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初恋10题之夜宵就要出去吃》(全)

影山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总是缄默寡言的,是严肃到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而日向一直不认为这些影山用来伪装自我的铠甲是能构成他受欢迎的原因。

然而他错了。

事实上是,影山要比自己所想的要更受到女生的青睐。其实原因也不难想到,干净利落的形象与笔直挺拔的身材,嗯……这两点恐怕就已经足够了吧?

与自己暖褐的瞳色不同,影山的瞳孔中是彻头彻尾的黝黑。他的鼻梁和嘴唇是无需多言的好看,即使在发呆也会感觉像在沉思,这样一张睿智的面孔确实对于日向来说实在是有些——表里不一。

直到当日午休,日向都始终认为学校中的学生地下论坛是种电影虚构的东西。但当前桌的小野将手机屏幕调入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线上论坛时,日向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哇,投票人数居然上七百了?基本上全校女生都参加了吧……没想到这么热。”小野随意地点入置顶的帖子,随即露出惊讶的神色。

“什么?”日向好奇地探身去看。

小野大方地将屏幕侧向日向,一面解释:“就是全校男生的人气票选啦,不过是限定女性用户投票呢。”

“是这样啊……”日向凑过去看着从屏幕中至上流下的照片和进度条,因为是私下投票所以用的是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入学证件照,“证件照吗?好残酷!”

“虽然证件照都好看那可能是真挺帅的。但像小林这种……也太吃亏了吧?”

“哈哈!这个表情好蠢啊!和本人完全不一样。”日向看见照片后忍俊不禁,随即浏览着首位的几张照片,“哇,千木良排在第4吗?和高年级比也能这么靠前,我还以为他只在我们年级很出名呢。”

“不仅仅是千木良呢,我记得三组有两三个排名都挺靠前的呢……”小野闲谈的同时突然想起什么般,随即低头翻查照片,“噢!我记得你们排球部也有比较靠前的。”

“你说的是月岛吧?哈哈,他是肯定的啦。那么高又出挑,肯定——”

“锵锵!这个!”小野没等日向说完话便将手机中的照片伸到对方眼前,“影山——飞雄?我记得是他没错吧?那个最近常和你一起午休的搭档。”

那是张蓝底的证件照,上面印着日向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却在此时令他不禁有些吃惊:“哇哦……影山吗!”

虽然说来有些奇怪,但说到这种人气票选日向确实不会抹杀影山上榜的可能。毕竟入学以来这段日子确实他也有耳闻几位女生对影山有好感,看来人气也绝不会低,但他确实没想到影山的排位会这么靠前。

“是啊,排位不低呢,第九位。”小野看着对方有些发呆的模样随即查看了下票数,“327票呢,再多投估计还能涨呢。不过这张证件照照得还真不错。”

“确实,这个家伙超级上相的!”日向眨巴两下眼睛回过神来,抬起头回答。无论是排球部的合照还是与自己的私照,影山确实是毋庸置疑的上相。当然也不排除会有怪动作和一脸蠢相的黑照,但这应该不包括在上相与否的讨论中吧。

“嘛,看见真人也觉得形象挺精神的,但总是一副阴沉又凶巴巴的模样。”小野回忆起之前见到影山的场景,忍不住笑嘻嘻地调侃,“可以和这种类型相处融洽,你的社交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哈哈,他其实没有表面上那么不近人情啦。”

依旧是礼拜五,日向昨天就已经向家里商量好今天要去影山家过夜的事。虽然真的很想念伯母做的炸虾,但可惜这周影山的父母去了大阪周末无法回来——

“伯父伯母还真是放心啊,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在影山的房间里玩着电动,日向在又一次游戏结束后转身双手靠在床沿,下巴压在手背上,一双浑圆的杏眼直盯着盘腿坐在床上的影山,“我家里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将游戏手柄放到一旁,影山随手将对方的头发揉乱:“那是肯定的吧,呆子。你家里不还有小夏吗?难不成要你一个人带她?”

“哦!确实啊!要是那小丫头有什么突发奇想,估计得折腾死我。”日向恍然大悟地点头,随即爬到影山身边坐下,打了个哈欠后慵懒地耸肩如同猫咪般,“那我还真幸运!哈哈。”

看见恋人的举动影山无奈地撇嘴:“不如说是因为你太不靠谱了,蠢日向。”

“什么啊!你不也就只是长得一副正经样,实际上也没什么靠谱的吧?”日向不服气地回应着随手推搡了下影山,随即突然想起什么般露出笑容,“哈哈,我跟你说件事。今天小野给我看了乌野的地下论坛,你知道那个论坛吗?”

“不知道。”影山向后挪动身体靠在墙壁前,将枕头丢给日向抱住,见对方盘腿坐在自己面前摇晃着身子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怎么?”

“哈哈,就是那个论坛里正有个特别火的投票啦。是女生们来票选学校的人气男生呢。”日向发现影山正一脸无所谓地四处张望着,于是伸手不客气地夹了下对方的鼻子抱怨,“你听我说啊!白痴影山。

“问题是我对这种东西没兴趣啊,我又不是你的那些女性朋友。”影山的鼻头被日向捏得有些泛红,皱起眉揉着眉头不满地在日向额头敲了下。

“不是要八卦啦,就想跟你说我在排行榜上看到你了,第九呢!”日向捂着额头不服气地抬头瞪着影山,“我都没料到呢,原来还有不少女生投你。估计是那张入学证件照太上相了吧,你还真是好运气。”

身为当事人的影山倒是真的对这种事不感兴趣:“无论怎样我都已经有交往对象了,再多投票也和我没关系啊。”

“啧啧,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这种话,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没羞没躁。”日向挪喻着对方却还是身子一摊靠在影山的大腿上伸懒腰,“不过事实如此嘛,哈哈。”

揉着橙色的卷发,垂眼瞧着发丝细腻地穿过指尖:“累了?”日向的体温透过裤腿令影山的膝盖暖暖的,从傍晚回到家里到如今接近深夜,日向和自己似乎一直都泡在电玩前疯狂地掐手柄,加上排球部的训练恐怕现在也已经有些倦意了吧。

“饿了。”日向翻过身平躺着享受般地被对方触碰着刘海,浅褐色的瞳孔装得全是影山,“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出去吗?现在已经很晚了。”影山仰起头看向房间里的挂钟,安在平时就算是周末这个时间自己也应该睡觉了。

日向摇摇头露出灿烂的笑容,脸颊因为房间中的暖气而热得有些泛红:“有什么关系吗?再说现在也不是很晚啊,十点过钟而已。”

“通常这时候不都应该睡觉了吗?”影山说着打了个哈欠,日向的娃娃脸与浑圆的杏眼在笑起来时总是莫名地令他感到温暖,虽然有时也是真的没心没肺。

“对哦,你每天都很早睡觉的。”

和影山交往的这段时间里因为时常有互相发信息,所以日向也多少了解了些影山的作息习惯。对于影山来说,十一点已经算是晚睡,十二点能算是熬夜,平时九点半洗澡和十点钟道晚安已经是雷打不动的事实。

相反而言,十二点睡觉都嫌早的夜猫子日向可谓生活真的没什么规律。来过影山家也清楚,房间宽敞、装饰简洁、随时都很整齐干净,不难看出影山是出生时间观念很强的家庭。

思及此处日向观察着似乎正在为难的影山,调皮地怂恿:“不过趁着家里没人,想出去吃宵夜吗?同学倒是有介绍几家不错的店,24小时营业!”

“你经常这样吗?”影山垂头看着日向期待的眼神,看来自己是很难拒绝了。

“哈哈,我确实经常出去吃宵夜啦,有时候打游戏也会到凌晨。”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日向还是向影山承认了自己夜猫子的习惯。

“原来家里人说从小不好好睡觉会长不高是真的。”影山呢喃着扭过头,仿佛已经料到这个呆子会跳起来不满地辩解,而事实却也如此……

日向不满地直起身,用手将压塌的头发梳理整齐:“都说过这个是遗传啦!而且一直抓着人短处猛戳真的很过分!”

“啊,那好吧。”影山显然也没什么悔意,毕竟他们拌嘴那么久这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生活常态。在两人交往前也时常会到互相的家中过夜或者做客,以至于在已经交往的现在,两人却还是维持着以往的相处方式,丝毫也不会想做‘越轨’的事。

仿佛默许了般,影山起身将家居服换下后穿上牛仔裤和黑色棉衣,转头发现盘腿坐在床中的日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怎么这么看我?像个傻子一样。”

“切。”日向将身旁对方脱下的家居裤顺手扔向对方,“明明你不也是个白痴吗?哈哈,不过看你穿私服确实挺好看的呢。”

正在套围巾的手在听到对方的称赞时轻微地停顿,随即便伸手将外套拉链和好:“……不是你要出去吃东西吗?快点换衣服。”

“是啊,不是我要出去吃东西吗?你这么积极做什么?——诶哟,你别把袜子砸过来啊,我会穿的啦!”

两人出门时已经接近半点,因为是借宿所以日向仍旧穿着他的校服和羽绒服。双手插在口袋中触到冰凉的钥匙,也许是因为带着耳罩,这东西显得他的头和脸更小了。当然这也可能是影山的错觉。

在日向的介绍下两人来到离影山家不远处的一家大阪烧店,虽然以前影山有见过却从未进去。那是间普通的小店,却在掀开厚重门帘的时候一股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在店员热情的招呼下两人坐进卡座中,看着日向手中迫不及待地拿过服务员递给自己的餐单——

“真是的,每次和你出来人家都把菜单给你。”日向摊开菜单浏览着,兴奋的模样让影山不禁感到有些蠢,“哈哈,不过每次结账也都找你。”

作为高一生来说影山的身高确实比较出挑,自然人也感觉要成熟些。与此同时的日向却因为小巧的身躯和一张稚嫩的娃娃脸让人总会误认为是初中生,加上现在穿着校服更觉得像是大学生带着初中生的弟弟出来吃东西。

“这家大阪烧真的超级棒!先要中份的吧,然后还要炸鸡块和弹珠汽水——不对,这家的咖喱饭和土豆沙拉也挺不错的啊,小野嘴巴那么挑都会说味道不错应该值得尝尝……”日向纠结地在点餐单上涂涂改改,还伴随着口中细碎的呢喃。

这家伙考试时都没这么认真吧。影山腹诽着看向对方好不容易填好餐单递给服务员:“只是吃个夜宵,没想到你居然当正餐吃了。”

“哈哈,晚餐我们不是在家里吃零食吗?膨化食品很容易饿的。”日向托腮看向对方,眼中始终都藏着笑意与温暖,“而且也是第一次这么晚和你出来吃东西呢。”

“确实。”影山点头同意。其实自己早就已经有所察觉,相较于他来说日向要更喜欢玩也更会玩,不管是外出还是美食、电动还是影视,他都知道很多影山不知道的东西,也做过许多影山从未做过的事。

就是这样一个人,恰恰最喜欢的是排球,和自己一样的排球。日向并不像自己这般对凡事都钻牛角尖和认真、处事也并非这般偏执到把人逼疯。就是这样的他,却对排球是那样特殊。如果说影山是凡事都认真而专注,对排球是尤为专注,那么日向便是只对排球专注、只为排球认真。

起初影山总是认为排球是自己开始喜欢日向的契机,是因为日向的排球和排球的日向而喜欢着日向。而现在,他却渐渐觉得这样的理解已经站不住脚,在天台与自己并肩进食的日向、走出体育馆的日向、在走廊中向自己热情打招呼的日向、脱下护膝与队服的日向,似乎也是那么让自己好奇而……甚至有些着迷。

“你在发什么呆呢?”日向的手在自己眼前摇晃着,瞳孔中带着好奇与灵动。

伸手一把抓住对方纤细的手掌,比自己要小上不少的手掌中却有着和自己相同的薄茧。回过神来时却看见日向泛红的脸颊却未见尴尬的神色。

“你怎么了啊?白痴影山。”

“呆子,你喜欢我是因为我还是因为我的托球?”

“哈哈,你果然又在说蠢话了。”

 

评论 ( 6 )
热度 ( 122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