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青黄2014】《黑杰克》博弈paro<5> 职业赌手×职业赌手

五.

“黄濑叔叔回来了!”当黄濑推开门时被几个在前院嬉戏的孩子看见,在稚嫩的童声下小家伙们都争先恐后地围过来。

笠松将洗好的衣裤晾在竹架上,转头顺着声音望去——金发的男人一如既往地和孩子们相处很好,在说说笑笑之后从裤袋中掏出几条巧克力让他们去分给大家。

“黄濑!”待到孩子们各自拿着糖果跑开,笠松用毛巾擦干自己的手,向黄濑走来,“有人来找过你,我让他在接待室等着。”

听见对方的话黄濑显得有些疑惑:“是客人吗?”

“不是,但从交谈上来看你应该认识他。”笠松用下巴指向接待室的方向。

黄濑扬起笑容心里却莫名地警觉:“是这样……”

“快点去吧,聊完来厨房帮手。”笠松说话做事都毫不拖拉,直径走去厨房。

用手习惯性地摸向后颈,黄濑踏上福利院的楼梯驾轻就熟地来到接待室门外。修长的手指握住把手却迟疑地没有转动,眉间难得得出现竖纹,只期待房间里的不是那些人……

门栓打开时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探头进去正看见房间中坐着那个昨日才初见的男人。不仅仅是他,面前的茶几上坐着小信正和他说说笑笑十分融洽。

屋内的两人很显然听见开门声,停止对话看向黄濑。小信朝青峰眨巴几次眼睛后跳下茶几跑向门口准备离开:“黄濑叔叔好!”

“乖,找山纪分巧克力吧。”黄濑揉揉对方比一般孩子浓密的头发,露出温柔的笑容。

小信点点头兴奋地跑出房子,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黄濑顺手将门关闭,朝青峰礼貌地微笑点头:“又见面了。”

他的穿着和昨日在赌场中截然不同。普通的衬衫外套着米白的轻夹克,裤子也选择地更加宽松舒适,领口的两枚扣子被解开能看见随着说话颤抖的喉结。虽然没有昨日的器宇轩昂却是风度翩翩带着爽朗的气息。

“是。”青峰依然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藏青色西装,和他的头发很相配,伸出手和对方礼节性地相握后一起坐下。

“青峰先生来这里想必不是碰巧吧?是有任务缠身?”黄濑自然是话里有话地试探,在福利院外就看见一辆宾利,他就觉得事情不对。如果是对方自己跑来那便罢了,就怕是怀有其他企图。自己可一点也不想和帝光再扯上什么关系。

青峰听出黄濑是想确定自己的来意,于是简洁地表明:“确实不是碰巧。我是以个人名义前来的,并不是代表帝光。”

“那青峰先生抽时间来光临寒舍,是找我有什么重要事吗?”黄濑并不想追问对方怎么知道这里,毕竟昨天晚上跟在自己身后的那辆出租车已经说明原因。

青峰能从对方礼貌得虚伪的言辞中感到黄濑谦和背后的不满:“没有,只是想再会会你。这就是你不愿意重回博弈界的理由?”

“青峰先生,我的人生可不是只有一张张牌桌。”黄濑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柔和而从容,嘴上却透着不容置疑的生分。

听见对方一口一个‘青峰先生’便知道黄濑对自己无话可说:“这么说你是放弃了?”

“本来开始也只是权宜之计,何来放弃?”

青峰忍俊不禁:“就是这样的想法所以甘于平庸了?有过人的才能却不好好发挥。”

“我本身对博弈就兴致缺缺,它是能帮我赢得财富,但财富是让我能实现自己真正的追求。”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黄濑的不满已经从他越来越快的语速显露出来,“你看身边的这一切,可不是只用钱就能换来的吧?为了赌而赌,这种想法我不敢苟同。”

青峰却游刃有余地回答:“一提到这个你就这么激动,看来你很在乎这里呢。”

黄濑语塞,一时没办法找出话来反驳。在喝下一口大麦茶后才继续:“说什么不放弃,就像是博弈是你追求的理想一样,真是怪人。”

“博弈确实是我认为很有趣的东西,确切来说是愿意去花时间和精力学习的。”

黄濑用平和的语气调侃着:“是个人研究还是出国深造?”

“你不是很清楚答案吗?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青峰知道两人的性格和生活都差距很大,但就是这样截然不同的黄濑让他想要去挑战、去研究。

黄濑的语气一成不变:“我可不觉得你有什么‘学习’的模样。小黑子直到去年还会抱怨你其实——”糟糕,说漏嘴了。

“原来你和阿哲一直有联系。”青峰轻而易举地下结论,“小黑子?真是有趣的称呼。”

黄濑并未回答,现在出声反驳那可真像是小学生。

“听小信说只要是你承认的人就会在姓氏前面加‘小’吧?还真是恶趣味的怪癖。”青峰微扬的嘴角显得有些恶质,在黄濑看来就像是抓住别人把柄的小孩子,“不如叫声‘小青峰’来听听?”

“我可没承认你这个人。”黄濑十分平静地拒绝对方的提议。

“嗯?你昨晚不是已经见识到的吗?”

“可是你的人品让我持有怀疑态度。”黄濑对黑豹的认识除了媒体的宣传以外就是平时和小黑子的联系。

黑豹来到东京发展时自己才隐退一年,从报道上能看出对方的戾气未消和年少轻狂当时。青峰在德州扑克的造诣更是被媒体吹得天花乱坠,若不是东京有将军压阵,恐怕被说成‘巨鳄’也不为过。

对于这种高调的评价黑豹既不承认又不否定,在进入帝光的内部选拔中连胜黑子和绿间,顶替黄濑原先的位置成为五位一等散客之一。更是在后来的见面会上抛出‘能赢的人只有我自己’这种狂妄自大的话。有时黄濑真奇怪赤司怎么会把这种具有威胁性的人收入麾下?难道是因为……那个原因?

黄濑抬起头发觉对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让他有些尴尬:“怎么了?”

“这应该是我的问题吧?”青峰的语气依然透着调侃,“说话时居然会突然发呆,芭比不是以礼貌的待人接物而闻名吗?”

这个人……可真是比自己想得恶劣,他到底图自己什么啊?“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我只是想来会会你。刚才已经说过了吧?”

“如果青峰先生——”

“老是‘先生先生’的叫真是刺耳,本身就是怀着讽刺的心态吧?”青峰不客气地打断黄濑的话,皱起眉头直言不讳,“要么就怀着对‘先生’的尊敬来叫,不然就直名青峰。”

黄濑意料之中的沉默,在他看来对方还真是个不懂礼数的家伙。本来看见青峰和孩子交谈的模样还抱有期待觉得可能是个不错的家伙,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时兴起。不过这确实也有自己的错误吧?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白,反而让他恼羞成怒了:

“那好,青峰……是吧?你的性格还真不太适合和我相处。”

看着对方自然而然扬起的笑容令青峰感到有些虚伪,却不至于讨厌。明明心里很不满吧,为什么还要强装笑脸给人看?没有利益关系而且也是私下场合,即使翻脸也不会怎样……难道说!这是他的习惯?

“你是说性格恶劣吗?以我来看,恶劣的人应该是你吧。”

性格……恶劣?这是黄濑从来没听说过的评价。从记事起人们对自己性格的评价往往围绕着爽朗或者宽容之类的赞美,当然也会听见例如虚伪或者做作的贬义词。但却从未有人说过自己的性格恶劣……未免也有些太过分了吧?

然而心里是这样想黄濑却没有表现在脸上:“如果你说我性格恶劣的话那请说出理由。”

被对方这样问青峰可不能直接说出来,虽然是对手但很像成为能惺惺相惜的对象,说直白些就是想成为关系不错的人所以来到这里。但自己的坏脾气还是暴露出来了,而且还在对方没有招惹的情况下……真是莫名其妙。

但当看见黄濑带着面具和自己说话,把他拒之门外的模样。青峰确实感到不满,甚至带着一种遗憾和失望,也许就是因为这些所以才让他说出那些不理智的话吧?

“怎么说……透着一种‘只要是笑着说话,别人应该会好受些’的感觉。”青峰也不太会表述,却对上黄濑有些惊讶的眼神。似乎猜对了呢……

说实在黄濑确实有些惊讶,虽然表述不准确但自己的确时不时会有这种想法。可是这种想法应该没有错误吧?

青峰无意识地挠了挠后脑勺,翘起腿时不时观察对方的神色:“有时候虽然是同样的笑容却让人觉得很冰凉,因为那只不过是你的表情。有些时候你自己不会注意,但作为说话的人还是多少能感觉到。”

黄濑意外地没有反驳,安静的模样让人不确定他是否在听。

“有时候别人能感觉到你的不满或者其他负面情绪,但因为你总是这样一副表情所以让人不知道自己做错在什么地方,或者说是不知道怎么关心你……”青峰看着对方一成不变的神情,优雅却带着自己无法解读的复杂情绪。

黄濑听见对方的声音逐渐小下来,冷不伶仃的出声:“所以性格恶劣的地方到底在哪?”

“我认为就在你有时会愚弄别人……或者说蔑视他人吧?认为自己的愤怒和不满别人一定猜不透,觉得公式化的待人之道才是可取的,有些自负。为了和人相处而和人相处。”

明明对方才是性格恶劣的人,为什么被这样解释后自己却颇有感触!黄濑真觉得自己蠢的可以。也许是因为自以为可以迷惑别人的手段被戳穿,他的脸颊爬上尴尬的红晕,却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现在这样未经思考的开口,肯定会闹笑话的……

看见黄濑意料之中的沉默青峰说没有负罪感是不可能的,但也只有一丁点而已。明明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根本不是这样吧!而且莫名其妙地数落别人的性格,怎么看恶劣的一方都是自己吧。但黄濑的模样看上去也并不是生闷气……在自己自以为是的演讲之后会有什么反应,青峰可一点也不想看见。

“既然你一直在给我下逐客令,那看来我是不走不行了。”青峰一面观察对方的神色,起身将西装外套扣好走向门外。

“嗯,慢走。”黄濑同样礼貌地回答,在沉默后露出淡然的笑容,却没有目送对方离开。

轻声合上门后青峰恨不得直接跪在地上懊悔的大叫。被这样数落一通的话肯定连面都很难见到了!成天和火神这种直来直往的性格打成一片,突然遇见像黄濑这种性格却有些……慌了阵脚。

青峰承认自己一开始那样故意恶质的说是为了引起黄濑的注意,像是小孩子一样的举动。但没想到自己倔强的细胞却把对话推入无可挽回的边缘,明明只是想要好好相处!但黄濑那小子确实在一开始就是一副长辈对后辈的模样看自己,这样的话应该正视自己——怎么可能啊!肯定以后就是无视自己了吧。

青峰想着走出福利院却在前院和迎面走来的灰发男人打了个照面。这是……野狼?看来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密切,真让人在意。

两人都习惯性地快速打量对方后做出判断,并未有多余的寒暄便怀着各自的疑问擦肩而过。青峰走出福利院的大门用钥匙打开车门。

看来以后想要见面只能找阿哲想办法了……

Chapter5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