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狂热粉丝×本命偶像paro


影山飞雄在他20岁的人生中,从未认为自己是个幸运的人,但是——

如果能和自己喜欢10年的偶像交往算是一种幸运……那他确实能被称之为‘幸运’。

嗯?‘幸运’这个词并不适合他?

对……不是幸运啊这个兔崽子!是‘太他妈的该死的幸运了!!’才对。

身为普通大二学生的影山飞雄,从来到大学的第一天起,便在附近的小区租房居住。原因不为其他,只因他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怪人’。

若是要刨根问底,便要从影山飞雄十岁那年说起。那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周末,观看综艺访谈节目一向是影山姐姐的爱好。而手里正打着游戏机的影山还懵懵懂懂地坐在被炉中,等着姐姐看完后自己能换台看动画片。

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但他根本无法忘记当时的场景。他的姐姐口中还含着橘子,伸手接过妈妈端来的热茶后随口闲侃:“妈,今天的第二个嘉宾是个小孩子呢,看上去挺可爱的。”

“嗯?是啊。”母亲也坐进被炉中,扭头看向电视屏幕中的画面,“哎呀,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和飞雄看起来差不多大呢……这个头发颜色是染的吗?”

“不是吧,你看他眼睛也是这个颜色呢。”将两枚橘子递给母亲后姐姐继续回答着,“这孩子笑起来超可爱的,还记得我以前看的那部电视剧吧?他在里面演男主角小时候。”

影山也不知当时自己为何会抬头看电视,也许是因为游戏刚好结束,也有可能是因为口渴。总之,当他的目光聚焦在那个正站在演播厅中和主持人对话的小男孩时,视线却不由自主地凝固了。

不,不仅仅是无法移开视线。影山现在都能记得那种感觉。就是那种‘如果这辈子每天都能看见他就太好了!’的感觉。简而言之就是——命中注定,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而这个在他的脑海中划下如此深刻印象的便是,日向翔阳。

日向翔阳……对,你当然认识日向翔阳!童星出道,绝对乖巧的‘国民弟弟’,综艺节目《飞吧!》的常驻嘉宾,演员兼歌手。出过专辑,开过演唱会,演过电视剧也拍过写真集。总之,是全能型艺人。

还有一点值得称道便是,日向翔阳的星途中从未有过多少负面新闻,对人有礼貌而且是开朗善良又热情的类型。但其实,在影山看来这些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影山就是这样兴致来了八匹马都拉不住,自从十岁那年见到日向翔阳的第一面起,他就能预感到以后零花钱的花销会流往何处。这么十年来所有的写真集和专辑等一系列产品都是一式两份,小到手机吊坠钥匙扣,大到床品抱枕,只要是日向的周边、只要是日向代言的东西他都会尽其所能地去买。

说实话,一个男孩子会成为另一个同龄男生的狂热粉丝是件非常奇怪的事。在家里如何劝说都没用的情况下,他们发现,只要用日向有关的东西来作为交换的筹码,影山几乎可以办到所有他几乎无法做到的事……

这种‘交易’在影山的生活中出现过很多次。要说起迄今为止的最后一次,便是一张演唱会最前排的门票加上握手劵,换影山的偏差值达到65。

然而结果是那么的没有戏剧性,影山做到了,就和以往的每一次相同。而这个也正是影山为何在外租房的原因——因为他根本舍弃不了自己的这些‘宝贝’。而家里似乎也顾虑同寝室的男生看到影山的如此‘盛况’,会心生芥蒂甚至传出些不入耳的流言,于是答应影山在外租房的提议。

而就当他认为自己的人生轨迹就会这样安稳而平静地行驶下去时,影山飞雄收到了这辈子所见过最大、最稀有、最令他不敢想象的‘周边’。

如果本人也算是周边的一类的话……

“影山!可丽饼、可丽饼!”在影山回到公寓时,一道鲜活的橙色身影伴随着这十年来只能通过各类媒体才能听到的、可以被称之为‘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冲向他怀中。

日向穿着短裤和T恤,伸手接过影山臂弯中的纸袋,从中掏出还有些温热的可丽饼露出灿烂的笑容:“欢迎回来!”

“嗯……啊!你不是今天有节目要录制吗?”比起刚开始相处的支支吾吾,现在影山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舌头已经是万幸,随即走向厨房将买回的物品放在厨台中。

短裤吗……感觉好可爱……瞥向对方白净的大腿,影山有些不知所措地移开眼神,耳朵发烫地打开水龙头冲洗手掌。

“唔!今天很顺利啦,下午三点就录制完了,所以就过来咯!”日向咀嚼食物时的话语带着些含糊,跟在影山身后回答着。

明明是和自己一般大,为什么看起来还是这么像小孩子?影山回头有些犹豫地用餐巾纸擦去日向唇角的奶油和草莓酱:“……坐在餐桌前吃吧,等会我要打扫卫生呢。”

“那么我帮你好了!”日向伸手抓住对方的手掌开心地提议,却在一瞬间被影山挣脱开,“你干什么啦,碰一下又不会怎么样。”日向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硬是牵住对方的手却感觉到手心湿润的触感——

影山尴尬地再次抽回手,抽出餐巾纸抓在手心。见日向没什么反应,于是扭头开始寻找别的话题:“不用啦,我很快就能弄完的。你在我房间里坐会儿吧?要不看电视也行。”

“……那好吧!”日向也不是难缠的类型,在影山猝不及防时往脸颊中留下一枚吻后,哼着下个月即将发行的新歌走向影山的房间。

看见对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时影山莫名地松了口气,伸手再次用水将手冲洗干净。他天生有轻微的手汗症,这让他很难毫无芥蒂地与人进行肢体接触。特别是对日向,这种原本轻微的症状因为紧张反而会变本加厉,这让影山心中总有道坎,怎么也迈不过去。

“真是的……明明我都已经说不在意了的……”跪坐在影山床上的日向东张西望着,眼前琳琅满目地摆放着各类自己的周边,墙上贴着的海报之间几乎没有缝隙。

这间房间还真是看多少次都感觉好诡异啊,要不是知道他是我的粉丝,怎么看都会觉得是偷窥狂的房间呢。日向心想着,伸手揽过摆放在床头的大号日向乌鸦抱枕,抱在怀中。

伸手去动悬在半空的风铃,舒服地靠在床头叠放整齐的被褥前,不禁有些难为情地自言自语:“就连床品都是限量版的吗?这家伙也太夸张了吧……”扭头看向身旁镶嵌式的书架,里面除了几本小说和游戏杂志外,清一色地摆放着他的写真和专辑。

就连参演电视剧的ost和单曲ep都有吗?这家伙的东西比我手里的都要齐全。日向好奇地数着架子中的专辑,随即抽出旁边的一沓书刊。不仅仅是写真,每个地区演唱会的场刊、自己登封的杂志,还有专门的剪报集来收藏短篇的访谈。

简直太扯了……这已经可以被叫做日向博物馆了吧!说实话这种感觉真的有些奇怪。日向将鬓角的发丝别在耳后,又有些烦躁地将头发弄乱。

将书刊摆回一旁后又从书架中抽出一张还未拆封的专辑。哇,这不是我首张专辑的初回限定盘吗?这家伙居然还能收到两张,真是厉害。

日向的首张专辑因为还需要观望市场,所以发行的数目本身就少。当时自己还是个名不经转的小孩子,宣传力度小,所属的事务所也并不入流。所以初回限定盘就更是少的可怜。要这么说来,自己手里也没有这张专辑呢……

“啊!”日向一边看着专辑目录一边挪下床想去关门,结果一脚踩滑在地毯上。伴随着日向的惊呼,一个踉跄后手中的专辑不慎掉落在地,发出钝响。

“怎么了?”影山闻声前来,看见地上自己的宝贝专辑,立马捡起来后用手中的抹布擦干净,随即仔细地检查有没有摔坏,“你小心一点啊,这个东西很少有的。”

喂!本人不就坐在你面前吗!为什么还这么在意这些周边啊!听见影山的话后日向有些哭笑不得,挪着身子坐回床上回答:“没事啦,只是掉在地毯上……”

“这是我用来收藏的,连开封都没有。”影山坐在床边来回检查两遍后,才伸手将专辑放回床头的架子,随即又看向床上散落的场刊和剪报,不禁皱起眉头,“你吃完可丽饼洗手了吗?”

“额……”日向低头看着自己还沾着些许糖霜的指尖回答,“没有!”

“没有就不要乱动我的这些书啊。”如果日向没有听错,影山的语气中带着些许责怪,将书目放在膝盖处整理和检查时露出些许不耐的神色,“这些东西都是我好不容易想办法收集来的,其中有的甚至还要排很长的队去买……如果不小心弄脏了怎么办?”

这种感觉很奇怪,日向有些哑口无言。原来真的是这样,影山对这些周边的喜好和依赖要远远超过对自己本身。不过也难怪吧,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些东西伴随着他走过,现在在影山看来,自己也不过是个‘外来者’吧?

……开什么玩笑!日向看着对方认真地去对待这些周边时,胸中却莫名地积怨和焦躁。明明那双手连碰触我都显得如此困难,为什么却可以这么温柔地去整理打扫这些周边?

日向也并不是个会绕圈子的人,他尝试凑到影山身旁却被对方无意识地闪躲。有些别扭地皱起眉头,将影山正在整理场刊的手一把抓住,让对方被迫与自己十指相扣——

“你,你干什么啊!”日向突如其来的攻势震得影山一激灵,本能地想要甩开却怎么也做不到,他敏锐地感到自己耳根开始发红,手掌也开始出汗,“放开啊!都出汗了!”

“不要!”日向赌气地抓紧影山的手,抽开对方大腿上的书刊后,向床褥倒去。

影山的手臂被这么猝不及防地一拉,顺着动作压在日向身上。这下好了,他真的有些慌了。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眼睛都不知道应该往哪里看:“让我起来!开玩笑这样也太过分了吧。”

“我没在开玩笑!”温暖的手掌托着影山的脸颊,那双让他无法移开目光的橙色瞳孔直视着对方,饱满小巧的双唇张合着,该死的性感,“亲我,影山。”

“什……什么?”影山的脑子本就不好用,被对方这么折腾更是要罢工般一片空白。如果他现在没有猜错,自己已经面红耳赤,额角也开始流汗,而在日向眼中恐怕是一副惊慌失措的蠢相吧。

“亲我。”日向的手不容分说地勾在影山的脖颈后,这让对方连抬头都变得有些吃力。

“这……这也太奇怪了吧。不行!”影山的耳根已经通红,说话时牙关颤抖到难以把持。不行,不可以这样……现在这样太丢脸了。

“为什么不行啊!作为恋人来说,牵手、拥抱、接吻、上床不都是很正常的事吗!”日向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影山总是这样拒绝自己,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答应和自己交往?但要是喜欢……反应又为何这么令他失望。

“额!”对方的话仿佛一块石头卡在影山的咽喉,语气变得有些紊乱,眼帘低垂着难以直面日向:“这……这些还太早了,还没,没到时候。”

对方的躲避反而令日向更加得难以理解,原来自己这么可怕吗?可怕到……

“影山,其实你是在害怕我是吗?”

影山的反抗在那一刻不自然地僵直住,日向的语气很轻却重重砸在他的心房。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否认,因为这对他来说就是彻头彻尾的事实。影山尝试着转移话题,用其他方式来解释自己的想法,但在日向认真的目光下却显得那么地如坐针毡——

“也……也不是这样。就是,很奇怪吧?果然太奇怪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种事发生……”影山感觉自己的大脑很乱,但他知道日向正听着自己说话,虽然逻辑混乱但还是想把自己一直以来的困惑说出口,“和自己的偶像交往什么的……我是说,粉丝和偶像,感觉很不真实啊。而且……对于日向你来说,接吻、上床什么的,总觉得应该留给更加认真交往的对象吧?明明,你不是这种类型的人呢……”

影山的话语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不解与迷茫,好不容易将这段话表达清楚后却发觉躺在身下的日向意外地沉默了。他的发丝很有光泽也很灿烂,侧脸即使在手臂的遮挡下还是很好看,手臂也很漂亮呢,就和杂志内页上一样,白白的很细腻。看着他,总觉得自己也身处在电视剧或者MV拍摄现场中一般……

日向和自己有着天差地别,为什么最终会选择和自己交往?明明就摆在眼前却显得那么的不真实,让影山……害怕。

“影山。”良久,日向才打破沉默地开口,他的鼻音浓重声音也有些干涩,手臂遮挡着额头看不清神色,“你原来是个人渣吗?”

“啊?”影山被对方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人渣?为什么他会这么说我?果然是生气了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甘心,真的超级不甘心!日向将遮挡的手臂渐渐移开,他紧咬着下唇眼眶却已经有些湿润,通过吸气来改善发酸的鼻子。用口深呼吸几下后才将到嘴边的哽咽止住:“你果然是个人渣吧,说什么‘很奇怪’,还说我不是这种类型的人……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什么样的!”

影山无法回答对方。日向是热情又有礼貌的,开朗而善良的,永远都散发出正能量的,做事认真充满意志力的,坚强而充满希望的。对,这就是日向吧!即使在之后的相处中,这样的日向也是真实存在在自己身旁的。

而实际上的日向,却不仅仅是这样,他会赖床、有时会蠢得让影山有些生气,比起官方资料中的描述更加具有男子汉气概,偶尔会说些脏字、会说黄段子、会喜欢恶作剧……但这些出乎意料的表现,在影山眼里,却都是喜欢着的。

“我啊……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会告诉你,我其实还没上小学就会骑自行车了。会告诉你比起橘子汽水来说我更喜欢喝啤酒,很不擅长料理和打扫,其实最爱的是户外运动。”日向感觉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不清,对方冰凉的手指在自己的眼角刮去泪水,日向却将其狠狠拍开,赌气地吼出,“你别动我!”

日向原本看去就要比同龄人要显得幼稚,如此强忍着泪花反而让影山罪恶感腾升。混合着抽噎的话语让他手足无措地不知如何安慰,唯一能做的只有认真听对方说话……

“但在你眼中……我是那种艺人吗?随意地玩弄粉丝,不知道认真对待感情的人吗!”日向真是恨不得一耳刮子把对方给抽醒。

“不——”影山想要开口解释却被对方打断。

“当然不是了!真正玩弄别人的人是你啊!我啊,就算是在记者招待会,也能毫无愧色地说‘我是在认真对待这份感情!’的。”日向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他很愤怒却并不讨厌影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话能不能传达给对方,“承认吧,其实你喜欢的根本不是真实的我,而是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个我。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吧?所以才连触碰都不愿意,才觉得我是在玩弄你吗?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吗!”

“我把最真实的自己交给你,到头来你还说得自己像是个受害者。你也太无耻了吧!”日向都不知道怎么和对方交谈了,用手揉弄着泛红的眼眶,“算了,我虚长你几个月就当是给年轻人提个醒。做人别这么自私,很伤人的。还有,别这么自大,要是我想玩弄粉丝,你的条件还远远不够格。”

总说戏子无情,但人心总归是肉做的。日向的说话声越来越小,最后侧头埋在枕头中咬牙切齿地抽噎,如同一只受伤的幼兽在舔舐伤口:“我其实早就知道了,这种粉丝的喜欢根本就不能代表什么。但是太可恶了,我为什么恰恰就喜欢上这样一个人……”

方才还紧紧缠着对方怎么也不放开的手指,在此时却显得那么软弱无力。日向想抽回手,却被对方狠狠抓住。影山的怀抱并不温暖,甚至还带着些家用清洁剂的气味,当他将窝在床铺中的日向单臂揽起时才发觉,原来日向的体格是这么小巧。

不再是资料中标识为“身高体重”的冰冷数据,而是真实存在于掌中,带有温度与呼吸的重量。日向在一次挣扎后便不再拒绝自己,影山将其抱进怀中在耳边轻语,他还是很紧张,心跳的速度很快甚至还有些结巴:“对不起,我只是,没办法想象……不喜欢你的日子了。”

写真、专辑、各种各样的周边已经充斥在影山生活的各个角落。就像日向所说的,他的心中确实有个和所有粉丝一样的‘小太阳’日向,他依恋着这样的日向过了十年,确切来说,是和自身的幻想度过了十年。

“我不认为自己是被害者,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这场感情结束,看见这些周边就不会再让我感到开心。”我甚至会它们、会丢弃它们,因为失去了日向这样一个爱人。影山顺着日向头发,想方设法地耐心解释,“我会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你说得对,我很自私……我喜欢这样真实的你,也喜欢我幻想中的你。”

影山尝试去抬起日向的头,搽去对方脸颊的泪痕。日向的下巴因为紧咬下唇而拉伸得泛白,他不愿意哭泣也不想要示弱,但是心中就是那么难受,让他无法平静。

“所以真的很想……当我失去你之后,至少还有一个留在我的生活中。”

影山的吻和日向想像中的不同,它很轻,很干燥,也一点不浪漫。它顺着额头到他的脸颊,无声却沾上泪水的咸涩。影山的手真的会湿,会出汗,摸在脸颊上时冰冷又湿润,不是很好的触感。但这并不完美的一切,在日向心中却有着不同的意义。

“如果你讨厌我的这种想法,我会尽力把它们都赶走。”两人间的距离真的很近,影山几乎能感到日向和自己紊乱的鼻息,那浓密而卷翘的橙色睫毛微微颤抖着,带有些许泪珠。湿润的瞳孔注视着他,让影山的心跳加速:“所以,别再哭了。”

对方的口中带着可丽饼的甜香,柔软和温热的触感如同棉花糖般富有弹性。日向的鼻息中哼出些许轻吟,紧张到颤抖的小舌试探地去自己纠缠。而当日向感受到影山紧紧抱住自己时的那份不舍,和亲吻时的那种忐忑时,他不安躁动的心也逐渐平缓。

他们的初吻并不在空无一人的游乐园,窗外更不可能有瞬间绽放的烟花,不是在圣诞节、情人节、你的生日、我的生日,或者任何一个有特殊意义的日子……

但也许从今往后,这一天在他们眼里就变得特殊了吧。

 

评论 ( 15 )
热度 ( 231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