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沙滩排球paro

※影山有日向痴汉属性

※影日恋人未满

 

“啊!不要啦!这样真的很累赘欸。”

在盛夏的沙滩旁,日向扯着身上宽大的白T恤,皱起双眉不满地抱怨着影山。

作为罪魁祸首的影山显然并未感到丝毫威胁,‘理所当然’地用那副不耐烦的口吻命令:“呆子!你刚才在巴士上都在打喷嚏好吗!”

“那是因为空调太足了!啊啊!为什么到海边还要逼我穿T恤啊?热死了!”

正如各位所见,正值暑假期间的乌野排球部一同相约来海滩进行外宿活动。众人乘坐大巴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正午,便在洁子的带领下来到事先预定的旅店中安置行李。

虽然坐了两小时的大巴理应感到疲累,但因为大家的情绪都十分高涨,摩拳擦掌地想赶快去海边游玩。于是在放下行李后便纷纷穿好沙滩裤,准备好随身物品在旅店外集合。租借好阳伞和沙滩椅后,便兴致勃勃地抬着东西朝海滨跑去——

实话实说,日向翔阳这辈子从未在如此盛夏的海滩中穿过上衣,只因上午时在大巴中鼻子发痒打了几个喷嚏,便被影山强行套上了T恤……屈于王者殿下的淫威,只能满脸羡慕地看着赤膊的其余人,心中却盘算着一会儿找到机会就把T恤塞进运动包里。

给伞打桩、铺上野餐布、支起沙滩椅,布置玩‘营地’后众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在沙滩边的木屋餐厅中大快朵颐后,大家还琢磨着晚上做烧烤和放烟花。不知不觉中,太阳也没有正午刚来时如此热辣,兴致勃勃的田中与西谷提议:

“来玩沙滩排球吧!”

“好!——咳咳!”还正嚼着食物的日向猛地抬头回应,却被食物呛住,顺手抄起影山的饮料猛灌两口,愣是将易拉罐给喝见底了。

“呆子,我的汽水!”影山想要阻止对方,可惜日向的动作快得行云流水,没好气地在身旁的纸箱中又拿出两罐摆在他们面前,“喝完也不知道自己拿吗。”

“哈哈!”日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于是干脆用僵笑地回应,随即转过头摇晃着身体迫不及待催促,“快点去吧!!”

虽然月岛有些喊累,但大家的意见多少还是达成一致,从料理店走出后便激动地寻找适合的场地。对于这次外宿日向十分期待,作为高一生的他从未和同伴们在外度假。虽然外宿和合宿都是排球部的活动,但因为除去了每天规定的高强度训练,所以外出时更加轻松愉快,抱着游玩的心态自然是更加精神百倍。

沙滩排球相比于室内排球来说更具有娱乐性和休闲性,规则和参加人数都没那么严格。大家也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来抽签分组,包括一同前来的清水洁子和谷地仁花。在考虑轮流休息后,大地前辈决定采用三对三的形式,这样大家都可以有时间去海里玩玩。

“啊!——要和影山打对局吗!”日向手里拿着做签用的冰棍棒,语气十分兴奋地朝网对面的影山挥手,“打排球我可以脱上衣吗!”

“不可以!呆子!”听对方把脱衣服说得这么大声,影山禁不住脸颊发烫,大吼回去后便伸手接过田中递来的排球。虽然他其实是私心作祟才随便找了个理由让日向穿着T恤,毕竟他一想到日向光着上身的模样被沙滩上来来去去的人看见,心里就不舒服。

虽然沙滩排球没有惯用的站位,甚至还可以自创规则。但影山从未打过沙滩排球,所以多少还是被规矩限制着,打得中规中矩,就像是平时训练一般。

在西谷一次灵活的扣球后日向队又多上一分,与影山队追成平局。田中倒是完全没有平时分组训练时的紧张,反而兴致勃勃地朝着不远处的伞底叫喊:

“洁子小姐!!你什么时候来打一局啊!”

伞下的洁子躺在沙滩椅中,从杂志后探出双眸,随即竖起食指表示再打一局后上场玩。

“yeah!”田中激动地给自己鼓劲后直起身,看向正木讷地拿着球的影山。此时的西谷似乎朝日向的T恤里灌了沙子,两人正玩成一团,完全没有比赛的那种紧张感。与轻松的氛围相比,影山却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手准备发球,处处像是还在训练般,这让田中忍不住想要去提点对方。

“怎么了吗?田中前辈。”被突然搭肩的影山猛然扭头,狐疑地看向靠近自己的田中。

田中挑起眉头,耍帅般扬起嘴角低头:“呵,影山。你知道沙滩排球的奥义是什么吗!”

“哈?”影山被这么一问,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即有些犹豫地回答对方的问题,“沙滩排球……不就是普通的排球,然后……嗯,移到沙滩吗?”

“大错特错!”果然被一票否决了。田中拍着影山的肩膀‘老生常谈’:“告诉你吧!沙滩排球的乐趣可不是用平时的那种方式来赢得比赛,而是像这样和朋友们打闹时开心得没规没矩。”随即抬起下巴指向网另一端正开心玩闹的日向,“当然,这可不是沙滩排球的奥义!沙滩排球的奥义在于——可以在打球时看见各种sexy的动作和角度!”

“……”影山用沉默来告诉田中,他根本没怎么理解这段‘豪言壮语’。扭头望向好不容易翻身站起来的日向,正整理着皱巴巴的衣服,拍去身上的细沙。

这个家伙打球的动作和sexy完全不挂钩吧!但是——

影山在日向转身时发现对方的上衣因为炎热而被汗水浸湿,白T恤不争气地变得透明,若隐若现地能看见日向的胸口和脊背。

天哪……影山不禁咽着口水来滋润莫名的口干舌燥。如果他跳起来就能看见衣摆下方的腰肢,稍微低下身子,应该就可以看到……啊啊!

思及此处,正处于思春期的影山立即脸颊发烫,心脏也敏感地加速跳动。当影山正沦陷在自己满分水平的脑补能力中时,田中大喇喇地回答:

“哈哈!现在和他们打肯定是没办法理解这个奥义的啦!呆会儿我们可以找些女生来一起打,那时候你就知道了!你这小子长相不错,等会就你负责邀请女生吧!”

田中说完后,便扭头看向对面的日向队高喊:“喂!你们好了没!继续了啊!”

要是想看见腰部的话,就得让这家伙跳高些……不能发直线抛球,很容易被打回来,得打斜线……影山在发球时已经是思绪万千,平时的理性思考再挤入不少私心后利落地发球。

“日向!朝你来了!”西谷看见影山发的斜线球连忙高喊球场右侧的日向。

“哈!怎么会是这种发球啊!”日向被对方毫无预警的斜线发球给弄得一头雾水,连忙跳起身去接球。奇怪,这不是影山的风格啊……算了!肯定是他无意打的!

看……看到了!

在日向跳起来的那刻,影山清楚地看见对方的衣摆掀开。白皙而精干的纤细腰部裸露在外,即使转瞬即逝但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对于影山来说绝对是赚到了!

影山立马低身去接球,眼疾手快的他将球变魔术似的将托到田中面前。田中一记猛扣,瞄准得自然是接球能力最弱的日向。

同组的山口想去挡但球却从他的指尖划过,直勾勾地朝日向飞去。日向连忙屈身去救球,而事实是,球没救起来,自己还摔倒在软绵绵的沙地中——

此时的影山双颊泛红,目不转睛地盯着日向的方向,目光简直比之前的扣杀还直。原来是因为在方才的救球时,随着屈身向前的动作,日向胸前凸出的乳首从领口的缝隙露了出来。

沙地细软人自然不会害怕摔倒,日向笑嘻嘻地爬起,跪坐在沙地中将头发里的细沙甩掉,衣衫不整的模样莫名地有些性感——在咽下第二口唾液时,影山已经发现自己似乎有些食髓知味了……

“啊啊!!我不要玩了!”

在二十来分钟后这场比赛终于结束,比分2:1,影山队胜出。日向气喘吁吁地朝着影山的方向抱怨,随即将跑出界外的排球追回——

“哈哈,从之前开始影山就一直在追着日向打呢。”同队的大地前辈来到影山身旁,不客气地将影山的头发揉乱,“你这小子今天也太欺负人了吧。”

“啊?我有吗……”影山感到晕乎乎的,看向前辈辩解。

西谷掀开网底灵活地低身钻过来,走到影山面前挑起眉头反问:“还说没有?你的所有球不是直接朝日向打,就是引导田中他们往日向的方向打。我和山口整个后半场迈了几步,一只手都能数出来。”

“是啊,你这小子太坏心眼了吧!”影山还未来得及解释,田中来到他的面前,大力地拍了下后背,“这么热的天还不断地上蹿下跳,我看着日向都觉得同情。”

“不是……”影山确实并非故意如此,只是因为理解了‘沙滩排球的奥义’后就开始有些不知节制地去‘针对’日向了。对不起,我其实是想看见你的腰部和胸口,所以才故意这样做的……?但这种解释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啊!

多说无益,影山看向一旁正抱着球回来的日向,一副气喘吁吁、灰头土脸的模样。于是自然而然地向前想跟对方解释,就算无法解释至少也要道个歉吧,毕竟无论怎么说都是自己的问题。

“日向……”

正想开口时,日向却已经视而不见地绕过影山,将球递给田中前辈之后,便和山口一同走向不远处的野立伞。

影山这个蠢货!日向走得异常安静,脑袋里不断地抱怨着对方。因为自己的接球技术不好而被别人看出漏洞,这些地方输了他心服口服。但白痴影山怎么所有球都往他这里打,而且一会儿让他屈身去接,一会儿又起身去跳,完全把他就是当猴耍嘛!这也太针对了吧!

真是的,好不容易来海边的好心情就被他败坏了!讨厌死了!

在陪上田中又打了两局之后,影山擦着汗走向阳伞坐落的方向。此时的伞下正聚着休息的几人,其中也包括日向。影山一路都在思考着应该怎样面对日向,原本应该直接道歉,但无奈他的性格别扭,不知如何开口。

磨蹭地来到伞前看见日向正和仁花有说有笑的模样,心中的负担也不禁减少些许。他看上去心情还不错,只要过去和他说话就好了吧?……咦?

影山正准备装作自然地上前搭话时,只见日向敏锐地发现了自己,随即利落地起身跟仁花说:“哈哈,我去海边看看!”话音刚落便一溜烟地离开了营地。

这家伙……果然是根本不想原谅我吗!日向这么直白的举动无疑是给影山的心里一记猛击。色字头上一把刀,果然现在他是要付出代价了吗!

影山在营地闲坐一段时间,却始终等不到日向回来。这样继续不讲话也不是办法啊……这样思考着的影山便估摸地走去海边的冷饮店,对着价目表纠结些许时间,点了个大份的西瓜刨冰后还在上面加了份冻酸奶。

手里捧着沉甸甸的冷饮一阵小跑地来到海边寻找日向,烈日炎炎,影山真怕刨冰一会就化没了。在环顾四周后,好不容易发现了在不远处的礁石前蹲着乘凉的日向。

影山不敢出声,他轻轻地绕到礁石背后,生怕对方又发现自己后溜走了。此时的日向正无聊地在沙滩上写字,然后等着潮水把字冲走。有人突如其来地坐在自己身旁时,日向条件反射地看向侧面,发现是影山后便利落地低头后继续盯着自己画的小太阳被潮水冲淡一半。

“喏。”影山屈腿捧着刨冰想递给日向。

“不要。”日向赌气地拒绝,虽然大份刨冰加冻酸奶真的很棒,但要是这么轻易就受诱惑总觉得很没出息。

影山有些口拙舌笨,他原本就不擅长说安慰人的话,沉默片刻后又再次开口:“对不起。”

日向并未回应自己,小巧的下巴靠在膝盖前直望着大海,这让单细胞的影山有些摸不清对方的想法,试探地开口问:“那……你要怎么才原谅我?”

日向侧头看向正捧着刨冰的影山,对方的额头被阳光晒得有些发红,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神中却透着倔强的歉意:

“这样吧,你三十秒内吃完这份刨冰,我就原谅你!”

“啊?”对方突如其来的要求让影山有些没反应过来,低头看了下刨冰后又望向面前的日向,仿佛在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已经开始计时了!”

“哈?!”条件反射般的,影山开始拿起勺子将刨冰与冰淇淋大口地送进嘴中,一时间被冻了个激灵。他完全没考虑这个要求是那么荒唐,但还是照做了,专心地争分夺秒时他甚至没时间去抬头观察日向的眼神。

“嘶……”直到从太阳穴传来一阵刺骨的钝痛,才令影山疼得龇牙。原来是他吃得太急,神经根本受不住这种刺激,于是叫嚣着反抗。自出生以来,影山从未这么快速地吃过冰,他用手拍揉着太阳穴却无法缓解,这种奇异的痛楚令他双眼酸胀,揉着眼睛看向身旁的日向。

日向从未见过影山如此狼狈的模样,泛红的眼周湿漉漉的,乍看之下还以为对方是受了什么委屈,微张的口中冒着白色的冷气,下巴上还沾着冷饮的水渍。

这让恶作剧的日向莫名地忍俊不禁,刚才的坏心情也一扫而光:“哈哈!好蠢啊!”

“呆子。”手中的刨冰被对方接过,影山用手臂擦去嘴边的污渍,回忆起刚才自己的蠢样有些尴尬又别扭地别过头抱怨。

勺子上还残留着对方的体温,吃着被影山毁得一团糟的刨冰却莫名地津津有味,看见对方吃瘪般的模样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家伙……应该是不生气了吧。看见日向阳光般的笑容,影山虽然有种被耍的感觉却止不住得心跳加速,移开对视的眼神,难为情地将头埋入在抱住膝盖的臂弯之中,自言自语:

“那真是太好了……”

 

评论 ( 9 )
热度 ( 157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