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初恋10题之关于接吻的那些事》

晚来的情人节虐狗贺文!

 

“嗯?今天要去部活吗?”

站在影山前桌旁的女生是千木良的女友,就像旁人所说的那样,漂亮而迷人。

千木良将收拾好的书包挂在椅背,伸手将对方搂入怀中蹭着肩颈,露出犯难的模样抬头:“是啊,前辈们已经下最后通牒了。再不去真的会被狠狠教训的。”

“那好吧,部活完给我发信息。”坐在对方腿上的少女点头答应,随意地抬手整理千木良的刘海,“不然明天的便当就免谈咯。”

“对不起啦,明天再陪你回家。

在放学后的教室中,一对令人艳羡的登对情侣相互亲吻着。窗外的微风吹散少女的发丝,少年将黑发揽入掌中与对方唇齿相交,勾勒出美好而浪漫的画面——

“咳。”破坏气氛并非影山的本意,但见前桌的两人在自己眼前如此亲密,难免尴尬地用清嗓来提醒。他的神色有些难堪,毕竟从未这么近距离地见过别人接吻。

两人吻别后女友便提着书包离开教室,临走前也不忘跟影山笑着道别。

“你们……外人在的时候可以注意些吗?”直到少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影山才皱起眉头看向千木良,同时将摆在桌前的水性笔收进书包中。

面对影山的提醒千木良倒是一脸无所谓:“这有什么啊,只不过是很普通的吻别。恋人之间不都是这样吗?”随即扭头看向对方,无奈地轻扬下巴,“我说你啊,学习也上心点好不?一天这么多节课,你就带支笔?”

“反正也听不懂。”影山低头看向自己空空荡荡的书包,随即拉链合拢,“你今天终于舍得去篮球部训练了?”

“哈哈,你知道我对运动没这么兴趣啦。”千木良掏出手机查看时间后抬头,正对上影山若有所思的视线,“……嗯?果然你一副有事的模样,怎么了?”

平时的影山一下课就迫不及待地跑去第二体育室,今天居然愣是等到值日都快结束了还没挪屁股……在千木良看来真是不寻常。

黑发少年起初神色惊讶,反射性地皱起眉头,用手不自然地抚摸后颈。他面露尴尬,似乎不知如何开口。千木良也不急,靠在墙壁旁等着影山开口。

“那个,你和凉子是什么时候开始……接吻的?”

“哈?”对方的问题完全在千木良的预料之外,挑起眉头反问,“你这是在八卦吗?”

“不是啊!!我就是问问。”影山着急地提高音量,脸颊不自然地泛起红晕。果然要向别人询问这种问题还是太难了!想罢便将书包背在肩头:“不想回答我就先走了。”

“交往后两周左右吧。怎么了?”千木良见对方慌忙要走,心中也自然明白了七八分,如实回答后见影山又犹豫地放下包。

对于这种事应该怎么开口问,影山事先是做足了心理建设。但面对千木良的目光时,心里却开始打退堂鼓,吞咽两回唾液,组织语言后才总算开口:“那个,是在什么情况下……”

“你不会是现在都还没和交往对象接吻吧。”

“……”

见对方沉默地垂下头,千木良就知道自己很不幸地猜中了。惊讶地双肘靠在椅背,俊俏的脸庞枕在手背正视影山:“不会吧!你们两个都交往了……得有两个月了吧?”

“这和时间没有什么关系吧!”影山揉着头发面露难色,他真是服了对方的直觉,怎么会猜得这么准。

交往两个月却还没有接吻?这种情况确实少见啊。千木良见对方犯难的模样,伸手抓住影山的手背:“喂,你老实承认。你喜欢那个人吗?”

“这不是废话吗!”也许是因为害羞,影山的情绪显得有些暴躁,耳根却难堪地发烫。

“那对方呢?不会是先上车再买票吧……”千木良观察着影山的举动。说实话,除非必要他真的挺少去认真观察别人。

影山疑惑地皱起眉头:“那是什么?”

“就是交往前并不喜欢你,只是觉得你条件不错所以就答应交往了?”

“这也绝对不可能。”虽然那个呆子日向有时候神经大条到令人发指,但是影山绝不会质疑对方的感情。不过最近他确实在思考这样的问题,为什么都已经交往这么长时间,两人却连三垒都还没上?啊,也不是说自己想上三垒啦!只是说,总觉得时候差不多了?

唉!越想越麻烦!

千木良将影山抓耳挠腮的模样尽收眼底,若有所思:“你不会是还没接吻过吧?”

“是……是又怎么样。”被对方问中后影山尴尬地低下头掏出手机,屏幕中跳出日向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影山——!!你怎么还没来体育室啊!

“……你真的太夸张了。”千木良真是哑口无言。说实话从头发到脚趾,影山看起来都不像是初恋的模样,“真想看看你那个交往对象到底是什么类型。”

“就是个呆子而已。”影山正在专心回复日向的信息,没多想便脱口而出地回答对方。随即反应过来后‘唰’地抬起头,看着千木良似笑非笑的模样连忙自圆其说:“我是说,就是有些蠢……不,应该是神经大条?”

“我知道我知道。”千木良见对方焦头烂额地解释,于心不忍地摆手回答。

实际上,和千木良聊了十来分钟后对影山来说并没有什么帮助。挎着书包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影山心累地打了个哈欠。交往两个月来,无论是牵手还是拥抱都是日向主动开始的。总觉得到了现在这一步,不能再让对方主动了。

但是日向真的会想和自己接吻吗!影山摸着自己的嘴唇胡思乱想。他和日向之间不是说没有亲吻,嘴唇之间的碰触也是有过的,但都是蜻蜓点水的结束。

这种完全没办法称为接吻吧!影山烦躁地揉着头发走进部活室换衣服。总之绝对不是想和这个呆子接吻才……

在训练起初影山还有些心不在焉,虽然后来调整好了状态,但在他看来也是马马虎虎没什么进展可言。与日向一同回家的路上也总是莫名其妙地发呆,脑中想着接吻的事,真是快要被逼疯了。

“影山?”日向正滔滔不绝地说着今天遇见的趣事,扭过头却发现影山正在走神,于是跳到对方面前眨巴着眼睛询问,“你今天怎么了?”

“……啊?”影山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后连忙回应,眼睛却情不自禁地瞄向日向的嘴唇,当目光接触到时却闪电般地移开,心虚地回答,“没……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吗?”日向观察着对方的神色却觉不出个所以然,“哈哈,不会是担心英语成绩吧?哈哈,不用担心啦!你们班的试卷我看见了,是23分。”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呆子。”影山没好气地给了对方后脑勺一记巴掌,扭头掩饰住自己泛红的耳廓。

“咦?你耳朵发红咯!被猜中了吧?”日向笑嘻嘻地缠着对方说话,“哈哈哈,你今天训练也来得比平时迟呢。我本来想和你一起去体育室来着,结果发现你在和千木良说话。”

影山真怕对方提起自己和千木良的对话,于是连忙敷衍:“就是些……班上的事情。”

“好吧!不过之前你也说过千木良是篮球部的吧?”不知是否是凑巧,日向伸着懒腰恰好转移了话题,“但是很少能在篮球场看见他呢。”

“那个家伙基本上是个幽灵社员。”影山暗自松了口气后回答,“说什么参加部活,其实五天里三天都用去和女友约会去了。”

“哈哈哈,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个好男友呢。”

与日向在岔路口道别后,影山坐地铁回到家中。心不在焉地吃饭、写作业、洗澡,脑中始终萦绕着和日向接吻的想法,莫名其妙地钻牛角尖起来。他尝试在网上搜索有关信息,但有些回答实在过于露骨让他面红耳赤,没看两分钟便放弃地丢开手机。

睡前的他窝在床褥对着天花板发呆,只要一闭眼便能看到日向那张熟悉而令他心动的脸离自己很近很近,近到让影山心跳加速、难以呼吸。要么便是那张总是说个不停的小口,日向的嘴在影山看来很小,嘴唇轮廓分明,就像两枚汁水饱满的橘瓣。含住的时候一定很有弹性吧……还有那家伙的牙齿,背后藏着的舌头……

我在想些什么啊!影山面红耳赤地弹坐起来,胡乱地将头发揉乱希望赶快从刚才糟糕的想法中逃脱出来。他的呼吸有些紊乱,打开手机查看时间。如果是平时,这时候他早该睡着了吧!盯着屏幕中的10:43,影山只能无声地叹气。

这种事情,到底要不要给那个家伙说啊?……果然还是说吧,不然一个人真的处理不来。影山点开line想要给日向发信息,却又犹豫起来。这!这怎么开口啊!总不能说‘我想和你接吻,想到睡不着’吧!

算了,做几组卷腹估计就会想睡觉了吧。把手机摆在一旁,影山还是选择用运动来解决自己的‘失眠’问题……

“影山!今天的便当里有烤肉哦!哈哈,昨天我们一家出去吃饭,所以就打包回来了!”第二天的午休时间中日向兴致勃勃地拿出妈妈做的两份便当,把其中一份递给影山,露出灿烂的笑容,“今天怎么样?精神好些了吗?”

“啊?差不多了吧。”影山接过后揭开便当。自从两人开始一同午休后日向就时不时地会带家里准备的便当给自己吃,不得不说日向妈妈的手艺真的很好。

“哈哈,今天又不小心上课睡着了。”日向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被老师罚抄十遍作业。”

影山瞥向对方,果然是一副期待的神色,于是扭过头浇冷水:“别指望我帮你抄。”

“哇!不是说好要同甘共苦的吗!”日向瞪圆着杏眼抱怨,随即又想到什么般挪喻,“哈哈,不过也可以理解。你的字这么丑,帮我抄岂不是露馅了吗——诶哟!”

影山伸手给了日向一记暴栗,并附送一句‘呆子’。自从和日向交往后,对方就总会拎着自己的弱点调侃,一会儿说手汗,一会儿又说字丑。有时候真不知道这种人有什么好喜欢的……影山没好气地瞪向身旁正揉着后脑勺的日向。

隔夜的烤肉虽然口感不佳却依旧美味,身旁进食的日向腮帮鼓起活像一只花栗鼠,虽然嘴边都是不小心沾上的油渍,却难以言喻的可爱。

这呆子的嘴唇到底是什么味道呢……影山不禁看得有些愣神。听他说今早吃的是草莓芝士卷?那应该是甜的吧。但现在在吃烤肉便当,所以应该是咸的?不过之前课间又看见他在喝荔枝汽水……到底是什么味道啊?只要不混在一起,应该都能接受。

影山有些头脑发胀,随即心不在焉地扭回头继续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便当。

“影山?”即使是神经大条的日向也察觉出这两天影山的不对劲,于是试探地凑过身观察对方的神色,“你到底怎么了?生病了?心情不好?”

“啊!你别突然凑这么近啊!”正在发呆的影山回过神来时被日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推开对方紧张得心跳失控,看着日向满布惊讶与不解的眼神又不知应当如何解释。

在日向眼中,影山的耳根不自然地绯红,眼神漂移不定甚至不敢落在自己身上。他并非是理解力超群,但凭借野兽般的直觉,日向可以感到……有些事情不对劲。

仿佛在压抑着什么,只有在这种时候影山才会露出这种眼神,日向说不清也道不明,但他清楚对方眼中的讯息,即使是影山极力想隐藏的东西。

温热干燥的手掌扶住自己的肩膀,影山有些躲避,理性却告诉他不能再推拒日向。日向身上总带着橘子的气息,影山闻过日向的洗发水,也借过他的沐浴乳,但这些都不是橘子味的。影山也不知道这股气息是从何而来,久而久之也就默认成‘日向是橘子味的’。

日向离自己愈来愈近,这让他有些移不开眼,对方的瞳孔清澈得像玻璃珠却散发出浓郁的温暖,眼型浑圆眼角却是微翘,莫名地让影山舌尖微甜。日向试探地将手放在自己起伏不定的胸膛,影山才发觉自己剧烈如鸣鼓的心跳顺着指尖的触感传给对方,这令影山尴尬得耳根胀红,扭过头想躲避日向的反应。

“哈哈。”

耳畔传来对方的轻笑,这让影山莫名地恼羞成怒,转眼瞪着日向,正想厉声吵架却在瞬间被对方的笑容所融化。那是张比起耀眼更能被称为温暖的笑容,主人的脸颊泛起淡粉神色害羞,却露出那整齐洁白的牙齿咧出灿烂的弧度。他的双眼眯起弧形,似乎能从那暖橙的瞳孔中挤出橘子汁般调皮而动人。

“呆子,傻得要死。日向你这个呆子!”影山胡乱地推开对方,口中毫无逻辑地吐出慌张的语句。刚才真的好近,近到睫毛几乎扫过自己的鼻梁、他甚至能感觉到日向的鼻息喷在自己的人中微微瘙痒,还有那嘴唇……特别是那双该死的嘴唇,几乎快要贴上自己的下巴。

但是面对着那张傻笑的模样,影山除了嘟囔抱怨外也无计可施。最后只能草草结束午餐后带着难以平静的心跳落荒而逃。

整个下午,影山都发呆地盯着空白的笔记本,那纸张就像日向的脸颊般白皙光滑,让影山焦躁地抓耳挠腮。胸中似乎顶着一块石头正压住心脏顶端,每次心跳都令他有些窒息,这种焦躁感他并不陌生……就像自己和日向确认关系的那天一样,一模一样。

正在上国文课的日向无所事事地在课本的边缘处画着螺旋或太阳,却突然感到裤袋中传来轻微的振动。

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看见呼吸灯亮出‘未读信息’的蓝色莫名地紧张。默念着‘也许是运营商’来缓解压力,打开锁屏后却跳出‘王者殿下’的字样……

‘训练后有空吗?’短短的几个字却令日向松了口气,也许是因为中午时影山的反应过度,这让他多少有些困惑与担心。

看来是想要解释清楚了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日向快速地回复‘有!’之后便趴在课桌上思来想去。不会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吃了仁花带来的慰问品吧?咦!难不成上次我不见的作业本是他偷偷拿走的?不会吧!影山原来是这么无聊的人?

‘我想和你说点事……就我们两个。’

‘没问题!’

除了利落的回复外日向还附加了一串欢脱的动态表情。看在眼中的影山锁屏后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呆子’,便继续托着腮有一句没一句地听老师讲课——

那天的训练后影山和日向意外地没有加练,其他部员们盯着两人早早就准备离去的背影不禁也有些奇怪。日向跟在影山的身后,走出第二体育室,绕过教学楼后的花园,穿过篮球场,沿着田径场走向另一侧的综合楼……

影山的步速很快,日向有些小跑才能跟紧,他想开口和对方搭话却看见影山紧蹙着双眉后,便放弃了这种念头。说实话,即使是比赛前自己紧张到呕吐,影山也没露出过这么严肃的表情。对方的神色让日向的好奇心越来越浓,内心也逐渐忐忑起来。

顺着楼梯一路往上,综合楼的天台总是锁着,而两人就只能站在那扇门前的平台中。那个平台并没多大,仅和一张双人床差不多。没有好看的景色,空气中甚至带着些香蕉水的气味。然而却很安静,对于日向来说安静得有些过分。

“日向。”眼前的少年终于看向自己,他靠在平台的栏杆前,手有些不自然地抚摸后颈。

“这两天你到底怎么了?”日向能感到回音使话语变得出乎意料的响亮,他不解地盯着对方,希望影山给自己一个答案,然而却事与愿违……

“我可以和你接吻吗?”

“哈?!”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让日向十足吓了一跳,他惊讶地发出声响后感到心跳漏拍,脸颊缺氧般地发烫,“什?什么?”

对方慌张的反应在影山的意料之中,然而自己现在也是紧张得要命,根本无法去若无其事地平静日向的情绪:“就……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接吻。”

“啊?接吻,那种……嘴对嘴的那种吗?不是以前也有过吗?”这实在是事出突然!就像是一个‘澡堂歌手’能在洗澡时唱出优美的旋律,但面对礼堂下的观众们却哑口无言。日向结结巴巴地回答着,不自觉地向后挪步。

那种根本不能称为接吻吧?不行,想要更深,想要更多、更心动的感受……影山见日向慌张地远离自己,伸手便将对方扯向怀中。日向的触感比自己想象的要更柔软,挣扎的同时头顶翘起的卷发也骚刮着影山的下巴——

“这种问题!怎么可能抛给我回答啊!”说想吻我什么的。日向抬起头看向对方,他紧咬着下唇表情扭曲,仿佛在责怪着影山,“再说,我有拒绝的可能吗!”

啊……这家伙脑袋也没那么蠢嘛。影山几乎抓不住日向的挣扎,他的双手只能无奈地按住对方的肩膀,咬牙切齿地回答:“我只是觉得,还是因为问出来比较好吧!呆子!”

“那你干嘛把气氛弄得这么正式啊!”日向的挣扎也逐渐消停下来,不满地瞪向影山随即犹豫地垂下眼帘,沉默片刻后不服地承认,“我会紧张的……”

“那么……你答应吗?”

日向的脸颊泛红,就像是蜜桃般甘甜多汁,影山的心跳也逐渐加速,在寂静的四周中只留下两人此起彼伏的心跳。

“都跟你说过了吧!别让我回答——”

日向开口想要继续抱怨,他的声音原本就清亮,提起音调说话时更是高亢得令影山难以思考。勇气稍纵即逝,他并不清楚当时是怎样吻上日向的双唇,只是回过神来时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唇瓣就已经被自己撷入口中。

鼻息中溢满橘子的气息,手掌托起日向低垂的头。他的皮肤有些涩,上面浮起训练后留下的薄汗。唇瓣丰润可口,让影山难以自持地去索要。

“唔……”日向能感到自己的嘴唇被吮吸着发出‘滋溜’的声响,脸颊越来越烫几乎快要烧起来,心跳临近崩溃地高速运转。直到一个轻微的动作,使自己彻底被电击般地弹跳起来,推开影山的怀抱。

“刚才!舌头……你!”日向喘着粗气,伸手抚摸着湿润的嘴唇,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刚才,舌头伸进来了!怎么会这样?感觉好奇怪。

日向想转身逃脱,以自己的最快速度冲出综合楼,骑上自行车一走了之,但面对影山却连脚都抬不动。要是自己的脸颊也是那么红……就真的糟糕了!太糟糕了……

啊啊!!真是尴尬得要命!影山看见对方那副惊奇的模样时羞耻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咬着牙不知道说什么,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地伸出舌头了呢!

“再一次。”日向的声音在影山的耳畔响起,垂头时却看见对方认真到有些逞强的模样。除去脸颊的红晕,这副神情真像是在催促自己再一记托球。

“啊?”影山有些没反应过来,如梦初醒般地发愣。

“再一次……”

少年的双唇再次贴向对方,从紧闭着胡乱搓弄到毫无章法地张口索要。两个人的嘴边沾满透明的水渍,不灵巧的舌头颤抖地相互纠缠,僵硬而生涩。

影山紧抱住对方却不知手该往哪里摆,日向被自己吮吸得疼痛发出轻呼与呜咽,内心却莫名地满足。望着日向紧闭的双眼,睫毛扑扇骚刮着自己的内心,鼻息交缠溢出暧昧而幸福的气氛——

果然,就像橘子一样……

 

 

评论 ( 7 )
热度 ( 138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