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3-1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3.


  “今天有剩下新点好的杏仁豆腐。”打烊后日向打开冷饮柜拿出用塑料罐盛装的杏仁豆腐,配上尺寸合适的花柄铁匙送到影山面前。


  不知不觉间影山已经回来三天左右,平日除了锻炼身体和陪日向采购外确实也很少做其他事情,不仅如此最近寻找新住处的事也逐渐紧张,毕竟自己可不能两个月都呆在旅店。


  “收拾后来我家坐坐吧。”在盥洗台前将碗碟洗净,日向扭头看向坐在吧台前的影山,“正好今天家里有些食材,晚餐可以做寿喜烧。”


  甜凉爽口的触感在影山口腔中蔓延开来,抬眼看向在厨房中忙碌的少年:“没问题。”


  日向的店通常在晚饭前打烊,虽然不少顾客提出延迟关店时间,但仅靠日向一人打理仍旧力不从心。


  “虽然菅原前辈有建议我做成全预约制,但毕竟初衷是给学生做外卖,要是改成全预约会挺麻烦的。”日向从冷藏柜中拿出还剩一些的雪花牛肉与香菇放入塑料袋中,抬头朝店面另一端轻扬下巴,“帮我把空调关了吧。”


  影山含着铁匙走向后门将空调和厅堂的灯关上:“窗帘呢?”


  “顺便吧。”日向从冷饮柜中拿出几瓶清酒放入包中,伸手将天然气切断。


  布帘拉下遮盖窗外的黄昏,门帘掀开将玻璃店门锁紧。影山坐回原位拿起杏仁豆腐将铁匙伸入罐中舀出,日向从厨房走出坐在对方身边:“味道怎么样?”


  “气味有点怪。”影山随手将罐子移到日向鼻前,“其他都还好。”


  日向轻嗅罐中,一股刺鼻的怪味涌入鼻腔:“是琼脂放多了,天呐,我总没法控制好量!”


“你没有按食谱做吗?”影山缩回手继续用铁匙舀食着,“我觉得味道挺不错。”


日向的手肘支撑桌面,托腮回答“我有,但可能买的琼脂比较浓所以味道会重。”


吧台顶端的射灯是整个餐馆中唯一的光源,投射在影山高挺的鼻梁印出人中的阴影,显得侧面削瘦而些许清冷。这无意间与日向对他的初次印象相重合,除去压人一等的气场与有些偏执的挑剔外影山总给他一种清冷高傲的感觉。


虽然在之后三年的高中生涯中,影山改变了许多,但在不自知时还是能散发出让日向感觉陌生的气息。时光荏苒,掰着指头数两人也已经相处五年,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日子中影山始终在排球的道路中步履维艰,走出属于自我的今非昔比。


这是日向所欣慰的,在两年后不见的今日再见对方,反而在熟悉的气息中增添不少陌生。他并不反感这种陌生,反观自身恐怕在影山眼中才是真正的物是人非罢。但人各有志,虽同为排球努力过、奋斗过、不甘过,但如今恐怕对日向早已是过眼云烟,虽无梦想,但仍留下记忆与那份无法割舍的爱好。


在将玻璃罐和铁匙洗净后,两人将后门锁死。走在黄昏的小巷中人影被橙红的夕阳拉得很长,随着主人亦步亦趋行走在回家的道路中。


日向的公寓租在离店面步行约二十分钟左右的街区,四处林立着只有七八层高的老式公寓楼。伸手推开小区的铁门,门旁的电子锁形如虚设,转入左侧的公寓楼中步行五层后两人停在靠顶端倒数第二间的‘504’室前。


日向摸出钥匙打开铁栅门和其里的老式木门,一间普通的两居室呈现在影山面前。虽说带着老房间特有的气息,但却感到莫名的温馨。


客厅是简约的和式装修,电视机不远处是还未来得及收起的被炉。面对玄关,阳台外的晾衣杆上一排衣物随风轻晃,染上天空的色彩。


“随意坐就好了。”把脱下的鞋摆正后日向将钥匙放入鞋柜顶的钥匙碗中,走入厨房将带回的食材放在厨台前,从冰箱中拿出两串葡萄用面粉洗净。


“你在干什么?”影山将背包靠在墙边走入厨房,探头看向日向手里的动作。


“给你洗点葡萄吃。”日向将钢钵中的葡萄拿给对方看,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是以前妈妈教我的,这样用干面粉裹着葡萄搓揉能把覆盖在上面的污垢洗干净。”


“我来吧。”影山洗手后将葡萄从中挑出,放入水果篮中后端出厨房。日向随即走出解下缠绕在脖间的围裙和外套,将其挂在客厅一角的衣帽架中。


“我带你看看吧!要是想住可以搬进来,这里还是挺方便的。”日向将方才坐下的影山拿起,伸手提起背包走入客厅左侧的房间——


双人床靠在墙边,略显狭小的卧室一侧摆放着书桌,门后是样式陈旧的双开门衣柜。日向的房间很明显能看出是主卧改造的,但感觉还算舒适温馨。


“哈哈,感觉不错吧!”日向将影山的背包放在自己的书桌旁后,拉着对方闲不住地走向客厅另一侧的房间,“这是之前房客搬走的那间,虽然东西都清空了但是家具还在,你可以看看。”


推开门,另一端的房间尺寸和主卧差不多大,其中摆着被收走细软的单人床架和其他的简单家具,夕阳从窗外射进地面显得比之前的那间要亮堂。


 


TBC

评论 ( 4 )
热度 ( 68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