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中秋贺文】畅销作家×书中人paro(全)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作为一名作家,真的会讨厌自己笔下的人物吗?

如果这问题安在十五年前,影山定会极力否认。可惜时光荏苒,再度回首已是沧海桑田,面对密布字迹的电子文档耳畔的话筒中传来责任编辑熟悉的声音:

“影山先生,确定要这样做吗?毕竟这是您笔下最经典的代表人物。”

“我已经做这个决定很久了,洁子小姐。”影山慵懒地靠进柔软的椅背发出咯吱的摩擦声,伸手揉按些许胀痛的太阳穴回答,“这你也清楚吧。”

在另一头的洁子手中流利地旋转着笔杆,在片刻沉默后回应:“那也好。”

“嗯,周末前我会把稿件发送给你的。”

与对方并未寒暄便挂断电话,显示器闪烁的微光映洒在男人高挺的鼻梁,将上扬的眼尾拉得纤长深邃。他的嘴唇干涸,双眉紧扣,修长的手掌指节分明在键盘中随意敲击后又快速地将其删去,不禁发出低沉的叹息。

作为作家,影山飞雄只会写两种书:卖得好的书,与卖得好的书。

在十五年的写作生涯中他笔下不乏出现丰润饱满的人物与令人眼前一亮的剧情,但随着时间轴线的不断延伸他敲击键盘的手指也不再像以往如此利索灵巧。

日向翔阳。是他的众多作品中最为鲜活饱满,也是读者中人气颇高的角色。一名为人开朗大条却具有惊人意志力的高中生,在字里行间时刻牵动读者的心。随着作品的人气高涨,作为作者的影山自然也满载赞誉争得几座奖项。

好汉不提当年勇,如今而立之年的他正值事业转型期。虽然在八年前就已经有放弃日向翔阳这个角色的准备,但每当自己想完结这个系列时总会迎来不少读者的抗议。

无论自己塑造再多人物,读者永远都只记得日向翔阳,也只想看日向翔阳一般。出版的其他书销量不可观,自然公司也开始暗示影山还是先继续写日向翔阳这个系列。如此以来,影山便莫名地和这个角色捆绑在一起,令他原本前途光明的写作生涯出现瓶颈与滞后。

终于要结束了吗?影山在书写‘尾声’的标题前不住地停顿。除开不必要的矫情,影山的心中激动大于伤感,毕竟随着外界压力的生拉硬拽,日向翔阳已不再是自己心中那枚梦想的象征,而变为他胸口无法割舍的累赘。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罢。在又写出几行字后影山合拢电脑窝在软椅中,思索应当如何在这剩余的五千来字中给日向翔阳一个自己再回首绝不会失望的结局。

影山已然记不清自己是何时睡着的,但当再回过神时,就已然坐在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居室中。他确信这并非他的公寓,更无法解释为何会出现在这儿,但莫名却能隐约感到那份似曾相识的亲切感。

影山环顾四周,那是间普通的和式房,墙角与置物都能看出应有的陈旧。心中似乎已然确认自己认识这个房间,却无法回忆出到底是什么时候——

那是间有些年头的房子,虽然四周已然建起高楼大厦夺取它原本的日照,却依旧无法掩盖它散发的那份独有的温馨。木质的墙面与地板贴着翻修的痕迹,在客厅被炉下的榻榻米甚至有几条明显交错的划痕。

深秋的凉爽卷着窗外的红叶向屋内袭来,和煦的阳光洒向地面映照出风铃随风摇曳的倩影。然而这份午后的闲适却被运动鞋与玄关台阶的碰撞声替代,还未缓过气来便是一句清脆的‘我回来了。’

这段文字是影山再熟悉不过的,因为他与日向翔阳的所有牵绊都是从这寥寥几句中衍生而来的——那便是日向翔阳这个系列第一部的首两段。

“影山先生。”

耳畔突然传来清脆的男声,令影山不禁扭过头看向门口,而站在自己面前的却是那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孩。

他有着和自己笔下相同的小巧身形,橙色而带着些自然卷的发丝清爽地修剪在双鬓,浑圆的杏眼与高挺的鼻梁,偏暖的皮肤将嘴唇映得橙褐。

身上是那套黑色立领校服,一如影山高中时的,而当时的设想也正是源自曾经的校服。他拥有能融化世界的灿烂笑容,就连如此苛刻的这点也是如此符合影山的设想。

“你是……”影山在打量对方后发现日向已然走向自己,窗外天色逐渐暗淡却依旧用着反自然般的速度,“这里是你家吧。”

“是,就是你让我在这座房子中诞生的。”日向似乎已经从影山眼中看出答案,便不再自报姓名。他们已然相处十余年,虽感情已淡但默契仍在。

“这里是梦吗?”

“如果你觉得这样能让你好受些姑且这么说吧。”日向露出微笑,扭头望向窗外已是天幕黯然,一轮明月升入夜空散出皎洁的银光。

一杯麦茶放在自己面前,影山起杯啜饮:“你来做什么?”

“赏月。”日向侧靠在被炉旁,双腿盘坐仰头看向闭合的拉门,“你不也说,这里的后院是个赏月的好地方吗?多亏你,这十来年每晚都能在后院看见月亮呢。”

那是扇普通的玻璃拉门,边缘甚至有些脱胶。打开后来到屋后的走廊坐下,在每年的中秋那其中的小木桌上便会摆放起两盘月见团子,麦茶与温度恰如其分的清酒总能勾起那份久违的思念与团聚的喜悦。

“说实话,我曾经很多次想象影山先生会是怎样的人呢。”见对方并未回复,日向便再次开口,随意地伸懒腰露出性格中大条的成分,“相见时确实也会有些惊讶,哈哈。”

“你也……和我所想的有些不同。”在影山的描写中日向始终是个阳光而充满能量的高中生,虽然身体小巧却有着巨大的生命力与感染力,而此时在自己面前的日向虽然只相处瞬间却能观察出眉间吐字中散发出纯粹以外的气息。

“是吗?我是你一手创造的呢,按理来说不会出现不同。”

两人在寒暄两句后便移向屋后的走廊,就如同自己书中描写的那般——月见团子、麦茶与清酒。今夜的月亮圆得饱满丰润,在湛蓝乌青的天空中异常地突出,唯一可惜的便是只有几枚孤星闪烁其中。

日向的存在是如此真实,比起这间老屋更为真实。影山侧目望向对方随意解开两枚纽扣的黑色立领,迟疑后询问:“为什么是今天?”

“今天?”对方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却令日向很快理解,“因为也许明天就再没机会了吧,毕竟已经走到最后了。”

少年的语气从容不迫,身体前后晃动着,橙红的双瞳弯出一道亲和力极强的弧线。令身为作者的影山也不禁感叹,果然就和自己描述的那般,是人看上一眼就会忍不住接近的类型。

即使是如此轻描淡写却仍缠绕出难以割舍的神伤,影山想开口回应却不知从何说起,低头夹出一枚月见团子放入碟中:“确实,马上就要结束了。”

“哈哈,不过这样也挺好吗?这样影山先生就能真正放开手去塑造新角色了。”日向伸拳朝影山的肩膀轻碰,笑容依旧是如此灿烂,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嗯。”影山清楚自己理性来说不应有愧疚,但面对日向却莫名地只能用沉默应对。自己是人,而日向却是自己笔下的角色,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写日向翔阳这个角色,就想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无论陪伴多长终会离去。

“今夜是中秋啊,不应该与故人相会吗?”日向捧着温暖的麦茶感受凉风习习,影山就如同自己所想的那般沉默,如同他的文风般笔直简练,“我曾经很多次想象你是怎样的人,从你创造我的那一刻开始便会在情节的夹缝间去思考。”

“是吗?”日向的月见口味很淡、很轻,却带着糯米应有的软糯清香,影山并未直视对方的眼眸,只因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双会说话的眼睛能多攫人心魂,“我是如何?”

“感觉很笔直呢。”

笔直吗?奇怪而意外贴切的描述令影山不禁思索,而身前的日向却捧着麦茶贴在脸侧继续说:“在我的印象中,影山先生在这些年里变化不小呢。”

确实,写作就如同成长,随着生活经历与技法的推移笔触也会逐渐改变。再回首阅读以往的文章,只觉得少了份成熟多了份青涩。

“毕竟已经是很多年了。”影山塑造日向时自己还是高二的学生,而如今却已逾而立之年,年龄的增长伴随着思想的深沉与处事的世故,“很难保持一成不变。”

日向扭过头继续摇晃着身子,举手投足都像个普通的高中生:“起初,你对我的描写很自然也很纯粹,虽然逻辑方面有些靠不住,但总的来说很有温度。”

“开始时总是很吃力。”影山回想起书写第一本关于日向翔阳的系列时, 自己曾经因为一个桥段龟毛地更改数遍,“毕竟并不是以消遣为目的的。”

“是的,还记得吃柿子的那段章节吗?你改了好多遍,多到我都快精神错乱了。”日向用手托腮,亮晶晶的双眸简单地直视对方,“当时我还发誓如果有天与你面对面,绝对会先给你两拳。”

影山忍俊不禁却无法露出自然的笑容,面部呈现出怪异的表情:“有那么严重吗?”

“是啊,对你来说可能只是删改,但对我来说就是更改时间轴的大事好吗?”日向苦恼地皱起眉头,“还有那次去东京的桥段,你也改了好多次对话,和我搭话的人都快累死了。”

“但最后不也找到最好的了吗?”影山确实有在重要桥段中反复斟酌的习惯,无奈地扬起眉梢回答,“你的说话方式还真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呆子日向。”

“哇,你还真是一点也没自觉啊。明明以为变成大叔后你的脾气会没那么冷暴力的。”日向惊讶地回答,“不过时间过得还真快,没想到已经这么成熟了。”

“而你却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日向依旧是高中生的模样,并未有何变化。

“是啊……所以你可以放开我,这样我就能成长了。”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充满感情的话语却令影山的心莫名地一紧。

“……是这样吗?”

“当然啦,在故事完结后我的时间还会继续走下去呢,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日向的目光柔和而认真,没有丝毫迟疑地回答,“所以,让我走吧。”

影山并未回答,心中的束缚仿佛被解开般愧疚感逐渐消散殆尽,在日向纯粹简单的目光中启齿:“我会给你最好的结局。”

“是给读者最好的结局,而不是给我。”喝着麦茶橙发少年从容地回答,“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

“将我们在一起对话的这个场景写下来,作为特典如何?算是做个纪念吧。”

这是影山听清日向的最后一句话,随即便是四周腾升的层层白雾向他席卷而来,再次睁眼时便已然躺在自己熟悉的床褥中。

他们没能互相道别,仿佛从未离别般也如同故意想相忘于江湖般。

凌晨,他拉开台灯蜷起半身脑袋眩晕却依旧记得那句萦绕在思绪中的话,在踯躅后拿起床头的笔记本电脑打开——

……

“没想到王者殿下真听你的,把这段写进书中了。”

又是十年后,依旧是中秋,依旧是那座老屋,依旧是那橙发的少年坐在走廊的矮桌旁,唯一不同的便是身边陪伴的是位身材颀长的金发男人。

“是啊,我也完全没想到呢。”日向手中捧着温热的麦茶,依旧是灿烂的笑容眉宇间却显现出不属于这个形象的沉稳。

“你果然还是无法告诉他实话。”月岛的唇角轻扬却意外地无法勾出嘲讽的弧度。

“实话又有什么用?对他对我,都只是束缚。再说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吗?”日向扭过头夹出一枚月见团子放入碟中,筷子间黏住些许糯米。

“完结后已经有十年了,你永远被困在些情节中不断循环,这样的生活对你来说是好的?”月岛的语气如同锋利的柳叶,却无法划破日向心中的防线。

“至少在最后的最后,能在这样的中秋夜看见他,不就已经是最好的吗?”日向知道自己很自私,在最后还是提出这样的要求将影山的一部分留在这本书中。

少年从容的回答让月岛也不再搭话,只是低头啜饮摸不清情绪。一遍遍的轮回,一遍遍的死循环,已经能记得下一秒呼吸的节奏,却仍旧为了在结局的最后,能看见那男人一眼,与他简单而机械地说出那几句一成不变的台词——

“不过,我还是真想再见他一面啊……”

回应日向的是意料之中的沉默,唯独只剩头顶的孤星与明月。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05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