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资深责任编辑×二流漫画家(下)

【下】

“这不是我可爱的学弟吗?”

当影山正和几位策划部的同事谈话时身后传来熟悉而可恼的声音,即使不用转头也清楚是谁在身后叫唤自己。

修长的手指搭在自己肩膀,一颗带着发胶与古龙水的脑袋从身后伸到自己耳旁:“及川前辈,没想到你在这里。”

“出版社安排的行程,不过等点评后还得赶去白鸟泽的会场。”作为文学杂志的记者,正好赶上这个专题的及川可以算是‘中大奖’,今晚能说是绝不可能消停了,“哈哈,我借他说两句话,抱歉啦。”向策划部的同事打招呼后及川想将影山拉到一旁。

“如果有确定消息请随时给我电话,辛苦了。”在临走前影山从胸袋中掏出名片递给对方,“圣诞快乐。”

和及川走到10英尺开外的吧台前,向酒保要上两杯雪莉酒后对方便率先打开话闸:“刚才在谈些什么?看你还挺在意的。”

“别来这套。”毕竟同在海外进修三年,影山瞬间就能判断及川是在从自己口中套新闻。

“耶?别这么见外嘛小飞雄,刚才那些是策划部的吧?又是你带的哪个作家要出新书了?”及川无辜地回答着顺道猜测。

指尖夹着高脚杯贴着桌面摇晃,影山并不想回答对方,毕竟自己也没有得到确切答复。在两周前自己听说公司有将日向的《直松苍也》列入预定动画化名单的想法,但后来也没确定的消息出来。所以趁这个聚会向策划部打点下关系,看看能不能顺水推舟。

不过这一切都还未成定局,要现在答复及川还不是时候:“我还没得到消息,如果有新进展以后还请你能多多帮助了。”

“啊——小飞雄也会打这种官腔了吗?”及川失望地扭过头,随即对在不远处偷看他们的几位女士露出微笑。

“你找我应该不只是闲聊吧?”目睹对方的拈花惹草影山早已是见怪不怪。

“当然就只是闲聊啦,今天可是圣诞夜。”及川轻啜酒水滋润有些发干的嘴唇,“今年你的工作如何?听说年初你新带了一个漫画家,而且还挺默默无闻的。业界里还有不少人关心呢,不打算给我透露些什么?”

果然……其实在及川出口前影山就已经有所预料,在心里轻叹一口气后回答:“今天有他的提名,但能不能得奖我没法打包票。日向还在事业起步阶段,状态不稳定但还是有上升的趋势,就算今年没办法争得头筹来年也会继续努力的,还望多跟进。”

“和小飞雄聊天越来越没意思了。”对方一板一眼的回答简直可以直接写进自己的专题,及川撇嘴后托腮,“那好吧,请说说日向是怎样的人?”

“充满热情也有上进心。在我看来他的先天条件不错,对于故事的创意构思有自己的想法,但技巧方面还尚欠火候,这也是我今年重点督促的地方。”影山看对方用录音笔将自己的话语录下。

及川将录音笔收回口袋后又与影山寒暄几句后便先行告辞,向几位乌野书店的高管人员进行采访。影山查看时间时已经将近八点,环顾四周,在自助餐台旁瞥见正与月岛谈话的日向,随即起身径直走去——

月岛瞥见不远处的影山器宇轩昂地走来,随即便以托词与日向道别,他可不想在这个圣诞夜与这位王子殿下有什么正面冲突。

“他刚才说了什么?”影山冷不伶仃地出现在日向身后询问。

日向似乎被突如其来的提问惊到,转头看向影山:“没什么,只是圣诞节的问候。”

“是吗?”影山并不轻信这套说辞,毕竟月岛可不是这么‘苹果派’的性格。

“我——”即使迟钝如日向也能看出影山眼中的怀疑,于是转身从酒侍的托盘中取上一杯潘趣酒啜饮,“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不愧是高档酒店,酒水和食物都好棒。”

影山并未打消疑虑但见日向转移话题便也不再追问:“等会的年终总结做好准备了吗?”

“绝对没问题,你给我的致谢词我带了。”日向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过影山不需要吗?”

“不用,我能直接上去说。”本身就是天之骄子的影山各色致谢早已烂熟于心,再说去年自己就已经被评为最佳员工所以今年如何也轮不上他。

“是啊,影山你对付这种情况恐怕早已游刃有余了吧。”日向吃着蛋糕撇嘴,行为就像个参加朋友生日聚会的小孩,丝毫没有拘谨。

用拇指擦去对方嘴角的残渣,影山无奈地回答:“只是习惯了。”

“其实我有些生你的气。”日向的语气并没有责怪,似乎只是从容地诉说自己的心情。

影山想从对方的眼底挑出愤怒的线条,却无果。但日向的神色却也不像在说笑:“你不是这一年来每天都在生我的气吗?”

“我只是在气你没有告诉我前天是你的生日。”日向本身就不爱自怨自艾,更不想与影山并肩时还在猜测对方的想法,“刚才月岛说前天是你的生日,有生日聚会而且还喝醉了。”

不可否认,对方有时的直白真让自己无法消受:“所以?”

“我并不想参加你的聚会或者干涉你的生活,只是作为朝夕相处的工作搭档你对我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让我感觉有些陌生。”日向喝着果子露潘趣酒,酸甜的口感顺着话语在口腔打转,“我不太想让其他人来告诉我这些我认为自己本身就应该知道的事,这会很挫败。以后如果你不想我知道,就请全方位地瞒着我。如果想我知道就不要拐弯抹角……因为我并不是你的那些精英同事和朋友,请对我采用双重标准吧。”

日向的抱怨,影山甚至不能确定这是抱怨。对方的语气是那么平和,没有想和自己争论的意思,但影山却感到莫名的疏离感。他甚至不太清楚日向是没有生气还是真的生气了,虽然每天两人都互相嚷嚷但影山从未想过他们的气氛也会变得如此凝重。

“生日聚会只不过是应酬,喝醉也是我没料到的。至于为什么没有说自己生日,那是因为我忘记了……”影山察言观色地回答,“这样的解释可以吗?”

日向沉默片刻才露出原本常挂在脸颊的笑容:“可以,看在是圣诞夜我就原谅你好了。”

对方的愤怒来得太快却又转瞬即逝,乍看是场闹剧却令影山心有余悸。灯光渐暗,聚光灯打在方才名伶演唱的麦克风前,年终总结就此开始——

“就算知道不太可能是我,但确实挺紧张呢。”日向感到自己拿酒杯的手轻微晃动,不禁用打趣与身旁的影山缓解压力。

影山用手揉乱对方的自然卷回答:“别说这种丧气话。”

“才没有。”日向伸手在自助餐台前取出最后两枚蛋糕,“作为漫画家很少能有上台领奖的机会哦,所以只要想想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在啃完两个蛋糕后日向仍无法缓解紧张的情绪于是转身:“我去趟厕所。”

“去什么!下个就是你提名的奖项了!”影山伸手将范怂的日向拽回原位。

充当主持人的公关部部长在掌声平息后将下张题词卡抽出:“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优胜劣汰,竞争残酷但站在前沿的人身后总会有那些不断追逐、上升、进步的人。而下一个奖项便是对这些为乌野书店付出不懈努力的人所颁发的,本年度最佳突破奖。”

在听见报幕后日向不禁屏息凝神,这是他提名的奖项,就连身旁的影山也专注起来。日向的心里期待却又焦虑,他因为害怕致辞而害怕得奖,却因为月岛的话而害怕自己无法得奖。

今年要是这个呆子日向不给我得个奖,我这么多年做编辑不是白干了吗?——

虽未亲耳所闻,但影山的话依旧像绑上铅球般狠狠砸在他的脑海心头。这已不是自己的奖项,也不是自己的荣辱。就只这么一次,他不想影山为自己失望,不想影山因对自己的付出感到后悔——就算无数次都恶质地想要对方难堪,但仅在此时,发自内心的不想。

“提名的有三位!《直松苍也》的作者日向翔阳老师,《抓紧》的作者河本亮老师和营销部的新人小田平子。”主持人的声音回荡在会场之中,夹杂着人们的低语让日向的头脑发懵。

影山很优秀,比自己要优秀。自己能给对方的东西很少很少,但只这一样……比起之前那些名作家的直木奖和芥川奖,这个奖很小很小,甚至算不上奖。

但他不想对方失望。日向这几年来初次感到自己与他人绑在一起是怎样的感觉,若只有他一人,定不会矫情到非要这个奖不可。但在这时,却是莫名的渴望,只为始终站在自己身前的那抹苍青背影——

“获奖的是——”

拜托了!日向低头在心中默念,在那一刻他突然觉得时间变慢,只能听见心脏的跳动。

“日向翔阳老师!”

名字,日向已经司空见惯地使用了26年的名字。却在此时显得意义非凡,也是很久没有因听见自己的名字而感到如此兴奋激动。

掌声一如既往地响起,也许对于鼓掌人来说已是有些乏味枯燥,但对于日向却是心灵的鼓动。在影山的催促下小跑上台,接下董事递来的证书与奖杯点头致谢。

脚下是黑压压的人群,聚光灯闪得眼睛刺疼,顾不上视野中还未消散的光斑便将唇贴近麦克风讲话:“我真的很想抱着奖杯赶快离开,因为我的致辞真的很糟糕。”

场下发出低笑,这个站在聚光灯下的小个子漫画家确实有着带动气氛的能力。

“让我来看看事先准备的小条在哪里。”日向伸手在大家的笑声中去翻自己的口袋,摸到纸片后却在抽出时迟疑了……

自己确实想说些话。随即将纸片塞回口袋无奈撇嘴:“忘带了,看来圣诞夜也不是一切都那么完美。”

影山感到四周的笑声一阵比一阵响亮,气氛也随即变得比之前自然许多。艺能感还挺强的嘛,真是白为他担心了。

在轻咳清嗓后日向露出招牌式的笑容,低头看向手中的奖杯:“我的作品《直松苍也》,讲述的是一个怪人在正常人的社会中也能生活得有声有色。而实际上,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个人,他和直松苍也一样聪明、偏执、乖戾却在内心深处善良和热情。”

影山感到对方的视线投向自己,莫名地如坐针毡。他自己得过奖,以前带过的作家也曾会在这种情况感谢自己,但没有一个能让日向这次令自己如此紧张而期待。

“我的责任编辑是我生活的保姆,每天叫我起床画稿,安排我的每个行程,在我吃速食面吃到食物中毒时带我去洗胃。”会场的笑声参差彼伏,不时还有几位同事还回头看向影山。

“也是我的缪斯女神,是我作品的灵魂。”

虽然每句话都有笑声捧场,但这听似戏谑的语言中真挚的感谢却真切地传到每个人的心里,为之动容。真是很有这个呆子的风格啊……

“在一年前,我认为自己的工作生涯满是瓶颈和不顺。但经过这一年的改变,我对漫画又有了新的感悟与希望。可能我没办法画出令人晚上睡觉都会心有余悸的梦魇,也没办法描绘奇幻绚烂的缤纷世界,但我有一支笔,能画出自己心中所想,能画出日常中令自己动容的点滴。也许不够美观、不够流畅,但我相信在今后我能做的比现在更好。”

日向感到自己的头脑发胀,但语言就如同竹筒倒豆子般一股脑地倾泻而出。

“在这里我不仅要感谢在远乡支持我的家人与朋友,更要感谢这一年不懈余力地改变我、纠正我和鞭策我的男人——影山飞雄。即使他前天居然没邀请我参加他的生日派对!”

会场的笑声再次响起,影山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烧,若不是灯光灰暗恐怕早已被他人察觉。这个日向,真是什么都敢说!

“你还真会解释。”不知何时身边已然跻身一位金发男人。

影山偏头看向朝自己一脸嘲讽的月岛:“你很啰嗦啊。”

“明明把我们全都组织起来开派对,想趁这个机会给日向告白。结果自己怂到连邀请没办法开口,还把责任都推给同事?真不愧是思忖社稷的王子殿下啊。”

月岛恶质地调侃对方,看向台上抱着奖杯的日向——

“当然感谢这些人都是不能放在第一位的!摆在第一的,当然是培养我的公司了!”在众人的哄笑、响亮的掌声与喝彩中日向才逐渐走下台。

“看这个情况,要是你再不抓紧可能他就真把你当做朋友咯。”

“你真的很烦啊。”影山心中也在思忖着月岛的话,看着朝自己奔来的日向不禁呢喃,“无论如何,再等等吧……”

“影山!——”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83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