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初恋10题之少年影山飞雄的烦恼》全

贺小排球第二季开播!

原著向,短打系列第一篇!

主要是影日初恋遇见这样那样小问题的日常嗯(笑)

 

影山飞雄初次在意日向翔阳在排球部以外的生活,是在两人交往后不久的某次部活。

找日向的那个男生影山认识,松井裕一,就读于1年3组与他同班。影山并不清楚为何日向会和松井认识,问题就出在这儿,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认识。

虽然两人才刚交往,如此唐突地介入对方的生活未免会有些操之过急,但这难免会令影山产生莫名的烦恼——在排球以外,日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与松井在体育室门口交谈两句后日向露出一如既往灿烂的笑容与对方告别,踏着轻快的步伐小跑来到影山身旁继续用速干毛巾擦拭额前的汗水。虽然大脑迟钝但身体神经却异常灵敏,日向并未发觉影山在盯着自己,但身体却条件反射地驱使他侧头望去:

“怎么这么盯着我?”

影山沉默半响后随意搪塞,扭过头抬起水壶补充水分:“……没什么。”

“今天那个松井……找你做什么?”在部活后的社团休息室中,影山坐在长条木椅间将护膝顺着小腿取下,同时尽量保持自己的语气能和动作同样自然。

将运动长裤套好的日向站起身打开储物柜,不暇思索地回答:“松井吗?他喜欢我们班的小野,因为我和小野的关系比较好所以来打听她每周什么时候值日。”

“是这样啊……”影山并不清楚小野是谁,但照这样来说应该是女孩子吧。

原来这家伙是会和女生关系不错的类型吗?影山暗自思索后抬头看向在身边用手机发简讯的日向。看来日向在排球以外的生活自己果然是一无所知。

从那之后影山便有些刻意地去观察日向平时的举动。1年1组是本层中离盥洗室最近的班级,即使如此,日向在途中也会至少被三四个人打招呼。课间时路过班门口总能发现他的课桌附近会有同学围着相谈甚欢,偶尔也能在走廊中看见他与别人打闹嬉戏。

女生,是影山不可忽略的一大因素。自从观察日向后,他发觉对方的身边充斥着许多女生,她们愿意与他交流,平时也乐于在各方面帮助他。而日向,似乎毫无自觉般与她们保持着单纯的友谊。

“你是说翔阳吗?他怎么了?”当影山在午休时随口询问座位旁的女同学是否认识日向时,回应他的却是意料之外的熟络,“你们应该在排球部认识吧,他有跟我提起过。”

“没什么,就只是突然想问你是否知道他。”翔阳。这个称呼连自己都没说出口过,为什么她会叫得如此理所当然?

那女生向后翘着椅子随口回答:“当然知道,他在我们年级应该很少会有人不知道吧。”

“是吗?”对方的回答令影山有些晃神。原来日向是这么出挑的存在吗?

“你们在说日向吗?”影山身前的男同学似乎听见对方的谈话,也转过身参与话题,“他人挺不错啦,不过那小不点的女生缘真是超级好,可恶死了!诶哟——”

“那是因为翔阳很可爱吧。”女生顺手拍打那男生的肩膀后反驳。

“真是,我也好想被女生这样直呼其名啊!”

“那就试着别这么猥琐,也许就会有女生愿意和你相处了。”

在眼前两人的打闹声中影山默不作声地低头将便当送入口中,又不住地思考。原来日向那家伙是真的很受女孩子欢迎,但和自己不同,那些女生只是单纯因为他的可爱和无害而喜欢他,真正拥有恋爱感觉的应该很少吧……

当影山再次发觉日向的人缘真的很好时,是在交往后连续两次约会被拒时。

“真的超级抱歉!这个周末也已经约满了!”在影山提出周末两人去自助餐厅时日向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连连道歉。

“啊,没关系。”影山扭过头与对方走在放学的路上,其实他也并不是迫切地想要约会,毕竟那时自己肯定会因为一些无聊的小事而慌了阵脚,但说不失落那绝非真心话。

“我们下周好吗?正好一直想看的那部电影也是那时候上映。”日向见对方轻而易举地回应心中还是有些犯嘀咕,毕竟影山并非是喜形于色的类型,于是跳到对方面前解释,“以后要是影山你什么时候想约我的话最好早些说啦,大概提前一周或者当周礼拜一、二这样。”

这个蠢货以为自己是米其林餐厅吗?预约还要提前一周。影山腹诽的同时盯着日向写满抱歉的眼神,硬是将到嘴边的话吞回胃中。难道作为恋人就没有丝毫特权吗?

道理并不难懂,但影山心中明白,日向和自己都是初次恋爱,总会对恋爱中各种潜规则有这样那样的疏忽和不理解,而这种时候妥协也只能是他唯一能做到的吧。

“好。”虽然有些莫名的不快但影山还是点头答应。总觉得为了这种事闹别扭有些难堪。

“提前一周吗?哈哈,难不成还需要递张约会申请条?”在听见影山的抱怨后菅原忍俊不禁,眼看面前的黑发少年脸色逐渐变黑才收敛起笑容思考,“可能是因为日向还不清楚交往到底意味着什么吧,感觉你尝试提醒他比较好?”

影山安静地吸着牛奶若有所思,随即回答:“这样不会让他觉得我很多事吗?”

“这是你作为恋人应有的权利,日向应该只是还没意识到罢了。这种时候要是双方都不开口会很麻烦的。”

虽然菅原的建议是这样,但影山还是认为顺其自然比较好。要是之后有机会就提出来好了,莫名其妙地突然说出来总觉得不合适。

一周后的周末,日向和影山中午约在那家自助餐厅。将影山给的自助餐劵急忙地塞给门口的服务生,日向慌张地踏入餐厅寻找影山的身影。

影山坐在靠窗的位置手里端着才接满的茶水,日向快步走去,背包的挂饰差点被簇拥在餐台前的顾客挤掉,来到影山对面坐下还未来得及问好就已是气喘吁吁。

“对不起……哈,迟到了。”掏出手机查看时间发现自己迟到了十来分钟,日向抽出桌上的纸巾按在额头吸收覆盖其上的薄汗,“上午陪朋友去逛饰品店,结果转去其他街区了。”

“没事。”影山将手中冰凉的茶水移到日向面前,“喝点吧。”

“好,谢谢。”日向喘息着抬起水杯牛饮下肚,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后是舒爽的叹气,“哈,你还没吃呢?我们去拿吧,刚才看到这里有现做的炙烤寿司。”

正如影山所料,在自助餐台前的日向总是东张西望地想将所有美食都夹进餐盘,就和他处理人际关系的方法如出一辙。

“你少拿些啊呆子,别想着我会帮你缴罚款。”影山看见对方餐盘中堆砌的小山,默默忽略掉几样在餐台中自己原本想吃的东西。反正再怎么说,这家伙肯定还是会夹一大堆食物最后嚷嚷着没办法吃完。

日向不服气地嘟囔但还是将眼前的两枚布丁放进餐盘中:“小气鬼……”

“你说什么?”影山挑起眉头追问。

“没,没事!!”慌张地敷衍声后两人又是一如既往地拌嘴。

事情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日向虽然食量可观但还是没能吃完所有的东西,幸亏影山刻意减少自己餐盘的分量,才有食欲将日向的‘残羹冷炙’一扫而空,不然两人估计得罚款到连买电影票的钱都没了。

因为没有事先订票所以最近的一场电影已经满座,两人不得不预定一小时后的第二场。在拿到电影票后日向与影山走在电影城楼下的商场,虽然有答应帮影山看新的护膝但这座商场里逛遍运动区似乎并无适合的款式。

“护膝能下周陪你买吗?”日向查看时间后发现离电影开场只有二十分钟不到,而附近的运动用品商场又在两个街区外,“因为晚餐有同学聚会所以可能电影后就得先走了。”

面对对方如此紧迫的时间安排影山不知如何开口,但他能感觉到自己对这次约会绝不是满意的,如果两人普通朋友或者同学,日向这样已经做到自己应有的本分。但这蠢货看来就如同菅原前辈所说的那样,根本没有意识到两人的关系已经和以往不同。

“不能。”影山直到开口后才发现自己的拒绝是那样生硬而霸道,但内心却因为这点突然释放的任性而变得意外地轻松,“电影后陪我去买吧。”

“可是我有聚会啊。”日向有些为难地回答,两人在交谈中回到电影院检票入场。

“在你眼里同学聚会要比和我约会更重要吗,蠢货。”影山的话语并未带着愤懑却平添一份无奈,皱起眉头看向对方。

约会吗?影山的话于情于理却令日向莫名地心跳急促,连开口都有些结巴:“没……没有啊,还有!你没说……这是约会吧?”

这个呆子果真是根本没意识到吧。影山看见对方的脸颊逐渐涨红,就如同电影院的红色靠背,就连自己都感到有些尴尬地扭过头:“这当然是约会,毕竟我是你的恋人啊。”

“这么没羞没臊的话你是怎么出口的啊,白痴影山!”

“是你太神经大条了吧呆子!不过啊,难道在你眼里恋人就没有一点特权吗?”既然话已经说开那就别再扭扭捏捏了,影山一咬牙把憋在自己心里的话竹筒倒豆子般问出来。

“什么啊!”日向显然还沉浸在之前关于约会的事情里,对于影山的抱怨并非是充耳不闻但确实也没多加思考,“特权——啊,我还真的都没想过啊!你是看过科普片还是读过恋爱手册啊,为什么会那么清楚!不是之前都有跟我说过没有谈过恋爱吗?”

“你小声点啊呆子!”日向毫无征兆地回话,在开场前安静的放映厅中显得格外突兀,连忙给后脑勺一击后影山的耳后发红,“这不是理所当然的想法吗?你这样对待交往的态度,总让我有种自己患上恋爱脑的错觉。”

“哈?恋爱脑?”日向并不理解对方的想法究竟如何,但他能看出影山的反应中充斥着犹豫不决与强烈的渴望,“为什么?我不也说过喜欢你吗?还是说你在质疑我的感情?”

这个蠢货!如果真的能做到,影山真想把日向的头颅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得是浆糊还是毛线团。平复内心的怒气后一把抓住对方放在扶手上的手背,紧抓住十指相扣:“恋人是会这样牵手逛街的,你有想过吗?”

“想……想是有想过啦,但是——哎呀!你先把手放开,这样两个男生很奇怪啊!”日向的脸颊在牵手的瞬间胀红得充血。他能感到两人的手心之间已经出汗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影山的,伸手推搡对方凑近的身躯自己的腰部快后仰到超出负荷,“你这样太犯规了啊!”

左手紧抓日向纤细的手掌,右手想将两人间的扶手向上收起却被对方突然按下:“你放手啊,呆子日向。”

“不行!”日向感到自己的心跳激烈地如同擂鼓,狠按着扶手如同死守防线般。

“你到底害羞什么啊!不是都已经交往了吗?还是说你在答应我时连这些事都还没考虑吗?”影山面对日向的行为已经接近无语,伸手使力用蛮劲把扶手收起来,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时已经俯身将日向揽入怀中。

影山温热的体温覆盖自己依然快要缴械投降的心跳,日向感到自己呼吸急促却难以推拒这份温暖:“你突然这样我没办法——”

“你这蠢货难道不知道吗?恋人是要比你那些朋友、同学更重要更接近的存在啊。”影山伏在对方耳边低语,他的语气紧张得颤抖但此时却无法顾及这样是否会令日向感觉自己很逊,“如果没有这样的觉悟,那我们还是趁早结束会更好。”

影山的心跳,好强烈。贴近的胸膛间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声响,日向伸出左手轻拍对方的肩胛,两人却意料之中无声地静默。果然,在这段时间里因为我的迟钝让他很辛苦吧?

“对不起,我只是之前没能理解啦。既然你这么解释了,我会更重视影山的心情的。所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如何?……”

恋爱就如同融化的巧克力,味道甜蜜却流淌得干涩。伸手轻揉对方的头发日向的笑容灿烂得刺眼,小巧的身躯被压在正红的观众席中却充斥着恍然大悟与异样的甜蜜。

“那以后周末必须要留出一天专门陪我……”影山难堪地从日向的颈窝出抬起头,掩饰着面颊尴尬的红晕咬牙切齿。

“好的。”头发软的人脾气好到底是谁说的啊?日向无奈地轻嗅影山身上的味道。

“要是时间有冲突要把我放在之前考虑。”

“好好好,VIP。”日向顺势在影山的额头轻吻,“你用走珠香体液了?”

“昨天打游戏太晚忘记洗澡了。”听见对方答应自己的要求后才恋恋不舍地起身坐回自己的位置,掩饰尴尬地仰起头用手背遮住红得发烫的脸颊,恶狠狠地嘟囔着抱怨,“真是,以后要是再这样为难我,绝对会狠狠揍你。”

“哈哈哈,这点我同意。”日向自然地靠在对方肩头,回忆起方才的事情却忍俊不禁。

没想到自己的恋人要比他所想象的更可爱嘛。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45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