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HOUSE PARTY》醉酒paro(上)

*影→←日设定

*文中两人均已达到饮酒年龄

*简而言之就是影日宅在家里自嗨的故事

 

(上)18:37

“我不是说过不想出门吗?”

电视在窗帘半掩的客厅中随着画面移动发出声响,窗外已是夕阳渐淡。昏暗的房间阻挡在外翻滚着的层层热浪,躺在单人沙发中半蜷身体的黑发少年扯着电话线说话。

“你刚才不还说难得周末在公寓呆一天很无聊吗?”对面的男声清亮高亢。

影山的腿搭在沙发扶手上,不适地扭动几下身子后打哈欠:“外面真的超级热。”

“好吧好吧,你等我十分钟。”还未等影山回复对方就已挂断电话,对着空话筒喊上几声‘喂’后不情愿地将话筒重新摆回座机起身烦躁地碎碎念:

“这个笨蛋日向,真是——”算了,肚子饿了。

心想着觅食慵懒起身打开冰箱,却发现里面除了副食和调料已经空空如也:“不会吧?”影山合上门后转身拉开零食柜,里面除了几袋冲泡饮料和母亲送来的他绝不会吃的点心外什么都没有。不会吧?应该还会有速食拉面吧?不死心地伸手翻弄几下后发现真的什么都没有,才死心地起身走出厨房。

影山飞雄,22岁,小有名气的职排运动员。在屈指可数的假期中既没有出去旅行也没有干任何有意义的事情,每天睡到下午一点起床后开始泡电视刷游戏看比赛录像,深夜开始订外卖吃泡面然后破晓时才入睡。如此过着死宅般的生活。

他已经预料到自己下次体检时的体脂比,肯定能让教练恨不得往他大腿削下两块肉。但难得假期,就按平时训练量燃烧几碗速食拉面和夜食也是绰绰有余,所以影山还是打算偶尔放纵自己。

自从有次被日向评价为‘没有生活的男人’,影山这才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义。确实自己的生活能力很成问题,先不说家里到处堆放的衣服和填满水槽的碗碟,就连影山自己现在都还穿着和三天前一样的家居服。

实不相瞒,这过去的三天影山做过唯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在刚才洗了个澡,原因仅仅是因为身上已经臭到没办法忍受,如果是在冬天说不定他还能忍受两天。

影山坐回沙发瞬间躺下,慵懒地揉着头发用遥控器调台,在大概十多分钟后又起身拿起电话思考是否要订外卖。就在此时门铃骤然响起——

是传销吗?影山想不出会有谁找自己但还是不耐烦地走去玄关揭开猫眼查看,随即开门:“你来干什么?”

“让让让!”门外的日向手里提着两个被东西塞满的便利店塑料袋,侧身挤开影山将东西吃力地放上玄关后轻吹被勒红的手掌,“你不说你无聊吗?过来陪你玩玩。”

“这是什么?”影山随手带上门后从鞋柜丢出拖鞋,伸手拨弄几下塑料袋,里面装着几瓶清酒和一打罐装啤酒,另一旁是各类零食和熟食,“你知道我不喝酒的。”

“别这么扫兴啦!”日向套上拖鞋后在影山的帮助下将东西移到客厅茶几,兴致勃勃地将酒拿出来摆好,“夏天的话果然是冰镇啤酒加烧烤炸鸡吧!我全带来了!”

将空调调低几度后影山坐在沙发上无奈地看向在地上盘腿的日向:“明明是你自己想吃吧?”随即准备起身——

“不准拿钱包!不然我跟你急!”日向将熟食也掏出来,随手拿起遥控器关电视后把手机插在音响上放音乐,“你别说你不想吃不想喝,过会肯定是谁都抢不过。”

“才不会好吧……”影山悻悻地坐下嘟囔。

日向抬眼扫上对方一眼后伸手将地方拉下沙发:“坐!我都认识你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得出你会做什么。我警告你别往我外套里偷偷塞份钱,你就爱这么干。”

“那下次我请。”影山只好作罢地掰开一次性筷子,接过日向拉开的啤酒,“再说你买这么多酒我和你怎么喝的完?”

“算得真清楚。”日向起开啤酒后先喝上一口解渴,“上次我和西谷前辈喝得有这个一倍,看你平时都不喝所以才减量了。”

“我说啊,你为什么这么爱喝酒?”影山轻啜后感觉满口怪味,随即伸筷子挑肉吃。

“你知道为什么说人喝酒之后好讲话吗?”日向几口下去就已经半听下肚,看见影山在身旁不停地吃菜,不禁伸手敲筷子,“你以为是野餐吗?喝酒喝酒!来,碰个杯。”

被对方劝着喝没办法只能勉强地轻抿:“为什么?”

“因为喝酒人就开心,心情好就好说话咯!”日向露出灿烂地笑容朝自己嘴里又是一口,“你抿什么啊?又不是润唇膏,喝大口点。”

影山被对方逼着灌酒,没几下就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不行了!别再让我喝了。”

“怎么可能?你这才大半听,还没我家隔壁小妹妹喝得多。”日向惊讶地看向影山,什么嘛!脸色都没变一看就是装的。

“说真的。”影山按揉几下太阳穴,夹几筷子菜吞下去醒酒但脑袋还是有些胀。

日向把啤酒推到影山面前:“反正这是你家,还是二楼, 也不怕你嚷嚷着要跳下去。今天我们就喝一个晚上。”

“真是——”影山都不知道对方原来这么死缠烂打,只好接过啤酒轻碰边缘,“干了。”

发泡的液体滑过咽喉,虽然在口中冰凉但洗刷过又是一阵灼热。影山很少喝酒,在20岁前滴酒不沾,到达年龄后也很少和人碰杯,加之常要开车而且是运动员的身份所以挡掉不少酒局,但面对日向这么熟悉的人他也深知自己怎么胡诌都没用。

日向酒量好这是西谷打电话说的,据说是有次日向去京都找他正好碰上球队聚餐,结果轮番灌倒好几个,虽说是杀敌三千自损八百,虽然当时也是摇摇晃晃地回旅店但好歹没断片。

从那之后影山便很小心地避免和日向喝酒,而日向也知道影山很少喝酒所以从不强求。不过这次也算是影山自作孽,把人家招到自己家里那肯定就是被灌的命了。

在喝上两罐后影山就真的有些晕乎,但他是喝酒脸白的类型,日向不信他喝醉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影山喝两罐的时候日向第三罐都已经见底,红晕逐渐爬上脸颊却并未氤氲酒气:“这几天你在家里做什么?”

“看录像打游戏。”影山紧闭双唇感觉酒气向脑袋涌入,无自觉地发出静默的吞咽声。

“无聊,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和我去北海道玩?”日向用酒罐贴着脸颊冰镇,伸手挑着柿种嚼入口中,“那边现在正是漂亮的时候,改天我把伴手礼给你。”

影山摇头后靠在沙发边缘呢喃:“没兴趣,而且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

“沙滩边的好多女孩子身材超级棒!不过你不去也好啦,全围着你转估计我话都插不上几句,嘿嘿。”日向似乎没听到对方的喃喃自语,回头傻笑着用双手拇指和食指笔画出照相机的形状框住对方,随即装腔作势地惊呼,“哇!这不是影山飞雄吗?真人比照片上还帅!”

伸出长臂狠狠揉弄日向的头发,影山感到自己的视野已经有些恍惚但在他人眼中只不过是显得有些昏昏欲睡:“别闹了。”

“不过能一直打排球真是太好了!”日向的脸颊泛红露出纯粹的笑容,一如高中时期般丝毫没有改变,或者说……长进。

影山腹诽着看见日向无聊地随着音乐开始打节拍,随即便是起身伸手将自己拽起来:“你干什么?”影山起身时被绊了个踉跄。

“来跳舞吧”——

事后影山已记不得自己是如何回答,但很清楚这是整个夜晚他初次做的荒唐决定……

 

评论 ( 12 )
热度 ( 77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