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圣诞+影山生贺文】女仆装paro(污)

※影山生日+圣诞贺文 

※影日正交往设定

 

     12月22日原本应当是个普通的日子,就像12月21日和12月23日一样。但恰好并非如此,命中注定般影山恰恰是在这一天降临在世界。

影山的出生赋予了这天特殊的意义,那便是生日。是与生俱来的,影山在一年中仅仅属于他的‘节日’中有过许多初次

十六年前上天赐予他生命之重,十五年前他初次收到生日礼物,五年前他初次与同学们外出游玩……而在今年,他初次会收到恋人的生日祝福。

他与日向的开始交往在夏天,在日向的生日过不久后的暑假,两人是那么别扭而害羞,却还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对。指尖的冰凉将影山的回忆打破,他合上学校演出厅后台中的铁皮柜门,臂弯处挂着才换下的演出服。

哦,忘记说了,今年是他初次登上舞台进行话剧表演。

原本应当设立在秋天举行的乌野学园祭因为教学楼和塑胶跑道的翻修而化为泡影,因此这宗一年一度的大型活动被延迟到圣诞节前后作为圣诞祭来举行。

而所谓的圣诞节前后,便正好是影山的生日。原本正好是周末的生日已经约好和日向一同出门,而恰恰因为这次圣诞祭,令原本一天都能呆在一起的两人忙得连面都碰不着。

被同学半坑半骗地代表班级被推荐参加话剧表演,还莫名其妙地做了个戏份比较重要的男配角。台词多得他死记硬背了好久,练习了大概一个月,直到今天公演前还始终在演出厅走场和彩排,分身乏术的他连午饭都是同学从食堂买来的面包。

而直到如今天色昏暗,却也没见着日向一面。原本以为午休时至少能抽出时间去趟一年级一组,但没想到居然行程安排会如此之紧。而日向的班级正好主题是女仆咖啡厅,午休正好是客流量极大的时候,自然也脱不开身来见自己。

影山把演出服叠好放进塑料袋中,顺手将套在制服外的派克大衣拉上拉链。文艺汇演本身就是学园祭的结尾,因为有外场的抢票所以在观众入场后便不准有人再进。

谢幕、拍照、换衣服、打扫礼堂,这一系列收尾的工作做好后已经是傍晚,大家互相道别后学校中已经空空荡荡。原本演员的服装是统一在校外租借的,但因为今早影山忘带了所以是临时借戏剧社的服装,事后自然要去道具室还衣服。

不过现在这时候,应该不会有人在了吧。影山提着塑料袋走在教学楼的走廊中,其中也只有仅仅几枚窗户透着光亮,他特地去瞧了眼日向的教室,里面虽然还残留着咖啡和甜点的香味却早已人去楼空。

那家伙也走了呢。

终于走到综合楼的道具室,影山本没抱太大希望,手握门把尝试打开,却听见门闩发出清脆而意料之外的‘啪嗒’声。“……打扰了?”无人回应后影山谨慎地推开门,探进头去张望却发现道具室中并未开灯。

看来是有人忘锁了。

既然来了那还是把衣服摆进去吧。影山确实不想把这套衣服带回家或者放在学校的储物柜里,于是试探地走进空无一人的房间中——

皮鞋踏在木头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空气中弥漫着尘埃的气息令影山不禁想到图书馆。窗外的月光成为房间中唯一的光源,一张简易的办公桌四周是排列整齐的落地衣架,密密麻麻地挂满各色服装,几面落地试衣镜放在办公桌前的墙角。

比想象中的要可观嘛,本来还以为会很小。影山张望着四周,伸手去摸电灯开关却没找到,来到桌前只好将桌前的台灯打开,把塑料袋放在桌面上摸索着书包打开拉链,自言自语地呢喃:“啧,笔去哪了——谁在那!”

正当他想掏出纸笔做便条时,不远处的落地衣架被人撞到般的响声,虽不响亮却足以引起影山的注意。说实话,在这种环境下发出这种声音还是很难不被吓到,影山皱起眉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实际上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影……影山?”从层层排列的衣架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试探地唤着自己的名字。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影山原本悬起来的心‘嘭’地一声放下来,长吁一口气后却因为被对方吓到而莫名地心中积愠。将书包放在桌面上后快步走向声音的来源处,一边没好气地抱怨:“呆子日向,你想吓死我吗!既然在里面为什么不马上回应我?”

衣架后的日向也不满地回应:“我当时没注意啊!……话说你快来帮帮我,诶哟!”

“谁要帮你!——”影山顺着衣架间腾出的廊道一路向前,来到倒数三、四排衣架前果断地转身,却因眼前富有冲击性的场景将原本应当劈头盖脸的一顿抱怨给活生生吞回肚子。

对,是日向没错。但谁又能解释为什么他会穿着这种衣服?在大脑当机时影山的视线却仿佛定格在此时的场景——

在两排衣架的中间有着摆放着一套长桌椅,而日向正站在比其他空隙相对宽敞的地方。他身上穿着一件女仆短裙,虽然没有过于繁复的蕾丝与花边但确实是正正经经的女仆装。齐大腿的裙摆比平时在训练时穿的短裤还要短上几公分,黑色的吊带丝袜带着些许肉欲的色彩,影山甚至不敢想象那沿着吊带向上的裙底是怎样的一幅光景……

清冷的月光混合着台灯发出稀薄的暖光洒在少年橙红的卷发上,白皙的皮肤裸露在外在昏暗到有些暧昧的灯光中令影山有些莫名地心跳加速。

“你穿着这个干什么!”虽然知道日向的班级活动是女仆咖啡,但不是之前有跟自己说过他是负责制作饮料的吗?怎么也会穿成这样!影山心中腹诽着,开口询问却没意识到自己语气的不满。

“啊,这个啊!”日向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有什么问题,扯着裙子在对方面前大大咧咧地解释,“今天原本六点就已经结束了,然后杀青的时候大家就闹开了。小野说我身子骨那么小,就想看看我穿女生的S号能不能塞进去,然后……”

日向苦着脸上前去抓住对方的小臂,就算没有多少光源他也能靠自己没那么聪明的大脑猜到影山在闹别扭,于是继续解释:“然后就穿上啦,现在来还衣服结果发现拉链老是拉不下来。你帮帮我好不?要是拉链弄烂了那就糟糕了。”

“我说你——”影山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不满,却硬生生地被日向的举动给噎了回去。对方自顾自地说完话后便转身背对自己,弯腰双手撑在桌沿,背后的拉链正卡在肩胛骨中心的位置。以理性来看日向只不过想要方便自己帮他把拉链拉开,但这样充满性暗示的动作却令影山有些身体僵硬。

“帮我下吧。”日向见对方老是没反应便回头催促,直到对方来到自己身后才放心般转过头神经大条地更影山继续唠叨,“今天可真是累死我了,根本无法抽身。今天是你生日,都没办法陪你。专门带的小点心也没时间给,早知道就应该在地铁站给你的。”

日向的声音在影山耳中好似隔着一层膜,他的手有些迟疑但还是扶上日向的腰肢,温热而纤细的腰肢令影山越发体会到对方体格与自己的差距。

日向的短小裙摆下白皙浑圆的屁股若隐若现,原本就小巧的身段穿上女孩子的衣服后,莫名显得更为美妙。也许是在咖啡与甜点中周旋一天的缘故,身上传来甜美的香气,这一切都构成了此时这幅秀色可餐的局面……也可以算是影山得天独厚的‘犯罪条件’吧?

这家伙可真厉害啊,S都能穿进去吗?影山有些踟蹰地伸手去拉拉链,顺着金属摩擦的声响令他贪恋的肌肤肆无忌惮地彰显在他眼前,任人采撷般挑逗着影山的食欲。

 

污就不发出来了!全文可以——

①进入微博→  http://m.weibo.cn/3210972904/3923977552430674?sourceType=sms&from=1056095010&wm=20005_0002

②进入百度云 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84870147&uk=1702809997 下载长微博。

如果亲们喜欢那就给个热度吧!【捂脸

评论 ( 7 )
热度 ( 301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