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模特×演员paro

 

“蓝色的领带,我需要一条蓝色的领带!”

演播厅后台中的单人准备室里,经纪人冴子在日向的座位旁徘徊着,时不时用挑剔的目光审视着镜中的穿着,随即拉住路过的助理使唤。助理慌忙点头后丝毫不敢怠慢,小跑着从服装室拿回三条深浅不同的蓝色领带。

冴子却不满地皱起眉头,推开助理的手一口否决:“都不行!我需要深灰蓝,中等宽度,不要有花纹的。快点去!节目马上就要开始录制了!”

“冴子姐,我觉得这条也不错。”正被发型师吹造型的日向看着镜中的自己,说实话他觉得今天的打扮真的很不错,没什么要更改的地方。

冴子抽走助理拿来的领带,弯腰挡过正呜呜直响的吹风机,将绑在日向领口的领带取下后熟练地换上新的:“不不不,这条和影山飞雄的外套是一个颜色,这样更好。”

“观众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的吧。”日向无奈地放松系得过紧的领带,在镜子前露出标志性的灿烂笑容。

“相信我会的。原本对方的经纪人洁子告诉我,影山要搭配和你发色相似的衬衫。但因为他并不适合亮色所以才被造型师否决。”冴子点着日向系在脖间的蓝灰色领带回答,“这样就很好,我保证今天的节目后社交媒体上绝对会有人截图宣传的。”

“你确定不是我们花钱买的营销?”日向随口挪喻着,说实话他并不相信这么一条领带会有那么大的反响。

“营销?这次可不需要买营销。原本这档节目在录制前就已经很受关注了。”冴子起身站在日向旁边指挥着发型师,“发蜡往后打些,他的后脑勺像是被人揍了一拳。”

眼前这个正被摆弄着头发的橙色少年是冴子一手带起来的艺人——日向翔阳。回忆起初次见到翔阳时,对方还只是个十岁不到的小鬼头,笑容阳光可爱,举止动作大大咧咧却不招人心烦。在之后的日子里便带着他接了些角色和广告,但都是不温不火。

直到日向十二岁的那年,他参演了一部名为《小巨人》的传记电影。该片讲述了日本排球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小巨人’的生平经历,而日向在其中扮演‘小巨人’的童年时代,虽然年纪尚幼但日向对角色的拿捏和把控都很有灵性。

吸人眼球的表现自然获得不少人的青睐,社交媒体、电视、杂志、报纸都有关于他的报道,大众也对日向这个热情又阳光的形象十分买账。简单来说就是,他红了。

虽说童星出道后来走偏的青少年有很多,但日向始终发展得不错,一路上既没有大红大紫也没有门可罗雀。而事务所也是有意识地在维护他的形象,所以负面新闻也少有出现。

直到如今,25岁的日向翔阳已经算是新一代演员中可圈可点的人物。虽因为有身高和形象的限制,多数时候都演些配角。但所谓‘男配是拿来爱的’,日向的粉丝数和影响力在业界内从未低过。

去年算是日向的幸运年。首先在文艺电影《另一个我》中主演一位表面阳光却实际悲观的好男孩,讲述其在成长道路中的挣扎与不为人知的痛苦。在片中,日向的演技再次让大众眼前一亮,加之天生童颜的他要塑造一个十六岁的思春期少年原本就毫无违和感,虽然片子有些叫好不叫座,但在业界内的大受好评。

其次便是成为去年年初新开播的超人气真人秀节目《飞吧!》的常驻嘉宾,同时还莫名其妙地被网民们‘凑CP’。说实话,日向虽然已经二十五岁但怎么看都是未成年的高中生模样,说到要给他炒绯闻,事务所高层都是连连摇头。

可是没想到,在《飞吧!》里却无心插柳柳成荫地和那个国际名模影山飞雄被网民们凑成了CP!要说起影山飞雄,那可是导演组在开拍前把舌头都磨出泡来了才好不容易请来的常驻嘉宾。其实还真不是人家端架子,而是确实忙得没办法接。

虽然在国内的名声不响,但在这几年的时尚圈影山飞雄绝对算得上是最炙手可热的几张亚洲面孔之一。按年龄说,影山比日向按要小上半年,从十七岁开始便出道在国外的各大秀场进行活动。

时尚圈从不会吝啬使用年轻的面孔,而影山的形象恰恰很适合HF,于是受到了不少设计师的青睐。功底娴熟的台步和浑然天成的气势是他最初的卖点,虽然刚起步的两年硬照能力欠佳但在多次的磨练中也愈渐成熟。

在拿下两个蓝血大牌的广告拍摄和几刊顶尖时尚杂志的封面后,原本在时尚周就从来不会闲着的影山飞雄在MDC的TOP50中也算是占据了可观的一席之地。

而模特不比普通明星,像影山这种虽然成绩斐然但始终欠些经验和时间沉淀的‘新面孔’还属于地位十分动摇的阶段。并且因为各种走秀和拍摄都在国外进行,影山每次到了时装周便是满世界到处飞,别说是录制真人秀了,就是吃饭都常在飞机上匆匆解决。

至于节目组为何会死皮赖脸地请影山来做常驻嘉宾,主要也是想造点逼格,同时也觉得影山有做icon的潜力。其实这事影山本人从来没正面答应过,后来发表声明也是作为经纪人的洁子来进行回复。

现在在国内,影山算是彻底火了。也许因为是HF模特,他本身为人就并非八面玲珑,在节目中也不是言善道,有时三观正得让人尴尬,说话还老是冷场。起初大家都觉得他是高冷男神,但越到节目后期观众们却逐渐了解了他的另一面,反而有时还会被他莫名其妙的举动和脑回路不正常的冷幽默给逗得捧腹大笑。

在日本国内的影山倒是人见人爱,但外网中的负面新闻倒也不少。多数都是在嘲讽影山在HF都没站稳脚跟就急着当icon,把自己弄得个四不像。但说实话,谁都不知道影山的团队是怎么考虑的,而事实相反,虽然多了录制节目的事但影山在模特的本职上还是很努力。

就是这样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影山飞雄和日向翔阳。却因为在《飞吧!》中不少的互动让粉丝们莫名其妙地将两人凑成了CP——影日,而且还热得一发不可收拾。

实际上,为了迎合当今市场,男明星之间凑CP卖腐也算是宣传手段的一种。但这件事冴子打一百个包票绝对是事出突然!而网上也早就有文章来分析‘影日’这对绝对不是功利性的炒作。其主要原因便是影山所属的本来就是国外的模特经济公司,在日本根本没有事务所。就算是日向的事务所打着电话要求跟别人求合作,人家根本就不是搞演艺圈的,谁会莫名其妙地答应这种请求。

这篇文章一出,社交平台中的‘影日党’们更是无法无天地觉得‘我家CP全天下最配’。虽然树大招风,但无奈这是人家就是枝繁叶茂怎么刮都当是春风拂面,每天掐掐架舔点粮,日子过得也算是有滋有味。

而因为‘影日’的大火,日向翔阳和影山飞雄的人气也是前所未有地高涨,成为了去年乃至今年年初的热门话题人物。而经纪人方面,似乎也尝到些甜头,加之日向和影山本身也表示无所谓于是也就这么放任自流,偶尔发些糖在节目中做点举动让粉丝沸腾下。

而今天录制的节目,便是这档知名脱口秀节目的情人节特辑。该节目的收视率在地方台中算是佼佼者,于是特意邀请了影山与日向两人来进行访谈。

“我看你发推了,今天凌晨才到东京?”在后台中备场的日向看向并肩站在自己身旁的影山,不得不说对方可真是个衣服架子。

影山捏着鼻梁两侧揉按,活动脖子后回答:“还好吧,在车上已经睡过了。”

“这段时间时装周可累了吧?幸亏《飞吧!》的录制已经告一个段落了。”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与对方寒暄着,虽然两人还是时常吵吵闹闹但比起刚相处来说关系已经近了不少,“等会录完节目不去喝一杯吗?”

抬起表查看时间后,影山点头:“应该没问题。”

“哈哈,你也可以跟我说说时装周发生的事,我很感兴趣的。”演播厅中已经传来主持人的介绍声,两人也挺直腰板准备进场。

“你是说听我在秀场后场怎么蹲着啃面包的故事吗?”时尚周的忙碌简直就是影山的噩梦,但他打心中却不讨厌这份工作,比起录制节目来说他还是更喜欢走秀和拍硬照。

日向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哈哈,我看了你在BN的开场秀,那件外套真帅气。”

“你是说那个重死人的金属垫肩吗?”那个垫肩设计的繁纷复杂,大衣的款型还是仪仗兵风格。影山只记得那整件衣服重得吓人,穿着它从彩排到后场到走秀,一趟下来他估摸着自己都得矮上个五六公分:“那垫肩得有你的两个头那么重。”

“真是奇怪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头有多重。”

冴子敲了敲正在拌嘴的日向,提醒着两人:“别说话了,马上就要进场了。”

“等会注意镜头,飞雄。就像你在拍商品目录一样。”洁子也在一旁提醒影山。

“下面有请本次嘉宾——影山飞雄与日向翔阳!”

伴随着观众们的掌声影山跟随着日向走进演播厅,聚光灯始终追随在他们身上。从事模特行业的影山已经习惯闪光灯的照射,在这种强光的投影下便自然而然地摆出应有的回应。

影山看过这个脱口秀节目,确切来说是访谈类脱口秀节目。演播厅中摆放着那熟悉的红色双人沙发,而对面的主持人已经站起身来迎接他们。

在与主持人相继握手问好后,日向和影山坐入沙发中,面前的主持人是位留着Lob的年轻女性,影山当然认识她——小野。其实事先洁子已经提醒过自己,日向来这个节目的次数不下三次,比起他来说制作组会更加着重于去针对影山来进行提问。

而恰恰令人猝不及防的是,这个小野是个不按理出牌的主持人,虽然会跟着台本流程走但常会突如其来地给嘉宾开展些新的环节或提出一些始料未及的问题。虽然不会太过分,但这确实让影山有些难办。说实话,光是让他准备题目单上的回答就已经够得受了。

“欢迎两位来到这里进行采访,但我不得不说——”在介绍两人的VCR播完后,小野露出笑容看往日向,“为什么你又来了?你比我的助理都来得要勤快啊日向。”

“哈哈,这你得问问我的事务所。比起上节目,我更爱看节目。”在台下的笑声过后日向倒是不以为然地回答。他和小野原本就曾在一起学过表演,关系也更熟络些。

“正如之前所介绍的,本次节目是情人节专辑。作为嘉宾,请问你们有怎样的感受?”

发问时小野看向了影山,这让他确信对方是想要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但遗憾的是,他的大脑有些空白,说实话,和日向一同坐在这里进行访谈他是一点感受都没有,就只是工作。

而身旁的日向顺其自然地接过话头回答:“哈哈,我们都感到很幸运。但比起采访恩爱夫妇来说,单身的观众们肯定更愿意看见我们两个吧。”

“这个回答我很喜欢。”在‘新官上任三把火’后,小野也开始中规中矩地进行了对两人的访谈,“那么影山,大家都知道你的出道在日向之后,请问你以前对他的印象是什么呢?”

“其实我在读书时,对演艺圈了解的比较少。”日向有注意过,当影山在公众场合说话时总会比平时要慢些,但恰恰因为如此,这种习惯让别人会更认真地听他在说些什么。日向有些忐忑地看向坐在身旁的影山,莫名地在意对方的回答,要比想象中的更在意。

“但是我确实看过日向,印象很深。”在停顿片刻后,影山说出转折的话语,“那是在高二,我原本是学校排球部的二传手。有次比赛我们球队失利了,明明很努力地在训练却还是输了。在回到学校后,教练给我们放了那部日向参演的电影《小巨人》。”

影山这种类型的嘉宾并不是小野擅长对付的类型,他回答问题的口吻平静得让人信服,与气氛欢快的脱口秀节目有些违和:“所以说,原来影山你以前是有打过排球吗?”

“是的。”影山点点头看向身旁的日向,“他也打排球。”

“对,我们有时会私下约在一起打球,可惜我接球太烂了,哈哈。”日向也顺着对方的话回答下去,朝主持人露出标志性的笑容。

“那么两人私下的交流还算频繁吗?虽然影山的工作重心大多在国外。”

“按现在的状况来看,这确实是他工作的状态。但我们始终会有联系,虽然会有时差而且他的时差还总是在变。”比起影山来说,日向更娴熟于回答这些问题。

采访的过程中影山和日向都回答了不少问题,除了个人生活和工作状态外也问到了不少关于‘影日’的问题。虽然影山有些不知应当如何回复,但日向确实很大方地承认自己也会玩社交媒体所以也会看到类似的信息。

“那现在在网络中出现了不少两人的同人作品,请问你们有看过吗?”

听到这个意料之外的问题时日向忍俊不禁,虽然面颊泛红但神色却并不像是尴尬:“哈哈,其实呢……即使作为艺人也会玩社交媒体啦,至于同人作品我确实有看过一些文章。”

“一些吗?那这个数目恐怕不小呢。”小野开着玩笑回答,“那么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

日向摸了下后颈后抬起眼眸:“不得不说,网友们都很有才华。如果不去代入自己,感觉都是很不错的小说。而且有时还是挺好笑,哈哈。”

“所以说并不反感这种事情咯?”

“不会,在某些方面被写进小说还是很有趣啊!”

在日向回答后,小野的目光移向沉默的影山:“那么影山呢?”

“啊……说实话,我没有看过。”影山诚实地回答着,实际上他对自己的这些事都挺不关心,若不是公司规定要定期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自己的动态,他几乎可以不安装这些软件,“我平时使用社交媒体比较少。”

“哈哈,确实是这样。比起这些东西影山要更中意打手机游戏。”日向也在一旁肯定。

“啊,那既然这样的话。正好我们这里有个小环节呢!”如果日向没有看错小野的眼神中带有一丝狡黠。对,就和以前在表演班时要使坏的那种表情……

“不如让影山现场看看现下网络中当红的影日同人文吧。”

……

节目录制后已经是接近晚上十点,影山下榻在市中心的一所宾馆里。洗澡后靠在床头,无聊地打开电视,心中祈祷着后期最好把自己看同人文的那个环节全部删掉。

真是要疯了,那是什么鬼环节!门铃清脆地响起,影山却慵懒地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开门,直到门铃越来越响才不耐烦地喊了声:“来了!”

踩着拖鞋打开房门,戴着鸭舌帽的日向正拿着两瓶啤酒站在门口露出灿烂的笑容。影山面无表情地准备关门:“你是来嘲笑我的吗?”

“不是!”日向见对方一副还没缓过劲来的模样,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你绝对是来嘲笑我的。”看见对方止不住地憋笑,影山伸手想合上门。

日向抬手用酒瓶挡住门缝慌忙回答,眼中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我都说不是啦!……哈哈,其实是来着。哎呀,你先让我进来!”

“真是的。”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影山也不再和对方较劲索性放开门把,身后的日向一个踉跄差点跌进玄关。

日向跟在影山身后走进房间,将酒瓶摆在酒水架前一下子跳进柔软的双人床中,耳边传来影山的抱怨声:“没洗澡就不要随便跑到我的床上来啊!呆子日向。”

“哈哈哈,这有什么关系啊!”日向在盘腿坐着,伸手抱住摆在床头的枕头。影山不得不承认,日向的身材很小巧,坐在床中央就像个玩偶或者抱枕之类的东西。

影山坐在床边有些无奈地盯着对方,明明以前只要自己脸色一黑就会慌张得找不到舌头,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无法无天?

日向看着影山半湿的发丝凌乱地贴在鬓角,隐约能感到从浴室中带出的余温:“啊,原来你洗澡啦!不过——”仿佛是偷腥的猫一般,日向凑到影山跟前有些夸张地挑起眉头,“说什么‘没洗澡不要上床’,你是在邀请我过夜吗?”

对方突如其来的靠近让影山无所适从地后退,他能明显感到自己耳根发烫伸手挡住日向的肩膀,皱起眉头粗声:“你想太多了吧你!呆子日向。”

“哈哈哈,你的反应太有趣了——诶哟!”日向见对方慌张的模样忍不住捧腹大笑,却被影山狠狠敲了几下脑门,揉着头直抽冷气,“嘶……疼死了好吧!”

“活该。”影山也不打算多理会对方,扭头看向正在播新闻的电视。

在被‘教训’过后的日向委屈地自舐伤口,心中带着些不服气地从后面一下子抱住影山的脖子,把对方扑倒在床上:“真是的,原本想和你喝酒来着,没想到居然这么不友好!都已经没见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个蠢货影山。”

“嘶!别咬啊你!”要不是底下是柔软的床垫,日向巨大的冲击力几乎能让影山的鼻梁折断。影山痛呼着感到后脑勺被对方不留情地咬了口,更是气得想把日向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你的粉丝们知道你是个爱啃别人后脑勺的疯子吗!”

该死,明明分开时还会矫情地想念下这个呆子,但是真到两个人独处时还真是让人火大!影山的力气原本就比日向大得多,反手将日向从自己背后强行拉扯下来,按在床垫中紧抓对方正在挣扎的双腕,仿佛在制服一头暴走的小兽。

而这头野兽却并非影山所想的那般张牙舞爪。喘着粗气的日向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脸颊兴奋地泛起酡红,而那双暖橙色的瞳孔更是让影山几乎无法对视:“哈哈哈,我认输……那我们说些别的事好了,比如你今天在节目里看的那段同人——”

“我求你别再提那篇该死的东西好吗!”影山想到之前的事便双颊迅速发烫,尴尬地扭曲起眉毛,别过头不去看日向嘲笑的神色。

“哈哈,小野真是太会整人了!”日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止住颤抖便伸腿去勾住影山的腰部,他能明显感到对方不自然地一激灵,特别是望见影山逐渐皱紧的眉头,“那篇是什么来着……好像还是AU?对了,我在里面还是个披萨外送员!”

挣脱开影山有些放松的钳制,日向将甩到一旁的鸭舌帽戴回头上压低,勾起狡黠的笑容。日向的举动让影山有些摸不着头脑:“你干什么?呆子?”

“不如我们来试试吧,角色扮演什么的。反正我是演员不是吗?”那双清澈的眼眸仿佛会说话般顺着鸭舌帽沿投射出狡黠的神色,势在必得地摩擦着影山的腰部在耳边说出开玩笑的话语,“先生,披萨和我哪个更好吃呢?”

仿佛电流顺着脊背直冲头顶般,影山手忙脚乱地想要把对方推下自己的身体,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已经烫得没有知觉:“这……你疯了吧呆子日向!”

“哈哈哈,偶尔这样不是很有趣吗?”日向捧起对方的脸颊,在影山的躲避下却还是带着笑声将柔软的双唇吻在对方高挺的鼻梁与深陷的眼窝。

影山有些拒绝地抓住日向的手腕挑起眉头:“那你说……打算什么时候坦白交往的事?”

“当然不能坦白,粉丝因为有妄想所以才会有CP配对出现。”轻言细语的热气喷洒在两人的鼻息之间带出暧昧而亲昵的气氛,日向顺着鼻尖亲吻而下最终吻住影山的嘴唇——

“他们喜欢这种不真实的感觉。至于我们?那就一直这样下去好了。”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208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