难猜出是交往对象送的。

“当然有啦!”日向连忙回答,脑袋里却还想着刚才耳机的价格。这……估计得顶上自己小半年的零花钱了吧?

小野一语道破:“别告诉我是请吃零食水果之类的。”

其实还有妈妈做的便当来着……但是太明显了!绝对不可以说出口!日向腹诽着,最后还是犹豫地点头:“是啊,到底怎么了啊?”

“那么外出呢?不会基本都是别人付钱吧?”小野感觉自己的问题在日向回答之前就已经心里有了答案。看着日向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模样,真是好气又好笑。

喂喂,这种天然呆真的不是装的吗!再说,会有这么心大的女生吗?这样一直养着男朋友,估计家境很不错吧。不过这家伙确实偶尔会给人一种需要被饲养的错觉。

“那倒是不会啦,但偶尔经济状况也会比较紧张来着。所以——”

“好,你别说了。”毫不留情地打断对方的回答,小野揉着太阳穴在脑内组织语言,“你这样太奇怪了啊!这样一直欠人情真的没问题吗?就算是交往对象,这样入不敷出对方早晚也是会心生芥蒂的。”

从未有人提醒过的日向惊讶地瞪圆眼睛:“欸!会这样吗?”

“当然啦,大家都是高中生,经济状况应该也是差不多的吧。你总是这样收别人的东西,感觉作为男生有些差劲呢。”小野向来就是心直口快,更何况对方是作为朋友的日向,当然是恨不得一棒子把对方立刻打醒。

日向从未考虑过他和影山间的‘收支平衡’。但在小野的提醒下,回想起许多事确实觉得很不对劲。在两人交往后,日向和影山也出去约会过几次,虽然多半是去打排球或者打电玩什么的,但仔细想起来,不论是吃饭还是看电影自己几乎都没掏过钱。

偶尔碰到些超出预算的东西,影山也总会自然而然地资助自己,这在日向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影山遇到相同的事,自己有条件当然也会做同样的选择。但问题是,影山几乎没有这种时候……确切来说,除了两周前有次影山忘记带买牛奶的钱,自己借了他几枚硬币以外,真的没有其他类似的情况了。

“喂,算我多嘴问一句,你那个交往对象应该还是高中生吧?不会是社会人吧?”

日向立刻面红耳赤地打断对方:“怎么可能啊!当然是高中生啦!”

在和小野‘深刻’讨论一番后,日向越发惴惴不安起来。虽然他向来都是神经大条,但这并不代表自己会无所谓影山的想法。毕竟在和小野谈话中也有被恐吓说‘有可能会被认为是爱占小便宜的人’之类的话。于是胡思乱想地抱着怀里的两份午餐,来到天台。

……

正在吃玉子烧的影山看着日向手中的耳机,皱起眉头:“呆子,你干什么?”

“还给你。”日向想把用绕线器缠好的耳机递给对方,“我家里说会给我买新的……”

而影山却丝毫没有要接的意思,咀嚼着食物扭过头:“你拿着用吧,给家里省点钱。”

“可是这个太贵了,我——”日向开口想要狡辩,却被对方有些不耐烦地打断。

“怎么可能把收下的礼物再还给别人啊?太没礼貌了吧。”

喂!明明不是这样的啊!日向想要辩解,但看见对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光是凭对影山的了解他也心知肚明,想把东西还回去绝对是免谈了:“怎么这样啊……”嘟囔着将耳机悻悻地收回口袋中。

“再说了,这个耳机和你的头发颜色很像。”影山埋头吃着便当,含着食物口齿不清,在迅速瞥向日向后又立刻收回眼神,停顿刹那后语气有些放轻,“戴起来……也很好看。”

对方的话让日向没来由地心跳加速,为难地脸颊发烫,却又是止不住地开心。事实上,影山很少会说这种话,突然这样开口,确实会让自己有些难为情。

“那什么……这周末,我可能没办法出去玩了。”在片刻后,日向率先打破僵局。

“为什么啊?”影山的回答比平时要迅速不少,双眸疑惑地紧盯对方。搞什么啊!明明期待这么久,好不容易快到周末了,怎么突然放鸽子?

日向见状连忙摆手解释:“不是放鸽子啦!是因为月底没零花钱了,所以外出太困难了。”

“我请你不就好了吗?”影山头脑发热地回答。原来是这种原因吗?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每次出去的开销也不多。

日向的头如同拨浪鼓般摇晃着,不愿同意影山的提议:“不可以啦!”

“这有什么关系啊?”影山实在不明白日向为何会这么坚持。

日向也不知应该如何跟对方解释,只是坚持道:“哎呀,不行就是不行啦!”

“……”被对方这么直白地抵触影山心里多少有些不爽,索性重新靠回天台的护栏,不再继续这场争论,“那随你好了。”

啊,现在难道是闹别扭了吗!日向哭笑不得地观察着影山的反应,清澈的双瞳眨巴几次后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手里的便当。在情绪稍微冷却后,才主动靠过去用额头顶向影山的下巴试探:“生气了?”

影山躲开那团温暖的卷毛,对日向的示好并不买账:“没有。”

“哈哈,我又没说爽约,你干嘛这么小题大做啊。”日向柔软的脸颊蹭到影山的肩头,那头卷翘的橙发不经意地扫过脸颊。

“嗯?”对方的回答令影山奇怪地挑起眉头,垂下头时正迎上日向灿烂的笑容,心跳瞬间停拍般令他浑身都有些晃神,脸颊却不争气地发烫。

“这周六我爸妈要陪小夏去参加国小生的竖笛比赛,你可以来我家里啊。”日向就像在家哄妹妹一般,在影山耳边询问着,“怎么样?是不是个好提议?”

对啊,刚才完全没想到有这种方法。影山意外地挑起眉头:“啊,这样也可以呢。”

于是在日向的邀请下,两人决定周六的约会在他家中度过。这也让日向暗自捏了把冷汗,但无论如何,总算不会再欠影山的人情了。

其实日向也有想过跟影山直说,但每次话到嘴边却不知应该从何讲起。他知道影山并非故意为之,而自己也对这个挑起话题后的解释没什么把握。

在给父母与小夏道别后,日向独自整理着房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楼下的门铃骤然响起,日向连忙从窗口探头向院子里张望,看见影山正站在栅栏外等待。“怎么这么快啊!”日向手忙脚乱地自言自语,赶忙趁热打铁地将几件脏衣服塞进衣柜。

前几天影山也来过自己家,但那时正好是大扫除的第二天,房间里也还算干净。日向原本想着昨晚打扫,结果打游戏太入迷,转眼已是凌晨。再加上今天一觉睡到10点钟,匆匆洗了个澡后跟家人道别,还没收拾多久影山就接着来了。

算了,反正就这样吧。日向也懒得做‘面子工作’了,快步跑下楼梯,在玄关里将栅栏的自动锁解开,打开门后慌慌张张地从鞋柜中翻出备用的拖鞋。

“打扰了。”影山走进门后习惯性地礼貌问好,将拖鞋换上后把鞋摆正。

日向与对方一同走上楼梯:“你真的好快啊,不是二十分钟前才说出门了吗?”

“啊,因为今天公交来的比较快。”影山走进日向的房间,毫不留情地一语中的,“你这房间也太乱了吧?”

要不是刚才收拾了下,你现在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日向腹诽着,却还是不好意思地跳到影山面前挥舞着双臂:“我——我忘记打扫了!”

“算了,也没什么。”不如说还挺有你的风格的。影山环视四周后询问:“我坐哪?”

“这里吧!”日向将椅背上的靠枕搬到矮桌旁,站起身局促地摸耳垂,“那什么,我给你拿点吃的上来!”在影山坐下后便离开了房间。

还是第一次和影山在家里独处呢。日向在零食柜里挑着食物,一面大脑走神地胡思乱想。等会中午吃什么啊?啊,肚子好饿,早餐都还没有吃呢。

拿着零食和水果踏上楼梯,日向用后背推开半掩的门。虽然早餐没吃,但昨天半夜不是泡过拉面吃了吗?怎么起来还是这么饿。

“喂,你昨晚是不是吃拉面了?”

对方冷不伶仃地出声与日向的心声不谋而合,令他惊讶地出声:“哇!你怎么知道的!”

“光是看就知道了吧。”在日向将零食摆在桌面上后,影山扬起下巴点了点对方的脸,“脸肿成这样。”

日向半信半疑地跑去厕所看镜子:“真的有这么明显吗!”揪着自己的脸颊侧头观察着却怎么也瞧不出端倪,走回卧室中开口抱怨,“根本什么都没有吧?”

此时的影山正驾轻就熟地打开日向房中的电视,张望着寻找遥控器却发现身旁的矮桌底躺着一封被撕下的杂志内页,好奇地拾起来展开:“这是什么啊?……《与校医先生交往的日子》?这不是最近的那个校园剧吗?”

“是啊,那什么……你也知道我身边女孩子比较多啦。”日向见对方没理睬自己的抱怨,悻悻地坐到影山身旁解释,“她们强推这个剧来着,但我一直没看。”

“我确实也有听班里的女生讨论过。”影山打了个哈欠,兴致缺缺地将内页丢给日向,单手枕着太阳穴,“反正这种青春爱情剧都是一个套路吧。”

日向阅读着简介回答:“是吗?可是这里面好像还有刑侦类的剧情呢。”

“肯定只是噱头啦,你是真的打算要看吗呆子?”

虽然影山并没什么兴趣但日向却似乎感觉有些意思,伸手打开电视旁的盒子:“我还是有些好奇,正好无聊不如先看一集好了。”

“那先说好只看一集,等会还有排球录像带啊。”影山无可奈何地伸手拿起苹果啃着,真不知道这种电视剧到底有什么意思。

“好啦好啦,要是不好看就看别的咯!”日向往对方手中的苹果上咬了一口,靠在身旁用遥控器选择着节目,点开播放按钮。

影山始终对这些谈情说爱的电视剧感到百无聊赖,认为无非是些平凡的小姑娘突然被多金俊美的少年喜欢,然后灰姑娘成为王子的新娘的故事。自然也很难理解为什么班级里的女生总会滔滔不绝地聊着这种东西。

“这个被欺负的女生应该是女主角吧?”在剧情进行大约五分钟后,影山问道。

日向点着头应合:“看样子应该是吧,还有青梅竹马什么的,完全是女主角标配。”

“不过我倒是觉得那个反派女长得更漂亮呢。”

“是是是,我也觉得她长得更好看啊,而且有些举动还是挺有趣的嘛。”

时间过得比影山想象中的要快,原本以为会很无聊的他,没想到在半集过后居然发觉剧情和想象中的有所出入:“啊?不对啊,所以说那个反派女才是主角吗?”

“我看看。”日向不敢确认地拿起桌前的杂志内页又仔细瞧了瞧,“是的呢,女主角是恶女设定。而且男主角貌似是那个女二的青梅竹马。”

“哈?那个小子吗?”影山奇怪地皱起眉头,伸手将桌面上摆放的爆米花撕开,塞进嘴里双眼紧盯着屏幕,“所以说是阳光少年和不良少女?”

“应该是吧。”日向点点头,吃着影山怀中的爆米花,“这学校马上就要发生命案了,你觉得会是谁先死啊?”

“一般不都会是那个‘透明人’女生吗?要不然就是那个最出挑的飞机头。”影山也拿不准剧情发展的方向,虽然还没进入主线但这部剧却意外地比想象中要吸引人。

“我觉得会是优等生呢。”日向摇着头回答,在专心致志地看了会后突然指着屏幕惊呼,“咦?这不是高野园子吗?超实力派啊。”

看见高野园子所扮演的女警探正穿着套装在警视厅中指挥,影山甚至有些陷到剧情之中了。毫无疑问,这部电视剧打破了他之前看法,现在的电视剧要比自己想象得要更加有意思。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日向就已经发现影山和他已经看了有四集,而且还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虽然眼睛开始干涩,身体也愈渐困乏,但精神却始终处于兴奋的状态。矮桌上的果皮包装衬托着两人堕落的生活状况,影山和日向相互依偎着,双眼紧盯屏幕。

“哎呀!怎么这么蠢啊,这种时候听到声响不是应该直接冲进去的吗?”

影山摇着头说:“不行,万一有陷阱那可怎么办。”

“可是这样做救援不就会晚了吗?至少得先喊人吧。”日向不满地回答。

“你这样贸然叫人肯定会惊动犯人,如果直接灭口了那怎么办啊?呆子,你看电视剧都不用动脑筋的吗?”影山没好气地挖苦着对方。

日向很显然并不认同对方的观点,但也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香甜的爆米花在口中散发出浓郁的奶香,日向发觉虽然外出也很好玩,但偶尔呆在房间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虽然已是深秋,但家中的气温始终很适宜。温暖而湿润的空气洋溢在日向的房间中,和煦的阳光从窗外洒向淡绿的榻榻米中。虽然是晴朗的周末却一反常态地窝在家里,日向莫名地开始享受这份偷懒的惬意感。

不知从何开始,当日向回过神来时竟然发现视线已经从电视剧转向身旁的影山。而对方却被剧情所吸引,并未发觉自己的注视。说起来还是很奇妙呢,明明一年前还是他嚷嚷着一定要打败的‘王者殿下’,如今却成为了自己的恋人。不得不说,影山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呢。思及此处,日向的嘴角不禁勾起灿烂的弧度。

和自己的天然卷不同,影山有着一头细软的黑发,笔直服帖地留在鬓角。即使是在训练后挥汗如雨,他的头发却如同不会被弄乱般始终保持着基本的工整。温热纤细的手指不经意地扬起,略过耳畔的发丝,这让正在看电视的影山如同触电般立马转向自己。

“你,你干什么啊!呆子。”耳畔的瘙痒依旧还在,影山皱起眉头语气却有些颤抖。

“哈哈,我就是仔细一看,发现你的头发还真好啊。”看见影山有些慌张的模样,日向没心没肺地笑着回答。

影山没好气地瞪了对方一眼,嘟囔着:“好什么啊?头发太软了,无论是烫发还是做发型都会很麻烦的。”

“咦?意外的很懂嘛你,哈哈。”日向恶作剧般地伸手揉乱影山后脑勺的头发,却被对方没好气地打开,“但我还是很喜欢呢,摸起来超级舒服。”

“摸什么摸啊,很痒的你知道吗?”影山胡乱地揉了揉后颈,耳根却泛起微妙的粉红。

“哈哈,难不成影山的敏感区在耳后吗?”日向兴致勃勃地凑近,突然间靠进影山的怀里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如同晒着阳光的猫咪般,“真的好舒服——啊!”

敏感区这种词,这呆子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啊!影山忍无可忍地敲了下对方的头顶,却无可奈何地任由日向靠在自己怀中。影山的心跳声很快,毕竟他和日向还没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而影山也确信,枕在他胸膛上的日向也能很清楚地听见这过快的心跳。

不知是害羞还是尴尬,影山的手甚至不清楚应该往哪里放,就只能傻乎乎地撑在身旁两侧的地板上。卷翘粗硬的橙发在他的下巴处骚刮,仿佛一枚逗猫棒在撩拨他的内心。再加上他们正处于私人空间,难免会想到些不该想的东西。

真是的,那种事情……完全还没有准备好吧。隐约间看向那白皙的后颈,宽松的家居服传递出温暖而熟悉的体温,纤细的身体正靠在他的怀中毫无防备。影山在深呼吸两次后决定还是将注意力转移到电视剧中更为得当。

“影山,我有些困了。”在又看了一会儿后,日向不禁打了个哈欠。

影山抬头看向墙壁上的挂钟,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怎么这么快就困了?你不是10点起床的吗?”

“哈哈,可能是因为在家里就很容易困咯?”而且在影山怀里也会很舒服来着。带着微红的双颊,日向阳光的笑容中带着些许灵动与难为情。

无奈地伸手去揉对方乱蓬蓬的卷发,影山在犹豫中伸手从身后抱住对方:“那就睡会吧,既然累了的话。”

 

“哥哥哥哥!我参加比赛回来咯!飞雄哥今天也来了是吗!”接近黄昏时,刚回家的小夏兴致勃勃地到处寻找日向,想要将今天的成果第一时间告诉他。

在客厅没有找到后,便一阵小跑来到楼上,打开日向的房门准备嚷嚷:“哥哥,我今天比赛得了——”还未说完却被身旁的母亲制止。

母亲露出温和的笑容向小夏做出噤声的手势,蹲下身放低声音跟女儿说:“乖,哥哥们正在睡觉呢。等会吃饭时再说好消息怎么样?”

“唔……”小夏向房间里探头张望了下后,犹豫后乖巧地点点头,“那好吧。”

母亲将门轻轻合上,牵着小夏走下楼梯:“真乖,今天给小夏做可乐饼怎么样?”

“妈妈太棒了!”小夏欢呼着,胖乎乎的小手四处挥舞,期待地盯着母亲,“那么,那么飞雄哥也会在家里吃晚餐吗?”

“哈哈,等到晚餐就去叫他们起来怎么样?”

窗外黄昏的晚霞泛起橙红的光芒,电视机闪烁出待机的画面,零食与果皮凌乱地堆砌在矮桌上,榻榻米中的两位少年相互依偎着熟睡,呼吸声此起彼伏交织出温热的气息……

 

评论 ( 8 )
热度 ( 91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