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7-2

影山有些紧张。对,没错,若是不出所料他确实有些紧张。要说起为何?就得追溯到今早与日向在晨练后分别时,对方的那句:今天上午小夏会到家里,你先招呼着她,中午我会回家做饭的,零食柜里有她爱喝的橙子汽水。

窝在沙发中翻阅排球月刊的影山视线越过纸张边缘,投向不远处的零食柜。随即垂下眼帘正发现茶几中摆放的杂志已经被自己翻得有些杂乱,于是直起身将其弄整齐。因为小夏的到来所以房间有些拥挤,于是今天晨练回来影山便将‘便当’送到房东家寄养。

正襟危坐地双手放在膝前,影山为自己莫名的焦虑感到有些烦躁。挂钟的时针已经越过十点,而他也随着时间一步步迈向正午而逐渐神经紧绷。

明明只不过是那个呆子的妹妹要来而已,为什么我会这么拘束?影山在心中默默吐槽,却还是忍不住去捋平袖口的皱褶,下意识地瞥向玄关外紧闭的大门带着些许警惕。

这种情况,理性来说真的很好解释。无非是因为影山对日向有着超越友情的感情却始终踟蹰不前无法表现,所以当对方的亲属来到时自然会有种‘见家长’的感觉。

但这话虽然在理,而影山却绝不承认。没事,只不过是个小女孩……情不自禁地深呼吸却在刹那间听见清脆的敲门声,猛地盯向声源如同梅花鹿警觉地竖起双耳张望四周般。

起身平复心情后行进,步速却不免有些加快。来到门前将锁旋开后拉开门闩,立即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抹与日向再相似不过的橙红——

那是个乍看下小巧玲珑的女孩,身高大约而在155公分,穿着宽松的防风衣与浅灰的运动长裤。橙红的中短发在脑后束起柔软而卷曲的马尾,轻巧地耷拉到后颈。她有着与日向相似的杏眼,清澈的瞳孔中迸发出朝阳般的色彩,饱满润泽的唇形勾出甜美的弧度。

“哥好!从今天开始要打扰一阵子咯!”

“没什么,不算打扰。”影山将对方面前的行李箱提起,顺手将鞋柜中给小夏准备的拖鞋拿出来放在玄关前,“几年不见果然要长大许多了。”

女孩的声音清脆干净,将鞋换好后快步跟上影山的步伐走向准备好的居室,跑动时小巧的马尾顺着后脑左右摆动显得有些俏皮:“那是当然啦,距离哥哥毕业也已经很久没见了!”

将行李箱摆在门旁,影山看见小夏在起居室四处张望后又跑向侧卧来到自己身旁:“我和日向昨天换了副床品,这之前是我的房间不过已经打扫干净了。”

“哈哈,没关系啦!只要是干净的就好了。”小夏大大咧咧地坐在床边望向窗外,“哇,这房间的光线真好!”随即又站起身将床单捋平,与影山走出卧室热情地询问,“我听哥哥说飞雄哥你去东京上大学了,那里怎么样?东京塔是不是很大啊?你去过富士山吗?商业区是不是超级繁华还能看到很多外国人?”

面对对方连珠炮似的提问,令影山不禁在心中感叹果然这就是日向家的性格吗?待到小夏坐在被炉前,影山从零食柜中拿出日向和他昨天专门去采购的橘子汽水与芝士薯条。走出厨房正看见小夏兴致勃勃地熟悉着新环境。

怪不得呆子日向会说那种话。像这种身材小巧又充满活力与亲和力的漂亮女生确实是男生会认为超可爱的类型。将汽水揭开后插上吸管放到对方面前,小夏开心地接过芝士薯条抱在怀里一本满足的模样:

“啊啊!哥哥真是太费心了,都跟他说过不用了!”

话是这么说但你这种满足也表现得太明显了吧?影山腹诽地坐到被炉的旁侧,看着小夏兴致勃勃地撕开包装袋。对方进食的模样虽然比日向的要拘束些,但鼓起来的花栗鼠腮帮却是极像:“听日向说,现在你是国中生了?”

“是啊!国中二年级!”小夏露出灿烂的笑容,“前几天我和哥哥打电话才知道原来你回宫城了,他很兴奋呢!还说你被职业队选上了什么的,真棒啊。”

“我这次回来主要是休假,过两个月就会回东京了。”影山为自己倒上一杯白开水回答。

“嗯嗯!哥哥有跟我提起呢,不过这次春假能看到飞雄哥真是超级开心的!”小夏吮吸着汽水,透明吸管中淡橙与气泡快速地流动,“以后一定要经常回来啊!”

率真的模样还真是和日向一模一样。“没问题……”喉咙有些干涩,仿佛有无形的力在阻止他发声,盯着小夏浓密卷翘的睫毛沉默片刻后再次开口,“这两年你哥过得怎么样?”

“我哥过得很好啊!毕业后在乌野旁开了那家店,经常也会回家看看我们。”小夏说着向后扭过头将马尾上的头花露给对方,“有时候哥哥也会给我带小礼物呢,你看!”

那头花是枚红色蝴蝶结,和橙红的头发映衬在一起确实很好看。“他是怎么想到开这家店的?”也许是那天在第二体育室的表现令影山有些耿耿于怀,直到毕业……不,直到自己离开这座城市去到东京他都始终认为日向会继续打排球,就算他高三没有参加体育特招项目也拒绝了一些学校的邀请,但他始终没想到日向会这样。

“哈哈,上高三一开始就有提出来就业的想法了。”年纪尚小的小夏还未能完全读懂空气,若是其他能识得气氛的人恐怕此时也不会再继续想她那样说下去,“还记得应该是高二下的那次考试,哥哥的偏差值下来后我们家有次家庭会议。哥哥就提出来他没有升学的意向,并且也把要开店做料理的事跟父母说了。”

这家伙原来这么早就已经有这样的打算了吗?听到小夏的话后影山内心一紧,回想起高三那段日子自己居然从未看出日向的想法,如此说来并非惭愧,只是多了几分没落:“他那时候会料理吗?”

“会啊,哥哥料理一直都还不错,当然和现在没法比啦!现在超——好吃的!”小夏开心地咧开嘴,兴奋地嚼着芝士薯条,“咦?飞雄哥不知道吗?”

影山确实不知道,但他打算用无视来回应这个令他有些尴尬的问题:“他现在还打排球吗?”

“偶尔吧~虽然具体的我不清楚但听他提起过有打。”小夏将橙子汽水喝完后摇了摇空荡荡的罐身,用下巴靠在桌面看向影山,“不过高三毕业有段时间确实没打,大概两个月吧。有可能是因为这边店还没安置下来有些忙碌,不过还是觉得挺奇怪的。明明以前每天都会训练……”

两个月吗……对于运动员的影山来说他很清楚两个月中断训练意味着什么。如果想要恢复以往的水平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进行锻炼,但在那之后看来日向也不过是每周两三次与别人约赛罢了……难道是说,这呆子是故意想‘戒掉’?

拥有这种设想的影山不禁双拳攥紧,他起身给小夏重新拿汽水只为了不让对方看见自己难看的脸色。为什么?明明是那样好的资质,都已经带领乌野参加全国大赛,都已经成为宫城县屈指可数的几名种子选手,为什么要这样放弃自己?还是说,在他眼中这家料理店要比排球更重要更令他感到幸福吗?

“他喜欢做料理吗?”将汽水打开后放在茶几,影山再次坐下后平复心情。

“喜欢啊!哥哥说过他现在这样每天都很开心呢。”

虽然小夏如此正面地回答问题但影山心中难免多疑。日向那呆子可能只是为了不给家里添负担所以才这么说的吧……但从这半个来月看,日向似乎对这样的生活真的很满意,每天都兴致勃勃地在晚餐后与他考虑明天的特价菜单和店长推荐。

两人闲侃几句后小夏便回到房间整理行李,影山也回到主卧室。日向的房间东西不少却挺整齐,在周末的收拾下影山将部分行李移到门后,令空间要比之前拥挤些许。

菅原前辈说的直球……哎呀!怎么可能做得到!影山看着桌面旁摆放着的照片,是高一时排球部在东京体育馆外的合照,自己的模样蠢得要死样而日向却贴着自己笑得灿烂。

二年级时的照片、三年级时的照片……合照中的日向永远都是如同太阳般散发着温暖与能量,就连毕业的那天也是如此。

放下手中的相框,指腹隔着玻璃在日向的脸颊摩挲几下。他到底是变了,还是……当时自己就没有真正完全地认识他?影山原以为喜欢的是在球场上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日向,但情况并非如此,无论是在被炉旁与自己剥桔子的日向、在店面中与顾客聊天的日向、在厨房中烹饪料理的日向……都是有着同样的感受。

也许这次回来,真的让他深陷泥沼无法自拔。而如今这个呆子,当时在自己离开时真的有过失落吗?还是说就和熟悉的那样,一如往常地露出无所谓的笑容。

影山不想要日向无所谓,虽然很恶劣也很幼稚,但他还是期待着日向会因为自己的‘人间蒸发’而感到不开心,无论是出于友情还是出于其他情感……就如同患上恋爱脑的少女,影山真也觉得自己的逻辑已经混乱,但他就是——那样喜欢着日向,即使过了两年也无法改变。

日向大约在午饭点之后回到家,他穿着简单的毛衣与牛仔裤手中提着从店面带回来的食材,用那一如既往的笑容对自己说出:“我回来了!”真的令影山有种回家的感觉。

“欢迎。”影山接过日向手中的塑料袋,看着对方将鞋换好。

“哈哈,小夏回来了吗?”

评论 ( 11 )
热度 ( 69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