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青黄2014】《黑杰克》博弈paro<4> 职业赌手×职业赌手

四.

东京 医院

昨晚黄濑拿着钱回福利院,和前辈一同把孩子们全都照顾睡觉。第二天清晨,便跑去医院把这段时间的医疗费用和今天的手术费交齐。等到那个住院的孩子被送进手术室后,才能回到病房稍微缓口气。

“你昨晚去什么地方了?”灰崎将窗户打开坐在窗边的桌子上取出一支烟。

黄濑沉默片刻,伸手想拿下对方指尖的香烟:“这里是病房,万一等会熏着孩子。”

“今天风大,吹会儿就没味道了。”灰崎躲开黄濑的动作,摸出打火机为自己点上,“昨晚我可是守了这小鬼一晚上,兄弟请喝酒也没去。你倒好,不知跑去什么地方,弄得笠松前后打了我好几次电话,差点就把我拉出去审问了。”

黄濑事不关己地挪揄着:“谁叫你平时总掉链子,关键时候还不把你管严点?”

灰崎呷着烟蒂狠狠吸了几口才算是解了昨晚的烟瘾,没好气地瞥向黄濑:“别转移话题,昨晚你到底去哪了?搞突然失踪总该解释下吧。”

“明知故问。”黄濑看不惯对方得理不饶人的模样,明明自己就是副流氓样。

“呵。”将烟灰弹出窗外,灰崎看见对方露出不悦的神色不禁发出轻笑,“出福利院的时候还说着手术费只能下周补交,回来的时候手术费交齐了不说,开药时连眉头都不皱下。”

对方暗示的已经很清楚,几乎不用黄濑补充。在这三年的生活中,除了灰崎以外没人了解他详细的过去,两人自然心知肚明。

黄濑也不打算绕弯子,在灰崎面前很轻易地就坦白:“我去帝光了。”

“帝光……遇见什么人吗?”灰崎知道虽然平时黄濑总带着让人咬牙切齿的迟钝感,但关键时候对方可从不会掉链子。

“黑豹。”黄濑听说过青峰,德州扑克的高手也是年轻俊才,24岁成为大鳄后在拉菲一展身手。对方是一年前进入帝光成为散客,而自己当时已经隐退,所以并未有交集。

灰崎将烟压灭后弹出窗外,又从烟盒中掏出一根:“那没关系,他对你应该不熟悉。”黑豹和老虎几乎是同一时期从拉斯维加斯转向东京的,年龄上能称之为同辈,但论起在东京的地位他们仍然是黄濑和灰崎的后辈。

“只有一面之缘。”黄濑并未细说昨日与青峰的两次交战,“你什么时候去巡场?”

五年前将军同时向灰崎和黄濑抛出橄榄枝,当时在‘拉菲’的黄濑因黑子的劝说来到帝光作为散客,而灰崎却拒绝后转投到京都福田家。虽说当时两人没有共事是因彼此的恩怨,但事后想来,比起灰崎在东京的发展受到‘将军’的牵制来说,黄濑的功败垂成要惨的多。

这几年福田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在东京开了家酒店,虽说不能和帝光相提并论但灰崎在那做的挂牌经理每月也有不菲的收入,更多地是负责下面的场子。

“还是7点到9点,不过下午要去接待京都来的考察团。”福田家上一代是混黑道的,这代开始将资产阳光化,原本的黑帮老大也穿上西装成为当地有些名气的实业家。灰崎虽只进福田家五年,但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他都吃的很开,在家族里也颇受重视,“有什么事?”

黄濑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沉默片刻后才开口:“笠松前辈说这次的事你也操心不少,今晚在福利院一起来吃顿饭,算是谢谢你。不过看样子你没时间——”

“没事,我晚上调班就行。不过得晚个半小时来。”灰崎也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这件事,让黄濑也好回去交差。

在黄濑隐退后他和灰崎的关系莫名地有所缓和。当初这个住院的孩子被查出是先天性心室间隔缺损时,灰崎在东京找关系才有得病房住,在治疗期间也零零碎碎帮了不少忙,于情于理都是要好好感谢的:“那好。”

“那我先走了。”灰崎看了时间后将第二根还没抽完的烟掐灭,顺手拿起桌上的公文包。

“嗯。”黄濑将窗户又打开了些,和对方简单地告别。

 

东京近郊 海常福利院

在下午两点左右青峰便拿着昨晚服务生发来的地址来到了这家福利院,从外观上能看出应该是近几年盖起的,里面时不时传出孩子嬉戏的声音。将墨镜别在西装前袋中,青峰信步走进这家福利院,心里却怀着好奇。

走进铁门中便看见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穿着围裙、卷着裤腿坐在院子不远处的板凳上用搓衣板洗衣服,面前是一位正在啜泣的小男孩,大约五六岁的模样。

“真是,每次都偷偷跑去田里抓青蛙。”坐着的男人有着一头刺手的黑发,皱起眉头搓洗着衣服上的泥浆没好气地教训,“怎么这么调皮!”

那小男孩光着身子只穿了条四角裤,一看就知道是刚被抓回来的。委屈地抽噎着,蹲下身子:“对不起,笠松叔叔……呜……我自己洗。”

“洗什么洗?你这小孩哪里会洗?”被叫做笠松的男人把蹲下身的小男孩支开,虽然嘴上严肃但还是透着长者的关心,“快去找套衣服穿上,免得着凉还要送你去打针。”

看着那小男孩屁颠屁颠地跑进了福利院,青峰才自然地上前搭话:“男孩本来这时候就调皮,干脆让他好好出去玩下,免得衣服脏了一会又要洗。”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天生肺就有毛病,每天这样疯玩指不定要出问题。”笠松正认真做着手头上的事,以为青峰是海常的人所以随口回答。直到肥皂水溅到陌生的皮鞋上,才抬起头发现是外人,于是将手擦干净后站起身:“你好,请问你是?”

“青峰大辉。”青峰自我介绍后和对方握手,笠松和自己一样眉间有很深的折痕,虽然模样不苟言笑但给人一种信赖感。

在简单观察对方后,笠松自我介绍:“笠松幸男。青峰先生,请问你来这里是?”

“我是来找黄濑凉太的。”青峰单刀直入地进入主题。

“黄濑吗?他下午在医院,估计五点左右回来。”笠松看着手表确认时间后,伸手指向福利院里面,“如果没有别的事可以进去等他。”

青峰心想自己也很闲,于是跟着笠松走进大门。建筑内部是带欧风的设计,装潢简明而且毫不马虎应该是这几年兴建的,在儿童福利院里条件已属很好:“装修做得很不错嘛。”

“嗯,三年前才搬来这里的。”笠松把对方带去接待客人用的房间,为青峰倒了杯茶。

房间设在一楼,从落地窗户能很容易看见后院里游戏的孩子们。青峰向对方点头致谢后看向窗外:“这个地方条件很好呢。”

“是啊,也多亏了黄濑。”一开始黄濑联系他的时候自己还有些惊讶。自黄濑成年后便离开福利院不知去向,谁知10年后却突如其来地在福利院快要倒闭时伸出援助之手。

良好的设施和他们用心的照顾带来了投资商的信任,自然资金也逐渐充裕起来,海常福利院也慢慢能够给孩子们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至于这幢新房子是怎么来的,黄濑只说是自己花了点钱由教堂改建的,也并未细说。

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地方离之前的地址也不远,原来就是块麦田哪有什么教堂?因此他们都暗自感谢黄濑为福利院做的一切。

“这地方是他找人修的?”青峰的观察能力十分敏锐,这栋房子从各个方面来看都不可能是二次补修的产物,而且从建筑材料和装潢摆设上来看应该花了不少钱。

“是的。”笠松也并未隐瞒,看着男人一身的名牌再加上路边停着的宾利,如何看都应该是有钱人,“你和他是朋友?”

青峰将茶杯摆在一旁,口中还残留着茶温:“不算是,确切来说应该是对手。”

“对手?”笠松对黄濑离开的那十年一无所知,但有点他能确信,这十年一定发生过很多事让黄濑的人生有天翻地覆的转变。所以听见青峰的回答时也并未惊讶。

青峰多半能料到福利院的人并不清楚黄濑在博弈界的过往,所以也不愿打草惊蛇:“是啊,这么多年他一直住在这里?”

“是的。”笠松回答对方时,门外却传来摩托车刹车的声响,估摸着应该是小崛购买食材回来于是起身,“我还有些事,你先坐在这儿等他吧。”

青峰表示不介意后笠松便走出房间顺便将门带上。当他转向窗户时,院子里嬉戏的孩子已经跑去前院,只留下不远处的麦田随风摇曳着去阵阵麦浪。

在熟悉环境后青峰起身在房间里随意地转悠,因为是接待领养人的房间所以里面贴了许多生活照,书柜里也放着几本年鉴。从中抽出一本,青峰便消磨时间地翻看起来。

书中每个孩子都有着详细的资料,其中有几页被折起来大意可能是已经被领养了。和其他福利院不同,海常显然做得更细致,每个孩子的饮食习惯和日常的小癖好也会写在上面。

把手转动的声音让青峰条件反射地循声望去,门被缓缓推开从后面探出个小男孩。青峰一眼就认出是刚才那个光着身子被骂的小孩,现在他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背心和短裤应该是年龄更大的孩子的衣服。

那孩子皮肤被晒得黝黑,看上去比同龄的孩子要高些,有些怕生地将手背在身后挪上好几步才来到青峰跟前。

“怎么了?”青峰将年鉴放回书架中,蹲下身看着对方。

那个小男孩向后退了步,清澈的眼睛有意识地打量着青峰,支支吾吾地回答:“叔叔是来领养的吗?……”

“嗯?”青峰并未及时否认,相反他故意想听这个小男孩想说些什么。

小男孩犹豫片刻后转身跑去门外,提着一只小桶走进来时不时有水花醮在外面,放在青峰的脚边:“这个是礼物。”

那桶中游着一只小龙虾,在水中挥舞着钳子很有活力的模样。这让青峰有些哭笑不得,抬头看见那个男孩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你叫什么?”

“小信。”孩子说的显然是个乳名,不过也难怪,因为是孤儿所以也没有确定的姓氏。

青峰拎着桶窝回沙发里,而那个孩子却坐在他对面的茶几上。粗糙的手指揪了下男孩的脸颊,稚嫩的肌肤让青峰都记不起上次和孩子交谈时是什么时候了:“小信,你送我这个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吗?”

那孩子并不像是初次和领养的大人相处,但多少有些紧张:“……叔叔是有钱人吗?”

对方直白又无厘头的问题让青峰莫名地想笑,顿时觉得这孩子有趣得很:“算是吧。”

“那么……你可以领养他吗?”小男孩从裤袋中掏出一张有些皱巴巴的照片,展开给青峰看。照片上是个亚麻色头发的小男孩,窝在铁栏床中从书后抬起眼好奇又有些害羞地盯着镜头,长相秀气脸色却有些异样的苍白。

青峰拿过照片反复扫上几眼:“为什么?”

“他的身体不好……今天早上还在医院做手术。”小信坐在茶几上摇着腿,有些迟疑地回答,“如果是有钱人的话,那些费用应该能负担得起吧。”抬起头看见对方若有所思的模样,小男孩连忙补充:“叔叔,你别因为他身体不好就不答应啊。他可聪明了,就算不能常上课每次测验成绩都很好的。”

看见孩子努力争取的模样青峰有些不知怎么圆刚才的谎,于是将照片还给那个小男孩:“是个很好的孩子,但我并不是来领养的。”

“是这样啊……”拿过照片孩子的手耷拉下来,一副很可惜的模样。

孩子失望的模样让青峰不知作何反应,实际上他和小孩子相处有些苦手,逗他们开心很容易正常的交谈也没问题,但如果他们不开心甚至哭泣?对青峰来说是一大难题。

“我可以帮你问问同事有没有想领养这个孩子的。粗糙温暖的大手按在小男孩的头上揉揉,“不过作为回报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Chapter4 [END]

评论 ( 3 )
热度 ( 41 )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