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大蒜煎饺》9.10影日day贺文短打

终于写出来了!还在军训挺累的,不过为了影日这一切都不是事儿。

 

1.

虽然难以启齿但所有的开端都在于半年前当日向与自己回家时说出的那句——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有个属于自己的节日吗?”

“你突然发什么神经?”听到对方无厘头的建议让影山有些莫名其妙。

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走在影山前两步停下转身,取下叼在口中的包子:“难道不应该吗?这样应该会很好玩吧?类似纪念日一样的日子!”

“为什么要做这种无意义的事?”影山很显然并未理解对方的脑回路构造。

日向明显并不赞同对方的想法:“怎么可以说是无意义的呢!我们不是很好的组合吗!”

“随你。”影山也并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中纠结过久,随后便在拐角处与对方告别。

这一切本该就此尘埃落定,就像日向一年中几乎每个突发奇想相同。但没想到就在今天,影山从早晨来到学校便在鞋箱中发现了一管新的镇痛喷雾剂。

起初影山并未发觉有所不妥,毕竟往他鞋箱中塞情书或者小礼物的女生也不少。他将东西留在其中便换鞋离开,直到下午社团活动前日向来到自己面前——

“我的礼物你看见了吗!”

影山坐在长凳里将护膝套上:“什么礼物?”

“我不是摆在你的鞋箱里了吗?”日向有些惊讶地反问,“被人拿走了?你没看到?”

“原来是你放的啊。”影山站起身从储物柜中拿出运动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怎么?又去参加什么买一赠一的活动了?”

听见影山这么说日向自然也不乐意:“今天不是过节吗?”

“过节?什么节?”影山挑起眉梢显得有些疑惑,很显然他已经将半年前的那段对话忘得一干二净,“超市店庆大酬宾,点劵双倍?”

“不是啦!”日向伸手指向影山又随即移向自己,“9!10!9月10日!我们的节日啊。”

“那是什么东西,根本是第一次听说好吗?”影山披上乌野的运动外套准备离开社团活动室。

日向随即也跟着出去,走在影山身旁:“社团之后一起吃晚饭吧。”

“为什么?”影山扭过头与对方走下楼梯。

日向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回答:“当然是因为过节啦!再说你也没买礼物给我,请我吃东西作为补偿不是应该的吗?”

“这周的零用钱才下来,我可不想还什么事都没干就全进你肚子里了。”对方毛茸茸的卷发自己面前晃悠着,影山不经意地在能量十足的对方头顶扣上一盆冷水。

“别这么小气啦!我保证不会这样!”

“我可不信,上次是谁把我学生卡里的钱拿去刷周四的豪华餐了?”

“上次那是个意外啊!斤斤计较,两个月前的事都记得。”日向嘟囔着腹诽。

对方的声音被影山听清后没好气地回答:“偷刷别人的卡,还期待别人不提起吗?”

“喂!都说不是偷刷啦!”两人打闹着走进第二体育室开始当天的训练……

 

2.

训练后已是午后七点,与他人的告别后日向兴致冲冲地望着给家里打电话的影山。

“嗯……好,最多不超过九点。”影山答应着母亲的要求,“好,别担心……那我先挂了,再见。”在征得对方的同意后挂断电话,将手机塞入口袋中。

虽然还是没弄懂这个‘节日’的意义究竟何在,但影山终究是无可奈何地答应日向的要求。反正也是周末,晚些回去也没问题。

“我们去吃什么?”影山与对方走出校门环顾四周。

日向似乎早已打算好般领着影山朝与平时回家相背的道路走去:“我想吃大蒜煎饺,正好前阵子和同学出去聚餐时推荐过,都是现点现包的哦!”

煎饺吗……既然是请这个呆子吃东西那影山也自然不会有什么歧义。虽然大蒜会有味道但确实挺好吃,明天又不用上课,吃点也没问题。

两人大概在十来分钟后到达日向口中推荐的那家煎饺店门口,那是家装潢简洁明了的和式店面,红色店棚外书写着店名,从里而外隐约间散发出饺子的香味。跟随日向身后掀开店帘进入,其中大概能容纳二十来人,开放式厨房中小工正低头包饺子,不少上班族和学生都坐在店中聊天,气氛热闹而温馨。

专门做饺子的店吗?还真是比较少见。影山与日向坐在吧台边,将书包放在身旁看着厨房后方的价目表思考要吃些什么——

“要两盘大蒜煎饺和两份米饭套餐。”日向点餐后露出灿烂的笑容,“这家配的小菜和汤也挺不错的!今天你尝尝。”

“啊,好。”影山点头后疑问,“这个什么节日,又是你突发奇想的吧?”

“是啊!我们作为最强搭档当然要有自己的纪念日,这样在以后的每年,到了这一天我们都会想到这段时光不是挺好的吗?”日向的话语显得十分理所当然。

影山回过头望向面前的员工在他们点餐后便开始包饺子,动作娴熟流利却透出周而复始的乏味感。确实他和日向在不知不觉中已然认识两年,从以往的素不相识到如今成为令其余学校侧目的‘怪人组合’,不得不承认两人间确实有着命运的联接。

在北川第一的日子中,影山从未想过能令自己改变、能打出自己肯定的扣球的搭档是像日向翔阳这样的一号人物。但就在那次旁人看来印象极弱的比赛中,他们相遇了。作为对手的他们也许进入力量悬殊的两方队伍,但依旧无法泯灭他们之间那绝对无法掩盖的相同点与羁绊。

要问影山是否感谢与日向的相遇,他回答不后悔那仅仅只能表达出他生性带来的别扭性格,日向和他如同光和影般的存在相互扶持相互证明自我的存在。

在乌野这所学校中,他们不断地身披乌黑战衣在排球场书写出一笔笔令人叹为观止的瞬间,超强的默契背后是练习中不断挥洒的汗水与与生俱来的心灵感应。不可否认,日向的存在是影山的排球道路中一枚无法抹灭的痕迹。

“好吃吗?”影山回过神来看见正对着煎饺狼吞虎咽的日向,伸出筷子将自己盘中的几枚煎饺夹进日向的盘中,嘴巴却毫不饶人,“真不清楚你为什么这么矮却这么能吃。”

“嗯嗯!好吃!”日向咬开煎饺酥脆可口带着些许焦香的外皮,鲜美多汁的内陷其中还带出大蒜软糯的口感显得十分满足,“你别给我啦!我够的。”

够?你不要求添盘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影山无奈地看着日向嘴角还有些油渍的模样,伸手狠狠地揉向日向蓬乱的头发:“明年还要过吗?”

“当然了!”日向听见影山的话面色欣喜,兴奋地举起手点菜,“老板!再要两盘!”

“呆子日向!你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啊!”影山伸手给对方后脑勺一记。嘛,虽然这个呆子真的让人很火大不过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只是有点厚脸皮吧?不,果然还是挺讨人厌的。

“这有什么嘛!明年我回请你,想吃什么随便!小气鬼王者。”

“别满口蒜味的朝我说话,呆子。”

“你不也是?看我不熏死你!”

“啊!你离我远点!”

 

END

评论 ( 7 )
热度 ( 52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