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资深责任编辑×二流漫画家(上)

平安夜,17:04

 

当影山掏出钥匙卡打开近在咫尺的防盗门时,迎接他的是万籁俱寂的一片狼藉。

“呆子日向!”随意踢开脚边的快餐盒,影山习惯性地拉住西装外套的领口捋平,然而回应他的却仍是看似无尽的沉默。

“我知道你在家!连门都忘记反锁了还想骗过我吗?!”

走进这面积不大的公寓,为了打扫方便而专门设计的现代装修风格,然而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并没有什么作用。屋内空气五味陈杂,沙发靠背搭满各式衣服却没有一件能符合他的审美。手中提着从服装店提来的衣袋,影山将合拢的窗帘瞬间拉开,属于冬日午后的阳光才总算侵入这间好似与世隔绝的房间。

餐桌前摆放着速食面桶,旁边却堆放着一沓读者寄来的圣诞贺卡。半开放的厨房早已积灰,很明显能看出主人除冰箱和烧水壶外其他设施早已尸位素餐。

在环顾自周后影山大步流星地走向卧室,锃亮的黑皮鞋踏着地板发出踢踏声,随即门栓打开光线照进充满腐朽与颓然气息的房间:“你到底想做什么!”

低气压地踏入卧室掀开窗帘打开窗户,清新的空气顺着些许雪花灌入其中,这才使影山的鼻子从这浑浊的空气中死里逃生。

将手中的衣袋毫不留情地丢在床上,砸到蜷缩其中的瘦小身形:“起床!”

被子里隆起的部分蠕动几下后,一颗毛茸茸的橙黄脑袋探出来,浑圆的眼瞳慵懒地眯起纤细的眉毛纠成一股:“你干什么……很冷啊!”

“换上衣服,我们得七点前到酒店。”影山的声音有些生硬,随手将扣在电脑桌前的转椅拉出后坐下,抬手查看表盘中周而复始却不断流逝的时间。

仅探出头半刻不到日向便接连打上两个喷嚏:“我不是跟藤原小姐说过我不去吗?”

“藤原跟我说过,但我不同意。”影山很自然地回绝对方的提议。

“为什么啊!她可是我的责任编辑。”日向不情愿地将床边搭着的毛衣‘嗖’的一声拉进被窝中,他可不想被急躁的对方突然掀开被窝。

“暂时的!责任编辑。”影山强调着之前的定语,丝毫未觉不妥地看着对方在被子里艰难地更衣,“只要我在日本,你就是我的工作对象。简而言之,你得听我的。”

控制狂。日向腹诽地套上毛衣后靠在床头,抓揉着蓬乱的头发:“可是这个年终聚会我真的不想参加,再说平安夜不应该是和熟悉的人一起过吗?我都已经和雪之丘杂志社的大家约好了!”

“你还是小孩子吗?如果想无忧无虑地和舒心的人度过平安夜,十二点前躺进被窝等着别人往你的袜子里塞东西,那你最好辞职或者期待时光倒流。”影山听见对方的回答显然很不满,从而语气中带着训斥,他真不清楚怎么会有二十多岁的人还这么不通人情世故,“再说,雪之丘?你现在既然和乌野书店签约,我劝你还是和他们少些来往。”

“为什么啊!乌野前两年的年终聚会我也从来没参加,和雪之丘的大家过责任编辑也没说些什么啊……”日向不服气地回答,但语言却始终带着些稚气。

影山刚想出声却还是先深呼吸一口调整心态,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把对方狠狠教训一顿:“你以前的责任编辑根本对你不负责。话我只解释一遍,不管怎样都得按我说的办!你现在是乌野的签约作家,每年不参加本公司的年终聚会反而和之前的杂志社交往甚密,你让公司怎么想?别跟我说什么‘根本不会有人在乎’,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对他人没威胁时自然不会有人拿这个做文章。但若有一天被他人当做把柄抓住不放,那就是你吃大亏!”

“反正我又不是你以前带的那些明星作家,就算去了也没什么用。”日向也不想和对方争执,无论如何都是影山要压自己一头,也懒得费力气。

自从年初这个名为影山的男人闯入他的生活,日向这一年的职业生涯可谓有天翻地覆的改变。带着一句‘这两年你都在做些什么?’作为见面礼,随即便是各类的整顿和闲余时间的压榨。

数数与乌野签约也已经有两年多,原本日向只是在一本名叫《雪之丘》的漫画杂志工作,虽然是很不出名的杂志但日向的作品质量相当可观。在一次机遇下,他收到乌野书店的电话,意为劝自己跳槽。

虽然日向并不愿意,但乌野书店毕竟是数一数二的大出版社,家里本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想法非逼着他和雪之丘解约。而事实上确实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现在拿着乌野书店的底薪,也要比以前在雪之丘的工资要丰腴不少。

日向对漫画有着属于自己的热忱,但他的奇思异想却并不能让许多人接受,加上画工方面也并不出彩所以自然也就淹没在各色人才背后。再加上虽然在乌野书店工作但私下还是和雪之丘的同事们相处很愉快,难免有时候会分不清主次。

影山飞雄这个名字,日向在两年前便有所耳闻。国内高材生外加海归出身,原本在《东京时报》工作,后来乌野书店高薪聘请其来做编辑。一直在带文学部的两个知名作家,每年的直木奖与芥川奖现场总会有他的一席之位,虽然和自己年纪相仿却是天差地别。

所以当得知对方成为自己的责任编辑时,日向惊讶得下巴脱臼。当然他心里也清楚影山肯定是因为某些原因才会成为自己的责任编辑,但无论如何两人就这样成为了工作搭档。

但无论如何,这一年里自己的工作确实在影山的帮助下起色不少,新连载的作品《直松苍也》也收获不少人气,几次在杂志人气调查中都排行可观。

“现在圣诞聚会已经不仅仅是普通的过节,我有时一晚得去三个这种圣诞聚会。”影山感觉自己已经尽力在好言相劝,“你今年的作品不错,很有起色。前两天我也有说你在年终聚会会有提名,所以怎样你都得去。”

“就算有提名也就只是给人充数啦!”日向不满地顺着床头滑向枕头,这就是他排斥去年终聚会的重要原因。

乌野书店作为东京数一数二的大出版社,每年的年终聚会不过是披着圣诞外壳的腥风血雨。其中必不可少的环节就是颁发各种自发的奖项还有点评各个作家的作品。自从前年日向的作品被评为‘创意让人根本无法理解’后,他就对这个聚会采取了忽视的态度。

“但无论如何你都得去。”影山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对折两次的信签纸丢给对方,“这是你的获奖感言,如果真得奖了直接照读就行。”

日向接过那张写满陈词滥调的纸放在床头,心想反正也不会有什么用。看见影山这么偏执地要求自己看来今晚是真没办法逃了,叹了口气回答:“好啦好啦,我穿衣服,你先出去。”

“好。”影山见对方妥协于是站起身走出房间。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环顾四周掏出手机给家政服务打电话——

 

在折腾不少时间后两人总算在七点前来到乌野书店的年终聚会会场,几乎在进门的刹那影山便是各色攀谈应接不暇,无法陪在日向身边。

穿着别扭的西装,满眼尽是领带、礼裙与高脚杯中澄清的香槟,驻场乐手慵懒地哼唱着《moonlight kiss》为其硬是添上一抹圣诞的人情味。

在自助餐台前端着瓷盘往里夹上几枚杯子蛋糕便自觉地退到会场边缘,日向对这种应酬式的聚会始终有些苦手。

“这不是王子殿下的小漫画家吗?”身边突然传来调侃的声音,转头是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金发男人。

“月岛啊,好久不见了!”日向自然地含着叉子和对方握手,月岛是日向以前的大学同学,后来来到乌野书店做责任编辑,两人随不算熟络但多少算是旧识。

难得这样的聚会,不想着怎么拓宽些人脉反而在一旁躲着吃蛋糕的恐怕也只有他了吧?想到这里月岛嘴角挑起弧线:“之前乌野书店说过有你的提名呢,果然王子殿下教导有方啊?烂泥都能扶上墙。”

“那也有我努力的成果吧!”日向深知月岛的个性,所以也并未在乎对方的说话方式,“不过我对这种应酬还是很不擅长,浑身不自在。”

月岛撇嘴后似笑非笑地若有所指:“无论怎样,今晚还请你务必得奖了!不然王子殿下恐怕又得落个把柄让人笑话。”

“什么?”对方半遮半掩的话提起日向的好奇,嚼着蛋糕询问。

“前天在生日聚会,王子殿下喝醉了之后说‘今年要是这个呆子日向不给我得个奖,我这么多年做编辑不是白干了吗?’”对于日向的性格月岛可不会拐弯抹角地回答,免得到时候自己还要解释半天,麻烦得很。

日向听见对方的话后心里一紧,突然有些害怕自己没有获奖会怎么办?不过影山毕竟是醉话,大家都应该能理解吧。

“生日聚会?”

“嗯?”月岛起初有些惊讶地挑眉,后来反应过来才露出调侃的笑容用恶劣的语气反问,“不会吧?王子殿下连前天是他的生日都没给你说吗?”

啊?前天是影山的生日?日向确实有些惊讶,自己前天只是上午将原稿给影山便再也没见过对方,而且对方本身似乎也没想提起什么事情的意思。是自己大脑粗线条还是影山根本没想给自己说?

见对方瞬间沉默不语,月岛耸耸肩故作轻松地撇过头回答:“嘛,不过也是。看来你们真的是单纯的工作关系呢。这样也挺好,毕竟和王子殿下这种类型关系太近还是会挺麻烦的。算是因祸得福吧?”

“是啊。”日向确实也不知怎么回答于是有些敷衍,月岛的话往往很不直白,说什么都得先想上两三遍才能意会,而日向也并不是自诩聪颖的人。

“嘛,我这里也得去处理人际关系了。”戏谑地朝日向摇晃酒杯后月岛再次西装革履地陷入衣袂翩跹之中——

 

TBC[下篇会在这周发出]

评论 ( 3 )
热度 ( 70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