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7-1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07

“我可以不吃吗?……”影山看着眼前那碗勾人食欲的豚骨汤兴致缺缺地扭开头。

“嗯?”日向取下围裙挂在厨房门后,走向坐在餐桌前看手机的影山,“当然不行,你要补充营养,喝骨汤能补钙的。”

抬眼望向坐在对面的日向,有些烦躁地单手托腮蹙起眉头:“真是比大妈都啰嗦。”

“你这是什么话?我清早起来买新鲜龙骨给你煲汤,还不知足?”日向并未和对方争嘴,端起影山的碗将汤舀入其中。

这语气真和自己母亲如出一辙。影山扫兴地别过头:“我想吃可乐饼。”

“先喝完,我明天给你做。”从前就经常面对偏食的妹妹,日向的劝饭技巧很是熟练。

为何从来对日向的料理比较捧场的影山会一再拒绝喝汤,原因能追溯到一周前收到来自影山家母从东京发来的一封邮件——

那是影山在离开东京前体检的结果,同时附有测骨龄的X光片。在结果中有谈及影山的骨龄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大约三岁,同时在X光片中能看出骨缝生长板并未闭合,大约有两到三厘米的宽度。

以上结果总而言之便是,如果他影山飞雄在这段生长期能补充好到钙质与骨胶原,至少能再长高两到三厘米。

在处处竞争的职排界中身高是一位运动员当之无愧的重要因素,对于任何能长高的机会哪怕是一公分也是分秒必争。听说这件事的日向便从上周开始变着法子给他煲各类骨汤,起初还好,但就算是山珍海味连着吃一周顿顿吃也难免会消受不起。这段时间别说是长高需要的钙质,喝得影山听到厨房的炖汤声就想拔腿就跑。

“你要珍惜啊,你看我,高三就去测过骨龄,那时候生长板就已经完全闭合了,就算想长一辈子都长不了了。”日向喝着自己煲的汤,热气腾腾的汤汁令他鼻尖发暖。

“呆子,就算不这么补我也能长高的,所以别逼得这么紧。”影山不情愿地端起汤碗,他家里并未经常煲汤,所以自然没有饭前喝汤的习惯,现在已经二十岁当然没办法马上习惯。

“知道啦,明天做你想吃的。”日向满口答应后却忍不住躲在瓷碗后偷笑,“不过这段时间你还真是喝汤喝得人都水灵了,哈哈哈。”

“欠揍吗你?”影山威胁着将汤汁勉强地饮下。对于日向的好他已经逐渐习惯,相比起初两人有些僵硬的相处方式,随着时间推移也逐渐磨合。真不知道之后的日子应该怎么过下去,但既然事已至此也就别再纠结好了……

如今的两人依旧是毫无波澜却充斥着柴米油盐的小事。日向依旧是清晨六点去早市买菜、十点开店、下午六点打烊回家。影山则每早晨跑并且陪伴日向采购,下午五点去乌野指导排球部的训练,七点结束训练后和送慰问品的日向一同回家准备晚餐。

“县民大会下个月底就要开始了吧?”日向将影山的空碗添入米饭,随口询问。

影山接过饭碗回答:“是的,估计那时会提前一周进行集训。”

“训练的情况如何?”

“三年级生马上就要毕业了,昨天我和乌养谈论过让三年级退出训练,但看蒲园的反应并不想这么做。”在参与排球部的训练指导后影山几乎是跟着整个队一起掐着时间过日子,训练计划清晰的同时还要照顾每名首发队员的个人特性。

“哈哈,意料之中。”蒲园的性格日向多少能摸得透,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自然,“不过退出是必须的吧。现在的训练中他的主攻仍然在起支撑作用,还是早点抽去比较好。”

“我找他单独谈。”影山点头后抿着筷尖。

“啊,对了。”在片刻沉默后日向突然出声,“有件事我得和你商量。”

“嗯?”影山抬起头看向对方。

日向低头吃着晚餐并未意识到影山的目光:“下周开始因为家里长辈有事得外出两周,小夏正好是春假所以得过来这里住,顺便在店里打工。”

“小夏啊?没问题。”影山并无异议便点头答应。

日向将粘在嘴角的饭粒舔入口中回答:“那周末找个时间我们把你那边的床整理出来好了。”

“为什么?”对方突如其来的要求令影山的大脑还未反应过来。

“小夏过来得睡你那间房,我的房间——喂喂,你不会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小丫头吧?”日向解释到一半时抬眼望见影山疑惑的目光,忍俊不禁。

对方的偷笑令影山有些尴尬:“呆子。”在两人高中时影山也曾陪日向在放学途中接过小夏放学两次,但那时候对方也不过是小学三年级的小女孩,在平时的日子里也会在训练途中听到日向提到小夏哭嚷着要和哥哥一起睡觉之类的。

“小夏已经是国中二年级的学生了,所以没法再和我一起睡。”日向为了保护自己的后脑勺并未调侃影山,“你那间房是单人床,她住着方便些。这两周你就委屈点住我房间好了。”

“啊……好。”影山并未细想便顺口答应,“家里有多的褥子吗?”

“什么褥子啊,你当然是和我睡一起啦。”日向理所当然地回答。

和他睡一起?两周?!听见这个消息令影山如同晴天霹雳般,筷子突然没拿稳掉在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啊,我们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日向看见对方的大惊小怪便顺口调皮地闲侃,“啧啧,难不成王者殿下从小便养尊处优,忍不了和我等贱民——诶哟,疼!”

影山顺手招呼对方的后脑勺一巴掌,坐回木椅中没好气地回答:“你这语气和月岛那家伙怎么会这么像?”难道是天然卷都自带这种令他火大的技能吗?

现在影山的身旁已经没有人再叫自己‘王者殿下’了,虽然这个称呼能令他很火大,但被日向这么叫却并未想象中那般的暴怒,却莫名多了份对以往时光的追忆。

“好啦,反正就这么定了。”日向揉着被打疼的后脑勺,苹果肌鼓起将浑圆的杏眼挤成俏皮的弧线,“现在的小夏很可爱哦,小心别被迷住了。不过你要真成我妹夫,我也不反对啦……”

“说什么鬼话,有你一个姓日向的就够得我受了。”影山埋头吃着晚餐在嘟囔着回答后感到脸颊有些尴尬地泛红。

“哈哈,也是呢。”日向看着眼前扒饭的影山露出灿烂的笑容。

在周末时日向便专门提前打烊回家,将影山原本的床单被套卸下清洗。把新床品布置好后两人打算将屋子大扫除一遍——

“呆子你要扫到什么时候啊。”客室外的影山慵懒地拄着拖把,下巴靠在手背盯着在自己房间中吃力地扫床底的日向。

将床底深处的几枚零食包装袋扫出来,日向站起身来将薯片袋伸到影山面前:“吃就吃吧,你把这些东西塞在床底是什么意思?”

“你很啰嗦啊。”影山看见这是以前自己起夜偷吃的零食,有些尴尬地一把抢过丢进垃圾桶中销毁证据,“呆子日向。”

“幼稚鬼。”日向看见对方如此霸道地掩饰虽然很不爽地皱起眉头,但却随即忍俊不禁,低头躲过朝自己拍来的手掌,带着垃圾堆绕出客室,“拖地就拜托你啦!我去把洗好的东西晾干。”

“真是……”影山没好气地拿着拖把走进房间,自己的东西已经被日向归置整齐。虽然在以后的日子中会有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但忽略生活的‘不便’这个房间确实比之前干净不少。

这种生活还真是意外地奇妙。从小便是独子的影山在家中虽算不上养尊处优但确实很少做家务,刚跟日向生活时还曾经被抱怨过总是把刚收拾好的客厅弄乱。但基于影山异于常人强烈的自尊心,两次提点后便比以往要更注意自己的生活习惯。

午后的夕阳撒进泛起柠檬清洁剂的房屋中,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影山被裤袋中震动的手机拉回现实中,掏出后来电显示竟然是菅原。

“喂?菅原前辈。”影山接通电话后贴在耳畔。

“不好意思啊影山,前天你给我的语音留言我现在才有时间回复。”对面的男声一如往常的稳重而清爽,令谈话人不禁神经舒缓。

影山瞥向在客厅中来回搬运衣服的日向,长腿一跨来到房前将门关上后回答:“没事,您说。”

“其实我觉得啦,你没必要为这件事太过焦虑啦。”菅原微笑着说。前天下班后接到影山的语音留言,大致是小夏要来他们的公寓住所以要和日向挤一张床睡两周,依照他现在对日向的感情还并未确定,所以这种情况令他有些为难——“以我来看这也算是你的一次机会吧,不过这要看你个人。现在有和日向交往的想法吗?”

“我还没考虑好。”影山将拖把杆靠在自己身侧如实回答。

“还没考虑好吗?都已经五年了还没想明白,你也真不是一星半点的慢热。”听见意料之中的答案菅原忍俊不禁,虽然他清楚这份感情对于影山来说简直是自虐般的反复折磨,但在旁观者看来却未免有些过度紧张的笨拙,“虽然说有两年没见,但在我看来你对日向的感情可一点也没淡下来,与其纠结这么多就找个机会打直球好了。”

“啊,是吗?这样恐怕不太好吧。”听见对方的已经影山不禁皱起眉头。

“日向这种性格啊,要是不打直球是没办法很好地传递给他的。”

 

TBC

评论 ( 9 )
热度 ( 73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