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4-1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04

日向在榻榻米上翻滚几下后起身打开电视,调到体育频道:“我去做晚餐,你来吗?”

“嗯。”影山起身随对方来到厨房,因为是两居室所以厨房显得较为宽敞,两排橱柜旁是洗衣机和冰箱,中间是两人宽的走道。

将冰箱和塑料袋中的食材取出,日向将蔬菜放入盆中交给对方:“洗菜吧!如果要学习料理的话,肯定得从基本功开始做啦!”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学了?”影山接过洗菜盆,顺手将其放进水池扭开水龙头。

“职排运动员的营养可不是用方便面和外卖就能补充的!”日向从保鲜袋中倒出明虾,洗净后熟练地去掉虾头,“今天有剩下的明虾,给你做炸虾如何?”

影山将手中的香菇和娃娃菜冲刷在水流下:“没问题。”

“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出旅店?”日向将虾头去掉娴熟地剥开虾壳用刀剔出虾线,顺口寒暄。

影山将洗净的蔬菜放在一旁的簸箕中,同时将盆底的大葱和金针翻到表面:“原本打算明天,但因为下午受母亲要求去地县探亲,所以估计得等过两天。”

“虽然总不给我个确定答案,但还是在我这住吧。”日向用刀轻划虾腹后将其放在案板,用手将虾筋压断后把它放在保险盒中备用,“我每天都会做饭给你吃的。”

这种类似告白的话是怎么能这么轻而易举地说出口啊!影山听见对方这种类似‘我会照顾好你’的承诺,不禁心中一抽。不是他不想与对方合租,只是基于现在自己对日向还有着非友谊的感情,贸然住在一起恐怕不是明智之举。

但若是现在明确拒绝,却也没有正当理由。虽日向不是会心生芥蒂的人,但总归是不好。其实千言万语,不过是影山在为自己找借口,为自己的感情找份出路罢了。

“好吧。”影山期望自己的声音没有想象中那样颤抖,原本在回来时他认为自己对日向再无感情,但仅经一次巧合,才发觉自己的自负是如此不堪一击。

他原本认为两年的离别能等价两年的依恋,但感情往往并非等价交换。仅相处一时,影山便再次陷入名为‘翔阳’的泥潭中。无法完全放下是自己的懦弱,他深知无法再承受一次高中毕业那个假期的不舍,影山从未在理智面前妥协私欲,但在此时他从未想过现在会如此从容地步入泥潭。

“真的吗!”日向原本也没有把握影山会答应,在他眼中影山始终是相当有主见的人,忠于直觉与理性的双重决策,如果不答应恐怕也有他自己的道理。

影山亲眼对方因为自己的回答而雀跃,随即一阵橙色的风迎面而来。温热柔软的触感包裹他的胸口以下,直到回过神来才清楚日向给自己了一个拥抱,就像是以前每次比赛胜利后一样喜悦而纯粹的拥抱。

他感到耳根发红,对方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令其手足无措。虽知日向只是单纯为了表达雀跃兴奋的心情,但自己难免会去享受这种会错意的快感。尴尬窘迫地扭过头,用手扒开紧贴自己胸口的脑袋:“好啦,别太兴奋,白痴。”

“嘿嘿,我知道啦。明天上午就把行李拖来吧,房租的事我会和房东谈妥的。”日向这才放开对方露出雀跃的神色,从厨台上拿起锅,里面是从中午就开始浸泡昆布的冷水,“对了,做寿喜锅的话昆布一定要事先在冷水里浸泡4小时左右哦,昆布最好不要洗,上面的盐才是精华,洗掉就不好了。”

“好的。”影山对料理兴致缺缺,但在对方的热情下也只好附和几句。

“还有炸虾,一定要用手把虾筋压断不然炸的时候就会蜷起来。”将锅放在灶台上调成中火后日向移向一旁的明虾面前,“明虾要先腌制哦,用盐、胡椒粉和料酒就行了。然后就要准备面包糠和面粉了。”随即垫脚伸手去壁柜的顶端拿相应的物品,却没办法够着。

影山走向对方身边,从壁橱里拿出面粉和面包糠递给对方:“是这些吧。”

“嗯,真是,我要是有那么高就好了。都不知道你长这么高是用来做什么的?”日向撇嘴接下东西后回答,在这么五年来影山的个子和他的训练一样可丝毫没歇着,毕业体检就已经185公分,和自己硬生生拉出20公分的身高差,还能好好地做搭档吗!

“用来打排球的,还有请你满怀感恩地接下我给你的东西。”影山挑起眉头照着日向的额头一记轻敲。

日向揉揉额头看向影山,一脸不服地扭过头将昆布从快烧滚的水中捞出:“把昆布捞出来之后要用大火烧开,然后加入味淋、酱油和清酒——清酒帮我打开下。”

影山将放在厨台一旁的清酒瓶打开递给对方,日向对嘴喝上一口后将些许倒入锅中。

“你原来喝酒啊。”影山看见对方如此娴熟的动作不禁有些诧异。

“肯定啊,达到饮酒年龄就会喝些了,虽然以前也会在家里喝。”日向的家庭对饮酒并不太严格,有时父亲吃饭想喝酒也是自己陪着碰两杯,“怎么?你不喝。”

影山摇头回答:“还好,不太爱喝。”

“哈哈,在大学应该会不少时候喝吧。”

“他们不常找我。”影山本身对喝酒没什么兴趣,加之又是不爱与人熟络的性格,自然同学也不会常找他聚会。

日向在锅中加入半匙盐后放入柴鱼片,用汤匙搅拌后快速地舀上些许在口边尝味:“确实,影山你是属于那种想把你灌醉但又不想和你一起醉的类型。来,尝下味道。”

“是吗?”影山看向对方伸出的汤匙有些移不开眼,踟蹰地被对方喂下汤汁,“嗯,很好。”

“那就好。”日向将勺中剩余的汤汁喝尽,在锅沿轻敲几下后挂好,“是啊,你看起来是那种喝醉后会做很多荒唐事的人,哈哈。”

“所以这么说我就更不能喝醉了。”影山伸手掐住对方因为笑容而隆起的苹果肌,“不过被你这么说感觉超级不爽。”

“疼疼疼!放开啦!”日向疼得倒吸一口冷气,看见汤汁煮开后连忙拍着影山的手喊停,“快点啦!不然汤汁就煮稠了。”

揉着被掐疼的脸蛋关火收锅,日向将影山洗好后滤尽水的蔬菜放在案板旁。一边在香菇顶中使花刀,一边呢喃:“真是,这么久一点没变嘛。好歹是成年人了也别老是动手动脚了!”

“你说什么?”影山阴沉下脸故意做出要训斥对方的模样,只见日向瞥向自己后马上露出‘惹不起我还躲不起’的姿态干笑——

“哈哈,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你别生气。”

 

TBC

评论 ( 8 )
热度 ( 61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