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普通工薪族×圣诞小精灵paro(上)

(上)

12月24日

这一天的不幸是从早上当影山从冰箱中拿出那罐摆了五天的酸奶准备打开朵颐却从中爬出一只沾满白色浊液的蟑螂时开始的。至今他都无法解释它是怎么从外面爬进去并且在里面没有被酸奶溺死的,也许它是蟑螂界的詹姆士邦德或杰森伯恩,从它的体型看来应该是杰森伯恩的几率会更大些。

影山原本认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事,但很不幸,并非如此。先是因为前一晚睡眠不足坐错地铁又在赶路时遇见10年来东京举办最大的圣诞游行。迟到后所幸老板念在今晚是平安夜所以扣除了他上周周末的加班费以资鼓励。

他没办法责怪自己的办公椅为什么会正好在今天摔了个底朝天,也没办法责怪为什么自己会鬼使神差地把前夜派对的照片放进公司群里,真的一点也不尴尬,只不过是裤子被扯掉一半还带着‘可爱’的驯鹿头箍。

唯一能责怪的就是星巴克的清洁工不小心留下的水渍令他当众摔了个狗吃屎,但同时也无法责怪为什么自己会一屁股坐到身后小姑娘刚买的星冰乐。当他带着满屁股的草莓冰淇淋掏出黏糊糊的钱包为那小姑娘再买一杯时,他感觉自己肯定是整座城市最倒霉的人。

且不说为什么会搞丢提前一个月就预定好的圣诞音乐会门票,为什么身边的朋友都不约而同地回家过平安夜。更不用讲还接到老妈的电话说老爹突然感冒今天没办法坐飞机过来,这一切真是糟透了。

影山坐在沙发从钱包中掏出五六张即将被刷爆的信用卡还有钱包里交完房租后少得可怜的纸币,看来今晚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原本始终认为自己在圣诞节前三天出生,上天必定会眷顾,但现在感觉这就是个迷信。25年来,这是他最令人糟心的圣诞夜,就连订的芝士汉堡里都会没有芝士,难道会比这个更糟心吗?

有,那就是当他绝望地想要找部圣诞电影开心下的时候,家里的WiFi断了。

电视节目总是那么无聊,不是节目无聊,而是冗长的广告令他昏昏欲睡。地上堆放着的空罐已经有两三枚,影山是真的不想再等圣诞钟声响起,因为他恨不得直接睡到第二天中午然后忘记今天的所有倒霉事。

嗯,这次比较顺利。因为影山真的就靠着沙发昏睡过去了——

不,也许并不顺利。四罐啤酒在泌尿系统的作用下很快就占领他的膀胱,把他活生生地从梦中憋醒起来,睁眼时已经凌晨十二点半,将电视关闭,跌跌撞撞地走进厕所差点被瓷砖滑倒在地,他敢保证要是真摔下去他就不用上厕所了,而是直接洗裤子……

打着哈欠迷糊地上完厕所后洗手,关灯后走向卧室却发觉自己床上趴着一团绿色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个穿着绿色衣裤的橙发男孩正吃力地在自己床底寻找什么东西。

“喂!你在干什么!”影山立马呵斥对方,只见眼前的少年听见声响后立马跪坐在床上双眼瞪圆地盯着影山,满脸惊讶。

这是什么表情!我才是那个被私闯民宅的人吧!影山见对方只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还穿得像个彼得潘于是认为只不过是邻居小孩闲得无聊恶作剧罢了。但他又是怎么进到自己公寓里的呢?自己一直在客厅,虽然阳台开着但这里是22楼啊!

“你是谁家的孩子?”影山现在就想睡觉,走向床边去拉对方下地,“这样玩有意思吗?”

“不,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少年被拽住后想要挣脱但也没办法,“你是影山飞雄吗?”

听见对方的话后影山突然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放开对方朝四周环视大声喊:“喂!及川!你在哪里!这样做有意思吗?啊!”

“你在干什么啊?”看见对方神经质地乱喊可把日向给吓了一跳,拿出一张款式陈旧的圣诞许愿卡摆在影山面前,“这是你写的吗?你是他吧?影山飞雄。”

影山喊了半天没人应,如果真是及川应该早就捧腹出现了,看来并不是他搞的鬼。低头将那张卡片拿过来上面歪歪扭扭地用蜡笔写着‘想和圣诞老人说话。影山飞雄’

“这是什么整蛊节目吗?难不成是我爸妈派你来的?”影山将贺卡塞回对方手中,虽然贺卡里还夹着自己小学前的照片但他现在很怀疑这位少年的身份,“你到底是谁?”

“我是圣诞精灵啊!虽然还在实习,但确实是圣诞精灵!”少年的声线稚嫩,表情动作却意外地富有灵气。要搁在十年前估计影山还真会去考虑这话是真是假,但很不幸他现在已经是个25岁的成年人,可不是以前那个总觉得自己会是被选召的孩子的傻小子。

“噢,你是圣诞精灵,那你从哪里来。”影山坐在床边观察日向的眼神,发现对方还真没有说谎的迹象。这小孩装得还挺像啊,少年宫表演班学了几年啊?

日向理所当然地回答:“在格陵兰岛的圣诞镇,和圣诞老人住在一起。”

“那你叫什么?”影山被这么一折腾可算是睡不着了,靠在床头盯着对方。

“日向翔阳。”日向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已经取得对方的信任,自然回答也毫无保留。

很好,他现在居然还有个日本名字。影山撇嘴后继续问:“那你来是做什么呢?”

“我们从很多贺卡里抽到了你这张贺卡来帮你实现愿望。”日向拿贺卡在对方面前晃了晃露出灿烂的笑容,“上面没落款年份,我原本还以为你是个5岁小孩呢。”

说记得这张贺卡影山确实也没这么好的记性,只不过确实在很久之前自己有想过给圣诞老人寄贺卡,然后出门投递时还纠结了很久到底要贴多大面值的邮戳。

不过少年能拿到贺卡,总觉得逻辑上说不通:“所以你是圣诞老人派来跟我说话的?”

“就是这样!”在圣诞镇里日向学习的圣诞精灵指南里很少提及到成年人,所以在他的思维中成年人不过是体型大些的孩子,所以根本没想过影山会怀疑自己。

“鬼才信啊!要是你是精灵就拿出证据!”影山见对方还就这么信誓旦旦地承认了,要是自己真相信那才不正常吧。

“我穿成这样难道还不够明显吗?”日向将绿色圣诞帽取下用浑圆的大眼睛盯着对方。

“就凭你戴着圣诞帽穿得像彼得潘我就要相信你是圣诞精灵了?”影山承认自己已经有些逗对方玩的嫌疑了,但正如对方所说,今晚就是负责陪自己聊天的。

“可是,我本身就是精灵啊。还需要证明吗?”对方的要求令自己冥思苦想,日向这才想到应该怎么办,兴致冲冲地扑到对方面前大喇喇地坐在影山身上。

被对方这么突然扑过来让影山有些不知所措:“喂!你干什么!”

“你看!”日向扭过头把蓬松的卷发撩开,露出精灵的尖耳朵看起来小巧可爱,“这种尖耳朵你们人类肯定不会有的吧!”

影山伸手去触摸对方的耳朵发现确实是真的,心里也开始嘀咕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听见日向又一惊一乍地想起什么:“对了,我还有翅膀!”

还未来得及看清,只见少年的身后出现两枚半透明的翅膀在影山惊愕的眼神中扑扇着:“哈哈,这个是可以让我飞起来的哦!”

“这——”影山有些哑口无言,摸摸日向的翅膀发现很薄还带着温热和脉搏般的律动,连忙收回手语气有些停顿,“你真是精灵?”

“不都跟你说过了吗!”日向扑扇着翅膀悬在半空随后又降落在影山身上,“哈哈,如果真是20年前,我肯定能带你飞到窗外玩呢!可惜现在你太大了……你们人类真的都好高啊,我在精灵里面个头超过160公分就已经算是挺高的了,没想到你们人类都比我要高这么多。”

“额……那你现在多大了?”如果是精灵的话应该生长周期和我们不一样吧。

“哈哈,我已经记不太清了,精灵一般都不会记自己多少岁的!”日向是真不在意自己的年龄,毕竟自己已经这副模样很长时间了。

“那你谈过恋爱吗?精灵应该也会谈恋爱的吧?”虽然还心有余悸,但影山还是暂时接受了日向是个精灵的现实,虽然他还是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喝昏过去正在做梦。

虽然是很平常的问题但影山亲眼目睹日向的脸瞬间就红起来,声音有些结巴:“什,什么?谈恋爱?精灵一般不会谈恋爱啦……”随即翻开随身携带的《精灵指南》低头翻阅,“真奇怪,指南里没有说过会问这种问题的啊。”

“……噗”看到日向呆头呆脑的模样影山哭笑不得,将那本指南从日向手中抽出,“你平时都干些什么啊?”

“嗯……在精灵学校上课,然后收集给孩子们的礼物……也会做姜饼人啦,我最喜欢的就是做姜饼人然后施魔法让它们活起来帮我写作业。”

原来还需要饼干帮你做作业吗……看来真是个呆子呢。影山伸手揉乱对方的头发:“你是第一次做这种任务?平时都是把礼物塞进孩子的袜子里对吗?”

“是的,我是第一次被分配做这个任务啦,很难得的哦!每年全世界只有一个孩子能有这种机会……但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成人。”日向理着被揉乱的头发嘟囔。

影山看见对方不高兴的模样,也没办法安慰:“这么稀有啊,那也就是说看见你这一次之后一辈子都没机会再见到你了?”

“唔……不会啦,还是会有几亿分之一的机会能看到我的。”对方突如其来的话让日向不知应当如何回应,确实听见一辈子不见这种话承认还是会有些困难。

“那倒是。”影山看向窗外,“你只有圣诞夜才出来吗?”

“是啊。”日向老实地点头,“不过每个圣诞夜都会被派去不同的区域工作啦,只是说不能不人们看见而已。”

影山回答:“要是平时想来人类的地方,只要穿正常的衣服再把翅膀收起来就行了。”

“哈哈,按理来说精灵是不能私自外出的。”日向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虽然已经是凌晨但因为是圣诞夜依旧灯火通明,“对了,看见我的事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哦。”

“为什么?”影山抬起头看着对方。

“其实也不是绝对不能说啦,只是你告诉别人我的存在后你就会很快忘记我的。有时候一天就会把见到我的事全部忘记,所以要是你不愿意记得我你可以跟别人说,但要是想记得我,就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的存在。”日向抢回影山手中的《精灵指南》照本宣科地解释。

“那我估计得把这个秘密给带到坟墓里了。”毕竟遇见精灵可是人一辈子都会想要珍藏的记忆,至少影山是绝不会想办法把它忘记,“你们平时常吃什么?”

“在圣诞镇每天都是圣诞节哦,所以我们就吃全世界各地的圣诞食物。”

“是吗?那你们的生活实际上也挺单调的嘛。”每天都是吃着同样类型的东西,不停繁复地在‘过圣诞节’和‘准备圣诞节’中度过,而且还寿命还异常地漫长,在影山看来可能也是另外一种煎熬吧,“那你没喝过可乐吧?”

“可乐?那是什么?”日向从未听过这些动词,毕竟他还是实习圣诞精灵,在之前的出访都是又资历老的精灵带着的所以对人类的世界并不了解而且充满好奇。

影山将日向从自己身上放下后起身走去厨房,转头看见日向正东张西望地观察自己的公寓,随即将拿出的冰镇可乐放到对方手中:“喏,就是这个。”

“哇,它里面还有声音啊。活的吗?”日向听见气泡破裂发出的咕嘟咕嘟声,好奇地拿眼睛往里面瞧,随后仰头喝进去一些后惊异地瞪大眼睛,“唔!好喝!”

看见对方好奇地喝着可乐的模样影山不禁伸手去揉弄日向的头发:“想出去玩吗?”

“嗯?”日向抬起头有些不知所措,随即咧开嘴露出灿烂的笑容,“真的吗?”

“那是当然。”影山说着走向卧室去拿外出的大衣……

 

 

评论 ( 6 )
热度 ( 52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