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5-2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身形颀长的影山此时昏昏沉沉,他能在烂醉中记得路回家已经是对他智商极大的挑战。疲惫和眩晕占据着大脑,其余想法已然是待定选项,上前迈了两步便踉跄地倒在床垫里。 
 
如果仅用一个词组来形容此时的影山,那就是酒瓶,肉质的酒瓶浑身还散发出醪糟的味道。虽然脸色并未泛红但白得吓人,额前不断地冒冷汗伴随着咳嗽与打嗝。 
 
日向从影山的头下移开小腿,用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拖到床上。“你别动我……”影山本能地支开对方扒拉自己夹克的手,虽然大脑已经是一滩浆糊毫无指挥能力。 
 
“你这样睡我床上很脏啊。”日向打掉阻止的手,虽然在扒裤子的时候差点被对方踢到好几次,但还是利落地把影山扒拉得只剩一条四角内裤,“真是——我给你找衣服。” 
 
日向气喘吁吁地把烂醉在床上呢喃的影山丢在自己房间,去客室的行李箱里随便找来了一件T恤丢给影山。要不是因为现在初春还有些凉,不然他还真懒得伺候影山把头套到领口里。 
 
“我给你去冲杯蜂蜜水,等会你再睡。”拍拍影山的脸颊,他这样直接睡觉很容易宿醉,所以现在还不能让他彻底合眼。 
 
“好……”影山眯起眼睛吃力地回答,但在开口的刹那胃里却又翻江倒海,酒水的腥臭味与吃下的各类食物顺着食管挤压上涌,最后毫无预兆地干呕一声。 
 
日向连忙从厨房扯下塑料袋递给对方,让影山对着袋口捂住鼻口:“深呼吸深呼吸,然后要是忍不住就吐到袋子里。你到底喝了多少?” 
 
“记不清……唔!”影山的声音有些浑浊,但还是一旦开口就会想吐。日向顺着对方的脊梁拍打几下,随即给影山调了杯蜂蜜水摆在一旁,待到对方吐满几乎半袋后又用纸巾帮忙擦嘴,“果然还是不行,我给你拿醒酒药。” 
 
这是影山第一次喝醒酒药,虽然有些甜但依旧很冲鼻,不过药效很快就抑制住恶心感。日向将袋子丢掉后又拿了一卷纸巾递给对方:“要是不舒服随时叫我,给你纸。” 
 

影山接过后踉跄地走去卫生间开始咳嗽,异样的不适感令他有些支持不住,毕竟他是初次烂醉,要不是日向忙里忙外地照顾,恐怕自己早就抱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了。

将漱口水吐出后再次躺回床上,脑袋昏昏沉沉地想将其拖入梦境……“等等,把蜂蜜水喝了再睡,不然半夜胃疼。”日向见对方想睡着,连忙伸手拍打肩膀。

 影山慵懒地半眯起眼尾上扬的双眸,满脸的戾气显得很烦躁,平时干净利落的短发被揉的凌乱蓬松。像个小孩般垂眼看向面前的蜂蜜水,却懒得支撑身体:“你喂我。” 


“等我找吸管。”日向无奈地看着任性的影山,果然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这样。

“用嘴。”影山迷糊地回答,躺在床上伴随着轻咳。
 
对方的要求让日向的心跳加速,慌忙地伸手给影山的额头一记弹指:“你喝傻了吧你!起来自己喝。”这家伙喝成这样说这种话,本来就不可信吧!
 
影山按揉额头不爽地翻身几次后才起身喝下蜂蜜水,总算窝在被窝里蜷缩着睡着。
 
第二天早晨,影山的清醒是伴随着太阳穴的巨疼,好似被人猛揍一顿般。
 
眼前模糊的场景随着大脑重新开始正常运作逐渐清晰,躺在日向的房间使他刹那间没认出自己身在何处。揉按着侧额感到身前的温热柔软,低头俯视映入眼帘的却是再熟悉不过的橙色短发。

发丝轻触下巴带着洗发水的清香,影山的鼻尖有些瘙痒不禁伸手在人中搓弄,脸颊却有些泛红般难堪地扭过头。我昨晚到底干了什么啊……
 
在影山完整的记忆中只到自己被亲戚欢送上车,随即便是破碎的记忆片段充斥在脑海的每个角落,无法将其拼凑成册。他记得日向有给自己递醒酒药,在睡前也有漱口,但是如何脱鞋上床的却一点记忆都没有。
 
指尖的触感清晰真实,羞涩难堪令他想立即抽手但内心的热情却令他留恋日向略显削瘦的脊背。起伏平缓的呼吸贴在胸膛,影山却抑制不住逐渐加速的心跳……真想就这样翻身压过去。
 
在心中模拟数次期待的场景后影山还是打算放开对方,同时也很庆幸因为酒精的麻痹所以今早没有像平时那样的晨勃,不然真的会很尴尬。

“起来了。”影山伸手去揉弄日向的头发,出声时不自觉地仰头以免自己晨起的口腔有异味。
 
仍然在昏睡中的日向被叫醒时顺手去揉眼睛,打哈欠后抬头与影山对视:“醒了?”
 
“啊……嗯,是啊。”虽然在日向看来睡在一起也没什么,但站在影山的立场下方才的对视却让自己莫名地慌神,有些结巴地看见对方撇开视线。
 
日向随手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查看时间:“什么啊,还没六点呢……多睡会吧,没见过像你这种烂醉成这样还能醒这么早的。”随即似笑非笑地看向影山。
 
对方的眼神中带着些许不自知的慵懒令影山忍不住咽口水,下意识地抽出抱住日向的手:“可能是有生物钟吧。”
 
“我想也是。”日向顺势在放开后起床,身上只穿着内裤和T恤站在影山面前,“你再睡会吧,我还得去早市呢。”随即走向衣柜挑选干净衣服。

想入非非的场景令影山有些招架不住地不知眼睛往何处放,尴尬地清嗓后哪里还有睡觉的心情:“不用我陪你去吗?”


“不用啦,你昨晚睡得太少了,多休息会儿。”日向穿好牛仔裤后走向床边的同时将针织衫套上,坐在床边露出灿烂的笑容,“等会给你煮粥,你睡到自然醒后记得自己热。”


“嗯……”影山的脑袋确实还带着宿醉的些许眩晕,如果此时勉强起身做事,没有习惯酒精的身体可能会产生很多不适,思量后还是悻悻地缩回被窝。 
 

“要是有精神就来店里坐坐,我正好还要找你说些事呢。”日向伸懒腰时趾尖微微踮起,拍拍名为影山的被窝团后离开卧室去洗漱。


这个家伙也太犯规了吧!为什么能这么若无其事!

 

耳畔响起门栓关上的咔嚓声,影山在被窝中烦躁地翻身。对日向自然的反应心里说没有失落是假的,难道他真的对自己没有任何超出友情的感觉吗?!虽然很小家子气,但好歹都一张床了,难道不应该有些暧昧的气氛吗!这种合宿夏令营的豁达感是怎样!

 

“嗷呜!”

 耳畔便当的嗥叫将心不在焉的日向拉回现实中,低头发现狗粮从狗盆里洒出不少:“啊啊!居然忘记给你加肉松了!对不起啊,便当。” 
 便当温顺地蹭着日向的手掌,伸出舌头舔舐掌心。 
 

评论 ( 9 )
热度 ( 68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