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5-1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05

    虽说有打下手,但相比做菜的日向来说洗碗的重任自然掉在影山头上。

洗碗后将手搽干,影山走出厨房还未坐下便听见门铃清脆地‘叮咛’两声。日向放下遥控器爬起身:“应该是房东阿姨把‘便当’送回来了,我去开门。”

影山随对方走入玄关,外面的犬科动物似乎敏锐地发觉门内的脚步并非一人,于是试探地叫唤两声,声音低沉响亮绝对不是小型犬能发出来的。

在日向打开房门的刹那,影山亲眼目睹一条硕大敏捷的拉布拉多犬从门外瞬间将日向毫无招架地扑倒在地——

“哎哟!”日向向后一倒骨盆直勾勾地砸在木质地板发出‘哐当’的声响,随即就是便当温热的舌头朝着他的脸一阵乱舔,想推又推不开只能揉着巨大的金黄色脑袋,“嘿嘿,回家这么兴奋啊?又没饿着你,真是。”

“哎呀,原来今天有客人吗?”正当影山看着被狗压得只剩两条小腿露出来的日向时,身后传来温柔又有些祥和的声音,转眼望见走进玄关的房东阿姨。

那是个年过半百的中年妇女,身板硬朗眉目慈祥,看见影山后露出微笑:“以前没见过呢,是翔阳的同学吗?”

“是,最近休假。”影山一本正经地回答后给对方行礼,“初次见面。”

“小伙子挺有礼貌的嘛,长得这么俊有不少姑娘喜欢吧。”房东阿姨照着影山打量后寒暄。

影山可不常被长辈这样评价,不禁面露尴尬耳根微红。听见身边的日向发出‘扑哧’的偷笑,忍不住用眼刀狠刮对方两眼,结果被压在日向身上的便当看见,护主地朝影山吠了好几声。

日向揉了几下便当的毛后拍拍身体:“好啦!快点起来了!”便当听见主人命令后在默默地挪开身子让日向起身,走在脚边乖乖坐下。

日向拍掉身上的尘土整理衣服,笑嘻嘻地看向房东阿姨:“阿姨,我这个同学可能要在这住两个来月,请问可以吗?”

“可以啊。”房东见眼前的小伙子精神抖擞身材笔直头发也干干净净,一看就是正经人,再加上是日向的同学自然也放心,“什么时候搬进来啊?”

“明天吧~这样正好是70天。”日向自从打听到影山是四月下旬离开,便一直有所留意。

房东阿姨无奈地敲了下对方的额头回答:“真是的,就算多住了佘两天我又不会计较。”

“哈哈。”日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揉着头发推搡在一旁木讷的影山,“还不快谢谢?”

影山这才反应过来,曲腰行礼后道谢:“非常感谢!”

“如果是那个客房的话,看在你是翔阳的同学那就便宜些吧。”房东阿姨始终很和蔼,说出的价格也正好是影山能承受的范围。

日向连忙热情地道谢,好似自己才是受租人:“好的,钱明天会寄去的!麻烦您了!”

“没事啦,我现在得走了。孙女还等着我回去做晚餐呢,那个老头子什么事都不管,愁死我了。”房东阿姨在玄关里与日向寒暄两句后准备离开。

日向走下玄关送对方出门:“哈哈,我明天煲汤给您送来!慢走啊。”

“不用客气啦,要是我孙女以后有你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房东被日向哄得心情愉快。

“这哪行啊,您孙女这么漂亮,以后一定和大帅哥交往。”

房东撇嘴摇摇头:“说什么傻话,以后有女朋友了就带来给阿姨看看啊!”

“哈哈,一定一定!阿姨再见!”日向和对方道别几次后见房东走进楼梯间才关上门,伸手揉乱便当的头似笑非笑地看向影山,“便当,这是以后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影山,你得听话哦!”

便当朝影山看去,也许因为是体型硕大所以胆子也壮,所以并未觉得影山很难接近。上前蹭蹭对方的裤腿表示友好,影山也蹲身抚摸便当的毛发。

就在一人一狗还在培养感情时,影山突然听见身旁传来日向的调侃:“哎呀,小伙子挺帅的嘛,有没有姑娘喜欢啊?要不要阿姨给你介绍几个?”

“喂,有完没完了?”影山挑起眉头起身,满脸威胁得似乎下秒就会揪住日向的领口。

日向向后机灵地推上两步后继续模仿房东的声音说:“小伙子你别害羞啊,这都多大了?说起谈对象还这么不好意思,哟呵呵,真可爱!”

“白痴日向!看我不收拾你!”影山黑着脸朝日向的方向跑去,伸手却抓了个空。

便当看见两人在客厅追逐,便撒欢似的冲过去撞倒了把日向逼到墙角的影山。

“哎哟!”影山感觉到温热的舌头在自己脸颊舔舐的触感,不适地鼓起苹果肌去推搡,耳边除了狗吠般就只听见日向的偷笑、想起身却没法推动摊在身上的便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在相互追逐大概十分钟后日向终于累得躺在被炉旁喘气:“哎哟,不行了!真的太久没有运动了!累死了!”

在一旁的影山却面不改色,看来这两年的训练确实使他的体能增强不少:“白痴日向。”

“嘿嘿,小伙子你体力真好。哎哟,我这把老骨头已经不行了!啊——”日向神经大条地继续调侃,还没说完就被影山一下子揪住领口压在地上。

影山坐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睥睨,丝毫没觉得这个姿势有什么问题:“你再说!看我不弄死你!”

“饶命饶命!不敢了!”日向抓住对方的手想扯开,疲惫和紧张让他的面色泛红。说实话要是安在高一,自己说什么都不敢这么惹对方。

“切。”影山看见对方被自己按在身下,心房的警钟才后知后觉地响起,嗤鼻一声放开日向,结果又被护主心切的便当瞬间扑倒一阵狂舔——

在好不容易拉开便当后影山连忙冲去浴室将脸洗净,将毛巾搭在肩头顺手擦干脸颊的水珠走出浴室。此时的日向已经换上家居服,正坐在被炉里看综艺节目:

“明天你什么时候搬东西?我来帮你啊。”

“我中午要去探亲戚,估计得吃晚饭才能回来,后天再说吧。”影山在对方身旁坐下回答。

日向扭过头提议:“你早上不是有空吗?把行李搬过来之后再去亲戚家吧,我下班回家帮你整理点,晚上你自己不是回来吗?”

“也行。”影山思考后也认为日向的想法可行,于是答应下来。

日向起身到钥匙碗前掏出一把钥匙递给对方:“这是钥匙,我先给你了。到时候上午把东西摆来就是了,你东西多吗?我来帮忙也行。”

“我没带什么回来。”影山接过钥匙揣进兜里。

两人在寒暄片刻后见天色已晚,影山便起身先行告辞回到旅馆,虽然日向也想挽留但见对方还要收拾行李便也没再说些什么。

第二天打烊回家时原本空空如也的客房中出现了两件尺寸可观的行李箱,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改变。在为自己端上一碗茶泡饭后日向坐在被炉里和往常般看电视,顺手抚摸着便当毛茸茸的脑袋。

日向原本认为影山可能会在晚上八点左右回家,毕竟整理新房是需要不少时间的,但直到九点仍毫无音讯。将手机放在被炉上,日向还是决定不打电话,毕竟在亲戚聚会时打扰别人的兴致是很无礼的,更何况自己只是影山的朋友。

起身时膝盖发出‘咯吱’响声,便当见主人起身便也直起腿摇晃尾巴。“既然这么晚都没回来,我还是帮他收拾下吧。”日向打着哈欠将碗筷和便当的狗盆收进厨房,虽然有些多管闲事但要是影山真到深夜才回来,什么东西都没收拾总不能睡地板吧。

带着拧干的抹布走进客房,日向简单将几样家具擦拭干净后又将地板清理干净,房间面积不大打扫起来并不困难。用椅子垫在脚下在衣柜顶层拿出折叠在里面的床垫被褥和枕头,床垫铺上后感觉有些硬但不至于硌人,日向不清楚影山的睡眠习惯所以也就只是简单地将床单被套张罗好后便离开房间。

在大约十一点时日向才准备睡觉,因为每早要去集市采购所以为了准时开店他一向很有生活规律。但直到半夜的惊醒,他还认为自己这一天过得还算可观——

把日向吵醒的确切来说是便当的嗥叫,待自己还未来得及起床去查看情况时,房门瞬间‘嘭!’的一声打开,门口摇摇晃晃地立着一个男人。

日向被那声巨响吓得脑袋刹那泛白,立刻摸索到落地灯拉开这才看清对方的面孔:

“影山?你这么晚才回来。”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6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