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海报风波》星探paro

※影→日设定
※影山隐痴汉属性出没

这一切都起源于周一那次本应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部活训练——

“请问,这里是乌野排球部吗?”第二体育室外立着一位身材中等的大叔,他衣着整洁身材削瘦,在踏入门内时快速地打量起屋里正擦着汗水休息的高中生们,从内袋中抽出那张被对折两次的排球部宣传海报询问。

他的到来让部员们有些狐疑,毕竟很少会有人这么点名道姓地找来这里,尤其还是陌生的成年人。身为排球部经理的清水收起正在书写的记录本,来到对方面前回答:“是的,您好,我是排球部的经理清水洁子。”

真是个漂亮女孩,这种气质很适合拍文艺片呢。出于职业习惯的大叔在观察洁子后伸出手与对方相握:“你好,我是石泉。”

“请问石泉先生是要咨询关于排球部赞助的事情吗?”洁子见石泉手中拿着的排球部海报,自然认为对方是想要进行赞助,却看见对方摇了摇头。

石泉不紧不慢地将海报展开,指着海报中的日向回答:“不是,我是来找这个男孩的。”

从洁子一闪而过的惊讶目光中能看出,她并未料到对方的来意。眼神看向正在球网旁和其他人扎堆打闹的日向,又转回目光暗自重新打量了下石泉,随即开口:“请问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这个,得等他来才能说呢。”石泉将海报收回内袋后露出和善的微笑。

“好,那请稍等。”洁子虽然并未肯定,但内心却已有五六分的预感,在向石泉告知后便转身朝日向的方向走去……

有些不解地看着日向跟在清水前辈的背后,影山喝着水将鬓角的汗水擦去。随即又望向正站在门口旁的中年男人,心中不禁有些狐疑。

身旁的田中也显然有些奇怪:“是亲戚来找吗?”

“不清楚。”影山将毛巾搭在脖间,转身将手中的水瓶放回背包中,“田中前辈,等会休息后再练习会儿快攻如何?”

“那当然是没问题啦!”田中得意洋洋地答应,“哼哼,我现在的体力还绰绰有余呢!”

大地见大家的精神状态都还不错后提议:“下节我们打练习赛好了。”

“没问题!”坐在一旁的西谷连忙答应,兴致勃勃地活动筋骨,“那么等会——”

“什么!拍拍,拍杂志?!”

正当其余人讨论着接下来的训练项目时,日向惊讶的高喊声却立刻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怎么回事!影山看向正有些慌张和吃惊的日向,心中莫名地担心起来,紧蹙眉头本能地朝那个方向快步走去——

排球部的大家也跟着围到事发点想一探究竟。只见日向的脸颊因为惊讶和兴奋而泛起红晕,慌张得如同比赛前的紧张反应,朝那个比自己高上半头的大叔挥舞着双臂直摇头:“这个……这个事,对不起,我有点没反应过来。”

无疑,日向给石泉的印象很好,阳光而具有活力,身材小巧又长着一张讨喜的娃娃脸,恰巧是最近在业内很受欢迎的‘弟弟’类型。而他单纯而幼稚的举动,反映出他直接而纯粹的性格……要比我想象得更有潜力呢。

而正当石泉准备再次重复问题时,一位身高大概180公分黑发少年阴沉着脸来到日向身旁,用不信任的眼光毫不遮掩地打量自己,戒备地发问:“你是谁?找他什么事?”

身高、长相……形象方面挺有做偶像的潜质嘛,但摆出这副表情真是暴殄天物。嗯……虽然声线还不错,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特长。石泉暗自评价影山后和对方握手,再次介绍自己:“你们好,我是石泉。是一名星探。”

星探?星探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不仅仅是影山自己感到惊讶,就连身旁的其他人也开始摸不着头脑地讨论。但事实证明,虽然影山在其他方面不太善于思考,但面对关于日向的事时却是异常的聪明。心中立马就猜测出对方的来意,宣布占有欲般地伸手抓住日向的肩膀。

“石泉先生是来找日向拍杂志的。”清水见双方有些僵持于是出声解释,看向一旁大脑脱线的日向,对方还是那么手足无措,不知应该怎么回应。

这家伙对这些东西没兴趣。影山真的很想将这句话脱口而出,话到嘴边时却又好似被什么卡住了般无法开口。自己还不知道日向的想法呢,就这样替他拒绝肯定不对吧!侧目瞥向被自己下意识护在身后的日向。那呆子怎么还是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模样啊?!

“哇!拍杂志吗!那不就是模特了吗!”听见清水的解释后西谷惊讶地将日向的脖子一把环住,不客气地揉乱对方的头发,“你小子还真是幸运啊!”

田中也凑过去起哄起来:“是啊!做模特之后要是认识了漂亮女生记得要介绍我们啊!”

“啊,日向真是很厉害呢。”东峰也发出衷心的祝福,“要加油哦!”

“前辈,你们——”日向被大家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着,脸颊烧起来般地通红,想要喊停却尴尬得不知如何开口。

见前辈们都很鼓励日向去拍杂志,影山内心却升起一股莫名的火气和焦躁。看向被围在中心的日向焦急辩解的模样,反而更加感到心烦意乱。

“哎呀,不是啦……不是啦!”日向辩解的同时朝一旁的菅原投出求救的目光。

“好啦,你们也别太过分了。”大地叹了口气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出手制止了西谷与田中的动作,“再不消停就让你们去跑圈!”

菅原也读懂了日向的目光,跻身走到石泉面前谦和地打圆场:“石泉先生,很感谢您的邀请,但是日向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回应。如果方便可以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吗?”

确实,这种事情让未成年的高中生独自决定也是有欠妥当。石泉点头后从内袋中掏出名片递给正整理头发的日向,露出和善的笑容:“好,这是我的名片。”

“嗯!好!”日向慌忙地接过名片,因为紧张而捣蒜般地点着头。

“拍摄内页的时间在这个周末,如果愿意请在那之前通知我。”石泉直起方才弯下的腰,习惯性地用职业目光来审视四周,“你们部里也有不少好苗子呢,这么漂亮的经理小姐,还有那边的高个子男生。”

“哈哈,阿月你被点中了呢。”坐在月岛旁边的山口侧过头笑道,“真不愧是阿月啊。”

而作为当事人的月岛却显得十分冷淡,将擦拭好的眼睛戴回鼻梁:“无聊,我对这种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也许是心理作用,当石泉的目光与自己相撞时影山本能地感到浑身不舒服,皱起眉头移开视线。这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正经人!什么拍照片,也绝对是不法的吧!

在石泉离开后,日向又被大家有意无意地打趣了两句。这种事情日向也是头一回遇到,说不紧张焦虑那是假的。虽然称不上有多期待向往,但始终有些好奇。在盯着名片看过一遍后便将其放回书包中。

现在当务之急是进行训练,这种事情就晚些来想吧!

“那家伙是怎么找到你的啊?”在训练后,影山接过店主递来的包子将钱付清,把纸袋抱在怀中拿出一个分给在旁垂涎已久的日向。

日向迫不及待地咬着包子,说话含糊不清:“好像是因为之前那个拉赞助的排球部海报来着,就是仁花给我拍的那张。”
影山有一句没一句地与日向搭话:“他有说什么其他的吗?”

“啊,还说了报酬的事呢。”刚出炉的包子滚烫可口,日向朝外呵着气来降温,“还不少呢,能买新的游戏主机了呢!”

“真是的。”与对方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影山侧过头心烦地皱起眉头,沉默片刻后发问,“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用拇指擦去嘴边的残渣,日向大大咧咧地回答:“我哪知道?总之先回去跟爸妈商量吧。”

“我问的是你的想法啊呆子。”日向的回答显然并非影山所愿,胸口发闷令他的语气也变得更为焦躁,“你想不想去?”

日向被那双乌黑到浓稠的瞳孔所注视着,内心莫名地疑惑而紧张:“你逼得这么紧干什么啊……我对这种事,还是挺好奇的吧?你难道不好奇吗?”

“这种事有什么可好奇的啊?”反驳脱口而出甚至没有经过影山的大脑,看见有些被自己说愣住的日向不知应当如何解释,索性扭过头别扭地丢下一句嘟囔,“无聊得要死。”

即使日向再如何神经大条,面对如此露骨的异常也难免会心生疑惑:“影山,你今天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感觉心情挺不好呢。”

“不用你管。”影山索性拒绝了对方的关心,他的大脑内乱成一团令他无法进行有效的思考。穿着部员服的黑发少年停下脚步,伫立在黄昏的十字路口中间,影子拉得笔直而斜长,心怀顾忌地看向面前的日向。刚才果然,还是有些过分了吧?

日向不清楚影山是怎么了,当对方默不作声地走向自己时下意识地后退半步。“……对不起,刚才过分了。”影山将装着包子的纸袋放进日向的自行车篮中,直到转过身离去都不再与日向对视,“剩下的都给你吃吧,我走了。”

“啊!好……那个,再见。”当日向回过神来时影山已经走过十字路口,傻乎乎地盯着车篮中的纸袋,袋口中源源不断地溢出热腾腾的白烟。影山到底怎么了?怀着这个疑惑日向将车缓缓调头,驶进另一头的岔路……

“真是……太差劲了啊。”回到房间的影山将包随意地甩在一旁,脱力般地倒在床中用手背遮挡住额头,自责地自言自语。回想起日向方才的神色,内心的焦躁不减反增。怎么会做出那么幼稚的举动,简直就是疯了。

扭头望向那张被自己贴在床头的海报,上面日向的背影在逆光中恍若要伸出翅膀直冲云霄,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粗暴地将刘海向后梳弄,影山在陷入自责的同时,突如其来的不安感也接踵而至。

什么拍杂志啊?这家伙真的会做那种事吗!影山转身趴在床中,枕着手臂焦虑地拨弄头发。而且无论怎么想那个星探都很可疑好吗?最近不是有报道过那种恶性事件吗?哄骗合适的女高中生去拍杂志,实际上是在三流摄影棚里强迫被拍桃色图片什么的。之后还用照片进行威胁,逼迫下海援交……

啊啊啊!真是太不安全了!抓狂地在床里滚来滚去,影山又起身坐在床边从书包中掏出手机。不行!果然还是要提醒那个呆子日向!

将想说的话打入对话框中,影山却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把这些话发出去。果然还是太多管闲事了吧?那呆子不是也说过会跟家里商量吗。

犹豫地将手机抓在手中,影山真有种想撞墙的冲动。如果这蠢货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应该不会吧,田中前辈也有说过会拜托冴子姐查证那个事务所的。

真是的,我这么神经紧张干嘛啊!……又没有在交往。

影山将手机丢到一旁,盘腿坐在床中央又侧身躺在枕头上心烦意乱,只要一闭眼就仿佛能看见日向被逼拍桃色照片的情景。真是荒唐至极!为什么我会这么担心啊?

要说起为什么,意简言赅的解释只需要两个字——喜欢。影山知道自己喜欢日向,喜欢到不敢说出口,甚至喜欢到有些讨厌。每当日向犯蠢时、与别人一同打趣时、在走廊中过于匆忙忘记和自己打招呼时,都会让影山感到莫名的讨厌。

连单细胞的他也能感觉到,自己对日向的独占欲是那么强烈,对日向的期望值也是节节攀升。冷静时他总会去克制自己的想法和举动,但偶尔还是会情绪失控,如同蒸汽阀门被打开般,滚烫的情感倾泻而出难免会灼伤他人。

而他也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愿意日向去拍杂志。除去‘存在安全隐患’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不过就是那份独占欲在贪婪地膨胀罢了。明明和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说笑就已经很让影山在意,更别说日向的硬照要被印在杂志中在全国发行了。

算了,先去洗澡好了。影山起身活动筋骨,带着疲乏走向浴室。

在事发的两天后,田中带来消息。冴子确实去打听了那间事务所,而恰巧的是,她的高中同学就在那里的人事部工作。从田中的转述中来看这家事务所虽然还是起步阶段,但确实是间正经机构,不是什么空头公司。而那位石泉也是他们从东京费劲挖来的星探,是发掘平面模特的一把好手,曾经为不少有名的杂志和品牌提供过模特。

简而言之,就是日向拍杂志的这件事很靠谱。而日向回家和父母商量的结果也是以日向的意愿为主,他们并不反对。

自从那天的事情后,日向就能似有似无地感到影山对这件事有些反感。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还是选择在影山面前避嫌,很少主动提起这件事。

打消会是恶性事件的可能后,影山多少还是有些舒心。他其实能感觉到日向在避讳跟自己谈论这件事,于是也很识相地不在两人的交谈中提及。

时间转瞬即逝,礼拜五时影山因为班级活动而没能参加当天的排球训练。

留下来打扫教室的他掏出手机发觉已经是傍晚。现在这时候就算去找那个呆子,恐怕也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吧?罢了,反正也有说过让他别等我的。这么想着,影山将手机放回口袋,继续用扫帚清理着垃圾和灰尘。

“影山同学,帮我再去打桶清水吧。”正在擦窗户的女同学朝正垂头扫地的影山拜托。

提着盛满污水的铁桶来到楼梯旁的盥洗间,正在换水的影山大脑放空地胡思乱想。真是无论怎么看自己都是太糟糕了,明明这对于日向来说是好事吧?为什么自己没办法诚心诚意地祝福,反而令日向倒过来照顾自己的脾气。

可是,做不到啊。想到日向要去摄影棚拍摄,想到以后会有越来越多自己不认识的人进入日向的生活,总觉得对方会离他越来越远……强烈的不安感令影山不知所措,他深知自己没有立场,却不由自主地想要干涉。

“谢啦。”女同学见影山将清水放在自己脚边的桌面中,露出笑容感谢。

礼貌地点头回应后,影山走到教室后端,在犹豫中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果然还是想表达出自己的心情,就算被讨厌……也没办法了。

拨通电话,手机靠在耳边。眼前的晚霞混合着耳畔干涩的连线音,交织出影山紧绷的心弦。直到大约半分钟后,话筒中突然传来那熟悉而清亮的声音:“影山,怎么啦?”

“你已经回家了?”突如其来的回应让影山手足无措。

正在推车上坡的日向发出清脆的笑声,抬头看向前方层次分明的云彩:“哈哈,我还在路上。今天的火烧云真好看呢。”

“是啊……”影山盯着窗外的景色,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吧。在组织语言后,影山压抑着声线不想让对方听出自己的慌乱:“那个,你什么时候去拍摄?”

“啊?现在订的是周六呢。”日向并没想到影山会问关于拍杂志的事,心中不禁有些惊讶,但还是直爽地回答,“妈妈说会陪我去来着,哈哈,果然还是不放心吧。”

影山犹豫着遣词酌句,略显尴尬地开口:“那好吧,你……注意安全。”

“没问题。”日向回答得像是给家里报平安的国小生,在红灯前停下注视着眼前的车水马龙。他能隐约听见对方的呼吸,平静地等待着影山回答却净是沉默,于是试探地开口:

“影山?”

影山的心中十分忐忑,他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正确与否。他从口袋中掏出餐巾纸抓在早已湿润的手心中,眼神不自觉地环视四周,却发现教室里只剩自己一人。在日向的叫唤后,他用深呼吸来缓解内心的紧张: “……其实,你可以不去吗?”

影山的话如同耳语般清晰却又模糊,对面意料之中的沉默令他方才筑起的勇气立刻崩塌瓦解,本能地想要逃脱,他甚至不会去想象此时日向的表情。肯定很失望吧?作为搭档和同伴却表现得那么自私,我真是太差劲了。

“对不起,说了些傻话。”感觉这段对话已经无法继续,舔舐干燥的嘴唇后影山丢下一句话便快速地挂断电话。好似落荒而逃般,他感到脊柱脱力,胸口发闷大脑却一片空白。

真是,太荒唐了。

这个周末影山都没再和日向联系,每每想到自己说过的话就恨不得捶胸顿足地打自己一顿。他气过自己的愚蠢、自私和情绪化,却无济于事。自从开始喜欢日向后,他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就连他的心也被对方逐渐占领。

那个家伙还是会去的吧,说出这种蠢话真是毫无意义。而日向,又会怎样看待我呢?

将那份忐忑和后悔化为表面的平静与沉默,当礼拜一来临时影山表现得一如既往。他来到部活室时要比平时晚些。当他来到门前时,日向正在和前辈们说话,被人群遮挡的他只能依稀看见日向橙色的卷发。

“喂,日向。你那天去拍杂志怎么样啊?有趣吗?”

将球鞋拿出的手微微停滞,影山不远处的坐在长条凳上。他不想去听这个话题,却不由使唤地在意日向的回答——

“哈哈,那个吗?我没有去呢。”

日向意料之外的答案让部活室里的其他人都感到十分疑惑,他被问得双颊泛红,连忙开口解释:“感觉模特什么的……对我来说挺不适合呢,所以就算了吧!”话音刚落,他突然发觉影山正坐在人群背后的长条凳中,“影山!”

那声熟悉的叫唤将正在发愣的影山拉回现实之中,他转头张望,即使在他人身影的遮挡下,那头灿烂的橙发和那张灿烂的笑靥依旧是如此显眼……

评论 ( 20 )
热度 ( 96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