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6元旦贺文】兄弟paro

※喜闻乐见的年下+同居设定

※简而言之就是兄弟间相互打闹的日常

 

好吧,既然事到如今那就简而言之好了。

在影山飞雄二十二年的人生经历中,见过星罗棋布的各色人物。但若将其逐个罗列,却唯有一人是他不得不提的,那便是自己的老哥——日向翔阳。

如果说国中二年级和高中三年级听起来差距巨大,那二十二岁与二十七岁可能会听起来更像是同辈人。先不说这家伙依旧还长着那张十七岁一般的娃娃脸,为什么这样的无业游民居然还能在如此激烈竞争的当今社会中混得还算有模有样?

“我回来了。”西装上还带着地铁中簇拥的人群挤出些许皱褶,影山顺手合上防盗门,脱去陪伴自己奔波一天的皮鞋。

“欢迎!”一声清脆的回应混合着电视剧中角色对话的声响一同进入影山的耳膜。

换好拖鞋后踏入屋里的走廊,转身走入客厅中。客厅中弥漫着食物淡淡的甜香,然而影山很清楚这美食并非是用来犒劳自己已经空空如也的胃——

“喂!录完视频至少要把厨具给洗干净啊呆子!”影山去半开放式的厨房溜达一圈后,看见的尽是还未清理的锅碗瓢盆,走出厨房来到正侧卧在沙发中的日向。

正如之前影山所说,他那个所谓的二十七岁的老哥,正是现在这个蜷缩在沙发中端着iPad看电视剧的‘无业游民’。从小学六年级就未再成长过的身高,和一张神似高中生的童颜……这个家伙真一点也看不出来是自己的哥哥,而且还要大上四岁半。

“呆子!说你呢!”见对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敲,影山气不打一处来地伸手去将日向的头发揉乱,不客气地皱起眉头。

“哎呀!干什么啊!”被挡住视线的日向不满地抬起头去望着影山,随即不情愿地转过身去躲过对方的动作,“不要打扰我!”

“快点去把厨房打扫干净!”影山本来就在工作时忙得昏天黑地,回来还要收拾东西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在与日向口角几句后那朵橙色的卷发才慢慢悠悠地晃起来,伸手去关掉视频,顺势靠在影山的肩膀抱怨:

“我不想收拾……好累啊。”

“你成天就在家里混日子,还好意思说累?”影山伸手去敲对方的脑门。

日向吃疼地轻呼,不满地捂着额头:“疼——别这样啦!你说你,不叫我哥哥也就算了,还老是做些没大没小的举动!”

“想让我尊重你,你好歹拿出些大哥的样子啊。”影山回头看着不远处还对着碗具的水池,“成天把家弄得这么乱,谁收拾?”

日向烦躁地揉着乱蓬蓬的头发嘟囔,刚才拍摄用的衣服搭在沙发背上,茶几上摆放被一饮而尽的玻璃杯:“你是寄住在这里的吧?又不是你的公寓,管的还真宽。”

“等我过了今年绝对要搬出去。”影山把日向靠过来的头嫌弃地推到沙发靠背中回答。

“切——”日向与影山抬杠的模样像极了小孩,可惜话却是绝对的不讨喜,“年轻人啊,就你那点薪水,在东京租个单间都能要你一半薪水。当然,你要想住到城中村那就另当别论了。所以刚开始工作这两年,搬出去的事你就别想了!”说着顺手将茶几上的脏玻璃杯递给对方,一副慵懒的模样像是没有睡醒的猫咪,“喏,把这个也拿去洗了。”

真的好想给这个家伙一拳。影山拿过玻璃杯紧皱眉头站起身,探鼻去嗅杯内后抱怨地走向厨房:“大白天还喝啤酒,简直是社会废人。”

“哈哈,努力挣得比我这个社会废人多吧!”

带着满肚子牢骚和有些疲惫的身躯来到厨房的水槽前,虽然万般不情愿却还是穿上了围裙低头去清洗被对方用脏的厨具碗碟……

如果你是个家庭主妇或者美食爱好者,日向翔阳这个名字想必不会陌生。作为美食博主的他不仅仅在网络上发布些自制的烹饪视频和美食推荐,也是一家美食杂志的专栏作家。在这几年来也算是混得如鱼得水,买了房也拿着数目不菲的工资。

从自己初中时便听家中亲戚讨论日向考上了东京的大学,学的是英语专业。听日向说,也知道在毕业的前两年他是在一家出国培训机构做普通讲师,做料理和寻找美食只能算他的兴趣。有次兴趣使然,他在视频网站中投稿了他做料理的视频结果没想到有不少人关注和支持……这大概就是日向不务正业的开始吧。

“亲,爱,的——”正当影山发呆时,一只纤细的手臂突然从身后出现,搂住他因为屈身所以放低的脖子,还没反应过来时那团橙色的‘麻烦’又蹭到自己的肩膀上腻歪地叫起来。

肩膀被对方的下巴磕得有些疼,身后的温暖带着些许甜品的香气,却在对方开口时明显地闻到口中的酒气。影山没好气地洗着碗,扭过头看向日向:“别跟我套近乎。”

“哈哈,我们明天去吃这家的味增火锅吧。”日向将手中拿着的资料放到影山眼前,“免费的哦,是不是超级兴奋。”

影山实际对味增火锅并没什么兴趣,只是单纯因为一天都没吃上什么东西所以还是有些饿。图片上是家在市中心新开的一家料理店,今天中午还有在同事谈话中提起,说是味道不错也挺有特色的。

“又要我帮忙照相?”影山扫上一眼后便继续专心地将洗好的碗碟罗列在滤水网中。

“是啊,你不是摄影社的吗?照相这么棒。”日向连忙地去好言捧着影山。

“呵,不敢当。杂志不是有配摄影师吗?”

影山直起身时在背上的日向自然是挂不住了,灰溜溜地从身上滑下来仰视着比自己高上许多的弟弟,靠在厨台前回答:“那个摄影师把我照得难看死了,还是你上次照得好,所以我就跟主编说好自己提供照片了。”

“我成天工作这么累,可没这工夫在你这儿打闲工。”

“你不也就是个普通高中的科任老师吗?”日向没趣地嘟起嘴,“趁着还没被重用要多玩点,不然以后就只剩坐在格子间里养啤酒肚了。”

影山将洗净的玻璃杯沥干水后,不经意地挖苦:“你就算是SOHO工作者不也一样养啤酒肚吗?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开始发胖了。”

“哈哈,每天一瓶是我的底线啦,而且也是粉丝寄来的圣诞礼物。”日向伸着懒腰见对方开始做收尾工作便绕出厨房来到影山停住,“冬天的话有机会做点黄油啤酒好了!对了,阳台的烟灰缸又满了,记得倒下。”

“你还真把我当仆人了。”见对方总是这么不以为然地使唤自己,影山顺手在日向的额头上敲了个包,“抽烟、喝酒,活得还真像个大叔。”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日向确确实实是他的表哥。以前因为家住的近,还时常有所往来,两人在孩童时期相互玩耍、打闹是家常便饭。后来因为各自的学业与工作,也逐渐有所疏远,直到两个月前自己寄住到这所公寓才重新熟络起来。

正如之前所说,日向始终是在东京念书和工作,这与自己并不相同。影山原本是在京都念大学,之后便在京都的一所高中教书。这所高中是一所大学附中的分校,而这所大学附中的总校恰恰就在东京。

说来也巧,执教半年多的影山教学能力在同辈中优良,加之不是本地人而且还并未有在京都扎根的想法。所以在最近一次的学校资源分配计划中,京都分校将影山推荐到东京总校——也自然有了他现在寄人篱下的‘困境’。

日向是个娃娃模样,却是烟酒都沾。他最爱啤酒,知道他这个喜好的人也多,所以每逢节假或者生日都会有人以此作为礼物。至于烟,就是单纯地抽着玩,没想到居然还有些成瘾。每天标配一听酒、一支烟,照日向说还算是生活有规律、‘劳逸结合’。

“成天对着摄像头做美食,也不知道给我剩点——”影山将烟灰缸中的烟蒂都倒掉后重新摆回阳台,将撸起的袖子放下抱怨着坐到沙发前休息。

日向盘腿坐在沙发中端着iPad继续看电视剧,百无聊赖地抬眼看见影山将电视打开:“成天摆着张臭脸,食物被你吃进嘴里都会委屈到哭泣的。”

“总比你好,食物吃进嘴里都只会变成膘。”影山顺手在对方弯曲的腹部中捏上一把后立马感觉到日向迅速地弹开,好似一只被逮住尾巴的花栗鼠。

“哇!你还真是没大没小啊!”日向夸张的表情好似对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小巧而灵敏的身子弓起,扑到影山怀中报复似的掀开衣摆——

“你搞什么鬼啊!”影山的头突然间撞在沙发扶手上,立马伸手将衣摆抢回,遮住腹部。

已经心灰意冷的日向再抬头时好似沧桑了很多,有气无力地起身后侧靠在沙发背中,自言自语:“啊……真是太不公平了,你这家伙不是老师吗。怎么会有这么犯规的腹肌……”

“怎么会有人突然这么扑上来掀衣服啊!”影山双眉紧皱脸颊泛红,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他原本给人的感觉就很有距离感,所以也几乎没有和同学打闹在一起的经历,被日向这么突然地掀开衣服自然是被惊了一跳。

“混蛋!你给我道歉啊!”日向根本没在意对方是个什么反应,满脑子还都是充满着那分明流畅的肌肉线条,瞬间超级不甘心,“身为弟弟不仅长得这么高,身材还这么犯规!你是要喧宾夺主吗混蛋!”

日向的海盗逻辑让影山不可理喻,伸手将沙发中的抱枕砸向日向:“让你锻炼又不去!”

晚餐时分,日向将做好的猪肉咖喱饭摆在影山面前的空桌前,随即回到厨房取下围裙:“真是超级不甘心!明明小时候看起来那么娇小,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喂,你是基因突变了吗?”

“比起这个我还想问你,明明吃得一样多,为什么你从国小六年级后就再也没长过个子了。”影山用铁勺拌着咖喱饭,随口挖苦对方,“新陈代谢太快,吃了等于没吃吗?”

“切,你可别忘了。以前是谁因为不爱说话被其他小孩欺负,哭着跑过来叫哥哥的。”日向因为将下午做的苹果派吃光了,实在没心情吃饭,于是坐在对方面前从裤袋中摸出烟包取出一根准备点燃。

“要抽出去抽啊。”影山皱起眉头回答。说实话,因为日向长相很小所以无论多少次看他抽烟喝酒,都会打心底里感觉有些违和。

“我怕你觉得孤独。”没听对方劝阻,日向还是把烟点燃后附在唇边深吸一口,“哈哈,抽烟的事在视频聊天时被妈发现了,还被说了一通。”

“那就趁早戒了吧。”影山见对方侧坐在木椅中,双腿曲起踩在椅杆上,越发地觉得日向的小巧。比起影山,日向的长相更加偏向于娘家人,发色、肤色包括身体的纤细听家里人说,和祖母是极端的相似。可惜在影山还未记事时祖母便撒手人寰了,自己也从未有所考证。

在他眼中,日向是个将积极乐观发挥到极致的人,却掺杂着些影山意想不到的方面。就像是看上去是个好男孩却在某些方面是个坏小子般——

“好啊,戒呗。”直到这根烟抽到一半后日向才煞有介事地转过头,露出灿烂的笑容,“我要是戒烟你给我什么好处?”

“你又想干什么。”看着对方暖褐色的笑眼,影山也懒得去猜日向的想法,“太贵的免谈,太麻烦的也免谈。”

“不麻烦,一根换一个吻怎么样?”日向的指尖夹着香烟,像是故意在逗对方般,朝影山眼前吐着烟雾。

“……你果然是变态吗?”

“哈哈,其实我就是单纯的不想戒而已。”

END

评论 ( 8 )
热度 ( 89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