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雇佣杀手×欺诈犯paro

※灵感来自《坏家伙们》

 

当面包车行驶二十来分钟后,引擎的熄灭使在车内打盹的影山敏锐地苏醒过来。

上车的少年身材瘦小,看去不过二八年华,探头观察车内后坐在自己身旁。简单的白T恤与牛仔裤外套着橙黄的背心,与他灿烂的发丝交相辉映,晃得影山眼疼。

高中生吗?

他伸手合上车门,端详着窗外被车膜镀成茶色的风景,随性地伸着懒腰拨弄头发:“哈,突然把我带出来还叫穿上私服。是要找个地方把我当做平民活埋了吗?”

“你觉得呢?”坐在前排副驾驶位上的清水洁子推着眼镜反问。

“肯定不会啦!这么漂亮的姐姐绝对不像会干这种龌龊事的人呢。”少年从车内的前视镜窥见洁子后,亲昵地趴在前排椅背探头去看,却被正在开车的寸头警察凶神恶煞地推开。

田中抬手一副要抽人的模样,侧头瞪着后排的日向,开口威胁:“放尊重点!兔崽子。”

“哇,看似凶恶实际上正义感爆棚的帮派刑警吗?”日向倒是一点也不在乎,依旧嬉皮笑脸地回答,“很酷呢。可惜就算这样,也是上不了这位警监姐姐的约会名单的哦?”

“你!”在红灯前刹车后,被猜中心思的田中真想给这小崽子一拳,瞥向身旁默不作声的洁子也只能压住性子,“早晚收拾你。”

“我等着呢。”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随即扭头看向身旁那个始终默不作声的黑发青年,“你呢?看样子不是警察呢。”

“我劝你别招惹他。”田中重新靠回驾驶位拉开手刹发动汽车,从后视镜中看向正在后座中靠着车门的影山飞雄,“他不是我,可是条会咬人的疯狗。”

虽然听见田中这么提醒,日向反而单手搭在靠背前,凑近影山:“你是关在熊林的吧,我八个月前在那里呆过两星期呢。”见对方没有反应,随即变本加厉地伸手去触碰影山冰凉的脸颊,“不要太惊讶哦,我对人脸很敏感呢。特别是这种好皮相——!”

温热而干燥的手指在触碰到自己的瞬间,一股反胃感油然而生。没有过多解释与前奏,影山反手就提起对方的领子一记重拳砸下:“别动我,渣滓。”

“嘶……”毫无预兆的疼痛激起日向的反射神经,反手抓住车门上的横把,利用惯性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向影山的腹部。

腹部的恶心感虽有,但常在厮杀搏斗中摸爬滚打的影山并不会因此而缓慢动作。伸手狠抓住日向卷翘的发丝朝着车窗猛地摔打,发出剧烈的声响——

“适可而止啊!”田中的大喝令正在互搏的两人停下动作。说实话他现在还是弄不清为何洁子会需要这两个疯小子来替她办案,就算是再穷途末路这也是下下之策吧?

日向的后脑勺可不是钻石做的,忍住想再抽对方两拳的欲望,伸手去揉疼痛的部位。影山也在一旁用拇指擦去嘴角溢出的血液。可恶……这小兔崽子看上没几两肉,劲倒是不小。

“影山飞雄,24岁,雇佣杀手。”正当车厢中一片寂静时,洁子将手机锁屏后放入口袋,“以前在什么地方杀过什么人均不可考。自首投案时,记录在案的仅有一起杀人事件。被害者是市三高的老师泽井一,被判17年。”

“啧,自首吗?是杀人游戏玩腻了还是罪恶感作祟?”日向靠在椅背中,偏头看向影山,“不会是因为女人吧?等你赎罪出来也会变成人妻的哦。”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捏断你的脖子,疯小子。”

青年语气平静的威胁中充满着冷漠与危险,仿佛隐藏在深林中的野兽伺机而动。日向无所谓地耸肩,毕竟以前这样像威胁着要他命的人也不占少数。再说现在都坐在警车里了,对方再疯也没到这个程度吧?

“日向翔阳,25岁,欺诈犯。”洁子推着眼镜去讲日向的‘光荣事迹’,“下手对象多是中年女性或男性,诈骗金额过8000万。两年前因牵涉高桥集团倒台事件被捕入狱,同时身背两项杀人指控,被判24年。”

“都是一群有恋童倾向的变态而已,被骗也只是活该吧。”影山语气薄凉地调侃。这家伙居然比自己还虚长一岁,明明怎么看都是高中生的模样。

日向不怒反笑:“这么说来也对呢。警监姐姐,那个杀人指控我可是不会承认的哦,毕竟我对这种肮脏事没有兴趣呢。欺诈算是我的爱好吧,把人耍得团团转,意外的有成就感呢。”

原来是愉悦犯吗?真是让人恶心。不知为何,影山对这个疯小子就是怎样都没法对盘。对方不仅是自己最瞧不起的欺诈犯,而且还是最令他恶心的愉悦犯,这个日向翔阳给他的第一印象还真是差得令人发指。但说到底,现在他们都在号子里蹲着,影山这样想也不过是乌鸦嫌猪黑罢了。

“但说到底就是骗子吧。”

“啧,嘴巴真毒啊。”日向朝车顶吹了声口哨后调侃,“在我看来啊,谎言可以换来金钱,是等价的哦。但在你这种冷血的雇佣杀手眼里,人命居然可以用金钱来衡量。无论怎么想,变态的都应该是你吧?”

少年身上带着橘子的气味,影山不知道对方是怎样沾染上的,但离他越近这股气味就越是浓郁,令他蹙眉。日向有着一张标准而好看的娃娃脸,确实对于欺诈犯来说是件顶好的武器。影山已经发觉,对方并不畏惧自己。无论是肃杀的气氛还是冷漠的眼神,到他的面前都是化得不疼不痒。

“还是说……你对血腥味着迷,拿钱杀人不过只是掩饰你变态杀人狂的潜质罢了?”日向的鼻口离影山不远不近,却莫名地带出挑衅而暧昧的气息。正当影山的双拳捏得指节发白时,橙发的小个子却识相地退回,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

“你——”影山轻蔑地扫视对方后不客气地回应,“你不过也就是用些裙带关系骗人钱财罢了,实际上也有不少肮脏的小癖好吧。”

“啧啧啧,我的罪状中可没有涉黄哦。”日向摇着手指撇嘴,随即抓住对方把柄般露出促狭的笑容,“不过你还真厉害啊影山飞雄,这么自然就能想到那些方面吗?其实你是在意淫吧,已经对我有反应了吗?恋童癖的变态。”

“你是找抽吗?渣滓。”

“哈,骂人也只会用这一句吗?真是意外的可爱呢。”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不知为何他看见影山生气的模样就异常兴奋。这个男人还真是没什么嘴上功夫呢,比起行动上的心狠手辣。揉按着后脑的钝痛,日向心中思忖着。

在把他惹到动手前还是早点结束话题好了,哈哈。

“话说,警监姐姐啊。你把我们找出来是干什么啊?观光?”日向扭头看向前方的车窗,发现他们正在经过一架悬梁铁桥。

洁子也并不急躁,在她看来两人虽然是粗鲁地斗嘴但好歹是在熟悉对方。毕竟,他们之后可是要进行不少次合作的‘搭档’呢。

说实话,影山和日向的性格算是洁子意料之中的预料之外。两人意外的不对盘,但从方才的谈话中能看出他们的性情只是带着痞气与冷漠,并不是难以控制的神经病或者变态。

“近期在第五街区附近的上城地带出现了连环杀害流浪孩童的事件,到现在已经是第七起。”洁子简述着案件情况,毕竟等会到目的地还会详谈,“在警方的调查中发现这件事和莆田银行的资金来源有关。”

呵,原来是放我们这些疯狗去咬人吗?沉默的影山不自觉地扬起嘴角。这种事他不是第一遇见,套着法律许可的暴力机关无法在正途中解决事件,肯定是因为其中牵涉不少警方高官……或者是仅仅想要法外制裁这个凶手。

真惨啊,恐怕会被不知不觉地做掉吧。套上自杀的名号搪塞群众,死前不知道会受多少折磨吧。影山看向身旁紧抿嘴唇的疯小子,对方似乎在发呆,玻璃球般清澈的双瞳中蕴藏着莫名的光芒。

估计又在想着如何偷跑之类的蠢事吧。

“需要限制范围吗?缉凶时。”影山皱起眉头询问。

“电子脚镣。禁止烟酒,禁止女人,禁止驾驶……”开车的田中转弯使下大桥,“你们的所有位置都会被24小时监控,我们也会进行陪同。”

“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好处。”如果只是找出人犯,要是他的情报网还能用应该三天左右就能打听得一清二楚吧?日向思考着:“要让我们白给警察做事那是不可能的事。”

果然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吗?田中回答:“五年。抓住他,就减刑五年。”

五年吗?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条件。日向挑起眉头,觉得这个交易还算有意思。看向影山思忖着,虽然这个家伙自己真是看不上眼。但客观来说,自己有关系网,他有行动力……一定能逼得那个凶手恨不得咬舌自尽吧。

“哈,那成交。我就暂时不想着逃跑了。”日本这么个小国家,自己又能跑去哪里?还是好好赎罪,以后总有办法早点出来的。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靠在车背中伸展着身躯。

最不能省心的就是要和影山飞雄搭档吧。

 

END

 

评论 ( 6 )
热度 ( 80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