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良药苦口,美食暖心》8-2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专门的酱油,你是有多喜欢吃这东西啊?”

大约十分钟后影山手中端着热腾腾的拌饭,递给正靠在床头的日向。日向洋溢着喜悦,接过拌饭,看着其上黄澄澄的生鸡蛋和被酱油染成些许茶褐斑纹的米饭表面,抬头道谢:“谢啦,看起来意外的有卖相呢。”

“这么简单的东西想不做好也难吧?”影山顺手揉乱对方的发丝,日向的发丝根部还透着些许湿润的触感,莫名地有些微妙。

日向迫不及待地将蛋黄用瓷勺戳破,在搅拌后舀上一勺喂进口中:“唔,味道很棒啊!饭热得也很好,而且……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香味。”

咀嚼食物的日向双腮鼓起像是只花栗鼠,浑圆的双眼中尽是满足和好奇的神色令影山很是有成就感。对方直白的称赞令他心底有些高兴,这种奇妙的感觉好似在球场中得分……不,好像又不同,这种感觉没有胜利时那种酣畅淋漓,却多了份脉脉温暖。

“你除了酱油和生鸡蛋还加了……嗯,这应该是香油吧?”日向又尝一口后向对方确认自己的想法,却无奈影山始终在盯着自己发呆,“喂,回答我啊!”

“啊……啊?”影山这才回过神来,尴尬地清嗓后回答,“是啊,我小时候会对生鸡蛋的味道比较敏感,所以母亲就会这样加香油。怎么了?”

“这样也很好吃啊!”日向含着瓷勺笑着,在那瞬间,影山感觉他单纯得就像孩子,“真幸运啊,可以吃到影山的料理。话说,你应该还在热饭前洒水了吧?不然不会这么松软。”

“是啊,你还真是怎么都尝得出来。”影山敷衍着回答,同时心里又因为自己的用心全能在食物中被对方察觉而感到有些开心。

“那当然啦!你可别小瞧厨师啊。”日向用瓷勺点着影山的鼻尖,继续低头大快朵颐。

影山原本想顺便将碗洗了,但日向却拒绝了他的要求。在洗碗后顺便去卫生间中重新漱口,日向伸着懒腰再次钻进暖和的被窝中,看向身旁的影山。

“哈哈,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有些凉凉的。”日向碰到影山的胳膊肘,淡淡的温凉袭来。

影山掩饰着自己的难为情,侧过身背对日向,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倦意:“该睡了吧。”

“是啊,明天还要上班呢。”日向平躺在床褥中盯着天花板,“你说,明天做什么早餐啊?”

“这种东西无所谓吧?”影山微合眼脸,语气中透着慵懒。

日向纠结着呢喃:“果然还是日式的吧。小夏会比较爱吃,天妇罗之类的。”

“大清早就吃天妇罗,不会觉得油腻吗?”影山伸手够向床头的台灯,“嗯,关灯了。”

“好。”日向无自觉地靠向身旁的影山,虽然对方体温偏凉却莫名地有些舒服,“确实呢,那么就普通的米饭配玉子烧和酱汤吧。”

“可以。”背后传来日向温热的体温,即使不转过身他也能感到那份柔软与小巧,这令影山有些紧张。说实话,他今晚就没心情放松过,和日向这样同处一室对他来说是幸运又不幸的事。

日向的鼻息若有若无地撒在影山的后颈处,清澈的声线此时变得不再高亢,反而让影山有些坐立不安:“真好啊,有小夏帮忙的话午饭时候应该就能轻松些了。”

“平时如果很忙,其实你也能找我帮忙的。”

日向的店生意始终不错,没有火爆到过分但午饭时间总会客流量增大,外卖订单增加后有时也会比较吃力,但长期如此也已经习惯了。

“不用啦,你也有自己的事。”日向笑着回答,“不过还是谢谢啦,但要是影山做服务员,说不定能吸引不少女顾客呢。”

“呆子,你的料理已经烂到需要靠男色来招揽生意了吗?”

“喂,是你先说要帮忙的吧?”日向无奈地翻了白眼。

影山没有做声,背对着翔阳呼吸平稳。他想尽早睡着,这样就不需要煎熬于内心的那股骚动与焦躁。但总是事与愿违,越是想要睡着却偏偏更加清醒。在闭着眼睛一段时间后,影山有些不耐地调整姿势却也无果。

“影山,你还没睡啊。”日向的声音从影山背后很清晰地传来,可以看出对方也并没有睡着。

影山转过身看向对方,因为已经习惯夜间的漆黑他能清晰地看见对方的轮廓,甚至他那双浑圆的杏眼。无声地吞咽口水后回答:“怎么了?”

“哈哈,我有点睡不着呢。不如来说说话吧!”日向咯咯的笑声在影山耳边响着,两人的距离不近不远却能让影山的鼻尖感到对方说话时的气流。

“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呆子。”

日向盯着夜色中的影山,对方的眼睛虽然狭长黝黑却很有光泽,柔软的发丝有些凌乱地贴在脸颊与枕头上:“哎哟,别像个古板的老头子嘛。说起来,还是第一次像这样和影山睡在一起呢,以前在集训时都没有过。”

“啊……嗯,确实。”影山不知如何应答,只能先敷衍着回复。就是因为这样才很不妙啊!

“高中在排球部的时候,真的好开心啊。虽然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日向笑着眨巴眼睛,“自从影山回来后,就感觉像是回到从前一样。”

回来吗……影山其实仍有些事想不明白,其中之一便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日向会对他的突然离去从不过问。明明也算是相处三年的搭档,难道就没有尝试过去联系他吗?

算了,再这样想下去可就没劲了。影山无意识地皱起眉头,他觉得自己想得太多,有些牛角尖了。于是开口转移话题:“说说毕业后的事吧,你怎么找到这个店面的。”

“哈哈,这个事说来也很巧呢。原本这个店面是个报刊点,后来老板的女儿要结婚所以就正好转让。”日向热情地敞开话匣子回答,“那个老板认识我。我每个月都在他那里买杂志,后来我跟他说了买店面的事,他也挺热情的。”

确实,影山也记得以前那个地方是个小书店。虽然这条街并不是在回家的方向,但高中三年好歹会有些印象。所以当半个月前,自己去乌野扑空后才会注意到这个新料理店。

“开料理店你觉得开心吗?”影山在听着对方滔滔不绝的介绍时打断日向。

日向起初有些愣神,但很快便由灿烂的笑容所取代:“那不是当然的吗!要是不喜欢为什么会去做?为什么影山会这么问?”

“没……只是以前没想到你会做料理而已。”影山扭过头看向空白的天花板。

“嗯?我没有跟你说过吗?”日向倒是有些记不清了,“哈哈,估计是忘记了吧。因为觉得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时候都是在谈排球呢!”

是啊,一直都是排球。在听见对方的话后影山不自觉地抿起嘴唇,脑海中逐渐浮现起两人每天并肩回家的那段路。只有短短五分钟,路过包子铺、便利店……在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岔路口,他走向地铁站而日向则顺着岔路骑车回家。

如果硬是要计算的话,两人一同相处的时间也不过是部活加放学后的两个多小时。部活时大家都很专心地投入在排球中,基本不会去聊其他话题。而在那五分钟的放学同路中,两人通常是莫名其妙地开始打打闹闹然后稀里糊涂地分开,基本没什么有营养的对话。

这么分析下来,自己并不了解日向的日常也不足为奇了。

“那么料理和排球比,你更喜欢什么呢?”

在影山看来,这是个危险的问题。但往往就是心思还没来得及过滤,嘴巴就抢先一步和盘托出。从那次排球部活后他就能感觉日向现在并不想提排球,更不想被自己试探排球在他心目中的定位。影山有些忐忑地看向日向,但由于黑夜的模糊,自己的眼神无法传递给对方。

相比影山的思前想后,也许是因为日向今天心情不错,他很快便回答出口:“这个问题很难啊,也许是都喜欢吧。但料理确实是如今生活的状态呢,而且做出让人感到满足的食物不是件很棒的事情吗?”

“确实。”影山没再问下去,相继转移话题,“也没想到你会放弃升学。”

日向的头在枕头上摩擦时发出‘沙沙’的声响,打着哈欠回答:“唔,不少人也这么跟我说呢。但这就是我的选择咯,而且现在高中就业的人也不少呢。”

影山看向身旁的日向,对方的语气已经带有些许倦意,明明前一秒还精神抖擞地想要夜聊。日向体格很小,被厚重的被窝压在底下几乎没有什么实感。发丝凌乱地搭在枕头前,眼帘垂下半睁半闭,双唇微张俨然已经快要进入睡眠状态。

只看一眼影山便移开神色,眼前的景象对他来说算不上刺激但也是隔靴搔痒般的躁动。明明就在身旁却不敢触碰,就像在猫面前摆鱼却不让它偷腥,而且这种情况还要维持两周!影山想到这里突然有些崩溃,却又不舍得这个机会,看看总比看都看不到好吧?

算了,明天还是分被窝睡吧。

 

评论 ( 6 )
热度 ( 70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