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青黄2014】《黑杰克》博弈paro<2> 职业赌手×职业赌手

二.

水晶吊灯闪耀着昏暗的光芒如同醇厚的香槟。肯塔基倾入盛有碎冰的杯盏混拌着筹码之间互相碰撞的声响,小提琴与萨克斯纵情于爵士之中映出纸牌翻洗的画面。

礼裙与西装混杂在牌桌前,肆无忌惮地展现出懊恼与喜悦。整个厅堂中充斥着名为‘享受’与‘机会’的气息。

金发男人穿梭在人群之中,婉言拒绝侍者端来的酒杯。今晚已经下肚三杯,他可不想回去时带着一身酒气被笠松盘问。雅致的竖纹衬衫使得皮肤更为白皙,银灰的西装勾勒出优雅的背颈线条和笔直的双腿。左手扣着价值不菲的手表,虽然使用爱护,但仍是三年前的老款。

他的表情总似笑非笑却并非狡诈,一双桃花眼配上浓密的睫毛、璀璨夺目的双瞳如同金珠含在眼眶中,虽无此意却显得有莫名的亲和力。

后厅要比起前厅安静不少,中央的牌桌依然安静地摆在那里。没有多少人上过那张牌桌,除非赌场对外承包给剧组。能真正在上面和‘将军’对局的人自从帝光建成后也屈指可数。可讽刺的是,自己正是那几人之一。虽然当初并非本意,但自己确实承受了失败的代价。

坐上角落的位置,牌桌后的庄家正在翻洗着手中的纸牌。手法娴熟能看出是老手,时不时用中指够牌的动作甚至不像是普通的工作人员。

青峰看见对方凝视着自己的双手,嘴角含笑却仅仅只是皮肉勾起的弧度而已。耀眼的金发在琥珀色灯光的调剂下显得柔和不少,若不是黑子提醒青峰完全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美人竟是个赌失一只眼的落魄之徒。

但博弈界的规矩是不能变更的,即使是父子之间也无法擅自取消赌约。所谓大鳄,其实也就是掌握一门技艺的高级赌徒,他们有可能因为一局而名扬四海,也可能会被无名小卒斩于马下。他们可以做出各种怪诞出格的事情,但始终坚持着一个规定——愿赌服输。

作为大鳄,作为博弈界一批领军人物。既然坐在桌前就要有所准备,不可能反口毁约,即使赌注并无第三人清楚,但规矩就是规矩。如果不照做那便称不上大鳄,和街边的普通赌徒并无区别,在博弈界连脚尖都站不稳。

第一局,青峰坐庄。

黄濑将六万的赌注摆上桌,单手托腮享受似的看着庄家手中快速流转的牌面,最后摸出两张工整地摆在他面前。

明牌,方片4。黄濑看向对方面前的两张,明牌已经被翻开,黑桃A。

“上保险吗?”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带有香烟熏染留下的痕迹。

黄濑的动作依然从容不迫,看了下自己的暗牌,梅花3。两牌不过10点,这次还真有些背。微微皱起眉头心里却在计算着,随即又拿出三万的筹码上保险。

“这个场子还真是照顾我。”黄濑看着青峰翻出暗牌,梅花9。虽然不是黑杰克,但加起来却也已经有20点。

青峰抬起眼想从对方眼中观察到异样,但却以失败告终——黄濑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左手时不时用筹码敲击着桌面:“怎么?”

“让身价近亿的散客为我发牌,可真是我的荣幸。”黄濑轻描淡写地调侃却没有带着炫耀的意思。同是大鳄而且年龄相仿,两人不可能完全没听说过对方,所以青峰也没有故意装作荷官的模样。

青峰让黄濑摸走一张牌,观察着对方的举止。看牌时很谨慎却没有市井气地向前贴近,银灰色的西装打理得很干净却带着些许檀香味:“你可以理解成同辈之间相互借鉴。”

“同辈?”黄濑看着对方将三万筹码收进彩池,有些慵懒地单手托腮,“即使跟我也学不了什么东西,毕竟已经金盆洗手很多年了。”

“在牌桌上说这种话可真是没有信服力。”青峰在黄濑的示意下伸出手,这已经是对方的第四张牌,如果前三张凑成尴尬点数那很有可能Bust,所以他认真地观察着黄濑的神色。

然而对方依然露出平静而从容的笑容,纤细修长的手指再次翻开牌面——

红桃A,算1点的话加上之前的三张牌已经13点,算11点则是20点。四张牌,同样的点数,抽到A的概率在1%左右。如果现在摊牌则是平局,自己净输三万……

就在黄濑进行高速的大脑运转时,口袋中的电话发出响声。掏出手机查看来电显示,在心里叹了口气,随后用愉悦的语气接通电话:“喂,这里是黄濑。”

“你现在在哪里?”对面传来学长严肃的声音,这让黄濑觉得自己像是犯错的孩子。

“我在外面有些事,马上回来。”抬眼看向青峰似乎有所戒备。

对面沉默片刻后传来竹椅的咯吱声:“明天还有重要的事,快点回来。小崛向朋友接了十万,凑在一起应该能付上首付——”

“让他还回去,这笔钱我能搞得定。”黄濑的语气柔和却透着坚定,这让青峰更加感兴趣对方为何会来到这里。

听对方的语气似乎是为了筹钱,但三年前隐退的黄濑在博弈界带出的财产应该和自己不相伯仲,为何现在居然要从小注区开始凑钱?对方并不像纨绔子弟,那么原本的那些钱都花在什么地方?这些问题都使青峰充满好奇。

然而电话中的人依然语气严肃,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这么多钱,你从哪里弄?”

“这种事前辈不用在意。”黄濑十分坚定但不代表会和对方硬碰硬,于是不经意地转移话题,“灰崎呢?”

灰崎……野狼?比起耀眼的称谓来说大鳄的本名往往会被人忽略,但在大鳄间本名是具有特殊意义的。芭比和野狼的那场牌局如果是和青峰同辈的人应该都是耳熟能详,两人也常常传出不和的消息,大家也已经司空见惯。

后来芭比的隐退也有坊间传闻是野狼搞的鬼,但因为中间牵涉到将军所以语及此处后都是硬生生地咽下去。没有人敢说将军是出千才赢的牌局,这确实也是个荒谬的理论。

但为什么隐退的芭比居然还会和这个‘对手’有所联系?青峰无疑搁置了一个问号。

“在医院。”对方简单地回答着。

听见对方没有在外面玩得姓什么都不知道,黄濑也安心下来:“和孩子在一起?”

“不然呢?”

在简单地说上几句后,黄濑保证自己很快就会回来,于是挂断电话。那分不清真伪的双瞳投射出和之前不同的光彩:“对不起。”

对方莫名奇妙的道歉让青峰一时摸不着头脑,但从他平和的神色中青峰隐约意识到黄濑的绵里藏针:“什么?”

黄濑伸出手示意着要牌。果然无用的计算都是徒劳,因为无论如何下一张都一定是——他轻轻揭开青峰按在面前的第五张牌,嘴角轻微地加深弧度。

黑桃7。黄濑示意不再要牌后,将牌摊开。方片4,梅花3,方片2,红桃3……加上七点后总共20点,看似和青峰牌面相同但因为是五小龙所以黄濑险胜。

六万的筹码从彩池中用刮杆推向黄濑,虽然之前因为保险失掉三万所以这次也只是净赢三万。黄濑在心中估计,自己身上大约后43万的筹码,加上后为46万。

“只是没有时间继续玩下去了……”金发男人露出有些惋惜的笑容,柔和的语气却令青峰莫名感到有些傲慢。

黄濑观察着眼前的男人,即使三年隐退但对新晋的大鳄也是耳有所闻。对于黑豹他确实了解甚少,但在同辈份中他确实战果显赫,这也是他被将军收入旗下的原因。

在这张牌桌前已经不是单纯的输赢钱财,而是两个大鳄在实力上的对决。很可惜的是,在德州扑克上黑豹的水平可谓令人望尘莫及,但如果是21点……黄濑自认为不可能会输。

筹码触碰台面发出意味金钱,在这里更多的是尊严的声音。金发男人的举动可谓是青峰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全ALL……是一掷千金还是空手而归?作为顾客的黄濑可以选择移去其他牌桌,但他却选择和青峰正面交锋。这让青峰的内心腾升出斗志,虽然两人在21点上牌技具有差异,但他自会全力应战。

“那么,开始吧。”黄濑柔和的笑容始终带在脸庞,这也是他得到‘芭比’这个滑稽称号的理由,修长的手指做出‘请’的姿势。


评论 ( 1 )
热度 ( 50 )
  1. 伊 えりか咫茄 转载了此文字
  2. 凉糖咫茄 转载了此文字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