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初恋10题之影山飞雄的假想情敌》

 

泉行高。这个名字你认识吗?你熟悉吗?

没事。你不认识,影山飞雄认识。你不熟悉,影山飞雄还真忘不了这人。

要说泉行高,就得从日向那段影山从未涉足过的国中生涯讲起。听日向说,自打他进入国中的第一天起,就和坐在自己后桌的泉相谈甚欢。加之两人家住的也近,于是常走在一块,久而久之成了不错的朋友。

在日向的讲述中,影山知道这个泉和自己个头一般高,是篮球队的主力。当日向迷上打排球后,还常被日向缠着托球。虽然对排球是两眼一抹黑但好歹有运动细胞在,托得也算是马马虎虎。

你问影山和这人打过照面没?其实是见过的,就在国中那场北川第一对雪之丘的比赛上。不过影山还真对泉没什么印象,也难怪,那时候他对日向的印象都不太深,更别说那个总是在比赛时出错的‘二传手’了。

影山也并非没有仔细回想过这个人,只记得对方瘦瘦高高、身材笔挺皮肤也白,至于那张脸吧……在日向书桌前的相框里见过,看起来挺清秀和气的。

按理来说,这人再怎么讲也不过是个日向的国中同学。影山每天忙着练习排球还来不及,也没功夫吃这种飞醋。但随着与日向的恋情逐渐升温,影山接触对方的生活也愈来愈多……就越发觉得这个泉是个‘危险人物’。

起因要从影山的生日那天说起,两人一如既往地出去约会到傍晚。回家前来到公园,日向从附近的西点店里提来了一个小蛋糕。正要唱生日歌时,却发现身上都没带打火机点蜡烛。于是日向打开手机自带的电筒装作是蜡烛,唱完生日歌后还让影山把它‘吹灭’。

关掉手机电筒后影山还有些小动容,但没想到日向说:“我初三那次的生日正好是安排修学旅行,阿泉就这样给我过生日的。当时晚上特别开心,还偷偷在海边玩了好久才跑回营地的,哈哈。”

听见日向对这个素昧平生的男生叫得如此亲密,影山琢磨着怎么就这么不中听呢?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许是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影山就常在日向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一会儿是以前和泉每个月都会有固定的‘游戏夜’和‘电影夜’,一会儿又是两人常去的甜品店或者料理店。就算是情商低下的影山飞雄也发觉有些不对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泉行高现在就读在滕川高中,和乌野隔着一座山不说,滕川的排球也是好几年都没进过预选,所以还算是‘眼不见心不烦’。但这都不是重点,虽然人家高中离得远,但家和日向离得近啊。虽然人家学校的排球不行,但泉又不玩排球。

于是影山飞雄在有生之年第一次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和那点小心思,去了解了下泉行高。首先是国中,虽然雪之丘的排球可以说是烂得几乎算不上有‘排球部’。但人家的篮球部可是学校重点培养的社团,在县内也算是强队啊!作为县内篮球的豪强学校,雪之丘光是十年内就有六次进入全国大赛,在县内确实算得上首屈一指。在这样的球队里作为首发,用脚趾想都知道泉的运动能力绝对不赖。

总得来说,虽然他托球不行,但运球不赖;扣球不会,但扣篮厉害啊。

另外,疑点也随之出现了。作为篮球部主力的泉备战全国大赛都来不及呢,怎么还会答应给这个呆子日向托球?甚至还陪他参加什么排球预选赛!

这点是影山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好比自己,就算和千木良相处得再怎么铁,要让影山跑去篮球场打个后卫中锋小前锋啥的,那是绝对没这个可能。

所以在这里,影山做了个大胆的假设。这个泉行高,绝对以前对日向有意思!

最可气的是,影山还有在网上搜索过这个人,结果对方的成绩单直接让自己警铃大作啊!虽然知道滕川的录取分数挺高,但他还一直认为对方走的是特招。结果一看雪之丘学校官网去年发布的毕业学优名单,泉行高正正经经地排在前三十。那张证件照里的男生看起来清爽端正,笑得爽朗又阳光,但在影山看来怎么就这么碍眼呢?

影山飞雄是谁?前三十从幼稚园开始就没进过,倒三十却是常事。一天七节课,就带一支笔混日子,照他的话来说就是“反正认真听也听不懂”。

说到现在泉在滕川的情况,影山就没怎么了解了,毕竟才入学一学期不到,除了成为篮球部的正选外也查不出别的信息。要说起滕川的篮球,那也算是县内的豪强级别,如果按部就班地来训练、参赛,全国大赛也是没跑的事。

“啊?泉行高?”正忙着抄作业的千木良从百忙之中抬起头来,“没听说过啊。”

影山见对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伸手把千木良手中的水性笔抽走:“他是今年滕川篮球部新入的正选队员。”

“啧,你干什么!”千木良跳起身抢过影山手中的笔,张望着学委的座位后在空白的作业本上奋笔疾书,“等我写完再说!”

等到对方好不容易把作业交上去后,千木良才揉着发酸的手腕看向影山:“你说滕川?我是不清楚啦,你也知道我是幽灵部员。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篮球部的前辈们。”

“好的,谢了。”听见确切答复后影山点头道谢,指间转着水性笔却瞥见千木良正盯着自己,有些心虚地皱起眉头粗声反问,“你那是什么眼神?”

影山的这类反应千木良也是见怪不怪,扬起嘴角闲侃:“你打听他干什么啊?”

“……”果然。

见对方沉默不言,千木良倒是来了点兴趣:“你不说那让我猜猜?年龄一般大、篮球部的正选、和你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学校……”

“是又怎么样!”影山感到有些难堪,于是粗声打断千木良的推测,见到对方得意的神色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影山这声音可不小,倒是把其他人的注意给引来了。坐在影山后座正在补眠的男同学抬起头朝两人八卦:“你们在说什么?”

“影山让我帮他调查情敌的资料。”千木良一脸调侃地脱口而出。

影山猝不及防地被人暴露出‘秘密’,不满地伸手想捂住对方的嘴:“喂!”

“情敌?哪个学校的?要打架吗!”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听见这种事后,立马来了兴趣。

“还没到那个阶段呢,不过要打架当然是影山和那人单挑。”千木良开着玩笑越描越黑,躲避着影山的‘攻击’止不住地想笑。

“打什么架啊!你们都正常点!”影山真是打心里后悔找千木良帮忙。原本刚相处时还以为对方是个正常人,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能杀熟。

烦躁地揉着头发,影山真是觉得难堪得要命。除了在国中时被及川前辈偶尔调侃外,还真没被同期这么对待过。真是不知是喜是忧。

“咳咳,当然不会让你去打架。”千木良憋笑着朝影山拍肩,“就凭你这么信任我,我保证帮你把那个人调查得一清二楚。”

即使千木良答应得信誓旦旦,影山还是打心里后悔把这件事交给他去办,弄得整天提心吊胆的,就怕对方把这事宣扬得铺天盖地。

不过撇开泉行高这件事不说,自己和日向的恋爱倒也算得上是一帆风顺、有滋有味。虽然期中测评将近,但对成绩一向没多少追求的两人压根就没把它当回事儿。

直到有天放学回家时,日向兴奋地告诉影山:“影山!我爸答应了,要是期中测评里数学能及格,就能换新的跑鞋!”

日向晨练用的跑鞋影山眼见过几次,别说是鞋胶底都开裂了,就连鞋带都被磨得像麻绳那么粗糙。破损程度可见一斑,怎么看都是一副该‘退休’的模样。

“数学及格?那你还是找个合适的地方把鞋补好继续穿比较实际。”吸着牛奶的影山随口回答。虽说日向的国文还马马虎虎,但数学就真是差得有些惨绝人寰。两周后就是期中测评,想要及格怎么看都是很玄乎的事。

“喂!别给我泼冷水啊!”日向不满地跳脚,随即又苦恼地皱起眉头,“我原本想找仁花帮我补习的,但总觉得麻烦她挺不好意思。”

确实,全年级又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要考期中测评。日向实在不太好意思去占用别人的学习时间来教自己,毕竟他可不是那种一点就通的类型。日向也想过让排球部的前辈们教他,但无奈西谷和田中是自身难保,三年级生都在准备升学考试,于是这个念头也随之作罢。

“啊啊!真是要疯了!”日向苦恼地叹气,求救地看向影山,“你数学怎么样?”

“呵。”这个问题让影山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见影山的反应即使是神经大条的日向也明白了几分,扭过头憔悴地调侃:“啊,我忘记了。你就只长了张聪明脸……对你抱有希望的我真是太愚——啊!”

还未说完屁股就被影山气急败坏地踢了一脚,日向痛呼着拍走裤子上的尘土抱怨:“痛死了!屁股都快裂了好吗!你让我等会怎么骑自行车回去!”

“这是你自找的吧,呆子日向。”不服的影山幼稚地和对方拌嘴起来,“再说你这个脑子根本学不来数学的吧,考试前不也都是靠死记硬背。”

“谁说的!国中的时候阿泉告诉我,其实我脑子还是挺好用的!”影山这么说日向可就不开心了,固执地顶撞着对方,脑中却突然灵光一现,“——!对了!阿泉啊!他才考完期中测评呢,现在肯定很闲。我找他补习就好了!”

日向的话让影山心中警铃大作。他这下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连忙出声制止:“……你们不是一个学校啊,时间会冲突的吧呆子。”

“这个倒是不会啦,他家离我家很近呢!”日向真觉得自己这个点子太棒了!立马就把所有指望都投在了泉的身上,八匹马都拉不住。

“你难道不会觉得麻烦别人吗!”影山有些急眼了,但神经大条的日向却没怎么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

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回答:“不会啦!以前国中的时候都是他帮我复习的呢!”随即还开心地伸手抱住影山朝脸颊亲了下,“你真是太天才了!要不是和你吵架我还想不到呢!”

虽然被主动亲吻是件美好的事,但影山心里却讲不清是个什么滋味,纠结地看着兴高采烈的日向肠子都悔青了。之前自己还沾沾自喜日向和泉行高没什么接触的时间,可没想到立刻机会就来了……

眼看日向兴高采烈地推着自行车离开,影山直到晚上睡觉都露不出一张好脸色……

“影山,之前那个泉行高的事我帮你问了。”前桌的千木良将口袋中的手机掏出,打开锁屏后点击备忘录,抬眼看向昏昏欲睡的影山,“你怎么了?眼圈这么黑。”

“没……没事。”影山双手拍脸强打精神后回答,“你说吧。”

千木良有瞥了眼对方后便开始分享自己打听来的资料:“总的来说,我觉得你的处境比较危险。因为对手还是挺有实力的。”

“嗯。”影山面色严肃地听着对方讲话。

“我去问了篮球部的前辈,他们确实知道这个滕川的泉行高。位置是控球后卫,之前的预选赛中表现突出,传球很好,领导力也不错。虽然是一年级,但能看得出球队里其他人挺信任他。”千木良将手机放在桌面中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我问了几个在滕川的国中同学。成绩中上,性格不错,看起来总是很整齐。而且,是单身。”

要说起篮球的控球后卫,这个角色和影山的二传手位置有些相像。都是能最多接触到球,同时需要有优秀的传球能力。虽然对篮球并不感冒,但影山还是多少知道些。也许是因为同性相斥,这让他有些莫名地心烦意乱。

“虽然也有女生告白过,但他都没答应过呢。”千木良伸了个懒腰后说出结论,“我大致对比了下,虽然你的偏差值差了别人一大截,但至少脸还算胜一筹。你打算怎么办?”

这种结论一点也不值得开心好吗!影山烦躁地揉着头发回答:“我哪里知道。”

“他现在和你的交往对象有来往吗?短讯或者见面之类的。”

虽然很不情愿但影山还是开口回答:“现在泉在帮他补习,直到期中测评。”

不出影山所料,想到这个点子的日向回到家后便马不停蹄地联系了泉,约好每天一小时直到期中测评的补习时间。并且至今为止这场补习已经持续得有两三天了,影山只要一想到这事就头皮发麻。

“不会吧……我觉得你还是找对方说下比较好。”千木良见对方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样子,叹了口气后回答,“或者去家里看看之类的。”

“好吧。”影山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前皱起眉头,耳畔还有着对方的碎碎念。

“啧,一般女生会这么做吗?不会是你惹她生气了吧?或者本身就没认真……”

影山也懒得跟对方解释,说实话他并不质疑日向的感情,更别说什么出轨了。事情的起因不过是独占欲的膨胀使他莫名地开始在意日向身边的人。再说现在离期中测评只有十天时间,自己也不能自私的让对方不去补习。

拖泥带水从不是影山的性格,在思索片刻后他还是做出决定。

“什么?周末一起去玩吗?可以啊!”依旧是放学后的那段路程,听到邀请后日向兴高采烈地一口答应,“不过影山可以先来我们家坐会儿呢,因为之前早上约了阿泉补习。”

“没问题。”影山点头后也不再多言,在转角处亲吻额头后与日向道别。

周末的早晨影山便坐公交来到日向家附近,到达时大概是上午九点半左右。与自己家的公寓楼不同,日向家是传统的双层小屋。虽然有些陈旧却散发出温馨与自然。

“来了!”按动门铃没多久,一抹橙色的身影便踏着响亮的脚步声跑来开门,迎接自己的依旧是那张日向的笑靥,他穿着家居服,头发微乱却显得更加可爱,“影山!你来啦!”

“啊……谢谢。”在对方帮自己拿出拖鞋后影山耳根微红着道谢,走入玄关后住在一楼的小夏也钻出头跟影山热情地打招呼。

“哈哈,现在行高正在给我补习呢,不过马上就结束了。他十点得出发去参加篮球部的训练。”日向和以往一样缠在影山身旁大大咧咧地说着,带对方来到二楼。

坐在里屋的泉听见门外的声响,隐隐约约能辨别出日向叫着‘影山’。是同学来了吗?‘影山’这个名字听起来还真有些耳熟,虽然不记得是在哪里听见的……

不过他很快便知道了,当对方跟着日向走进房间时,泉立刻便回忆起来。哦!这不是小翔跟我说过的那个,一直想打败却莫名其妙地变成队友的‘王者殿下’吗?

嘶……他的表情好严肃啊。是不是比起上次见面还长高了?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他,比起记忆里要帅气些啊。泉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影山。

“影山,这就是我一直跟你提的阿泉,他和我国中时候的朋友呢!”一旁的日向倒是一副没被气氛所干扰的模样,笑嘻嘻地向影山介绍着泉。

“你好。”面前的影山朝泉伸出手相握,体温偏凉,动作利落干脆。

站起身与对方问好后,泉便继续给日向讲解刚才的题目,却始终感觉如坐针毡。那个人……是在瞪我吗?抬起眼偷瞄坐在桌子对面的影山,他紧盯着自己,那双看不见底的乌黑双瞳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似的。

虽然心里嘀咕着,但泉还是认真地与日向补习。说实话,日向理解公式的能力很快,但因为粗心和基础不牢所以做题总是出错大半。在勾画几道典型题后,泉行高便耐心地等待着日向将题目解出。

不得不说,这个呆子日向认真思考的时候还真有些可爱……影山观察着日向微蹙的眉头和犯难的表情,在草稿纸上计算的模样活像幼稚园的小孩在白纸上涂涂画画。

正当日向咬着笔杆解决题目时,楼下的小夏却叫唤起来:“哥哥!!”

“啊?!怎么了!”从思考中缓过神来的日向连忙扭头回应在楼下看电视的妹妹。

小夏在楼下拿着话筒回答:“妈妈打电话来了!”

“好!”日向起身想去接电话,却回想起二楼的分机坏掉,于是只好下楼去,转头看向房中的其他两人:“我去接个电话,顺便弄点吃的上来,你们等等啊!”

糟糕……真是太糟糕了!坐在对面的泉在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日向翔阳离开后,立马感觉整个屋子中充斥出几倍的压抑气氛。尴尬地看着紧盯自己的黑发少年却怎么都搞不清楚对方想做些什么。

“那个……我给你接点水?”吞咽唾沫后泉试探地与影山搭话。天哪,小翔到底是怎么和这样的人相处的?这个面相也太可怕了吧,不良少年吗?

“不用了。”影山果断地一口拒绝,在盯着对方看了会后冷不伶仃地开口,“喂。”

“怎!……怎么?”正给自己倒水的泉被影山突如其来的叫唤所惊到,差点将水倒在桌上的教科书中。

“听日向说,你和他有固定去的甜品店?”

“啊?”泉有些惊讶,见对方认真的神色,有些头皮发麻。

“你们以前还有每个月固定的‘游戏夜’和‘电影夜’?”

若是说影山面无表情,那确实并不贴切。虽然眼前的少年和自己一般高,却似乎很不好惹的模样,于是泉犹豫地点头:“……是啊,怎么了?”

“你还给他在海边过过生日?”

“额?这,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泉被对方连珠炮似的问题轰得莫名其妙。

“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这……这是宣战吗?小翔,你快点回来啊!泉看见对方一脸严肃充满斗志的模样,真是被吓得有些脑袋发懵,准确来说他还什么都搞不明白呢。望见影山一副要自己接受挑战的模样,泉行高还真是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回答。

“哈哈!我带了橘子过来哦!新鲜的!”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日向总算是回到房间,小手间端着半盆橘子,各个都有他的拳头那么大。

神经大条的他根本没注意到影山和泉行高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笑嘻嘻地把橘子放在桌上给两人分发起来:“特别好吃哦!我超级喜欢的!”

为什么他不接受我的挑战啊!看见补习后‘落荒而逃’的泉,影山也有些搞不明白。不过……接触后意外地觉得这个泉行高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对付啊。看起来这么平易近人搞得我都有些紧张了……而且讲题也挺有耐心的,和那个呆子日向也没有奇怪的气氛。

“影山?你怎么了?”回到房间后的日向看见影山正对着窗外发呆。

“没,什么都没有。”看来确实是自己神经敏感了吧……

事后的傍晚,日向接到了泉的电话:“喂,怎么啦?”

“小翔!我什么时候和你有固定的甜品店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对面传来求救的声音让日向有些忍俊不禁:“哈哈,怎么了?”

听见日向的反应后,泉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沉默片刻后回答:“你啊,这样会让我很难办的。这几天篮球部的前辈都问我为什么会有乌野的人来打听我了。”

“哇,说不定是因为你表现突出呢?”在另一头的日向倒是笑得没心没肺,“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感觉不会太影响呢。”

“……唉,算了算了,以后不准这样了!我去写作业了。”

与泉道别后日向挂断电话。随性地倒在床铺里享受地翻滚了下后,笑嘻嘻地将拿在手中的手机打开line,调开影山的对话框后发送出一个拥抱的表情。

 

评论 ( 17 )
热度 ( 142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