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初恋10题之恋爱简讯如何发?》(全))

罪恶快感究竟是什么?不,并没有指那种很H、很羞耻的事,而仅仅就像是现在——坐在日向的房间里与西谷一同紧盯着躺在桌面中央的手机。

“喂,阿谷。你真的打算看吗?”瞬间抓住西谷伸向手机的手,田中显得有些犹豫。

西谷倒是一如既往般大大咧咧地回答:“看啊,再纠结他可就回来了。”

“这再怎么说也是日向的私人物品——”还未来得及阻止,那枚手机便已落入西谷手中。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磨蹭蹭了!”西谷朝对方摇晃着,手机下角悬挂的排球小吊坠也随之晃动,“你要不看那我自己看。”

田中听对方这么说还是忍不住好奇,连忙挪身凑过去:“别啊!快让我看看。”

“真是的——快帮忙想想锁屏密码是什么?”

“什么?!这小子居然还有锁屏密码?超出想象啊……试试他生日!”

将日向的生日输入后手机显示‘密码错误’:“不是不是!再想啊。”

“额——你试试影山的?”田中其实脑袋里也是一片茫然,误打误撞地连忙回答。

再次输入密码后总算是听到了宛若天乐般的开锁声:“我去,开了开了!”

“什么什么?我看看,咦?未读简讯?影山的。”

……

“前辈——嗯?你们在做什么?”从楼下端来水果和糕点的日向开门时正看见两人正兴致勃勃地翻看自己的手机,立马放下东西扑过去将手机抢进怀里,耳根胀红地结结巴巴,“哇!你——你们!怎么可以看我的手机!”

“啊——!”对方突如其来的闯入令田中和西谷有些猝不及防,只得尴尬地拍着肩膀解释,“哈哈!什么嘛,就只是聊天记录而已。”

日向慌张地解锁后发现屏幕正就停在自己和影山的对话框中,欲哭无泪地跳脚:“你们还看我的line!为什么啊!”

“哈哈,不就是看看嘛。”西谷看着日向紧紧护住手机的模样,伸手朝对方背后拍去发出响亮的声响,“我们不也只是好奇而已吗?你和影山平时会聊些什么。”

聊天记录,被看到了。日向懊悔地赶忙锁屏,将手机抓在手里脸颊绯红:“我……我和影山聊些什么都无所谓啦。”与其这样还不如想问为什么前辈会这么八卦。

“哈哈,不过看到之后就觉得后悔了!真是丝毫爆点都没有。”田中伸手从水果盘中拿出几枚橘子扔给身边的西谷,咀嚼声混着讲话有些含糊。

“啊?难道这样聊天不行吗?”听见对方的话日向不免伸过头有些好奇地询问。

西谷有些为难地挠着后脑勺皱起眉头:“与其说是不行,不如说是很奇怪。”

“奇怪?”日向低头从手机中再次调出对话框细看却并未感到有什么不妥,“会吗?”

“当然会!感觉气氛一点也不像是在恋爱。”田中毫不留情地说穿两人心中的想法,就连西谷也在身边附和地点头,“完全一点爆点都没有,无聊。”

我和影山聊天又不是为了给你们看的好吧?日向腹诽着低头查看两人的聊天记录却怎么样也看不出端倪:“这不是很正常吗?……”

问题就是实在太正常了。只有在看过后才发觉日向和影山即使在交往后,聊天依旧是孜孜不倦地围绕着排球、训练、排球、训练。虽说是两人都是恋爱白痴,但这种相处模式和没交往之前根本就没什么区别吧?至少在线上是如此。

“你们难道都没有发过什么‘我想你了’之类的话吗?”西谷冷不伶仃地插话。

日向慌张地看向对方连忙摆手:“怎么可能啊!——怎么会……说这种话,感觉很奇怪。”

“不过恋人间难道不会更加亲密些吗?”西谷吃着橘子回答,“嗯,这橘子还真甜啊。”

随后的交流也因其他话题的插入而无疾而终,却令日向暗自松了口气,虽然还是会在期间听见前辈念叨几句。日向不是杞人忧天的类型,但作为恋爱初期较为敏感的时刻,他还是无法完全不在意。在之后的几天里,这段对话也不时在脑海中浮现。

又是充实的训练,加上繁琐的课业在骑行30分钟终于回到家后的日向便一头栽进自己房间的床褥中——

从书包中懒洋洋地掏出手机查看未读信息,打开line发现是影山发来的‘到家了吗?’

‘刚刚才到家,准备吃晚餐了。’脸颊枕着洁白的棉被身体享受地陷在床铺中,日向开心地在回复后加入一枚笑脸。

‘那好吧。’通常影山回复到如此时两人就已经能结束对话了,而今天的日向却因为脑中始终盘旋着前辈们说的各种建议,而思索着应该如何回应对方。

我记得西谷前辈有说过我没有发过‘我想你了’……这种话?就连日向都没料到自己会想到那天的对话,慵懒地翻身后犹豫着将字打入对话框,但就在按发送键时迟疑了——

果然还是感觉很奇怪啊啊!日向纠结地缩回手指将手机放在一旁,看着一尘不染的天花板发呆。不过前辈们也有建议稍微尝试亲密些的对话不是吗?总觉得要是连发信息都没办法传达的话,当面说出口会更难呢。

也许是性格使然,影山是个并不坦率的人,所以时常会在日向面前隐藏自己的想法。虽然清楚对方有时真的很单细胞,但有时面对那张猜不透的面孔和满分水平的口是心非还是会常常在日向面前蒙混过关。

算了,试试好了。日向也不打算再扭扭捏捏,于是将那句‘我想你了’发送出去,随即安心地靠在床头等待回复。

然而这简单的几个字却给了在电话另一头正准备写作业的影山一记猛击,捧起手机反复确定是否是那个呆子发出的之后,脸颊不自觉地发烫心跳瞬间节奏紊乱地缩张。这个呆子!搞什么东西啊?一般这时候不是不会再回复了吗?

即使在交往之后两人也很少会说些像情侣般的小话题,更别说是这种有点肉麻的话,日向突如其来的信息确实令毫无经验的影山有些不知应当如何回复。趴在书桌前随即又靠在椅背里,反复几次后影山有些烦躁地揉乱头发却看见对方又发来一条信息——

‘看见了吗?’

怎么可能没看见啊!我看见没你那边会有显示吧!影山腹诽着,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绝不会表现给对方看,只是故作镇定地回复了一个‘嗯……’

和影山不同,日向只要接受了这样的聊天方式,确实就会抱着单纯有趣的心情来和影山继续聊下去。虽然心里还是会因为对方有些别扭的回复而窃喜,如同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你呢?’

‘揍飞你啊,呆子。’

看见对方的回复令日向忍俊不禁,随即止不住地在床褥中颤抖着身体笑得灿烂,他似乎已经能想像影山那副窘迫万分却又逞强的模样,却莫名地脸颊也逐渐爬上粉红。盘腿坐起身捧着手机兴致勃勃地回复:‘哈哈,不想吗?’

‘神经病。’白皙的皮肤泛起尴尬的淡红一直延伸到耳后,影山感到耳朵有些发烫双眉别扭地纠在一起,真想索性不回了但还是不住地想要去看手机。

‘今天你忘记道别吻了。’日向发完这句话后,听见楼下的小夏已经嚷嚷着叫自己吃饭,连忙回应:“啊啊!马上来了!”随即穿上拖鞋准备下楼,见影山的已读标识却没有回复自己于是再次添上一句‘记得要补给我哦。’于是将手机留在床上后下楼吃饭……

这个呆子今天脑袋坏掉了吗!仅仅是十来分钟的对话却令影山十分的不适应,反复地翻阅着刚才两人的聊天记录,虽然日向的话令他羞耻得抓狂但心中不免还是会有些开心……?姑且可以称之为开心吧,但心跳却还是无法恢复原来的节奏。

“嗯?你问我为什么这样,我哪里解释得清楚啊?”次日的午休时听见影山的问题后日向低下头从便当中夹出肉片自然地喂到对方口中,“喏,昨晚做火锅所以今天有炖菜吃。”

咀嚼着食物,影山靠在栏杆前瞥向一脸理所当然的恋人:“就是觉得有些反常,明明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是吗?我只是单纯地想要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你呢!”日向盘腿坐在对方身旁笑容显得纯粹而干净,“偶尔在line上说些这种话不也挺好的吗?”

虽然并不理解对方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但影山还是用没好气的眼神将这段话题搁置片刻,扭头咬着手中的面包:“你这样突然发让我挺不习惯的。”

“哈哈,只是觉得如果没办法当面说,也许写出来压力就不会那么大了。”慵懒地前后摇摆着身体,享受地咀嚼着便当中的美味,“影山不也试试吗?尝试坦率些——啊!”

话还未说完后脑勺就被对方一如既往地袭击,疼痛地皱起眉头伸手揉弄:“你干什么啦!”

“呆子。”影山扭过头不再理会对方的抗议,对于刚才的提议却也是不同意也没拒绝。

影山很了解自己的性格,也相信日向了解自己的性格。他无法说出甜言蜜语却也极少正面表现自己的情感,在这段恋情开始到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日向在引导着自己。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日向本就是这种大胆又单纯的性格,相对来说不够主动的自己当然会被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影山也已经有些习以为常。

在下午的英语课时,影山不住地偷偷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打开两人的对话框,抬头翻阅笔记本上自己抄录的一班课表发现对方正在上中文,随即有些纠结地低头看向空白的输入栏。在一阵思想斗争中,影山才默默发出一句话:‘呆子,你部活室里储物柜的锁我今早叫人帮你修好了。’

‘哇!太好了!’日向的回复速度快得超出影山的想象,看着对方发出的那枚笑脸不禁腹诽。这个呆子绝对也没有在好好听课吧!

‘就这样?’影山见对方正在输入的标识停止后,犹豫片刻有些别扭地回复。

‘超感谢的!xxx’日向也显然没怎么认真听课,随即又补上一句,‘这算是报答我上次帮你刷鞋吗?’

‘去你的,那次是你应该的。’在两天前日向不小心把影山的新鞋弄脏了,带回家洗之后现在都还晾在自己房间的阳台外。

日向那头意料之中地发出不满的表情:‘切……今天训练后我们吃什么啊?’

‘你不是说想吃我家附近的鳗鱼饭吗?’

‘哦哦哦!可以啊!不过你不用回家吃饭吗?’日向记起那次中午影山给自己带的鳗鱼饭真是超级好吃,正好现在月初才发了零用钱手头比较宽裕。

直到这时影山才感觉到短讯的好处,如果是安在面对面或者打电话可能他真的会因为说不出口而放弃:‘我今天家里没人。’

‘哈哈哈,好的!那我跟家里说。’日向的家离乌野有30分钟的自行车程,而影山每天是乘地铁大概一刻钟时间,而且路程正好是反方向。日向以前骑车去影山家大概一小时,如果是训练后去加上吃完饭恐怕回家就会太晚,考虑安全问题日向通常会选择留宿。

那天训练后日向没有推自行车,一路雀跃地跟在影山身旁。见对方如此开心影山不禁去泼凉水:“先说好,你明天可得交班级日志了。”

“啊——知道了知道了……”日向低头将脚边的小石子踢开,塌下脸有些扫兴,“好麻烦啊!班级日志完全不知道写些什么,对了,你写了吗?”

“我们班还没轮到我。”影山习惯性地将单肩包带朝自己脖颈调整了下,双手插在裤袋中,“这种东西随便写点就好了吧。”

“我本来想也是,但前面的同学都写的超认真。”日向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扭头看向身旁毫不在意的影山,“总觉得他们一周的生活都很充实啊。”

“你这呆子不会连这一周你做了些什么都记不清吧?”影山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查看,“算了,等会翻下聊天记录,反正你不管在做什么都有跟我说。”

“哈哈,幸亏呢!”日向恍然大悟地回答,大大咧咧地朝影山的背部拍去,“你偶尔脑子也挺好用的嘛——诶哟!”

影山不客气地将对方的头发有些粗暴地揉乱,不爽地瞥向日向:“真是,不管在做什么都会给我发信息,难道不嫌烦吗?”

“当然不会啦,多亏有了手机,现在觉得时时刻刻都和影山在一起呢!”

日向的笑容依旧是那么干净而耀眼,仰起头时卷曲的刘海下稀疏露出洁白的额头,在黄昏的转角处时影山不禁低头用唇贴上。看见对方支吾着用手挡住额头脸颊泛红,就连自己也尴尬地将头扭开,却掩饰不住胸腔中强烈跳动的心脏……

 

“影山,你用手机吊坠了?”

当正在回复信息的影山抬起头时,映入视线的是一张帅气的面孔。随即低下头视线移向悬挂在手机边缘摇晃的挂饰:“是啊,昨天买的。”

“还挺好看啊,是太阳?”千木良盯着那枚微笑的小太阳,随即询问对方,“最近经常看手机啊,在和谁发信息呢?”

“没什么。”影山有些敷衍地回答,随即将手机收回口袋中——

 

评论 ( 6 )
热度 ( 138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