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保健室paro(全)

※根据动画S02E05衍生,两人在争吵之后的第二天。

※影日已交往设定

 

这是一场意外,彻头彻尾的意外。

日向静默地坐在简陋的烤漆四角木凳中,四周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他眼眶干涩、嘴唇干燥泛白有些颤抖,神色并未焦虑却放空般盯着眼前的景象——

那是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床,洁白,整齐。无论是上课还是班级活动时他都曾装病在这张床中蜷着身子偷闲。而如今躺在这张床上的却是正紧闭双眼处于昏迷状态的影山。

他无法道清这事件的原委,只因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如同快放的胶卷般令人头晕目眩。他只能依稀记得那枚从自己指尖脱离滚动到天空的排球,以及那声响亮的重击与疼痛的闷哼。他以为真的会被骂,被骂得很惨。自从那晚被影山拎起来甩出去两次后,他就很清楚当对方生气时那股怪力是自己难以抗衡的,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只能认命。

日向还能清晰地记清自己紧闭双眼时,眼球胀痛、神经拉扯的奇异触感。他别过头不去看向影山,只由内心那股本能的畏惧驱使而成。

出乎意料又意料之中,他再一次将球发到影山的后脑勺。

安在昨天,不,昨天以前。日向会毫不顾忌地撒腿就跑,然后与影山意料之中地在第二体育室内扯着嗓子追逐,直到大地前辈给他们一人一暴栗。而当时他并未这么做,只因昨晚的怒火已消但固执还在,不愿意在影山面前示弱。

然而迎接他的却并非如此——在他紧闭双眼的一片漆黑中,耳畔响亮地传来倒地时的‘哐当’声,随即便是仁花的惊呼,教练的高喊……脚步声快速而焦急,大家此起彼伏的声音充斥在日向的脑海,直到他睁开眼,看见那直挺挺地倒在人群中间的身躯。

他跑到影山身边蹲下,心中焦急掺杂着畏惧,日向抬起头求救地看向身旁的菅原前辈。虽然有些可笑,但是当自己乍眼看向影山在地板上一动不动的模样时,还以为把他给砸死了。

日向的眼角莫名地泛红,伸手想将影山扶起却被更为高大的旭前辈和月岛所代替,一路有西谷前辈和菅原前辈指路和嘱咐,而自己却只能愧疚地跟在影山身旁。

来到保健室时正碰上保健老师准备下班,听他说礼拜六学校保健室只有半天在值班,要是他们再来晚个十分钟恐怕就得送去医院了。所幸的是检查下来并没什么大碍,在听了一顿教训与嘱咐后老师将钥匙留给了他们,并且让影山多在这里休息会儿直到醒来。

训练还是得继续,日向理所当然地要求留下来照顾影山,而其余人也并未有意见。日向内心真的很感激他们没有用一句话来责怪自己的行为,不然他真的害怕自己会当场愧疚地落泪,那样事后真的会很难看。

在其余人离开后他将窗户关上,白色窗帘遮住窗外的风景带来的却是更加适宜睡眠的昏暗空间。将烤漆凳抬放在更加靠近对方的床边,垂眼望向影山轻合的双眼心中五味杂陈。

眼脸合拢的很轻,轻得似乎能在缝隙中窥见其中乌黑的双瞳,而他纤长的睫毛却没有丝毫颤抖,给人一种近似不安的静谧。

“混蛋。”日向也不知为何,这句话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从他的口中挤出到这干燥而温暖的空气之中。在愧疚之余,回忆起前晚他们的争执不免还是有些欲言又止。

如果日向没记错,从昨日来到学校时两人就有意地在避免和对方说话。除非必要,他们甚至连基本的眼神交汇都不会进行。日向还记得前晚骑车狂奔着回家后,精疲力尽的他躺在洁白的床单中拿起手机,看见影山发来的‘痛吗?’后一气之下将简讯记录删除。

他就是不想和影山说话,直到现在也不想和影山说话。只因影山对自己的否定是那样的决绝,令日向瞠目结舌到心灰意冷。在愤懑之余,浓郁的失望也涌进肺部,两人扭打在一起时日向能感觉到自己最原始的愤怒。

他不是爱生气的人,他不是影山的那种烂脾气。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被激怒,也并不意味着在愤怒之后他会选择妥协。

“你真是太过分了,白痴影山。”日向说着气话,看着影山那张毫无反馈之色的脸紧涩的喉咙在吞咽唾液后变得湿润,“什么叫做‘这个快攻不需要你的意志’,什么叫做‘在我看来你没有取得胜利的可能’?在你眼里我就是你的附属品吗?”

“真想就这样揍飞你!”赌气地扭过头,日向望向床头挂着的那张风景图,木板前的气泡泛起显得有些陈旧,“明明我这么信任你的能力,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我说过我能看到顶端的球场你却说这是幻觉,完全不公平嘛!我看到了什么难道你会比我更清楚吗!”

少年清亮的嗓音在空旷的保健室内带着些许回音,橙色的额发被纤长的手指揉得蓬松,苦恼地拧着眉头显得十分可爱:“总之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虽然你的托球技术真的很好很好,但我就是不喜欢——不对,是喜欢的,啊!又不能算是喜欢!”

“只要我能达到有主控的能力,我们的快攻绝对会有很大提升的!难道你连这点陪我训练的耐心都没有吗!我想起你当时那张脸我就火大,啊啊!你还是永远睡过去吧!”日向一个人在床边抓狂着,将这几天憋着的话一股脑地涌向对方,生气地捶着床边直到一只冰凉的手骤然抓住自己的手腕——

那只手很白、很冷,没有使多大劲却令日向近似抓狂的举动如同暂停般骤然静止,心中一紧抬起头颅却正好面向那双半开的黑眸。

“你真是够了,呆子日向。”在沙哑的咳嗽后影山的声音显然还有些虚弱,他的脑袋眩晕视力也还未完全恢复,“你这个白痴吵得要死。”

耳畔还回旋着日向的话,对方情绪化的模样很显然还是在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这几天里影山一直在试图向日向解释那天的事,但对方看上去却是在逃避般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起初他也想过干脆就放任自流,等到日向气消后情况总会好起来。但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影山这样的单细胞都能感受到自己还是欠日向一个解释。

这件事的始终说来还是有些愚蠢,但终归是显示出两人间在不同个性的驱使下做出向背决定时无可避免的冲突。除去对排球的狂热喜爱和对胜利的强烈渴望外,日向和影山能说是完全无法兼容的两人。

可以说,如果没有排球,他们将永远不会出现在对方的人生轨迹中。

“说的就是你!”日向自持力气并不弱,但无奈被影山抓住手腕无法使力。对方的手掌冰凉中渐渐析出轻微的湿润,这让他清楚面前这位才从晕厥中苏醒的少年内心并没有表面那么平静:“放开啦,都出汗了。”

松手几乎是一瞬间,快得连日向都有刹那的失神。虽然是很轻微的症状,但影山似乎很在意自己会有手汗的事,久而久之自然也成为了他的软肋。

“现在愿意跟我说话了。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日向移开对方的直视,他并不习惯这种硬邦邦的相处环境:“你不也躲着我吗?”

“我没有。”影山皱起眉头显然并不同意对方的说法。

“随你怎么说。”日向站起身,稚嫩得如同国中生般的脸庞泛起些许尴尬的红晕,扭头看向不远处的房门,“我去通知大家你醒了——”

还未来得及迈出第一步,就感觉到对方冰凉的胳膊将他硬生生地扯到床边坐下。影山的喉头似乎还含着不适般沙哑,声线含着疲惫与焦躁:“别去。”

“为什么啊?”

“你不就是想逃吗?”

“胡说!”日向恨不得再发上十个球把影山彻底打晕在床里,浑圆的眼眸没好气地瞥向影山,腮帮鼓起扭过头不想再和对方争论。

两人就那样沉默地坐在一起,在昏暗的光线中、在洁白的床单上,沉默得不像他们自己般。仿佛各有心事,影山凝视着对方蜷曲的短发橙色被映成暧昧的暖褐。

他们从未有过如此激烈的争执,虽然几乎每天都在幼稚的打闹与争吵中度过,但真的像这样较真到大打出手的确实首屈一指。他依稀还能记得对方拧成一团的表情,愤怒驱使他伸手将日向狠狠摔在地板的触感,是那样真实而寒冷。

“算了。”打破沉默的依旧是日向,伸手将桌前摆放的橘子从塑料袋中取出……指尖带着些许橙黄与清香,虽然动作有些粗鲁但还是将剥出的橘瓣塞入侧卧在床头的影山口中,“反正你有你的道理,我不清楚也不想知道,但无论如何我会证明我是对的。”

“随你怎么说。”影山口中咀嚼着橘子显然也不想再纠结下去,“今天橘子有点酸啊。”

“就是酸才给你吃,酸死你。”日向侧过身体面向对方被黑发覆盖少许的脸颊,“我先说好,这可不算和好。别明天又开始在训练时命令我做这做那的!”

“你还真是麻烦。”影山躺平身体,将小臂靠在鼻梁前遮住尚存眩晕的双眸,口中咀嚼着食物使得言语有些模糊,“道歉解释都不听,到底想干嘛?”

“我会证明我是对的!”日向习惯性地将前额的头发向后梳理使其更为蓬松,语言中带着甚至有些固执的坚持,“我要变得很强!更强!不想再这样停滞不前了!”

是啊,不能再这样停滞不前了。影山心中也清楚对方的意思,现在他们的快攻很容易被人看穿,就连县内的强队也能在较短时间内习惯,更别说高手云集的全国大赛,凭借着这种简单得仅靠本能的快攻是绝对没办法走远的。

“好。”影山无疑是答应了对方的提议,既然这家伙有这么强的欲望自己也绝不能落后,他可不想被日向给看扁,“不过……”

“怎么——唔……”日向扭头看向在床头枕靠的影山,却感觉到那双冰凉而棱角分明的手扶向自己的手臂,顺着小臂滑向手掌,影山的动作说不上轻柔却也十分缓慢,随即便是一枚轻吻落在自己的指节间。

带着轻微的瘙痒与摩擦,影山的话语混合着自己加剧的心跳在日向耳畔响起……

“看来排球方面再谈也没什么意义了。不过,至少作为恋爱方面,可以和好吗?”

“真是……你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是吧!”日向摩挲着方才被对方亲吻的那片肌肤,内心有些不安,有些粗声地回应影山的提议。

日向指尖的橙子味还残留在影山的唇边,然而他却知道这远远不够:“刚才你给我的那一球,算是还前晚我摔你的两次好了,所以和好吧。”

“啧啧,我是不是还得说句‘多谢’啊?——啊!”日向听到对方如此生硬的处理方式不禁反起白眼,却感觉到对方用力将自己拉向床褥,一时失去平衡倒在影山的胸膛。

影山的胸膛中心脏有力地鸣响,随即便是干燥的嘴唇凑向自己留下一枚猝不及防的吻。后脑勺的头发被对方抓得生疼,手臂嵌在自己的腰间令他只能紧紧与影山黏在一起。对方冷漠到火热的亲吻顺着鼻口,将那抹橙子的味道传到自己的喉间。

“你想变强,你想如何练习扣球这些都可以放手去干。相对来说,我也有自己的考虑……这段时间里我们在训练方面还是保持距离会更好。”影山的鼻息在吻毕后传到日向的脖颈间,嘴唇在锁骨处留恋地亲吻带着些许瘙痒与情热,低沉的嗓音在此时显得有些不符年龄的性感,“但在撇开排球不说的那个世界里,我不能没有日向。”

“你——你这个家伙说什么啊!”亲吻着头顶的黑发,日向伸手轻拍了下影山的后脑勺害羞地将头埋到对方胸前嘟囔,“……那今天训练结束还是一起回家吧。”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38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