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青黄2014】《黑杰克》博弈paro<6> 职业赌手×职业赌手

六.

 帝光赌场 休息室

“总之拜托你了,阿哲。”将昨日的事情简单地陈述后,青峰双目直视着黑子。

安静地将香草奶昔摆在茶几上,黑子并未回避对方的目光,淡然地评论:“青峰君还真是意料之中又之外的幼稚而自私。”

“嘛……”青峰并没有对此作出反驳,毕竟自己现在的做法确实有些不通情理。

“黄濑君的脾气虽然很和气但被这样说心里肯定会不满的,就算青峰君察觉到些东西也没必要全部说出来吧?”黑子有时真不知道对方是情商低还是缺心眼。

青峰手中的威士忌已经被冰块稀释得淡而无味,所以索性将它放下:“所以我准备周末向他解释清楚。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破坏黄濑君和我的关系。”黑子一直觉得作为朋友黄濑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表面上显得有些淡漠但心里还是承认着对方,“不过我周末会用个人名义约他出来,到时候他是否愿意和你谈就不关我的事了。”

青峰听见对方算是答应的话也放心下来,伸手敲着桌子后站起身:“就这么说定了。”随即离开了休息室。

===================================================================

周末 ‘九天前’酒吧

和孩子们吃完晚餐后黄濑才驱车来到市区,他前两天接到黑子的电话,两人约在市中心的一家常去的酒吧见面。这是这半年里黑子第一次主动提出要见面,所以他很准时。

将车钥匙交给门外的服务员,黄濑走进那家酒吧。里面依旧放着舒缓的爵士乐,人们交错的低语混合着入夜的昏黄。绕过慢舞的人群,他来到已经预定的卡座。

大约两分钟后黑子从盥洗室方向走来,顺手将擦拭手指的快干纸巾丢进垃圾桶:“对不起,我来晚了。”

黄濑习惯性地对女服务生微笑,手肘靠在整洁的桌沿边缘:“一杯青梅伏特加,谢谢。”

“一杯百利甜。”黑子和以往一样只喝奶味的低度酒。

侍者收走酒水单后欠身离开,黄濑的视线转移到对方身上:“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没有事就不能来找黄濑君了?”黑子平静得有些空洞的眼神打量着黄濑。

素色的黑西装将他的身材衬得很修长,金色的衬衫和他的发色相配显得并不古板,将黑色领带取而代之的是银质中镶嵌绿松石的波西米亚金属领结。看来即使是三年时光,也没能使男人的穿衣品味有丝毫退化,依然很有品质。

“我可没这么说,小黑子有时间和我出来,我自然很开心。”黄濑的笑容依旧很完美,他的双瞳同样璀璨夺目让人分不清真伪。

黑子并不是喜爱挑起话题的性格,但毕竟是自己主动邀请,一味接应黄濑的话也是很不礼貌的:“我和黄濑君很久没有见面了,不知最近生活怎么样。”

“比起前段时间要闲上不少,和以往相同。”自从那个住院的孩子病情稳定下来,除了每两天轮班一次去照顾黄濑基本每天都呆在福利院。

“真是很羡慕黄濑君。”黑子的话并不敷衍,平静的生活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黄濑靠在木质椅背中手随意地搭在桌面:“如果是小黑子应该很容易和小孩子相处吧?”

“我也希望如此。”黑子知道等到自己隐退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特别和火神君定下约定后,“最近灰崎君都有帮助黄濑君吗?”

黄濑的回答很从容,和关系亲近的人他往往会更加率直:“帮助是有,添乱肯定也有。”

“看来黄濑君和灰崎君关系已经比较亲近了。”

“毕竟他愿意帮助我,我也不能太小气吧?”黄濑承认一开始自己和灰崎互相看不顺眼但这三年来他对自己时不时的帮助和关心也缓和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而黄濑说自己完全卸下心防是不可能的,但多少也觉得灰崎的信任度提高不少。

服务员端来两人的酒品,用纸巾垫在底部后将酒杯放在桌面:“请问还有其他需要吗?”

“请给我两颗薄荷糖。”黄濑很客气地回答,谦和绅士的模样让女服务员心生好感。

黑子含住吸管吮吸:“黄濑君还是一如既往的魅力十足,没有发展长期关系的意向吗?”

“暂时没能遇见心仪的对象。”金发男人有些遗憾地耸肩,隐退让他的交友面变得狭窄,想要认识志同道合的人也更加困难。

“那灰崎君呢?有没有列入约会对象考虑?”黑子的语气听不出是正经还是开玩笑。

听见对方的想法黄濑忍俊不禁:“嘛,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和他啊——”

“阿哲,我来晚了。下班高峰期,路上有些塞车。”

黄濑的话被一道些许熟悉的声音打断,还未反应过来时对面的空位便被拉开。依旧是那个最近频繁缠上自己的黑皮男人,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看向自己。

“没事,毕竟青峰君是主动前来的。”黑子一句话便把简单地把关系撇清。

黄濑的视线简单地游走在两人之间并未言语,很显然还在审时度势。青峰也并不介意,伸出手招来服务员:“一杯威士忌,加冰。”

黑子吮吸奶酒的声音在沉默的三人中显得十分突兀,很平淡地咬几下吸管后看向青峰:“青峰君不是有什么话想跟黄濑君说吗?”

“说实话,我不太想听。”薄荷糖和牙口碰撞出清脆的响声,冲缓伏特加热辣的酒性滑入自己的喉咙,黄濑放下老式杯在青峰还未开口时已经拒绝。

青峰条件反射地皱起眉但并非感到不满。虽然自己被评论为桀骜不驯,但自从那天后自己时常会去揣测黄濑的心思:“那天的事我向你道歉。”

“不用,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黄濑微微沉默后回答,“其实那天后我也有思考。”

对方的话语从容得就像日常的寒暄,这反而让青峰摸不清状况:“这样……”

黄濑微微摇晃着酒杯,清澈的液体中青梅顺着水纹转动:“你指出的那些方面我确实有不足之处。装腔作势或者说是有些虚情假意。”

“其实也并没有那么严重。”青峰听见对方的话后反而有些良心不安,他一开始可没认为对方的态度会这样。

“但同时我也想说很抱歉。”黄濑渐渐露出谦和的微笑却携带露骨的不满,就和青峰那天指出的‘恶劣之处’如出一辙,“我不打算去改变这些,而且恰恰这就是我的‘待客之道’。不知是不是这种习惯惹得青峰先生不满了呢?”

这才应该是正常的表现吧?听见对方冷嘲热讽的话青峰反而感觉情况重新让他摸清楚了:“并非如此,其实我恰恰是对此有所愧意。”

“那很好,青峰先生应该知道成年人应该为自己说的话负责吧?也就是说我完全有权利不原谅你。”黄濑说话抑扬顿挫错落有致却不会显得阴阳怪气,在平淡的话语中寸步不让,“也许我对人的相处方式有些地方和你不同,但这并不构成你来指责我的原因。”

青峰在自己内心叹了口气,他在来之前已经发誓今天要把这件事处理透彻:“你有权利不原谅我,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

对方的道歉是真心诚意的,这让黄濑有气却只能憋着。黑豹在博弈界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和特立独行,现在却这样低下头向自己道歉,真不知会这么死心眼: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总是这样缠着我。”

青峰抬起头,那双狭长的眼眸盯着对方:“我想和你相处。”

“我觉得这种相处模式就很不错。”黄濑挑起眉头回答,很显然带着些许愠色,“而且退一万步来说,我们两个相处应该要有共同话题吧?”

“其实在赌场的那一次,你的技术很吸引我。你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型赌手,牌风和我也完全不同。和你对局……让我有特殊的快感。”青峰并不忌讳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直白的称赞也是黄濑没想到的,“所以我自然而然地想要靠近你。”

青峰的这个理由黄濑之前也设想过,说实话是不太难想到的理由。要说青峰的类型应该和火神很相近,以前在拉斯维加斯击败火神时对方也同样有这样的要求。虽然之后自己婉拒了,但两人的关系着实还行,特别是火神请他吃自制的烤年糕之后。

但前提是火神的性格可没有青峰那么恶劣。黄濑叹了口气:“大致情况我清楚了。所以当你满怀热情地接近我时,我做出那样的反应让你很不满以至于出口伤人?还真孩子气。”

“这……”对方的解释不准确却也不过分,青峰也就默认了它,“所以,你觉得?”

“你不能这样强求别人和你拉近关系吧?而且你也仅仅是觉得我的技术让你很新奇。我早就已经隐退,所以除非迫不得已不然是不会和人对局的,更不可能做别人的陪练。”黄濑认为这种事还是说清楚对大家都会有利。

青峰心里自然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别人和自己无亲无故却被这样强求,如果换上自己也不会答应。特别之前有那样的过节,黄濑能坐在这把话说清楚就已经不容易。

“所以说,你认为我不要再纠缠你最好?”青峰下意识地抓了几下后脑勺。

黄濑点头,放下酒杯盯着对方:“那自然是最好。”

“这么排斥是因为讨厌吗?”青峰知道黄濑对自己有所不满,也明白自己是多么蛮横而心急地想要闯进对方的世界。

“不是讨厌哦。如果黄濑君讨厌青峰君的话,就不会做出这么孩子气的举动了。”黑子在旁边观察着,本身存在感稀薄的他在两人的对话中摸索出道理。

黄濑听见蓝发少年这样的评价心中有些惊讶:“我并没有吧?”

“是吗。”黑子的语气很明显是陈述句,对方是否承认都是其次但之前的话却提醒青峰。

青峰接过服务员端来的酒杯,中间的冰块令内壁泛起薄雾:“我会保持距离的。”

黄濑不再搭话,而是看向青峰身后的壁画,面无表情似乎在思考什么时候离开。

“你们先聊,我去趟洗手间。”在沉默片刻后黑子轻言一句后站起身,在黄濑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已离开……

在消毒液和烟酒混合的气味中,黑子走出隔间,在水池前冲洗双手。四周很安静,让他不禁叹气:“还不出来吗?”

黑子并不清楚对方如何出现,当自己关掉水龙头时镜中已有他的模样。那是位身材颀长皮肤苍白的男人,指间绑着绷带,纤长的睫毛在镜片背后蜷曲:“还真巧。”

“太巧了。”黑子看向镜中的对方,依旧慢条斯理地用纸巾擦拭手指,“将军知道了?”

“他发现了那天的录像,应该是你值班吧?没有报告。”绿间的站姿很直,和他严谨的性格相互映衬。

黑子将纸巾扔进垃圾桶中,转身靠在水池旁:“我不知道他真会有闲心去看这些录像。”

“你一开始就不应该抱有这种心态。”绿间习惯性地扶上眼镜,“你不会真以为管理监控的人只有你一人吧?”

黑子并未显露出惊慌的神色,说话仍波澜不惊:“我也没指望过,不过现在确定不少。黄濑应该没有被明令禁止进入帝光,为什么会惊动将军?”

“你还在装傻吗?还是说你想套我的话。”绿间不留情面地回答,“我知道的很少。但那段视频我也看了……你不会没发现吧?黄濑的眼睛。就算是在场的黑豹和老虎不知道,你不可能不清楚。”

“人总有看走眼的时候。”黑子平静的淡蓝色瞳孔凝视着对方,丝毫透不出其他感情。

在黑子平淡的话语后绿间不怒反笑,嘴角勾出很轻的弧度:“呵。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赤司君发现了,我无计可施。”黑子直起身准备离开盥洗室。

绿间在对方身后问道:“黄濑不可能没察觉吧?”

“也许是察觉了,但这是黄濑君自己的事情。”

“这已经不止是他的事了。”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