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大学生同居paro


狭小的起居室中,身着家居服的橙发少年吃力地将立在窗帘前的置物架移向玄关,正对着大门。随即快步走向茶几,双手胡乱地在衣摆处搽干净,拿起早已振动个不停的手机按下接听键,露出笑容热情地问好:

“喂?西谷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

“哈哈,你之前让我帮买的干货已经寄去了哦!”电话那头传来爽朗而健气的声音,让人为之一振,“你在干什么呢?”

茶几上摆放着一个直径盆口大小的竹篮,上面缠绕着湛蓝的缎带。日向将准备好的物品逐一放入,用肩膀贴着脸颊夹住手机回答:“我吗?我正在给影山准备慰藉篮。”

“你打算把自己放进竹篮里吗?”电话那头的西谷恶趣味地挪喻。

比起高中刚交往时来说,已经升入大学的日向也不再那么容易害羞,反而笑着回答:“它对于我来说太小了,也许下次你来做客时可以试试,哈哈。”

“你小子的嘴巴倒是利索不少嘛,没有以前可爱了,哈哈。”回想起以前总被自己逗得面红耳赤的日向,西谷撇嘴后兴致勃勃地转移话题,“你准备这个篮子干嘛?”

日向将装满慰藉品的竹篮摆在置物架顶,坐在旁边的沙发扶手上摇腿:“今天英检二级出结果,影山去学校查成绩了。”

“哈哈,你就这么确定他考不好吗?连慰藉篮都准备好了。”西谷啧啧两声后暗自偷笑,虽然说影山的英语成绩从高中起就是垫底,但好歹现在也大二了吧?随即又想到些什么,觉得不对劲:“不对啊!英检成绩不是上个周末就已经用手机短信统一通知了吗?”

“啊……这个嘛。”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无所谓地回答,“其实上周末时我看见了他的通知短信,但一不小心删除了,哈哈。”

果然就如西谷所料,怪不得提前就准备好慰藉篮,原来是偷看过成绩却没有告诉影山。“啧!你根本是有意的吧!”极具娱乐精神的西谷倒反而笑得没心没肺,“哈哈,照你这样发展下去,以后是不是准备瞒着影山出轨啊?”

“哈哈,上个周末我们正好有很多安排。出轨是不可能的啦!”日向虽然心怀愧疚,但并没到自责的程度,“不过提前准备好慰藉礼物不也挺好吗?”

“刚入高中时看你还那么神经大条,怎么越相处越觉得你有时候一肚子坏水呢?”西谷想象着日向若无其事地骗影山就忍不住想笑,“哈哈,那篮子里装的什么?”

“啊,我看看。”日向站起身来到竹篮前,伸手拨弄着里面的东西清点,“哈哈,当然有排球啦!新护膝、刚上市的游戏盘、蓝光电影碟、超大包的美味棒、赛标(体育用品零售店)的打折卡,还有——”

正在逐个向西谷介绍的日向突然听见防盗门被插入钥匙的声音,立马将东西整理好后与西谷道别:“那个,影山回来了!我先挂了,西谷前辈再见!”

连忙将手机放回茶几,日向摩拳擦掌地站在置物架旁。实话实说,就算只露出一条门缝他都能感到门外传来源源不断的负能量气体。

“我回来了……”得知成绩的影山虽然表面和平时并无差别,心中却是难以言喻的灰心丧气,奇怪地盯着玄关前那个缠着缎带的大竹篮,皱起眉头,“呆子,这是什么?”

“哈哈,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慰藉篮啦!你看,里面都是你喜欢的东西!”日向露出阳光的笑容,不由分说地将对方拽到竹篮前,顺手拿起游戏盘,“你可以选择我们一起打游戏!”

在影山还没回答时,日向放下光盘从篮中抓出美味棒和电影碟,“一起看电影!”随即将东西丢到一旁的沙发,又抽出打折卡,“出去逛街,买那双你想要的球鞋!”最后看向篮中的护膝和排球,“或者去打排球哦!哈哈!”

“啊,这些……”影山也不知道怎么抉择才好,在恋人的用心准备下考场失意也不再让他那么难受,面对日向期待的眼神犹豫地抉择。

“咳咳,其实嘛,还有一样。”将打折卡放回竹篮,日向见对方正在思考,于是清嗓后一脸严肃地拍着自己的肩膀,“还有让你依靠的坚实臂膀!我可是很有男友力的,你想哭就哭吧!我不会嘲笑你的,真的不会——哈哈哈哈!”

越说到后面日向越是忍俊不禁,看见影山逐渐扭曲的表情最后还是破功大笑起来。躲过影山瞄准后脑勺的攻击,日向屈身抱住对方的腰止不住地狂笑:“哈哈哈,对不起!可是想象到那个画面就觉得好搞笑,哈哈,诶哟!”

“你这个蠢货!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影山立马就反应过来日向在脑补些乱七八糟的场景,皱起眉头双手掐住日向的腰如同对待孩童般将对方腾空举起。

“哈哈!你别这样!我的腰好痒,别掐啊!哦哈哈哈!”原本想要扮演一个温馨男友的日向此时却被自己脑补的滑稽场景逗得大笑,他四肢使不上力又没有支撑点,踢着腿反抗,被影山按到沙发里挠痒,四处躲藏着,“别别别!美味棒会被压坏的!——哈哈哈!”

“啧,这是你自找的吧!”影山把日向压在腰后的大包美味棒丢到茶几上,继续无情地‘骚扰’着日向,直到对方连声求饶。

“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别这样!”日向躲避着对方的攻击,缩到沙发扶手前蜷起身体抓住影山的手,与对方十指相扣着抗衡,“我这里还有个超棒的——哈哈!你听我说啦!”

当‘停战’时他们的脸靠得很近,影山的鼻尖甚至能感到日向的呼吸:“那好,你说。”

两人粗重的喘气声中混合着日向的窃笑,在调整气息后放开对方的手。摸索着口袋掏出一张名片凑到影山眼前:“这个,汪汪屋!只要打电话预定,半小时内就会送小狗上门跟你玩耍……是不是超级治愈!我前两天参加同学聚会时无意发现的!”

影山将信将疑地接过名片,反复查看几次后挑起眉头:“啊?这就是你说的最棒的?”

“很棒好吗!都是受过训练的小狗哦!而且很干净。”日向知道对方一直喜欢小动物却不招喜欢,于是怂恿着影山接受提议,“你不是一直很想和小动物玩吗?”

“可是……”说实话影山有些犹豫,毕竟小动物通常都很害怕他,但想到只要一通电话就会有小狗送上门总觉得超级诱人。

“不要可是了!就这么定了,我请客!”日向不由分说地将名片从对方的指间抽出,在影山的脸颊处亲吻一口后挪喻,“真是的,明明一副想要得要命的模样,还要些思考什么啊!看来你这个毛病不仅仅是在床上啊。”

“你胡说什么,蠢货!”被对方这么调侃的影山瞬间双颊发烫,羞愤地恨不得掐晕这个口无遮拦的呆子。

……

“你看起来有些紧张。”将装满杏仁的沙拉碗放在茶几中央,日向随意地挑出几枚丢进口中。影山正坐在起居室的地毯上,靠着茶几平视不远处脱漆的老电视柜:

“啊,我还好。”

日向忍俊不禁地坐到对方身旁,伸手从茶几中挑出一枚杏仁贴上影山紧抿的双唇:“是吗?哈哈,嘴唇闭得这么紧,可不像是轻松的模样呢。”

“你知道我很不擅长对付这种……东西。”皱起眉头犹豫地吃下杏仁,影山还是决定将自己的难处说出。自他记事起,动物就不愿亲近自己,即使影山已经尽力表现出友好但都是徒劳。说实话,叔父养的拉布拉多是唯一和他有过互动的犬类,顺带一提,当它立起来时可以扶到影山的肩膀。

日向情不自禁地抚摸起影山细软光滑的发丝:“我当然清楚,你被很多小动物伤过心。哈哈哈,但我保证这次不会。”

影山朝正靠在自己肩头的日向翻了个白眼,显然并不相信对方的话:“还记得高一的时候吗?在学校后巷,你教唆我去碰那只花猫,结果——”

“结果你被抓伤了,还连打了半个月的针。”日向接过话头却丝毫没有愧疚地露出灿烂的笑容,随意地拨弄着影山的刘海,“我错了,再一次给你道歉。”

面对日向那饱含俏皮神色的灵动双眸,影山当真不知如何回答,索性扭过头沉默。

“不过今天不一样啊。这样好了,等会儿我们晚餐吃烤肉怎么样?”日向让影山转向自己,有一颗没一颗地给对方喂着杏仁,慵懒自在的模样反而在对方眼中似有似无地诱人,“不然订你喜欢的披萨也不错。”

真是越来越拿这个家伙没办法了。时光荏苒,影山和日向也已经不知不觉地相处五年。除了两人对排球的狂热以及对胜利的渴望外,如果影山一开始交往是因为对方的耀眼和可爱,那现在的日向却无故凭添出一份难以捉摸的性感。

“如果还是紧张,也许这样可以帮你缓解下……”温热的鼻息就在咫尺之间,那双夺目的橙瞳却令影山心跳加速,手指将眉心的刘海撩开,那双粉嫩可口的唇瓣向他袭来,带着杏仁的甘甜和熟悉的气息——

就在两人快要双唇相交时,门铃却无情地打断了这份方才酝酿滋生的暧昧气氛。“来了!”日向扭过头应门后,神色调皮地看向影山还有些愣神的目光,伸手在对方高挺的鼻梁上刮了下,便起身逃去开门。

因为还是初次尝试,日向仅仅订了一条刚满三个月大的白色比熊,他知道这种狗狗比较爱撒娇,应该更容易与人亲近。在接过狗狗和附带的用品后,日向与宠物外送员攀谈几句,了解了些注意事项。

也许是天生如此,日向从来就受小动物的喜欢,抚摸着小狗背后温暖柔软的绒毛,让人爱不释手。而这只叫‘饼干’的比熊也感受到了日向的动作,害羞地抖抖毛窝进日向怀里。

在与工作人员道别后日向将塑料袋提进起居室,看向正坐在地毯上紧盯自己的影山,忍俊不禁:“噗……你要摸摸吗?”

“啊,可以吗?”说没有心动那是不可能的,但影山始终有些顾忌地看着日向怀中的毛团,毕竟从来就没有什么小动物愿意接近自己。

感到对方的犹豫,日向只能坐到影山身旁,将‘饼干’放在盘起的双腿中。小狗惬意地摇晃着尾巴,也许是接受过专业训练,它没有在房间中乱跑,而是拖着那双小短腿绕在日向周围打转,发出讨喜的嗷呜声。

“哈哈,它看起来很温顺呢。也许你可以尝试摸摸它的头?”日向的指尖被‘饼干’舔弄着,瘙痒的触感让他发出轻笑,将小狗抱起递到影山面前。

看恋人和宠物玩耍确实是件惬意的事,但当那小狗面对自己的时候却让影山手足无措。‘饼干’圆溜溜的眼睛正望着自己,一副好奇的模样。

“别那么紧张啦,你的表情变得很奇怪哦。”日向能看出对方因为紧张而逐渐扭曲的表情,叹了口气抚摸着小狗,而此时的‘饼干’已经有些发抖了,“会把它吓到的。”

影山想尽量压抑住自己的紧张,却怎样都无法如愿。他扭过头不再与‘饼干’对视,纠结地想伸手去摸它的头——

“嗷呜!”当影山凑近时,‘饼干’本能地感到威胁和害怕,于是条件反射地嗥叫一声。

果然还是不行吧。有些僵硬地收回手,影山看向日向正捋着毛安抚小狗。窝在臂弯中的‘饼干’瑟瑟发抖,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与泄气。

日向也并非没有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有技巧地令‘饼干’的情绪平静下来后,望向正扭过头看电视的影山,凑近去亲吻对方的脸颊安慰:“没事啦,慢慢接触就好了。”

“是这样吗?”影山不信任地挑起眉头,虽然他真的也很想抱抱这只毛团,但他知道‘饼干’并不想要自己的触碰,于是望向日向想在对方的眼中找到答案。

日向思考片刻后,露出灿烂的笑容:“哈哈,我有想到不错的方法呢。”

“什么?”

话音刚落影山便感觉到对方温热的身躯朝自己靠来,日向舒服地窝进他的怀中。影山条件反射地伸手环住日向,下巴靠在肩膀处看向正躺在日向怀中摇尾巴的小狗。

“这样不就好了吗?聪明吧!”日向扭过头亲吻影山的嘴唇,露出得意的模样。

起初‘饼干’害羞而温顺,但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小狗变得充满活力起来,调皮地在周围打转,时不时跳进日向怀中用湿润柔软的舌头舔他的脸颊。

“哈哈,别这样啦,好痒的!”日向被都得咯咯直笑,靠在影山的怀中与宠物玩耍着,随即回过头鼓励影山,“现在尝试接触下怎么样?它的心情很好呢。”

瞥向日向怀中的小狗,影山伸出拇指将对方脸颊上的水渍擦去:“还是算了吧。”

“怎么这样啊……就试一次怎么样?摸摸看。”日向将‘饼干’抱起来,朝影山露出期待的神色。随即又用额头蹭着小狗毛茸茸的小脸,一本严肃地教训:“饼干等会要听话哦!让这个哥哥摸摸怎么样?”

‘饼干’开心地嗥叫着显然并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但能看得出来它对日向十分喜爱,总是摇着尾巴去讨好他。“真是的……”在日向的鼓励下影山真不知应当如何拒绝,只能认命地再次尝试触碰那只软绵绵的小狗,心情忐忑地观察‘饼干’的反应。

小狗瑟缩地避开伸来的手掌,从影山的指间缝隙中透出一丝畏惧。“看来还是不行。”影山能看到‘饼干’的挣扎,紧抿双唇,原本伸直的手掌无意识地蜷缩,抬眼看往日向,“它看上去有些害怕,还是不要勉强比较好。”

“唉,那好吧……”看见影山虽然失望却没表现出来的模样,日向也不免有些遗憾,抚摸着‘饼干’的头却发觉它朝影山的指节尝试着轻舔了下。

影山有些惊讶地望向这只纯白的小毛团,对方黑溜溜的眼睛正盯着自己,随即又确认般地嗅着影山的气味,再次伸出舌头舔了舔。影山尝试张开手,对方又犹豫地顺着指尖把头埋到掌心,如同棉花般柔软的触感带着些许温热,这让影山之前的忐忑与失望都一扫而光,相反甚至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哈哈,它还是挺喜欢你的嘛,刚才应该在害羞吧!”日向望着在正在影山手中蹭着脸的‘饼干’,松开抓住它的手,小狗便乖巧地钻到影山身上,窝在腿上惬意地东张西望。

影山条件反射地上肢僵硬,不自然地观察正在自己怀里窝着的小狗,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地皱起眉头,抬眼看向正在面前偷笑的日向:“呆子,你笑什么?”

“哈哈,没什么啦。你试着和它玩玩呗?”虽然‘饼干’还是有些局促,但日向能看出它正在尝试接触影山,“玩捡球怎么样?”

虽然有些心动,但影山还是摇着头回答:“你先让我享受下。”

原本因为考试成绩而心烦意乱的影山在与小动物的亲密接触后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感受着‘饼干’亲昵的举动,时不时地揉乱它的毛发

“你说,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这个考试啊。”电视中放着新买的电影碟,影山的口中咀嚼着美味棒,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日向真不知应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怀里抱着蜂蜜奶油薯片大快朵颐,含糊不清地回答:“这有什么啊?反正你不是都接到职业队的邀请了吗?就算没过英检也没什么。”

“可是我真的有认真复习啊!”所谓‘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影山用良心保证这次自己确实有熬夜复习,特别是考前两周,他看着英语都想吐。

日向用那张沾着油渍的嘴唇贴向影山的脸颊:“也许下次你再提前多做些题目?”

“你嘴上这么多油就别亲我啊。”影山嫌弃地皱起眉头躲开。

日向露出恶作剧的笑容,避开对方的动作硬是凑过去亲吻:“哈哈,这么见外啊。那么今晚吃炸鸡怎么样?”

“呆子,你干什么啊!”影山慌忙地推开日向,怀里的小狗被两人激烈的动作所影响,兴奋地吠叫着扑到日向的怀中,撒娇地想加入这场打闹中。

两人手忙脚乱地打成一团,最后还是日向灵巧地压到影山身上露出得逞的模样,双颊兴奋地泛红发出轻微的喘气声:“哈……怎么样?心情好了些吗?”

伸手将日向散乱的发丝往后捋顺,影山无奈地仰视对方直爽的笑容。真是的,无论过了多久都是一副呆子的模样。他的双臂正撑在自己的头两侧,明亮而清澈的瞳孔中闪烁着得意而期待,会说话般地让影山的心跳加速。

微凉的右手认命地扣住温热的后脑勺,橙红耀眼的发丝穿过苍白修长的手指。而日向仿佛嗅到此时异常的气氛,收敛起没心没肺的笑容。两枚心脏此起彼伏地跳动着,日向尝试凑近对方的嘴唇,试探地观察影山的神色,直到口中含住微微干燥的双唇,享受着熟悉的气息……

不知吻了多久,影山才留恋地轻咬着日向的下唇,尽兴后将对方抱在怀中,顺着发丝回答:“谢谢你,呆子。”

“噗……”日向惬意地埋在影山的脖颈中,伸手擦去嘴角残留的银丝发出笑声。

影山不解地盯着那张带着酡红双颊的笑容:“嗯?怎么了?”

“没什么啦。”哈哈,要是他知道是我删除了通知短信,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

 

 

评论 ( 14 )
热度 ( 130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