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影日2015】《良药苦口,美食暖心》01

*初设定:影→日,准职排运动员×厨师

*时间轴:高中毕业两年后,半AU

*暂定中篇,HE

 

1.

  日向初次体会到食物的奇妙之处,是在人生回首不远处的高中生涯。

  当酸涩的哽噎、不甘的泪水混杂着食物的芬香时,味蕾与其每次的交触都令原本因挫败与悲愤而沸腾的灵魂逐渐平息。看似机械的吞咽、食物混合泪水滑进喉咙的触感,逐渐填充失落的心房。刹那,脑海中逐幕放映的失败场景间闪过一句话:食物是有力量的。

  对,食物是有力量的。因为只有吃饱,他才能精力充沛地训练、才能在每次比赛中全力以赴。但日向从未料想,食物在那时竟能拯救濒临击溃的自己。

  他并不聪明,比起头脑他更忠实于自我的感受。从那时起,每一顿饭都会令他情不自禁地想起当时的情景,使日向对食物保持着尊重的态度。

  耳畔的油滋声、鼻尖嗅到食物的焦香,纤细却骨节分明的手提起浸在油锅中的铁网筛。娴熟地掂着铁网筛,其中炸鸡块已经金黄,待油滴尽便将其倒进份数盆中倒上调料搅拌。

  热腾腾的鸡块上覆盖着淡奶油,令人食指大动。将其送到顾客桌前日向露出爽朗的笑容:“您要的大份特制炸鸡块和苏打水。”

  “老板你今天动作挺快啊。”平时常来光顾的客人抬起头寒暄。

  手指随意地在围裙上抹了几下,日向回答:“哈哈,前两次你来正好赶着学生中午放学,所以动作慢了些。还请原谅啦!”

  “没事没事,你手艺这么好,客人多是好事啊。”顾客夹起鸡块在口边吹气,“不过现在是春假吧?就没平时那么忙了。”

  “是啊,学生都放假回家了。要一年四季都这么忙,我也吃不消!”日向直爽地回答,看着客人吃下自己亲手做的食物露出满意的表情,心中很是自豪。

  顾客含着筷子托腮感叹:“学生可真好啊,一年总这么多假期。”

  “恩,学生可真好啊。”比起现在每天忙里忙外,以前作为学生的日向确实要轻松得多。

  “不过老板你看起来也是个学生样啊,起初来这家店还以为是店主的小儿子呢。”

  对方的话并未偏颇,日向本身就身材瘦小又长着张娃娃脸,眼睛浑圆声音也透出稚气。别说是这街头巷尾的成年人,就连隔壁高中的学生看见他都会叫他声小弟弟:“那当然!我本身也是学生年纪好吧?要不是两年前高中毕业就在这开店了,我现在也是个大二生呢。”

  “哈哈,说的也是呢。”

  和顾客讲话时,日向隐约听见有人走进店门,于是转身招呼:“欢迎光——影山?!”

  拉开店门的是位身形挺拔的高个男生,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与牛仔裤,黑发剪齐耳畔显得干净利落。听见突如其来的叫唤条件反射地抬眼,却在瞬间愣住——

  “日向?你怎么在这里?”

  日向在惊讶后自然露出灿烂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地抓着脑后的头发蹭过来:“真是好久不见了!这是我的店哦,快坐吧!”

  “啊,哦……”还未适应情况的影山有些木讷地应声,被日向热情地拉到吧台桌前坐下。将背包顺手挂在身旁的座椅中时,一杯清凉的麦茶就已经送到他面前:“确实好久不见了。”

  眼前的日向和两年前在毕业典礼时相差无几,依然是爽朗的笑容与聒噪的说话方式。但在料理台后晃荡的他,却令影山感到有些陌生。

  围裙在腰后系成蝴蝶结,令宽松的上衣勾勒出纤细的线条。身上混合着轻微的油烟味与食物的香味,却不令人生厌。面颊洋溢出兴奋的红晕,清澈的橙色瞳孔中泛起自己的影像……

  “今天正好买到不错的豚肉,做咖喱饭如何?我记得你以前挺爱吃的。”日向忙活着打开冷藏柜,拿出已经清洗的肉块放在料理台上,“当然还有温泉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对方连珠炮似的话语不免让影山感到有些唠叨,但心中却莫名地安定与轻快。他原来还记得我的口味,思及此处不禁勾起唇角:“昨晚,今天本来想去乌野看看,结果学校放假了。”

  “哈哈,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事先就要了解好吗?”日向依旧是心直口快,在台上的手却没有停顿地在案板上处理食材,刀工虽算不上精巧但也是有模有样。

  被捉住痛脚的影山不客气地回嘴:“你很啰嗦啊!不过,这是你家的店?”

  “确切来说是我的店,申请贷款后在乌野附近租了个店面。”日向回答着将切好的豚肉放进滚油的炒锅中煸熟表面,纤细的手腕丝毫不费力地掂锅,“平时给学生送些外卖,招揽些生意。”

  “我还从来不知道你会料理。”盯着对方娴熟流利的动作,影山感到有些新奇,毕竟在他的印象中对方还都是有些笨手笨脚的粗线条,“能吃吗?”

  日向抬起眼,神色中带着稚气的倔强:“当然可以,再说我也是从高二就在尝试料理了。”

  从高二就开始了吗?自己还真是一无所知。影山环顾四周后提杯啜饮,清凉的麦茶带着醇香,轻微的苦涩在口中蔓延开却很是舒爽。这是家有些狭小的料理店,一排吧台大概有三四个座位,加上两副桌椅整个店面只能容纳不到十人。

  没有繁复精致的细节构造,简洁大方的传统和式装修映射出店主简单直爽的个性,店内轻快的乐曲能让食客卸下门帘外的风尘仆仆,气氛也显得纯粹温馨。

  “这家店就你一人?”即使是有些惊讶,但影山不能否认日向把这家店经营得很不错,“什么时候开的,我怎么不知道。”

  “哈哈,就我一人啦。偶尔妹妹假期回来帮忙。”日向将煸熟的食材放进锅中掺水,将自己清早熬好的咖喱放入其中,“我当时有在line群上发图,可能是你没有看见吧。”

  影山慢品麦茶,牙门感到冰块的滚动:“嗯,我通常不用line。”

  “那我联系你还是以电话为主,不过你在东京已经换号码了吧?”日向说出这句话后才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这次你回来是因为春假?”

  “不全是,我被职业队选上所以回乡休整一阵子后就去球队训练。”影山平静地回答。

  “哇!那不是很棒吗!在哪里?”比起说话人来讲日向显得很是激动。

  过久没有接受这么直白的称赞影山竟感到有些不习惯,别扭地回答:“在东京,大惊小怪。”

  “东京啊,真好!你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日向的情绪始终很高涨,很显然为这样一位旧识的到来感到愉悦,“现在正好是排球运动员的黄金期,应该能打很多比赛吧。”

  “是的。”对方的问题令影山不知如何回应,毕竟日向也曾经为排球奋斗过但最后并未走上和自己相同的道路,迟疑片刻却说不出更多的回答,“……大概两个多月吧。”

  “真的很久没见到你了。”日向将做好的豚肉咖喱饭加上温泉蛋递到影山面前露出灿烂的笑容,“咖喱饭可是我家的招牌哦!这次我请你,尽量吃吧。”

  咖喱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肉质也恰到好处的鲜嫩多汁。吹弹可破的温泉蛋上撒着白芝麻与海滩丝,卖相也做得很不错。在日向期待的眼神下,影山将盛满食物的勺送入口中——

  “好……好吃……”

  不习惯赞扬他人的影山一如既往地在说出时有些口吃,脸颊有些尴尬地泛红。不可否认,日向的手艺比自己想得要好。

  听见对方的表扬令性格简单的日向十分雀跃,毕竟在印象中影山就是个有些挑剔并且较真的人:“哈哈!那是当然,我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的!对了,把你的新手机号给我吧。”

  “好的。”在对方主动要求下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依然是那串熟悉的数字。明明还记得却没能鼓起勇气去联系一次。

  “恩恩,这样就很好联系了。不过你真是老古董啊,手机上居然都没装line。”

  “我不是说过不上line吗?”将手机放进裤袋中,影山吃着对方亲手做的咖喱饭心中却无法平静。明明以为毕业后不再见面就会缓解,但为什么感觉变得更加强烈,真是该死。

  日向将影山的新号码存入通讯录后回答:“哈哈,我就挺爱上line的,省钱而且速度也快。”

  “是吗……”影山有一搭没一搭地回话,心中却思索着其他的事情。在迟疑片刻后还是决定开口:“那个,你平时有时间吗?也许我们可以……聚聚,之类的。”

  “因为每天开店所以时间都安排的比较紧啊……”日向思考着喃喃自语。

  看见对方的回答并不干脆,影山情不自禁地补充:“要是没有时间那也不用啦。”

  “怎么可能啊!既然这么久没见面,怎么可能就这样把你放走?”听见对方这么快就接话日向反而直率地皱起眉拒绝,“现在学校放假我会比较闲,偶尔早点关门也行。要不就是我每天早上六点会去集市买食材……不过这个时间还是挺紧张的,而且也没办法好好陪你。”

  “……”因为体育大学每天的晨练,对于准职业运动员的影山来说早起是轻而易举的事。但突然间就要介入别人的生活恐怕并不太好,不过日向也不像会介意的人,再说他们以前也有三年的交情,应该不会——

  在影山一言不发时,在身旁的日向却愈渐抓耳挠腮。不会吧?他生气了?不可能吧!但这沉默的样子明显是生气了啊!是不是我刚才说话的方式太自以为是了?哎呀,惨了惨了!怎么过了两年就忘记他以前的脾气呢?果然还是现在道歉比较好吧!

  就在日向胡思乱想到快要跳脚时,影山才从思绪中缓过神来:“早上的话,是在你家?”抬起眼眸却看见对方扭曲懊恼的表情,疑惑地皱眉,“你怎么这幅表情?”

  “没什么!哈哈……”心虚地干笑两声日向还是有些惊魂未定,“我在这里租了房,现在没和家人住在一起。每天早上忙活事情太吵怕影响他们休息,自己也不方便。”

  “好吧,那你把地址发给我就行。”影山点头后继续低头吃着咖喱,尽量想保持平常语气地询问,“你一个人住?”

  “之前同住的租客退房了,现在是我一个人。”日向掏出手机将地址编好发给对方。

  “嗯,我估计也要租房间。”影山回答时感受到大腿外侧的震动

  在自己考上东京的体育大学后,紧接着父亲也得到升迁来到东京。影山家便将原本在这里的房子卖了后在东京买下间不错的公寓。这件事发生在高中毕业的假期,日向自然心中也清楚,但没想到自那以后影山便没再回来这个县城。

  “那不是正好吗!干脆直接和我合租吧!”听见对方正在租房日向便立即热情地提出邀请,“房东阿姨人很好,两个来月的短租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会同意,你看怎么样?”

  住在一起吗……对方的邀请令影山心中有些动摇,但理智思考后还是认为两人的关系还是保持一定距离比较好,毕竟自己的感情还并未能彻底控制。

  “让我考虑下吧,明早来找你。”影山将铁匙靠在盘缘,中间的食物已被一扫而空。

  日向收拾餐具后在水池旁清洗:“没问题,你明天有安排吗?”

  “没有。”影山过来本身就是休假,自然每天都是闲着,“怎么了?”

  日向将餐具放回碗橱后用毛巾将手搽干:“没什么。”

  就在两人交谈时又有几位新客人喊着‘老板’走进店门坐下,影山抬头看向墙面的挂钟已经是午餐时间。日向露出热情的笑容转头去为他人点单,很显然之前的休息时间已然结束。

  再呆在这也没必要了吧。看见对方忙碌的模样影山可不愿日向在工作时还要招呼自己,于是起身将背包单肩背上准备离开:“那我先走了,之后再联系。”

  “哦哦,没问题!”日向在准备食材的同时抬头,看见影山穿着半袖后顺便回答,“现在才开春还是穿多点比较好……哈哈,果然饭做多了说话也有些像大妈了!”

  “你也知道。”日向不经意的嘱咐还是挺受用,影山嘟囔着将背包背好后掀开门帘,“再见。”

  “再见!”随着门帘被放下时的摇晃,日向收回目送的眼神。

  面前的熟客一如既往地寒暄:“这是老板的朋友吗?以前的同学?”

  日向倒是轻松地回答:“以前是一个校队的,后来去上大学了。”

  “怪不得啊,从来没见过呢。”

  “是啊,我也很久没见了。”

评论 ( 10 )
热度 ( 86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