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公司前辈×新人paro

这次是给@SaKai 的生日贺文呢!3月23日生日快乐哦!❤❤

 

“喂,这个完全不行,拿回去重改。”

正当日向与同事们忙里偷闲地坐在隔间里享受午餐的外卖时,一份蓝皮文件夹被无情地丢到他的桌前,鼓着填满食物的双腮仰视来者。

刚从会议室中走出的影山还戴着那副工作用的无边眼镜,漆黑的西装将他显得更为笔挺修长。在查看时间后,影山朝傻盯着自己的日向蹙起眉头:“看我做什么?快点吃。”

“唔。”日向咀嚼着食物点头,紧抿的嘴唇附近还有不少油渍。

见不得对方邋遢的模样,影山就近抽出几张餐巾纸塞给对方:“你的抽纸都是摆设吗?”

“才不——”日向低头胡乱地用纸巾抹干嘴巴,抬头想要反驳时,却发现对方已经直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回头看到那份足足有两指厚的文件,脱力般地瞬间倒在桌前,拖着清亮的声线抱怨:“搞什么嘛……好不容易才连夜修改完,结果还是要重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啦。”坐在隔壁单间的同事露出同情的神色安慰,“影山先生对工作一向都是很严谨呢。既然你被他带着,肯定会吃不少苦的。”

“啊……好想回去啊。”想念起以前在人事一组的悠闲时光,日向真不知道这次‘升职’对他来说到底是福是祸。

虽说业绩平平,但日向翔阳在公司里却是人尽皆知。讨喜的性格加上可爱的相貌,这个新人才进入公司没多久,便成为了‘公司吉祥物’。

原本日向就职的人事一组通常都很闲,工作虽然平淡无奇但同事们都相处得如同一家人。人事部在这间公司里并不算重点部门,在工作悠闲的同时晋升的希望也显得更为渺茫。但原本就属于享乐主义的日向在人事一组,倒也算是落得清闲,

日向被‘晋升’的原因在公司中虽说不是传得沸沸扬扬,却也有不少人耳闻。原来是当日向出去买咖啡时,发现一个老太太差点晕倒在公司大厦前,连忙把人送去医院后才发现对方竟然是总经理的母亲!

虽然推辞多次,但总经理为了表达对日向的感激,大笔一挥把他毫无征兆地调到了公司人尽皆知的精英部门,销售部。不仅如此,日向还被安置在销售部最为核心的销售三组,由三组的‘主心塔’——影山飞雄亲自来带。

这不就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吗!长期作为‘分解者’的日向,突然被拱上食物链的顶端,随之而来的便是急剧增加的工作压力。虽然拿着比以往更丰腴的薪水,但早已习惯清闲的日向依旧怀念以往在人事一组的日子。

啃着肉包的同时,日向随手翻阅起那本文件夹。影山的批注简要工整,很多意见也是一针见血,让他不得不心服口服。影山飞雄这个名字他早有耳闻,曾经也在公司的年终表彰大会中见过对方。当时因为身高而被安置在人事部头排的他,看见影山西装革履地在掌声中走上颁奖台,心中还不由得有些惊讶。

初见对方时,影山给自己的感觉是冷静沉着,透着对任何事都游刃有余的自信,但这些都并非重点。日向以前听过女同事们讨论影山飞雄,但始终没想到对方真如她们所说的那般,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工作能力都是那么无可挑剔。虽年近而立,却始终单身,这也让公司里的不少女性跃跃欲试。

在作为‘跟班’的日子里,日向发觉影山会对细节方面有些偏执,同时也常会对人缺乏耐心,尤其是自己……但回过神来时,却发现已经有些喜欢上了?

转头望向正在玻璃办公室中伏案工作的影山,日向感到脸颊微烫,心虚地扭过头装模作样地翻找桌上的资料,脑袋中却在胡思乱想。

要问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影山的,这连日向自己都说不清。也许是面对客户为他解围的那次?也有可能是向他抱怨‘这种策划全部让我一个人负责不就好了吗?’的时候。无论如何,当日向意识到时,自己就已经对这位前辈心生情愫了。

也许是帅气的外貌?对啊,影山前辈工作的模样确实挺帅气。从外卖小哥那里接过送来的咖喱饭,日向胡思乱想地在休息室中冲泡茶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业余爱好都是打排球吧,或者是给人感觉总是很可靠……之类的?

算了,影山怎么看都是直男吧?而自己,本来也不喜欢男人什么的。这种感情还是不要太在意比较好。拿着咖喱饭和茶水站在办公室门口,日向深呼吸后打起精神,抬手敲门。

“请进。”正忙于书写文案的影山在应门时甚至连头都没抬起来。

日向走进办公室,见对方正在工作于是放轻脚步来到影山面前,将午餐和茶水摆放在桌前:“那个,我帮你订了外卖。茶叶是我昨天新买的,泡来给你尝尝。”

影山停下手头的工作,将眼镜取下揉捏鼻梁两侧:“不是之前告诉你不用了吗?”

“可是你常会忘记吃午餐啊。”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

影山确实无法反驳对方的话,伸手将咖喱饭拿到面前,揭开盖子后抬头盯着日向:“对了,有件事之前就想问你,却一直没找到时间。”

“什,什么啊?”日向心中一惊,连忙勾起僵硬的笑容来回应。不会吧!难道是已经被察觉了吗?我明明有很注意地隐藏了。

“你这个咖喱饭是在哪里订的啊?味道真不错呢。”影山察觉出日向的忐忑,奇怪地皱起眉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日向连忙摇头:“没什么!”随即有些尴尬地回答,“我是在网上订的啦!哈哈,你要是喜欢我把店名和网址发给你!”

“啊,那谢谢。”

好不容易化解危机的日向简直尴尬到要死,满脑子都想着怎么脚底抹油赶紧开溜:“哈哈,一点小事啦。那我先回去了!工作加油哦!”说着便想离开。

“等等——”见对方慌忙要走的模样影山连忙出声喊住。

“啊?怎么了?”日向深呼吸后平复心情,转身看向叫住自己的影山。

影山酝酿话语般地沉默片刻,在日向愈渐浓郁的疑惑神色中开口:“那什么,你这周六有空吗?”他垂下眼帘似乎在躲闪日向的视线。

“周六吗……我,我没什么事呢。”不会是要加班吧!日向硬生生地将后半句憋回胸口,双眸紧盯着影山,在焦虑与紧张中却蕴含些许期待。

“其实前几天有人送了我两张世锦半决赛的票……”影山伸手将领带松了松,清嗓后与日向四目相对,“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去吗?”

所以说,现在是被正在暗恋的上司邀请外出了吗!我就知道初梦里的富士山绝对能够兑现!日向努力地平复内心的紧张与期待,头如捣蒜地一口答应:“可以可以!没问题!”

“那么周六我去接你吗?”

“不用啦!”日向实在不好意思让影山发现自己现在还住在父母家里,不好意思地揉着后脑勺的头发,眼神四处躲闪,“我坐地铁就好了。”

影山点点头:“那好吧,时间地点你来定,给我短信就好。”

“没问题!”

从办公室中落荒而逃,快步走到没人的盥洗室中兴奋得手舞足蹈。

诶哟我去!太好了!影山居然邀我出去了!

日向高兴得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打着响指趁着四处没人赶紧发泄出内心的狂喜。显然早已忘记自己在进办公室前,还想着要放轻这段感情。

之后的两天里,日向几乎是数着小时过日子,眼巴巴地等待周六的到来。恨不得设个倒计48小时,心里时不时地估摸‘约会’时要做些什么。

比赛的场次是在上午,所以他们决定进场前10分钟在体育馆外碰面。将车泊进停车场后,影山来到人头攒动的体育馆广场。虽是初夏空气中却尽显湿热,影山在自动贩卖机中拿出两瓶矿泉水拿在手中,在临时搭建的野立伞下等待着日向。

“影山先生!”少年清亮而欢快的呼唤钻进耳畔,影山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日向正背着双肩包朝自己跑来。这是影山初次看见对方穿常服的模样,不禁有些愣神。就如同那头耀眼的橙发般,他不得不承认日向确实很适合亮色和浅色。

日向色彩鲜明的休闲装束再配上那柠檬黄的书包,怎么看都像是未成年的高中生。但影山也并不惊讶,日向原本就身材小巧,再加上那张娃娃脸,在公司穿西装时始终有种小孩偷穿大人衣服的错觉。还是这种轻松的运动风装束,更符合他的风格呢。

在暗自打量对方后,将手中的矿泉水递给日向:“你怎么还背这么大的包。”

“谢谢!”日向将影山给的水放进背包侧面,露出灿烂的笑容,“当然是装零食啦!去看比赛怎么能不带点吃的呢?”

你这已经不是‘一点’的程度了吧?影山腹诽着看向那鼓鼓囊囊的背包,与日向并肩走去体育馆的入口。果然,无论是外观还是内在,都还彻头彻尾的是个孩子。

虽然影山已经年近三十,和同辈人比起来也并不显老,但跟日向站在一起时却怎么都像是带弟弟或者侄子看比赛的大叔。两人找到对应的观众席后,日向兴致勃勃地盯着在场地中热身的选手们:“哇!好久都没有这样现场看比赛了呢!”

“我也是,很久没这样看比赛了。”影山在习惯性地查看时间后,将注意力转向场地,“工作太忙了,很少有这种机会。”

“哈哈,我在高中的修学旅行时,偷跑出去看了次比赛呢。”日向直爽地和影山攀谈起来,双眸中闪烁出兴奋的光芒,“当时觉得好不容易到了东京,无论如何都要去!”

影山似乎能想象日向偷跑出去的模样,来了兴趣地询问:“结果呢?”

日向苦着脸撇嘴:“结果,半夜回旅店的时候被起夜的老师发现了,说要把我的毕业证给扣了。虽然现在想起来肯定是假的,但当时还真是吓了个半死,哈哈哈。”

日向声情并茂的描述让影山不禁扬起嘴角:“那你说,要真不让你毕业了怎么办?”

“不让毕业那就结业或者复读呗!按我妈的话来说就是,我长着一副小孩样,就算复读个五年也没人能看得出。”日向不好意思地说着,原本在高中时他还总会排斥别人拿他的娃娃脸和身高谈笑,但现在也不再那么纠结。

看见日向笑嘻嘻的模样,影山不禁胡乱地揉了下那头卷翘的橙发。对方的头要比想象中的更小巧,温热而扎人的触感在手掌中交织,让他竟然有种在安抚小动物的错觉。

被影山突如其来的摸头,正在说话的日向仿佛被吓到般噤声,灵动的双眸中透出些许惊异,在慌忙扫过影山后,结巴地继续开口:“总,总之,哈哈,我高中很淘气的。”

心如鼓擂般跳动着,在对方的手掌离开后,日向下意识地用手揉了揉头顶。双颊泛红,虽然难为情却又难以自持地开心。

“前辈啊,我突然有件事很想跟你说呢。”

“嗯?什么事?”影山并不清楚为何自己会紧张起来,面对日向纯粹的目光,突然感到耳根有些发痒。他的目光无法从日向的脸庞中移开,吞咽唾液后静待对方的回应。

运动员列队入场的通知声响起,瞬时场馆中人声鼎沸,影山被这突如其来的气氛转变所分神。只见日向的嘴唇在视野中开合,却无法听清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他橙黄的瞳孔中交织着兴奋、担忧和些许自己无法名状的信息,灿烂得让影山移不开眼。

“你说什么?抱歉,我没有听清。”他连忙捂住面朝人群的左耳,靠近对方想要日向将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却见日向看向面前的赛场,扬起爽朗的笑容摇摇头:

“没,什么都没有。”

在那一瞬,影山突然发觉,在体育馆约会这个想法真是蠢透了。

 

最后附漫画一张!by:被信之附身的石頭

评论 ( 19 )
热度 ( 96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