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茄

不定期投喂,拒绝白嫖

【青黄2014】《黑杰克》博弈paro<1> 职业赌手×职业赌手

一.

东京 帝光赌场

“Tiger.”监控室的门被人推开,皮肤黝黑的男人一脸痞气地站在门外,身着深蓝色的西服,衬衫随意地解开三颗扣子露出健硕的肌肉,“最近应酬太多,身上怪难受的。你和我去健身房活动下筋骨?”

坐在监控台前的蓝发少年暂停录像,转过头用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看向门口的男人,语气也十分平静:“青峰君可以稍微等下。”

“怎么阿哲也在这里?”本来听说火神在监控室就已经有疑问,看见黑子也坐在这里不禁感觉更加奇怪。青峰懒洋洋地走进房间顺手带上,凑在少年颈边探向那个被定格的小屏幕。

“我发现了一个人,需要借火神君的专业知识来看。”黑子扫向身旁的火神。

而青峰眼里尽是定格在屏幕中那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什么?”

“关于slots[角子老虎机]。”黑子这样说青峰也心知肚明,虽然在德州扑克上两人的实力可以说是并驾齐驱甚至自己还要高出一筹。但在拉霸上,火神的技术确实高过他。

作为帝光旗下的五名一等散客之一,火神并不是等闲之辈。本就是美籍的他从小就生活在拉斯维加斯,20岁成为职业赌手,25岁与Alex一战成为数得上名号的大鳄。在赌城中人们称他为‘老虎’,其一是因为他的牌风利落干净却往往抓住要害,其二就是他用老虎机的技术几乎无人能及。他曾经在一夜之间连中三次Jackpot,用300美元换来五百万的收益,整个拉斯维加斯都被硬币掉落的声音和人们疯狂的欢呼声所覆盖。

至于身边的黑子,算不上大鳄却有着‘幻影’之称。知道他的人不多,但和他对局过的人往往要么倾家荡产,要么一夜暴富。他是打公共牌的高手,和人配合时也天衣无缝,在常人看来是紧手流,但只要懂行的人往往对那张牌桌都避之不及。有人曾说过,如果有‘幻影’的配合,即使是菜鸟也会有过半胜算。

“怎么?”青峰看着画面中正坐在21点桌前的男人,在黑子的控制下调大比例后不禁惊讶于他漂亮的容貌,棱角分明的轮廓和标致的眉眼,一抹菱唇勾勒出优雅的弧度,似乎在和庄家交谈。

青峰很少会用‘漂亮’来形容男人。他见过夜总会里身型玲珑的男孩,见过舞台上人气十足的偶像明星,也见过形形色色被称为‘漂亮’的男人……却从不敢苟同他们的美丽。但在看见那个金发男人的一瞬,这个词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黑子平淡地回答:“目前不清楚,但在我看来他似乎想做些什么。”

“这样妄下判定很站不住脚啊。”青峰直起身活动背脊,靠在黑子宽大的后背椅侧。

在盯着那个男人在牌桌上输掉3000后,火神才如同回过神来般:“在我看来,他很有技术,也很有经验。”

“怎么说?”作为赌场上的老手,青峰识人的本领绝不会差,看着面前似乎有所保留的两人,他决定用这种方法来套出些东西。

黑子已知自己被青峰下套,但看到火神并不介意于是叹了口气将之前的录像调出来解释:“43分钟前他来到这里,先是在老虎机区。”画面中的男人正在一排角子老虎机前徘徊,伸手去轻拍每个机子侧面,时不时坐下身去玩两把。在赢上不过三次便站起来继续选择机器,仿佛知道哪只机子吃钱似的。

“他在测机,动作很谨慎。”火神很熟悉这样的动作,所以轻易可以下定义。虽然用简单的拍打来测试听起来很不现实,但对于角子老虎机这种传统型号是很有用的。只要通过敲打机身投币口的外旁侧便可以听出些端倪,这种手法易学难精,很少有人可以做到那么精确。

黑子并没有在乎青峰是否有反应,快进大概十分钟后继续解释:“在赢了大概7000后他来到转盘区,运气很好但赢得不多。大概是在5万左右之后他离开转盘区,来到21点区。”

在快进的画面里赌场中的人快速穿梭,但青峰的视线始终跟随那抹金色的身影。那个男人显得很从容,并不会为一时的输赢所困惑,起身和停伫都显得游刃有余。有多年经验的青峰一直以异于常人的敏锐直觉被人们称为‘黑豹’,这种细节根本难以忽视。

“他做的很隐蔽,一直在中小注桌徘徊。通常是三输一赢,但往往输上大概将近1万时会赢上七到八万来作为补偿,所以他现在已经有将近二十万在身上。”黑子淡然地瞄了眼男人手边的赌注,脑中却在进行简单而快速的计算,“不难想到他会在赢上三十万到五十万后去大注桌,狠捞一笔然后走人。”

青峰赞同地点头,这个男人显然不是为赌而赌,和火神说得也十分符合。这个男人有技术,也有经验,最重要是有冷静聪明的头脑,虽然和人相谈甚欢却只是表象。这一切都让青峰凭空对他产生兴趣:“资料库里有他吗?他看上去有些眼熟。”

黑子将图片放大后锁定人脸进行数据库搜索,在大约五秒后加载出个人信息。证件照上的金发男人带着莫名的亲和力,旁边是简单的介绍。

“黄濑凉太。”还真是像偶像明星的名字。青峰挑起眉头默念出男人的名字,总觉得很耳熟却始终没办法想起来,“黄濑……”

“当然眼熟,在三年前他也算是东京叱咤风云的大鳄。”火神看着屏幕中那个微笑的男人,虽然自己是两年前来到日本,但自己和他也算是有些渊源,“只不过惨淡收场罢了。”

青峰直起身挑起眉头,对方会是个大鳄也勉强算得上意料之中。自己不清楚他恐怕也是因为来到东京的时间不过两年,那时候的黄濑也如同凭空消失般隐退。赌场风云变幻,没有人愿意记住一个长期没有动作的大鳄,时间一长也逐渐被淡忘。

“‘芭比’……”黑子的语气很轻,输入密码和检查权限后进入二级系统,上面出现更多关于黄濑的私人资料,其中包括他的‘战绩’和以前媒体赠予的外号。

明明看似滑稽而讽刺的外号,安在这个男人身上却并不令人生厌。要是青峰说不知道‘芭比’那是不可能的,虽然黄濑的活动绝大部分是在东京,但在三年前拉斯维加斯的大鳄榜上始终有他的一席之地。

这个男人被称为‘芭比’的原因青峰也有所耳闻,其一是因为属于东方的柔软曲线和象征欧美的金发结合后形成的漂亮脸嘴,也就是和形象本身有关。其二是因为他的笑,他从不会吝啬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漂亮得过分甚至有些公式。但没人可以真正了解他的笑容下到底在隐藏什么,印在报纸上不免有些瘆人。

“从18岁混迹于各大赌场,他是以21点技术引起人们注意的。”黑子简单浏览资料后侧头看向火神。成为大鳄不一定仅仅凭借德州扑克这种公共牌游戏,他们往往身怀绝技。如果火神是使用老虎机的佼佼者,那黄濑可以说是21点牌的顶尖高手了。

“他的德州扑克呢?”作为主攻德州扑克的大鳄,青峰更加关心这个男人是否有资格与自己一决高下。

黑子下意识地又看了眼火神,将程序关闭后转身盯着青峰:“他的德州扑克……用三局就可以说明。第一局是24岁与‘野狼’一战,使他成为大鳄级的赌手。第二局是26岁与‘老虎’一战,奠定他在世界上的地位。第三局是28岁与‘将军’……输掉一只眼,从此隐退。”

‘老虎’……他赢过火神?青峰看向靠在桌前的火神,对方并未有难色。愿赌服输本就是赌手中公认的定理,作为领头的大鳄更是责无旁贷。

‘将军’,赤司?他输给赤司,还被挖了眼睛?青峰不禁皱紧眉头,监控的画面已经调成常规,画面中的黄濑依旧谈笑风生哪里像是被这样残忍对待过?明明看上去像是笼子里长大的金丝雀,却没想到会有这些经历。

火神心里也很清楚,五年前的自己年少轻狂。当‘芭比’来到拉斯维加斯参加峰会时,一向看不起日本赌术的他贸然向黄濑发出战书。当时自己在维加斯的战绩可以说是新人中的显赫之辈,他只需要击败一位大鳄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坐上大鳄的位置。然而他却天真地想让这个漂亮的男人成为自己的第一块垫脚石。

在黄濑脱离‘拉菲’成为‘帝光’的散客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和火神对局的那天不仅仅是赌场中有上千的群众围观,连两个著名的地方电视台也进行直播。他依旧记得,这个男人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震撼。明明是温和的话语,那张笑容却令他手足无措。黄濑始终很放松,没有特定的小动作和微表情,似乎输赢对他来说是件很无聊的事。

他的身上从未散发出居高临下的气息,令火神感受不到一丝压迫感……如同温水煮青蛙,以至于最后输掉时火神除了坐在牌桌前看着那个男人离去,别无他法。

他第一次输得毫无感觉,现在回想起来甚至像是自己本就应该输给黄濑般。从那时开始,自己对日本的印象也彻底改观。然而当自己来到东京的前一年,新闻上却报道出他和‘将军’赤司的一战。

被称为‘世纪遗憾’的牌局,使黄濑从此消失在牌桌前……

“21点……他会算牌?”说到21点高手任谁也会想到算牌,青峰看见屏幕中的黄濑又输掉了5000,但手边的筹码已经接近三十万。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仅仅是‘高低法’的预测。他表现得就像是已经知道所有的牌。”火神很自然地开口,21点算牌已经是行业中大家公认的事,它的方法五花八门但要求使用者有超常的记忆力和计算能力。

“他看起来可不像是书呆子。”青峰当然认识另一个以计算著称的大鳄,同是帝光赌场一等散客的绿间真太郎,被称为‘行走计算机’的男人。

黑子盯着屏幕发现对方正用筹码敲击着桌面,随即突然停下,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那个自己一直在等待的时机终于要来临:“他准备这一把后就去大注区。”

其余两人对黑子的观察力十分信任,‘幻影’之所以可以在牌桌上不利用出千就能帮人赢牌,原因不仅在于与生俱来较低的存在感,更归功于他对细节观察的敏锐度和准确的判断力。能通过双方的反应来选择和编筹新的结局。

“放他走吗?”虽然黄濑并未进入帝光的黑名单,但这位本不应出现的人来到此处必然有所目的,青峰看着男人轻敲筹码泰然自若的模样早已蠢蠢欲动。

黑子并未回答。和火神还有青峰不同,当年黄濑进入帝光时自己曾与他同事,私下虽不说是了解但多少能摸清对方的性格。按理说这件事应该通知赤司,但黑子私心下并不愿意如此。他第一次很感激在监控室中的只有火神和青峰两个原则感低的家伙,想必将黄濑放走他们也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或许说他们根本不会想那么多。

“嗯,别管他。”黑子正准备上手将画面调成流动实况,但却在指尖触碰鼠标的一瞬黄濑随之站起。他移动了,真的是去大注区……

虽然可以预测黄濑的行为,但黑子对这个男人的心思可谓是一无所知。作为幻影的他,观察他人揣摩心思已成为赖以生存的基本技能,但无可置疑,黄濑凉太是个会令自己措手不及的男人。

“员工制服应该是在工作间吧。”青峰皱起眉头看着这个正在赌桌前徘徊踱步的男人。

火神看向转身准备离去的青峰:“是——不过你要做什么?”

“别玩的太过火。”黑子的手指飞快地敲击键盘,他当然清楚青峰想做什么。曾经赢过火神,又和赤司对战,三年前叱咤博弈界的大鳄……如果不去‘认识’下,恐怕就不是他了吧?

 


评论 ( 12 )
热度 ( 84 )
  1. 伊 えりか咫茄 转载了此文字

© 咫茄 | Powered by LOFTER