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6-1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06

“睡得如何?”

吧台前的影山还未来得及回答,一碗温热的梅子茶泡饭已经送到他的面前。若有所思地用瓷勺将白饭压进玄米茶中,揉按着太阳穴回答:“下午两点吧……”

“你还真是清闲,不过这样也好。身体有不舒服吗?”

“没有,除去这个其他都恢复正常了。”影山伸手指向自己泛红的下眼眶,眸中也带着些许疲惫憔悴。以后不能再被这样灌倒了,真是生不如死……

日向在招呼最后几位客人结账后拉过高脚凳,坐在对面托腮:“我给你做的青菜粥呢?”

“中午吃了些。”虽然青菜粥对于昨晚恶心不止今早又没有进食的影山来说很难果腹,但对于宿醉后的调理却事半功倍。

日向见对方郁郁寡欢的模样,忍不住咧嘴去逗他:“那这两天我弄些清淡的来调理身体,你先忍着点。等到周末给你做芝士肋排。”

“我求你别说这四个字,反胃……”虽说身体已经没有不舒服但也不能说完全恢复,特别是听见这种油腻的食物,不禁会条件反射地排斥。

“哈哈,那你还是吃梅子茶泡饭吧。梅子是生津止渴的,要是开胃了再给你炸几块鸡排,爆浆芝士的那——诶哟!”日向还未说完就被影山用瓷勺敲击额头发出钝响。

影山没好气地将瓷勺含回口中,唇齿间梅子的酸甜滋味和玄米茶的清香温润混合后确实显得很可口清淡,不过怎么也看不出居然是面前这个呆子做的:“你要打烊了?”

“是啊,不过在回家前还要做件事。”揉着前额没好气地回答影山,起身从橱柜中拿出圆形笼箱摆在工作台旁,随即从碗柜中拿出十来个碗,“我得送些慰问品。”

“慰问品?”影山皱起眉头看着日向开始往每个碗中舀饭。

“是啊,给我们排球社的后辈哦!”日向露出笑容,往米饭上简单地撒调味料,“马上又是县民大会然后是IH,从前天开始提前训练了,真是有活力啊!”

在撒上盐和酱油后影山的目光锁定在日向洁白的指尖,熟芝麻和海苔丝分量适当地被摆在米饭的尖头,动作灵活迅速还真有些专业厨师的感觉:“你经常这样?”

“偶尔啦,毕竟这段时间都没去见他们。”日向将盐渍苏梅摆在顶端后开始装篮,另外又将滚烫的玄米茶放进洗好的热水壶中,“这些小鬼可真是太好命了。”

确实太好命了。回忆起以前每天训练回去啃包子的日子确实也难以忘怀,不过现在这些小鬼居然有日向亲手做的慰问品……相较之下虽然包子也很好吃,但果然还是败下阵来了!

“对了,你都还没评论呢。”将芥末放在餐篮的隔板上,日向抬起头满脸期待。

“……好吃。”

“果然吧!米饭我可是专门用高汤来煮的,很营养而且味道也会更棒!虽然成本是会高些啦,但顾客反响都挺棒的。”日向将慰问品整理好后重新坐回高脚凳上露出得意的模样。

不知如何回应,影山只好伸手去揉乱对方的头发,随即端起碗喝下剩余的茶底。

“真帅啊,为什么吃茶泡饭都能像是随时会说出广告词一样。”

“咳咳咳!”听见日向趴在桌上的呢喃,影山瞬间被灌进喉咙的液体呛得生疼,剧烈地咳嗽带着瞬间飙升的心跳,伸手毫不犹豫地给始作俑者一个暴栗,“白痴日向,说什么鬼话!”

被莫名其妙地打中后脑勺,日向吃疼地揉着痛处反驳:“我夸你还不行啊!”

“……”影山不知如何回答所以干脆两人僵持不下时将碗樽重击桌面发出响亮的‘嘭’声,随即快速地站起身扭头走开,“哼!”

“什么啊!莫名其妙!”看见对方令自己摸不清头脑的举动日向气不打一处来,但为了保护自己的后脑勺,只好不情愿地把空碗碟收进洗碗池——

依然是那座第二体育馆,踏着曾经无数次奔跑的地面,拐角的自动贩售机仍伫立在那并未有丝毫变动,不同的恐怕只有此时的两人已不再是青葱年华的高中。

体育馆内排球撞击地面的响声混合着鞋底摩擦地板的咯吱声,一切都是如此似曾相识。馆内仍旧传来乌养大叔的口哨声,少年们挥洒汗水的喘息带动青春年少的热血。

拉开铁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再熟悉不过的扣球训练,依旧是那块被球撞得泛白的蓝色挡板,只不过击球的人、拿板的人已不是熟悉的面孔。

“日向前辈!好久不见!”擦着汗水向他们迎面而来的少年影山有所印象,那是小他们两届的学弟浦园翔太,虽然仅相处半年他们便高三隐退,但依旧能记得对方是很有能力的主攻手。

“我来拿吧!辛苦了。”热情地接过日向手中的笼箱放在一旁,随即想接过热水壶时抬头看见影山的面孔惊讶地咧开嘴:“影山前辈!你怎么也来了!”

“啊……嗯。”影山并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热情地向自己打招呼,在回忆中浦园始终是有些缄默害羞的人。不过也难怪,毕竟两年未见沧海桑田,也并非所有都未曾改变。

“影山!”

耳畔传来成年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乌养回头看见他们后吹响口哨表示暂时休息。走向门口来到影山面前,粗糙的大手拍向肩头:“你这小鬼,怎么毕业都不知道回来!”

与教练寒暄几句后影山发觉解散后的学弟们立马就以日向为中心簇拥成一团:“日向前辈,你今天带了什么来啊?”“哇,好香啊!”“还是热的,好幸福!”

在七嘴八舌中日向接着话茬回答:“是梅子茶泡饭,分量比较小,防止你们回家不吃晚餐!”于是把饭碗拿出后旋开瓶盖,将热茶浇入其中分发给每人。

几位少年端着碗筷坐在一旁狼吞虎咽,就和当年他们捧着热腾腾的包子一个劲地啃如出一辙。日向不时与几位少年交谈着,顺手将吃完的碗筷收进笼箱。

“日向他常这样吗?”影山站在乌养身旁,双手慵懒地伸进外套口袋靠在排球网杆前。

乌养扭头看向不远处:“是啊,自从开店后每周会来个两三趟给这些混小子送东西吃。”

“小心把他们宠坏了。”影山扭过头看向被铁栏遮挡的时钟。

“日向之前专门来店里找过我一趟。”乌养抱胸回答,“跟我说你得在这里呆两个月。”

影山点头:“是,有休假。”

“入选职业队了是吧,别掉以轻心啊小子!”乌养用力地拍了下影山的后背,为其鼓劲,“日向这小子,前几天拿着羊羹过来拜托我让你做乌野这段时间的陪练,他跟你说没?”

听见对方的话影山不禁皱眉,撇开昨晚烂醉而归不说,今天来到店里本身也说过要找自己有事说但也没什么动静。真是……背着我做这种事难道不应该提前说声吗?

“看来是没有。”乌养注意到影山的反应后回答,“那你觉得如何?”

 

评论 ( 6 )
热度 ( 57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