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良药苦口,美食暖心》8-1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08

“哥!”小夏闻声跑出房间与日向拥抱,她脑后的马尾随着动作晃动着显得俏皮可爱。

日向伸手去捏对方的脸,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段时间在家里乖吗?”

“那是当然啦!”小夏亲昵地拉着日向的手,显然面对好久不见的老哥十分想念。

日向低头将鞋摆正后,便被调皮的妹妹扯进客厅:“那现在有喜欢的男生吗?”

“哈哈!这怎么可能告诉你呢?”小夏机灵地眨着眼回答,舒服地享受着被哥哥揉头。

在与小夏说话的同时,日向瞥见影山已经将那两个塑料袋摆进厨房,于是伸着脖子说:“影山,你放在那儿就好了,我等会自己来弄。”

此时的影山已经捋起长袖,听见日向的话后走向厨房门口回答:“没事,你和她多聊会吧,我先把菜洗了。”

“啊……好吧!麻烦你啦!”日向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又觉得自己拒绝显得很见外,于是还算爽快地答应影山。

影山没再往下说,只是点头后关上厨房的门。日向与小夏在门外的谈话声有些模糊却透着温馨,但当龙头中的水直流而下时,便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沉默地洗着手中的蔬菜,思绪却无法平静。菅原的话至今在他的脑中盘旋,久久无法散去……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让直说他就能说出口啊?

更何况如今的状况——影山无意识地向不远处的木门探去,温凉的水顺着虎口钻过手掌,他又仿佛回过神来般重新低头,将那枚光亮水灵的西红柿放在一旁的滤水篮中。如今的状况下,说清才会显得很可笑吧,明明已经断开联系那么久。

日向今天很开心,他做了小夏爱吃的味增火锅。火锅里放了许多香菇和牛肉卷,影山从未见过味增火锅中有这么多香菇和牛肉卷,望着正一脸笑容给小夏夹菜的日向,心中却是不言而喻的别扭。是不是因为这个公寓中长期是两个人,现在多了小夏让他有些不适应呢?

小夏跟日向相比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阳光与可爱,却比日向要多上几分机灵般,橙黄的眼珠中时常闪烁着生机勃勃的光芒。她端着碗大口吃着食物,而影山却有一勺没一勺地舀着锅中的味增汤淋在米饭上。

木筷夹着一枚划出十字的香菇放进碗中,影山才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日向的双颊因为缺氧而有些泛红,他的笑容可掬地用那把清亮的嗓音朝自己说话:“多吃点香菇吧。”

“啊……好。”影山正忙着用他那不算发达的恋爱细胞来思考问题,有些愣神后笨拙地回应。

“你今天有些心不在焉呢。”日向托腮望着对方正低头吃饭的模样,在他的印象中对方的坐姿始终就像现在这般端正,总给人一种拘束的感觉,“排球队有什么烦心事吗?”

“没什么,都很好。”影山被这么突然地询问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

日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影山有些奇怪。起初认为是排球队的事还在困惑着他,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只能悻悻地缩回头看向小夏:“好吃吗?”

“好吃!哥哥做的料理都很好吃!”小夏露出灿烂的笑容,往火锅中夹着牛肉卷,“哥,你什么时候打算回家看看啊?”

“回家啊?估计得下个月吧。现在这时候正是春假,我想趁这个空档研究下新菜谱。”日向倒也不把小夏当孩子,将自己的行程大方地告诉对方后看向坐在对面埋头吃饭的影山,“而且这段时间你飞雄哥不是在这儿吗?”

影山不经意地抬头正对上日向的目光,口中咀嚼着食物并未有所反应。这呆子的意思是等到我走之后他再回家吗?不过也对啊,赛季开始后就得回东京了。

“哈哈,飞雄哥也可以一起回来的嘛!爸妈肯定都会欢迎的。”小夏也转向影山期待地眨着眼睛邀请,“一定要来做客哦!”

“嗯。”影山不知应当如何回复小夏,他有些不善言辞,所以只能用点头答应来结束话题。

日向揉着小夏的头,他这餐一直在给小夏夹菜自己几乎没怎么吃,却心里还是很满足:“好,那我找个时间就回来。从明天开始就要来店里帮忙咯!”

“没问题!”看样子小夏也并非初次在店里给日向帮忙了,习以为常地爽快答应。

影山坐在日向的床边玩手机,他有些紧张,手指不断地在那没几个联系人的line列表中滑来滑去。抬起头盯着对面墙上贴着的海报与挂历发呆,耳畔净是从不远处的侧卫中传来的淋浴声——在晚饭后他连同小夏与日向在被炉中窝着看综艺节目,小夏年龄还小,十点不到便已经哈欠连天得被日向催着洗澡睡觉。

在招呼小夏睡觉后日向伸着懒腰回到他的房间,和影山打招呼后便脱去身上的家居服抱着睡衣走进卧室中的侧卫。影山呆坐在床前,时不时地侧头去看那扇侧卫的门,门中湿哒哒的水声令他心烦意乱耳根发烫。

自从搬来与日向同住后,影山就一直在厨房旁的主卫洗漱。日向的房间原本就是公寓的主卧,使用侧卫已经是习以为常。因此,像这样守在门前等待日向洗漱的经历还是头一次。

那只是扇普通的木门,甚至连磨砂玻璃都没有,却影山莫名地心头瘙痒。

他脱下鞋后窝在床中,低头将手机锁屏打开又关闭,满脑子却都是些有的没的。说影山没有看过日向的裸体那是不可能的,在那高中三年的数次合宿中,排球部的大家一起洗澡可谓是家常便饭。而自己却总是对日向避之不及。

比起两年前分别时,日向的皮肤变得更白,身材线条也变得更为柔软。可以看出对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像在高中排球部时那般锻炼。而此时的影山坐在床单中胡思乱想着……当水流顺着日向湿润卷翘的刘海滑下,经过圆润的下巴、脖颈、肩头、胸部,直到令人遐想的股沟与大腿根部……因为淋浴的冲刷,日向无法完全睁开双眼,他微合眼帘抬头向上露出优美的颈线,他顾忌水流冲进鼻腔,于是轻启双唇进行呼吸……

该死。影山的思想戛然而止,他甚至不清楚这份想法是从何时开始,但他现在却实实在在地有了羞人的反应。他低头看着胯下因为宽大短裤遮挡而没那么明显的凸起,回想起以前正处于思春期的自己窝在床中,处理生理问题时轻喘着羞于将日向的名字喊出……

果然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反而,越陷越深了。

“影山!”洗完澡的日向换成睡衣走出浴室,用毛巾搓揉着湿润的头发将其弄干,刘海下那双眼尾上翘的杏眼盯着床中的影山,“我洗好了,该你了。”

“好。”影山走下床时腿有些轻微的发软,他伸手接过对方递来的浴巾快步走向浴室。

日向笑嘻嘻地挪喻着:“哈哈,快去吧少爷。”

自己的无心之语却正凑上影山望向自己的眼神,那一眼很突然、也很短,却莫名地令日向感觉很是熟悉。他参不透这眼神中写着什么,就总觉得是那么的似曾相识……这让他想起以前他们还在高中时,影山也会这样看自己,在不经意间对视却又像这样转瞬即逝。

影山洗澡的时间要比日向印象中的要久些。待到对方出来时自己已经缩进被窝中靠在床头看视频,影山坐在床边有些局促,这使日向忍俊不禁地抬起眼:“哈哈,干嘛啦?又不是第一次睡在一起了,还害羞吗?”

“说什么啊呆子!”影山有些不爽地反问着,他的发丝间还藏着水珠,用毛巾摩擦几次后将其搭在肩颈处,“你在看什么?”

日向将身子朝床内侧挪了挪,让影山靠在自己身旁,将iPad的屏幕朝向对方:“这是个我挺喜欢的料理师,他的美食节目都还挺不错的。”

影山并不认识这个人,只觉得他三十来岁、中等身材、看起来整齐干净。向屏幕下方轻瞥这个男人的姓名——高木哲贵,嗯,确实不认得。

“他在东京有家不错的餐厅呢,有机会真想去看看。”日向收回举在对方面前的手,将身子缩进被窝中取暖,“你不进来吗?会着凉的。”

“什么餐厅?”虽然有些犹豫,但影山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钻进被窝,顺手将顶灯关闭。被窝中要比他想的更温热,可能是因为日向已经将被窝捂暖的缘故,对方略显瘦小的体格靠在自己身旁却传来源源不断的热量般,令影山不禁心跳漏拍。

房间中只有那一盏台灯发出昏暗而橙黄的灯光,柔和了两人的面部线条与轮廓,却莫名地令人坐立不安。然而日向仿佛并不自知:“啊,好像叫什么……秋谷?”

“啊,我知道。”影山故意想打乱自己那些荒唐的想法,回复得比平时要快上不少。

“知道吗?”日向在刹那间有些惊讶,却随即露出兴奋的表情,“你在东京时有去过吗?”

“我听说过,是家口碑不错的餐厅。”影山点头回答,身边日向的体温让他有些别扭却莫名地想要靠近,“以前离我的学校有些远所以没去过,不过现在应该就会比较近了。”

“是这样吗?那还真幸运啊!嫉妒死了。”日向伸着懒腰,随即又点击播放键继续看视频,“睡前看这个感觉真的超级饿。”

“那你还看,呆子。”影山有些无聊,于是也靠着床头看日向手中的美食节目,屏幕中的男人正在做咖喱,锃亮的汤勺在温暖的橙红色浓汁中搅拌,令人食指大动,“今晚都没怎么吃吧?”

“是啊,我都没怎么发觉呢。”日向笑着回答,“光顾着照顾小夏了。”

“想吃什么?”影山侧目看向对方,橙红的发丝在昏暗的灯光下照射出巧克力般细腻的色泽。啊,感觉会很蓬松又柔软呢。

日向笑着回答:“哈哈,真的很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明明看着视频就已经很饿了。”

“……如果是楼下那家的鳗鱼饭,我可以帮你买回来。”影山扭回头直面前方,他尽量想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即使在内心有些忐忑的情况下。

影山的话令日向有些意外:“嗯?不是已经洗过澡了吗?”

“啊,是啊。”

影山有些不知道如何回应,虽然说菅原前辈说让他打直球,但感觉这已经算是自己能主动的最大程度了。他有些不自然地轻抿有些干燥的双唇,上身还散发着从浴室出来的热气,想要去看身旁的日向却有所顾及般,于是作罢。

日向的回答来得不慢,却对于影山来说仿佛一场漫长的煎熬:“哈哈,谢啦!现在这时候下去果然还是太麻烦了,所以还是算了吧!但被你这么说,突然有点想吃生鸡蛋拌饭了。”

“啊,这样啊。”影山有些愣神,随即便站起身穿上拖鞋,“那……我给你做吧。”

今天的影山,有些奇怪。即使是神经大条的日向也有所感觉,但他确实并不会深想,反而开着玩笑说:“哈哈,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

“说什么啊白痴!”原本就处于紧张状态的影山被这么一调侃立马就有些慌神,只能逃跑似的打开门闩快步走出,“真是的。”

评论 ( 6 )
热度 ( 79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