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青黄2014】《黑杰克》博弈paro<3> 职业赌手×职业赌手

三.

第二局,黄濑坐庄。

纸牌在指尖流利地翻洗,金发男人那双眼睛一直停留在迅速掠过的牌面前,这让青峰有所戒心。虽然很多赌客都会在洗牌时盯着纸牌看,但那只是徒劳,就算能记得一两张也于事无补。但眼前这个男人不同——

上一局他从容的表现并不是故作镇定,但纸牌在翻洗时一张牌的速度大约在一帧左右,让青峰相信黄濑能全部记住那是不可能的。

他一定有些什么方法,或者真的是超与常人的能力。然而黄濑的专注力却始终很强,目不转睛地观察着直到对方将两张牌放在自己面前——

明牌,红桃8。揭开底牌轻瞥后按下,梅花7。

青峰的明牌是梅花6,在看过底牌后伸手摸出一张牌:“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显而易见吗?”黄濑并不想和眼前的男人分享自己的私事,下意识地看向四周却发现这个地方几乎是监控器的死角,“你选择这个位置的目的呢?”

“放心,我可不是将军派来的。”青峰话音刚落便能感觉到黄濑的身体微微僵硬,抬起头想要看见对方眼神中的慌张却无法如愿以偿。

黄濑沉默片刻看见青峰又要上一张牌后便摇摇头。三张牌,已知对方手中6点。自己手里有8点和7点……0点,对方已知+1点,对青峰更加有利。

但那样还不够……自己现在已经有15点,BUST的机率在53%,作为庄家必须摸牌。-1,0,0,1,0,-1,1,1……是1。

黄濑伸手从发牌盒中抽出一张,小点牌……但在记忆中,自己肯定赢不了这一局,因为这个小点牌是梅花——方片5?

以前在帝光的日子中,除了和小黑子外自认为关系最好的便是小绿间。在长期的相处下自己也有几分‘尽人事,听天命’的气息,所以在抽出这张本应象征失败的牌时他异常的平静,甚至庆幸自己输掉的只是赢来的钱。

但这张方片5却令自己措手不及。它是从哪里来的?原来的牌在哪里?难道是自己记错了?不,这不可能。

黄濑将自己的暗牌梅花7翻开,心里却莫名地萦绕着不解,丝毫没有成功应有的喜悦。

5+7+8=20点,对方为21点的概率不到1%。黄濑显然是胜券在握,对青峰摇摇头后将自己的牌翻开。对方紧皱起眉头,将自己的暗牌翻开。

黑桃J,方片2,一共18点。毫无疑问在缜密的思考下黄濑再次迎来属于自己的财富。

刮杆带着同样数额的46万推向黄濑的桌边,92万。这个男人在1小时20分钟的时间里,将3000元变为92万,不容小觑,而且绝对称得上大鳄……

青峰感觉自己的血液开始沸腾,是斗志。在桃井的逼迫下自己放弃了看似居无定所的生活,来到帝光成为散客。每天是不同的人,同样的牌桌,同样的场子。自己无数次巡场,观察到的大多是愚昧与自以为。

最后干脆连巡场都懒得进行,每天过着随性的生活。除了赤司派发任务时,自己往往只能在健身房、宾馆房间中消磨时间。除了和火神一对一,其他几位散客的性格和他似乎不合,往往牌局没开始就冷嘲热讽得不欢而散。

对手……他需要一个和自己媲美的人。但仅仅是火神并不够,虽然他也在慢慢积累经验慢慢变强,但就因阿哲所说,他们太像了——因为太相似所以无法找到对局的感受,往往像是在超越自我,进入一个个死循环。

“青峰先生。”金发男人清冽如泉般的声音流入自己的耳蜗,青峰抬头对上那双如同含着金珠的美丽瞳仁,“把之前那张牌抽出来给我吧。”

对方的话令青峰心中些许惊讶,随之而来是莫名的喜悦。果然是这样没错,这个男人不仅仅是记得高低,他能够准确地记住每张牌的点数!

所谓高低法就是一种简易的算牌方式。把每一张出现的小牌算做1点,7,8,9算0点,大牌算做-1点,将各点相加,结果越大对玩家越有利,相反则对庄家有利。虽然新手对这种方式感到不靠谱,但对经验老道的玩家来说它对输赢很是有利。

就像刚才这样说的,既然只需要记下-1、0和1就大大减少了玩家的记忆负担,但同时这也只是一种估牌方式。就算能摸清洗牌时快速掠过的牌面,却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输的概率仍然是1:1。

所以在这种时候,就需要有更高级别的技术存在。然而各个大鳄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些是不可能光用谷歌就能查出来的。而黄濑……这个男人用的不是技术,而是天赋——异于常人的记忆能力携带快速的计算能力才是他叱咤赌场的本领。

“之前的牌吗?”青峰扬起恶质的笑容,在黄濑眼里却像是小孩子捉弄人得逞的模样。

古铜色的手指朝自己伸来令黄濑条件反射地躲避,抬起头对上青峰仿佛捉住自己把柄的神色,令他有些尴尬地正了正身体。

纤长而带着粗糙的手指从黄濑西装胸前的口袋中掏出那张牌,摆在他的面前——

梅花2……和自己原本记忆中的完全相同。5和2都是黑杰克中的小点牌,在高低法中统称‘1’,但在这场牌局中却天差地别。

5+7+8=20,2+7+8=17。也就是说如果原本抽到梅花2,那自己只能以一分饮恨失去自己的所有财富。而如果是这张方片5,则可以令自己有截然不同的结局。

只是……为什么?黄濑将那张梅花2背面朝上,推向青峰。果然这个男人是在试探自己的记忆力到何种地步吧?只不过这是徒劳,因为自己几乎不可能再回到这个赌场了。

青峰看见面前的金发男人缓慢地扬起嘴角勾勒出称之为优雅的弧度,声线比威士忌浸入带有冰球的酒杯中更为清冽只吐出两枚简单的字:“谢谢。需要有什么回报吗?”

黄濑并不觉得自己受到对方的恩惠,虽有些自恋,但他认为青峰在自己身上窥探到的东西是拿两个92万也没办法等价的。

对方的语气十分平和,这令青峰不禁侧目于黄濑的沉着和自信。黄濑并没有愚蠢到用自尊来标榜自我,在他面前表露出不快,而是更加绅士地解决两人间的利益不均。

现在的情况两人心知肚明,青峰偷换牌面阴差阳错地使对方赢下这本应输掉的46万,甚至双倍成92万。但青峰却并不清楚之前的牌面,他仅仅是在最后一张牌动下手脚。这场牌局一方面是运气,另一方面还是取决于黄濑傲人的记忆力和推算力。

“你还会来吗?”青峰看见对方将筹码慢条斯理地收入筹码盒,顺势坐在牌桌背后。

黄濑抬起头扫上对方一眼,却不会令人感觉不快:“如果是一般情况下,不会。”

“你能来吗?或者我去找你。”虽然并不了解,但青峰知道帝光赌场对于黄濑来说过于特殊,强人所难并不是他的特色,同时自己也不想失去这样一位好对手。

金发男人的嘴角勾出轻微的弧度,声线柔和得根本不像在斩钉截铁地拒绝:“不能。”

“那好。”在黄濑意料之外,青峰很轻易地就接受自己的拒绝,没有继续纠缠。但在青峰心里只认为自己有很多渠道来调查对方,黄濑个人的意见并不重要。

将筹码盒关好,金发男人的笑容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有些不真实,青峰却没有感觉到别人所说的‘瘆人’:“还有别的吗?”

“有。”其实已经没什么话好说,青峰也不会因自己做‘顺水人情’而变本加厉,仅仅只是想试探下自己用什么话可以使黄濑出现其他表情,“你的眼睛,真的被挖了吗?”

“愿赌服输,自然是真的。”对方不客气的提问令黄濑心生不快,但他也已是而立之年,不可能因为这么点话就垮脸。

青峰毫不隐瞒地认真看着对方的双眼,和普通患者不同,黄濑的双眼极为统一令人几乎分不清真伪:“那么它们,哪只是假的?”

“将军的异瞳是哪只?”黄濑缓慢地站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西装,将筹码盒拿在手中,“我的就是哪只。”向青峰礼貌性地欠腰后安静地离开赌桌。

好像听到不得了的事情呢……青峰待到对方离开大注区后才确认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莫名地忍俊不禁:看来自己这92万花的还真是物超所值。

但为什么赤司会装上黄濑的眼睛?黄濑输掉自己的眼睛,他也没有义务将这只眼睛代替原本自己的眼睛。还是说得到黄濑的眼睛才是赤司的目的?没有道理啊。三年前从来没有将军患有眼疾的传闻……还是说,黄濑的眼睛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青峰并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但对这个名为黄濑的男人确实好奇得很。看见对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后,他利落地起身快步走去大厅,这时的黄濑刚刚兑完筹码走出赌场。

青峰快步走向门口,随便找了个服务员,从钱包中抽出两张钞票:“去跟着那个男人,看他到什么地方。”

Chapter3 [END]

评论 ( 8 )
热度 ( 47 )
  1. 伊 えりか咫茄 转载了此文字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