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4-2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在切好蔬菜和雪花牛肉后日向拿出平底锅,用中火化开黄油后放入食材依次煎制。将处理好的食材码入平底锅后浇入汤汁:“帮我拿下电磁炉,在左边下面的橱柜里。放到被炉上插电就可以了!”

影山弯腰取出电磁炉后走出厨房插电,随即日向端出热气腾腾的寿喜烧放在炉子上,手指被烫得直摸耳垂降温:“我去弄炸虾和蛋液,你看会电视啊。”

结果还不是完全忘记要我学做料理的事,果然只是想要我打下手吧。影山在日向转身后嘴角无意识地扬起弧度,在电磁炉上设定保温后随意地用遥控器切换不同频道。

不一会日向便从厨房中端出蛋液和橙黄的炸虾摆在被炉上:“哇,终于可以开饭了。我把酒拿来,今天任务是两瓶,不准推!”

“我今天还要回宾馆。”影山看见对方兴致勃勃地拿出玻璃杯和清酒摆在桌前。

“清酒而已啦,度数根本不到位。”日向将酒斟上后用手机拍照后发在排球社的line群里,还配话‘猜猜谁和我在一起?’

影山探过头看向对方的手机屏幕,不禁皱起眉头:“你在干什么?”

“现在这时候大家估计都在啦,所以发张照片让他们猜猜。”日向将手机拿给对方看,照片里是菜色和两尊酒杯,“你尝尝炸虾做的如何?我记得伯母的炸虾做得超级棒,但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做的……”

“别乱发照片。”影山无奈地夹起炸虾咬上一口,虽然酥脆感很足但口味确实要比家母做的欠些,但这都是理性思考,论感性还是日向做的好吃虽然他绝不会说出口,“确实味道还是欠些……可能是腌制方面不同,有机会我找她问问。”

日向惊喜地看着对方,这种眼神让影山想起以前日向嚷嚷着要托球的目光:“是吗!可这样真的好吗?改日我会专程拜访伯母的。”

“她现在在东京过得很好,没工夫见你。”影山故意说着反话从寿喜锅中夹出豆腐蘸上蛋汁放入口中,“嗯,这个味道不错。”

“哈哈,那是当然。我好歹也是靠做饭来讨生活的啊!”日向挑出两枚香菇放在对方碗中,顺手拿起手机查看回复,随即忍俊不禁,“这群人……”

“怎么?”影山接过日向的手机,只见提问是一排不同头像写着同样的四个字‘乌养大叔’。

“真是的,原来在他们印象里我就是专门和大叔喝酒的人吗?”日向拿回手机快速地拍了张影山发送过去。

影山伸手去抢手机可到手时照片已经发过去,上面的自己一无所知地含着筷子看电视,显得傻里傻气:“都跟你说别乱发照片了!白痴日向!”

“哎哟,你别打我啊!照得不是挺好的吗?”日向险些躲过对方的‘魔掌’,将酒杯移到对方面前满脸堆笑,“来,喝杯消气。”

影山没好气地和对方碰杯后喝下今晚的第一杯,吃着晚餐的同时瞥向手机屏幕出现的回复:

先是田中前辈的一串“!”后,月岛发来一段语音,点开来听果然是万年不变的欠揍语气:“呵,王者殿下终于百忙之中从自己的国家抽空出来巡访了?”

“啊……果然还是不要联系比较好!”影山听完后满脸郁闷,瞥向在一旁偷笑的日向不爽地训斥,“笑什么笑!”

“啊!咳咳咳——”日向被对方吓了一跳,被吃进口中的食物呛到,勉强很久才吞咽进去后干笑,“我,我看电视呢!哈哈哈,真有趣。”

“时事政治你都能笑成这样,两年不见变得这么有深度了啊?”影山没好气地挖苦后点开菅原发送的语音——

“哇,影山怎么在你这儿?他不是在东京吗?”

将嘴唇靠近麦克风,影山直接用日向的账号一板一眼地发送语音:“我现在在休假,两个月后回球队进行训练。”

“这声音不像你啊日向,用变声器了?”对面发来语音的田中明显风马牛不相及。

“我是影山。”影山发完语音后将手机丢给日向,继续将寿喜烧中的牛肉片拈入碗中。

日向拿着手机给其他人解释:“影山被选入职业队了,现在回来和我暂时合租呢。”

“哇,那不是很棒吗!这次期待能遇上你们队哦影山!”西谷的声音依旧元气十足,吵吵闹闹的line群中熟悉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似时光倒流回五年前般。

日向和西谷闲侃两句后问道:“这次春假你们都回来吗?有空聚聚吧,难得影山在。”

“啊,抱歉。我这里和菅原都在实习,没有春假所以没办法回来了。”对面菅原的头像传来的却是大地的声音,两人考进同一个城市后便自然而然地合租,所以此时常在一起。

对面一会儿又传来月岛的声音:“山口现在没办法回来,他寒假太短回来也是浪费时间。我最近正准备回来两天整理东西,但恐怕王者殿下没空见我等庶民吧?”

“真是……”影山听见月岛那熟悉的奚落浑身一紧,果然别说是三年、就算是十年自己也没有那么好的脾气来适应对方。

“我这段时间正在训练,没办法回来。旭春假也答应来我这里,所以估计他也没办法回来了!抱歉啦!”西谷在对面遗憾地回答,随即发出几枚相应的表情图片。

“我这里春假得去老姐的工作室打工,回来估计也不可能了,抱歉!”对面的田中也随即说出自己的难处。

随即印有洁子头像的气泡也相继发出,上面写着八个字:我要准备考试,抱歉。

“哈哈,没事啦大家。看来这个假期都挺忙呢,那月岛回来记得要来我店里坐啊!”见大家没法回来日向也并不灰心,放下手机再看锅里发现牛肉片已经被影山全部挑光。

“喂!!我的牛肉片!怎么这样啊!”日向不满地从对方碗里夹走最后一片,不满地塞进口中,“我还一片都没吃呢!”

影山不以为然看着电视托腮:“谁叫你老是聊天。”

“但你也不能这么自私啊。”日向只好将手机锁屏,起身去厨房又弄了些牛肉片回来放进锅中,“这些都是我的,你不准吃。”

影山在对方说话的期间已经吃得差不多,用炸虾下着清酒喝了两杯:“我怕抢你的食物也会变成白痴的,白痴日向。”

“真是,果然你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明明是以前排球社里最小的……”日向将肉片夹进碗中食用,嘟囔着回答。

影山懒得搭理对方便也不再说话,偶尔和日向碰杯几次后结束了这次晚餐。

 

04END

评论 ( 6 )
热度 ( 68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