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6-2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好。”影山没理由拒绝,虽然说是休假但也绝不能放松平时的训练,作为陪练不仅能进行锻炼而且也可以站在教练的角度来收获经验,“我记得春高的排位是县大会第三吧。”

“是,白鸟泽,一分之差。”虽然乌野已不是五年前没落的豪强,但作为豪强,乌野和其余几所种子学校每年都会进行实力相当的惨烈角逐,“现在三年级完全隐退,浦园因为拿到了体育特招所以偶尔来这里做训练,之后也无法再代表乌野参赛了。”

“毕业季,肯定的。这小子最后一个月还能在这里扣球,看来文化方面也不需要担心了。”影山很清楚乌养对部员的成绩也有所要求,时光荏苒,现在聚在这排球部中的学弟除去浦园可能都没人能认出自己了吧,“现在首当其冲是在三月的县民大会重整旗鼓,来冲淡春高的失利。”

“话是这样没错,但你这小鬼用这种装大人的语气在我身边说话还真是让人不爽啊。”乌养说着伸出大手把影山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疼疼疼!大叔”影山猝不及防地被揉得头晕脑胀。

乌养吊儿郎当地揣着裤袋搭着影山的肩膀走向闲聊的一堆部员:“不过,日向那小子对你还真够兄弟,这件事无论如何得想办法给他回礼。”

真是……怎么都怎么多管闲事。影山扯着刘海遮挡有些难堪的表情,背过身别扭地腹诽。却听见乌养在身旁响亮威严的通知:

“这是影山飞雄,长你们几届的排球部员!正至职业队的休假,从明天开始直至4月中旬都会每天参与部活进行陪练!”

“请多指教!”部员回过头异口同声地与影山问好。

“请多指教。”影山也随即点头示意,话音刚落几位活跃的部员就已经把他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表达他们曾有看过影山的比赛录像,眼神中尽是憧憬与向往,让影山有些招架不住地退后。

眼见影山有些窘迫的模样日向不禁露出笑容:“影山啊,这里可有不少学弟很仰慕你哦!你说是吧?泽川。”

正大口咀嚼的少年被点到名后立马被呛得直咳嗽,抬眼看向影山,神色紧张却又挡不住地散发出羡慕与崇拜,连忙起身做九十度的行礼慌忙开口:“请!请多指教!我是泽川理一郎!乌野排!排球部一年生!位置是二传手!生日是3月17日!喜欢吃的东西是豆沙包和文字烧——”

影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大串介绍弄得不知如何打断才好,直到身后出现一位身材颀长的少年拍着泽川的肩来缓解对方的紧张:“哈哈,前辈别介意。这家伙可是因为看过您五年前全国大赛的直播录像后励志要成为二传手的啊。”

这么一想确实紧张也能理解了。狠狠地瞥向在一旁偷笑的日向,影山与泽川握手:“请多指教,既然加入乌野就要有信心能在队伍中发挥最大的能量。”

“是!”泽川露出笑容与对方握手后身旁的少年也随之伸出手——

“清水悠仁,二年生,副攻手。”

“清水?”听见对方的姓氏后条件反射地扬起眉头。

少年点头回答:“是,家姐正是清水洁子,国中时期早有所耳闻前辈。”

原来是洁子学姐的弟弟啊,怪不得也是一副好相貌。与对方打招呼后还未歇上气,又是其他学弟围上来和他交流各种关于排球的话题,应接不暇。

“对了!现在不是影山前辈和日向前辈都在吗!正好可以做次乌野超有名的怪人快攻啊!”

不知是谁提出的要求,令影山的心脏好似紧上两拍般。确实,来到这里一周都还没能和日向打排球呢。转头望向身后的日向,只见对方被起哄地围住,始终带着笑容却并未有什么表示。

“是啊!超级杀手锏!真的好想目睹一次!”“影山前辈,日向前辈,拜托了!”

学弟们的起哄声参差彼伏,影山本身倒也没有不同意的理由,毕竟对于他来说托球就如同呼吸不需要任何的准备。脱去运动外套引起部员们更大声的起哄,从球车里拿出一枚排球熟练地在手中旋转后走向那张熟悉的球网前,回头看向伫立在原地日向:“你来吗?”

日向并未立刻回答,与此同时学弟们也渐渐安静下来屏气凝神地等他做出决定。

“哈哈,果然还是算了吧,我今天精神状态挺不好。”

失望地叹气与怂恿的嘘声充斥在整个体育室,而日向如此出乎预料的答案却是影山始料未及的。他立刻悬空接住滑落手中排球,以防砸在地面发出难堪的声响。

影山!再一球!这是整个高中生涯影山在排球训练中始终听过最多的一句话。而两年之后,当自己要再为对方托球时,回答却是如此的尴尬而乏味。

几乎是在那一刻,影山才发觉在时间的逝去中日向也已愀然改变,不知为何。

在与学弟们交流大概十来分钟后训练便又再次开始,因为日向在家里还在煲汤所以两人便先行告辞。从校园的侧门走出,绕过樱花含苞待放的后巷影山手里提着空笼箱和热水壶感受着初春的降临,却听见耳畔传来煞风景的声音:

“哇,前辈!你怎么做到托球这么准的?难不成是物理很好吗?”

“喂!白痴日向!”影山转头看见在一旁捂着肚子偷笑的日向训斥,却腾不出手揍他。

日向擦着眼角的笑泪,伸手将卷翘的头发压平模仿影山的语气:“哈?这个啊,托球的准确度是需要多加练习的。”

“真是。”影山并未再接茬,毕竟他的心情因为刚才的事还有些沉重,“你今天煲什么汤?”

“豚骨汤。”日向伸着懒腰回答,“回去加点盐就能喝了,这次的龙骨很新鲜哦!”

影山点头后随对方一直走到巷口才开口:“今天——”

“哈哈,今天学弟们超级热情的对吧?”并未等到影山说完日向便岔在对方面前询问。

“是啊……”见日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影山也不想强求,虽然还是心有余悸。

“你别看泽川一副靠不住的模样,实际在场上有着绝对的主心塔气势,不过平时训练有点爱勉强自己。清水的话,很有天赋也很安静和洁子学姐一样。所以有时候会因为缺乏交流让他人不知如何配合他。不过有泽川的话是没问题啦,但要是泽川下场,只有清水绝对是一场灾难。”日向开始自顾自地讲述现在排球队里每个人的情况,“一年级也有很有爆发力的素材,黒木和市园都挺不错。市园最近才开始做自由人,虽然接球需要多锻炼但速度绝对一流,和我当时有得一拼。黒木的话其他都还好说,就是有领导病,你得多治治他——”

“你为什么刚才不过来?”影山果然还是没办法忍住,他们的相处模式从来都是直话直说。

“……”日向意料之中地沉默,随即发出笑声缓解尴尬的气氛,“哈哈,什么不过来啊。我这不是过来了吗?”随即停下脚步走到影山跟前。

“你别装傻。”影山也停下脚步在心中叹气,日向遇见不想说明的事情就会这样,这种方法可能对别人有效但是安在自己身上还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日向见对方不吃自己这套,笑容也不再那么灿烂。低下头沉思后回答:“我不想谈这个事。”

“可是——”

“给我点空间好吗?”橙红的眼眸凝视着影山,如同蕴藏着摸不清的思绪令影山想去探索却无果。两人在僵持片刻后日向又重新扬起嘴角,伸手拍着影山的肩膀好似在安慰:“等我想说的时候,我会全部告诉你的。好吗?”

别无他法,影山只能点头。两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如往常却只是同床异梦,隐藏着背后已然出现的分歧罢了。

评论 ( 13 )
热度 ( 56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